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二)]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二)

问:当赖先生把钱放在车里下车后,你有没有打算下车把钱还给他?
   
   李:因为他下车就走了嘛,我司机在他一下车就把车开走了。
   
   问:你说,你把钱藏起来,你司机没有看见? 李:他把钱放在车座上,我就把钱放在兜里了。

   
   问:是你外套的口袋,还是裤子口袋?
   
   李:裤子口袋。
   
   问:你夫人是在你面前数这钱的吗?
   
   李:我没注意。
   
   问:你夫人数钱时,你在场吗?
   
   李:我没注意,后来她告诉我的。
   
   问:你夫人是怎么使用这笔钱的?
   
   李:我就不知道了。
   
   问:那么这笔钱是否还给了赖昌星?
   
   李:应该没有。
   
   问:你认为这笔钱算是赖昌星行贿你吗?
   
   李:按照中国的法律,算吧。
   
   问:你有没有在口供书上签字?
   
   李:签了。
   
   问:你签的口供是很多份吗?
   
   李:是。
   
   问:你记不记得他们询问你口供是哪一天?
   
   李:我记不得了。他们问了好多次了。应该是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 问:你面谈问话时是在哪里?
   
   李:看守所里。 问:当时有几个人在场?
   
   李:有三、四个检察官。
   
   问:有律师吗?
   
   李:当时没有在。
   
   问:当时你可以跟律师见面吗?
   
   李:当时我还没有律师。
   
   问: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和律师讲话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二OOO年十一月份。
   
   李纪周否认赖昌星要过任何好处
   
   问:你接受了赖昌星这些钱,那么你给赖昌星什么好处了呢?
   
   李:我没有给他什么好处。他没有向我提出过什么要求。 只有一次,他让我帮他换个汽车牌照,就是可以从香港到内地都可以用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经济开放政策,为了鼓励香港人到国内投资,我们国家有个政策。中国有四个经济特区,深圳、厦门、珠海、汕头,对于在这四个经济特区投资的香港商人,在投资达到一定的比例之后,按照当地政策可以挂香港和内地两边都能用的车牌。这样他们就可以从香港直 接把车开到广东。
   
   但是,需要在投资达到一定比例之后,由当地政府出一个证明。因为赖昌星在厦门投资很快就达到了比例,很好的比例,所以厦门市政府就出了一个公函,公函还有市长的签名。他拿着这个公函,按道理,到广东就可以办了。但是,这个牌照需要经过两个部门的认可,一个是要经过广东警察,公安部门的交通部门,由它审核之后再交给省政府。办理了这些手续,这样的话,车就可以直接从香港开到广东。赖吕星让我帮他办。我说,你手续都有了,自己就可以办。他说,栽不认识人,排队会排很长时间。这种手续有时会等很长时间,有时要等上半年。如果我打个招呼的话,时间就会缩短一些。那么,我就写了个条子,让他去见 广东公安厅的副厅长,是主管交通的,这样时间快一点。
   
   我在他们厦门市政府的公函上,要求广东公安厅副厅长协助一下。因为按规定,他有厦 门市政府的公函,他可以办。这样就快一点,当地是经过警察这套手续。
   
   问:这个牌照要经过广东省政府的批准?
   
   李:对,这样不用排很长时间,通过我的帮助就是比较方便一点。但他办这个事的手续、 条件都是合法的。
   
   问:就你所知缩短多少时间?
   
   李:不好说,有时需要半年时间。
   
   问:你的干预保证缩短?
   
   李:是这样。
   
   问:这个特别的牌照有什么好处呢?
   
   李:主要是方便一些。香港和大陆之间有两个通道,一个是人走的,要排队办手续,不管你是坐车、坐飞机、还是走路,都要经过这个关办手续,然后再重新叫的士也好,坐飞机也好,比较麻烦;为了鼓励香港的企业家、商人到内地投资,可以走另外一个通道,就是直 接把车开进来。这种情况就像其它国家可以开着车旅行一样。
   
   问:除了节省时间,有无其它好处?
   
   李:就是使用汽车上比较方便。但是,也要经出入境检查,也要经签证、盖章,只是不 需要再去排队、打「的」,或换其它的交通工具。我说过,就像其它国家开车旅行一样。
   
   问:如果有特殊牌照,出入境是否不严格?
   
   李:不是,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把车开进来,检查手续是一样的。开车的通道是另外一 个通道,出入境检查是正常的。
   
   问:这是唯一一次你协助赖昌星? 李:对。
   
   问:那你有无在其它方面协助过赖昌星呢?
   
   李:其它的事没有。但是,他曾经向我反映过一次情况,告过一次状。一九九七年上半年,他曾打过电话给我,向我告状。因为我在公安部是副部长,我主管边防出入境。他说,他的一个朋友有一艘油船,叫「奥林匹克勇士号」,这个油船是香港和湛江合作的,到广西。他跟我讲,他们这艘油船已经向广西报了,各种手续都是合法的。在去广西的路上,经过琼 州海峡时……
   
   问:湛江石油公司的油船?
   
