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博讯报道,4月5日上午10点,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来到北京福田公墓——杨佳幕进行悼念活动,杨佳幕旁有警察戒备,有30多访民到现场(更多访民没找到地方)。约10点半,警察带走10来个访民到石景山分局苹果园派出所,警察分别谈话,在下午2点半释放。释放前,给被抓访民开会,大意说,以后不希望再来。
   (博讯 boxun.com)
   
   北京的维权人士周莉在现场听到警察和管理处的人说:尽量你们出面,别让我们出面,但仍然大批警察到现场干预,而且今天是市局亲自出马,好几位警监、局长亲自上阵。

   
   美联社电视记者到现场,但受到刁难,出示了温家宝的讲话也没用,发生争执。美联社记者急得直叫警察叔叔。
   
   访民到后,警察一直跟拍。在杨佳墓前,每个人都送了花,简单说了几句,表达敬意和哀思。北京维权人士周莉买了七十一只白菊花,买花时警察问送71只白菊是什么意思? 周莉答曰:杨佳是在七月一日做的那件事。
   
   警察对抓走的访民说,是家属委托管理处不愿意别人打扰,所以才把他们“请”到派出所,告知一声。但网上文章显示,杨佳的父母扫墓也被骚扰。
   
   周莉也被抓到派出所问话,每个人还在派出所被做了一份笔录,其中有警察问,觉得杨佳死的冤吗?还说他该死。
   
   新浪博客一篇文章稍早转到博讯,有更多详情:
   
   楊佳親人清明祭扫历险记/王荔蕻
   
   今天清明。从北四环出四季青桥,过了杏石口桥左转就开始堵,三公里路用了几乎半个小时,终于在十点多到了福田公墓。王静梅和杨福生已经到了,没有别人。杨福生说他的同事、街坊要陪他来,被他婉拒了;王静梅也没有叫她的亲戚一起来,都是因为怕给他们找麻烦。
   我和赵赵在门外买了一个花篮,一进到福田公墓大门里就看到有三辆警车停在公墓办公室外面,转过来又看到一辆警用面包车,有大约十几个警察分几堆在说着什么。因为赵赵手里提着一个摄像机,几个警察回头看了看。
   把花篮放在墓前,杨福生说,是晚辈,不用鞠躬。在墓前照了几张相,这时过来一个人说你们是墓主的家人吗?王静梅说是啊,我是他母亲,杨福生说我是他父亲。那个人说我是这里的书记,要是家人就没问题,看着赵赵正在拿着摄像机对着墓碑拍着,就问,他也是吗?不是记者吧?王静梅说不是记者,没有记者。我说都是家里人。那位书记又说,哦,请您理解,记者是不可以的,我们也很难办。又对杨福生说您是他的父亲哈?杨福生说是啊,我是他的父亲。那位书记一看就是老好人那种的,也看得出来他真的很为难,我们一再跟他表示没有记者,我们也不会烧香的。杨福生一再说我们肯定会遵守这里的规定的,您放心吧。书记又指着墓碑上新粘上的杨佳的照片说,是新粘上的?可能会掉下来吧?王静梅说,不会的。杨福生说挺结实的。书记嗫嚅着说,要不走的时候给摘下来?主要是怕有人捣乱,我们也是为您好。您知道既然安葬在这了,我们也不想出事。王静梅表示很理解书记,但是隔着一排就也有把照片贴在墓碑上的。书记一直在旁边陪着,很辛苦的。看着王静梅和杨福生没有把照片揭下来的意思,书记说,要不走的时候用花篮把名字给遮上,我主要是为了安全。书记还问王静梅有没有名片,并把自己的名片给了王静梅。
   离开公墓的时候,我拿着妹妹刚送的照相机,还不太熟练,拍了几张照片也不知拍上没有。赵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录像带卸了下来,递到我手里,我马上塞进衣服里。出了门,我们往外面的停车场走的时候,有两辆警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了。
   坐在车上王静梅和杨福生的手机都在响着,都是问是否平安的。杨福生说都是我的博文《王静梅清明扫墓有警察护送》闹的,大家都耽心得很。他们一一报着平安,我也给朋友发了短信:往回走了,有惊无险。
   总算松了一口气,今天弟弟妹妹去给父母扫墓,我因为耽心王静梅的安全,没有一起去,心里总是有点内疚,一直惴惴的,还好平安回来了。
   车上赵赵说,艾未未上午有事,下午会去扫墓的,他还要回去接艾老师。
   下午两点,突然接到赵赵的电话,说他刚刚回去接艾老师,把车停在艾宅的大门外,进去叫艾老师出来,不到三分钟,出来一看,后车窗被砸了,放在车里的摄像机不翼而飞。地上没有砖头和棍棒的痕迹,车里的其他东西也没有丢失。
   赵赵说,他已经向朝阳区南皋派出所报了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主评论:为什么壮士杨佳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爱戴?为什么杨佳能够得到政府那么多的忌惮?为什么政府要对杨佳如临大敌?因为,令他们害怕的不是杨佳这个人,或者是他做的事情。令他们害怕的,是杨佳的榜样作用。因为杨佳没有在面临政府的暴政的时候,没有象我们这些凡人一样,选择逃避、忍受、妥协、懦弱。他选择了直面,选择了抵抗,选择了献身,他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在共产主义的黑幕面前,他挺直腰板,拔出了反抗暴政的刀。他是现代的荆柯,他们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同样地选择了拔刀。他们同样面对比他们自身强大无数倍的敌手,他们没有发抖,没有面如土色,而是镇定自如地拔出了刀。
   或者,这就是那部热播的电视剧中说到的“亮剑精神”?狭路相逢,没有退路,于是悍然拔刀,挥向暴政,挥向没有人性的官僚,挥向没有人性的政党,挥向没有人性的政府。政府算得了什么?你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