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博讯报道,4月5日上午10点,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来到北京福田公墓——杨佳幕进行悼念活动,杨佳幕旁有警察戒备,有30多访民到现场(更多访民没找到地方)。约10点半,警察带走10来个访民到石景山分局苹果园派出所,警察分别谈话,在下午2点半释放。释放前,给被抓访民开会,大意说,以后不希望再来。
   (博讯 boxun.com)
   
   北京的维权人士周莉在现场听到警察和管理处的人说:尽量你们出面,别让我们出面,但仍然大批警察到现场干预,而且今天是市局亲自出马,好几位警监、局长亲自上阵。

   
   美联社电视记者到现场,但受到刁难,出示了温家宝的讲话也没用,发生争执。美联社记者急得直叫警察叔叔。
   
   访民到后,警察一直跟拍。在杨佳墓前,每个人都送了花,简单说了几句,表达敬意和哀思。北京维权人士周莉买了七十一只白菊花,买花时警察问送71只白菊是什么意思? 周莉答曰:杨佳是在七月一日做的那件事。
   
   警察对抓走的访民说,是家属委托管理处不愿意别人打扰,所以才把他们“请”到派出所,告知一声。但网上文章显示,杨佳的父母扫墓也被骚扰。
   
   周莉也被抓到派出所问话,每个人还在派出所被做了一份笔录,其中有警察问,觉得杨佳死的冤吗?还说他该死。
   
   新浪博客一篇文章稍早转到博讯,有更多详情:
   
   楊佳親人清明祭扫历险记/王荔蕻
   
   今天清明。从北四环出四季青桥,过了杏石口桥左转就开始堵,三公里路用了几乎半个小时,终于在十点多到了福田公墓。王静梅和杨福生已经到了,没有别人。杨福生说他的同事、街坊要陪他来,被他婉拒了;王静梅也没有叫她的亲戚一起来,都是因为怕给他们找麻烦。
   我和赵赵在门外买了一个花篮,一进到福田公墓大门里就看到有三辆警车停在公墓办公室外面,转过来又看到一辆警用面包车,有大约十几个警察分几堆在说着什么。因为赵赵手里提着一个摄像机,几个警察回头看了看。
   把花篮放在墓前,杨福生说,是晚辈,不用鞠躬。在墓前照了几张相,这时过来一个人说你们是墓主的家人吗?王静梅说是啊,我是他母亲,杨福生说我是他父亲。那个人说我是这里的书记,要是家人就没问题,看着赵赵正在拿着摄像机对着墓碑拍着,就问,他也是吗?不是记者吧?王静梅说不是记者,没有记者。我说都是家里人。那位书记又说,哦,请您理解,记者是不可以的,我们也很难办。又对杨福生说您是他的父亲哈?杨福生说是啊,我是他的父亲。那位书记一看就是老好人那种的,也看得出来他真的很为难,我们一再跟他表示没有记者,我们也不会烧香的。杨福生一再说我们肯定会遵守这里的规定的,您放心吧。书记又指着墓碑上新粘上的杨佳的照片说,是新粘上的?可能会掉下来吧?王静梅说,不会的。杨福生说挺结实的。书记嗫嚅着说,要不走的时候给摘下来?主要是怕有人捣乱,我们也是为您好。您知道既然安葬在这了,我们也不想出事。王静梅表示很理解书记,但是隔着一排就也有把照片贴在墓碑上的。书记一直在旁边陪着,很辛苦的。看着王静梅和杨福生没有把照片揭下来的意思,书记说,要不走的时候用花篮把名字给遮上,我主要是为了安全。书记还问王静梅有没有名片,并把自己的名片给了王静梅。
   离开公墓的时候,我拿着妹妹刚送的照相机,还不太熟练,拍了几张照片也不知拍上没有。赵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录像带卸了下来,递到我手里,我马上塞进衣服里。出了门,我们往外面的停车场走的时候,有两辆警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了。
   坐在车上王静梅和杨福生的手机都在响着,都是问是否平安的。杨福生说都是我的博文《王静梅清明扫墓有警察护送》闹的,大家都耽心得很。他们一一报着平安,我也给朋友发了短信:往回走了,有惊无险。
   总算松了一口气,今天弟弟妹妹去给父母扫墓,我因为耽心王静梅的安全,没有一起去,心里总是有点内疚,一直惴惴的,还好平安回来了。
   车上赵赵说,艾未未上午有事,下午会去扫墓的,他还要回去接艾老师。
   下午两点,突然接到赵赵的电话,说他刚刚回去接艾老师,把车停在艾宅的大门外,进去叫艾老师出来,不到三分钟,出来一看,后车窗被砸了,放在车里的摄像机不翼而飞。地上没有砖头和棍棒的痕迹,车里的其他东西也没有丢失。
   赵赵说,他已经向朝阳区南皋派出所报了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主评论:为什么壮士杨佳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爱戴?为什么杨佳能够得到政府那么多的忌惮?为什么政府要对杨佳如临大敌?因为,令他们害怕的不是杨佳这个人,或者是他做的事情。令他们害怕的,是杨佳的榜样作用。因为杨佳没有在面临政府的暴政的时候,没有象我们这些凡人一样,选择逃避、忍受、妥协、懦弱。他选择了直面,选择了抵抗,选择了献身,他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在共产主义的黑幕面前,他挺直腰板,拔出了反抗暴政的刀。他是现代的荆柯,他们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同样地选择了拔刀。他们同样面对比他们自身强大无数倍的敌手,他们没有发抖,没有面如土色,而是镇定自如地拔出了刀。
   或者,这就是那部热播的电视剧中说到的“亮剑精神”?狭路相逢,没有退路,于是悍然拔刀,挥向暴政,挥向没有人性的官僚,挥向没有人性的政党,挥向没有人性的政府。政府算得了什么?你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