   李:对。
   
   问:赖昌星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李:他没说。这是他向我告状。我把这话说完了,你们就明白了。船在经过琼州海峡时,被海南边防局的海警部队给扣住了。他们的船在广西报了关,但是在海南,在半路上就给扣住了。他们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我主管边防,管海警,所以他们向我告状。他跟我讲这个情况,说你们的边防部队、海警,无理乱扣船。我说,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回头问问是怎么回事。我后来就给海南边防局打电话问,海南边防局长跟我讲,是他们下边的海警部队做的事。他说,当时他们怀疑这船是走私。我问他们,这船是不是走私?查清楚了没有? 他说,没有办法进行,他们定不了性,所以他们通知了有关部门。我就说,如果你不能定走私,是不是海关管就交给海关处理,这个事情就跟当地政府商量。他们研究以后,请示了海关总署,还请示了当时的检察院、法院、公安部,所有部门的回答都说:不能定性。所以我说,如果不能定是走私的话,那是不是就该交给海关处理。后来他们请示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就转给了海关。所以,我不认为我在干预,因为我管的是边防。他向我告状,说边防乱扣船,所以我就问问情况。他们这件事的处理是请示了当地政府。如果这件事不涉及走私的
   
   话,这件事应该由海关管,所以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干预什么。
   
   问:你的确为这个不认识的人打过几个电话?
   
   李:就打了一个电话,问问情况,因为他们向我报告,而我在公安部里主管边防。
   
   问:是否知道赖昌星的朋友是谁?
   
   李:不知道。他只是向我反映情况,我也没问。他知道我管边防,他只是替他的朋友向我反映。在我过问之前,他们已经和海关、检察院,当地的有关部门都商量过了。当时,这几家已经都有了明确的态度。所以,我问的时候就得知了这个情况。我说,你们不能处理,就交给海关。最后交给了海关,也不是我来处理,是海南当地政府处理的。
   
   问:可不可以问一下,海南边防局局长的名字?
   
   李:冯海龙。
   
   问:最终下决定是谁?
   
   李:能不能定是走私是关键问题。他们已经请示过海关总署,如果海关总署说,不能定 走私,如果不是走私的话,不是公安边防管的,最后也要交给海关。我想他们是不想交,因 为这里面有他们边防内部的问题。总之,最后是海南省政府做的决定。
   
   问:海关的部门要花多少时间去处理这个案子,如果是走私的呢? 李:他们在我打电话去之前,这些工作都已经做过了。因为我问他们这船是不是走私, 他们说,不是走私。
   
   问:这是多久以后有的决定?
   
   李:赖昌星向我告状的时候,这个事情可能已经发生很长时间了。海南离北京很远呵! 他请示了北京的海关总署、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这么多部门,他需要 很长时间嘛。所以我给他打电话时,他这些事情已经做过了。
   
   问:你跟他是通过电话沟通的吗?
   
   李:跟谁?
   
   问:赖昌星。
   
   李:他给我打电话,说:我要告你们边防的状。 问:你跟他对话有多长时间?
   
   李:就两二二句话。我说:你说的情况我不知道。后来我也没有把我知道的情况告诉他。 因为他只是想告状嘛。我说:我也不知道这情况是怎么回事。后来我问的情况也没有再跟他 说。
   
   问:在这个部门里面,有没有别人关心这个案子?
   
   李:我不知道。
   
   问:你这个部门里面,有没有处理投诉的人呢?
   
   李:有。
   
   问:有多少人? 李:具体的我记不清楚了。
   
   问:你知道这个案子最终结果是什么?
   
   李:几个月以后,海关边防局长到北京来开会,见过我,跟我说,他们把追船油交给海 关处理了。这个决定是海南省政府做的。
   
   问:最后有没有什么惩罚呢?
   
   李:后来这事我没有再管了。
   
   问:你知道这船油价值多少?
   
   李: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是多大的船。
   
   问:你不知道有没有罚款这个情况吗? 李:不知道。海关和我不是一个部门。他们是这方面的主管部门,和我是两个系统。
   
   问:另外,有关赖先生给你三万港币的事情,你知道是谁负责侦察追个案子吗? 李:我的案子一直是检察院负责。
   
   问: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李:我只知道他们有一个叫孙忠诚、王书和、严诚真,嗯……孙忠诚,还有一个姓黄的检 察官,还有谁,我不记得了。
   
   问:为什么没有把这个钱还给对方,或者上缴单位呢?
   
   李:当时他走了嘛,我还没有来得及还给他。
   
   问:你认识赖先生多久了?
   
   李:九三年认识他的。
   
   问:你记不记得是在什么情况下认识的?
   
   李:我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是通过我自己的下属。
   
   问:你认为他是和你私交好的朋友吗?
   
   李:是的。我觉得他当时挺好的,为人也不错。
   
   问:九六年的十月以后,你又再见到过你的女儿吗?
   
   李:九八年见过。
   
   问:在哪里见的?
   
   李:北京。
   
   问:她还在这里,还是回美国去了? 李:回美国去了。
   
   问:你记不记得她是哪个月回来的?
   
   李:夏天吧,七、八月份。
   
   问:你会不会担心有人知道,你的家人曾经从赖先生那里拿钱?
   
   李:这是朋友之间的事,别人怎么会知道?
   
   李纪周:中国没有权力斗争
   
   问:在九七年,你是在陶驷驹的手下工作吗? 李:对。
   
   问:他在部长任上到什么时候?
   
   李:九八年三月份吧。这好像跟你们的问题没有关系。
   
   问:赖昌星说,九七年底的时候,陶驷驹由贾春旺代替。贾先生那时是不是安全部的负 责人呢?
   
   李:贾春旺是九八年三月份到公安部当部长的,原来是安全部的。
   
   (休息十分钟)
   
   问: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贾先生会代替陶先生?
   
   李:这是国家安排的嘛。
   
   问:你是否知道,贾先生和陶先生之间,有没有权力的纷争呢?
   
   李:你这话没什么道理,中国不可能,我认为没有。任何人不可能永远在一个位子上, 何况陶部长也六十多了。
   
   问:就你个人所知,他们之间没有权力纷争?
   
   车:我认为没有。因为政府换届是人大决定,正常的嘛。
   
   问:你本身有没有陷入两个权力的纷争中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