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七)]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七)

问:他们主要让你做什么?
   
   赖:他们还没有具体说让我干什么。他们有一个什么协会,叫我参加这个协会。我想,也都无所谓喽。他们这两个人说,福建帮的人很多,有很多人要为他们做事,有人主动去找他们,他们都不理,因为看这些人不可靠怎么怎么的。反正这个事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们先跟我说过之后,我也没有怎么太去理这个事情。后来他们又跟我联系了,北京那边马上就又知道了。安全部就知道了,当时安全部早就跟我往来很深的。但是,还不是很重用我,也没有叫我正式加入,也没有入到安全部的档案里边去。这时侯,他们看到台湾看上了我, 是要用我,他们也知道我的能力喽,怕我真的给台湾那边用吧。
   
   国安部批准我加入台湾国民党

   
   问:你答应台湾那边什么事了吗?
   
   赖:有呀,我想这种事情反正也没有什么,我知道也不是什么害人的事。他让我填一张 表,我说可以,他就帮我填表了,就填了。
   
   问:填表作台湾特工?
   
   赖:填了。他们还叫我加入国民党。
   
   问:你加入了国民党吗?
   
   赖:有呀,都填了表嘛。我加入国民党的介绍人就是陈汉华跟这个薛如龄啦。这两个人做我的介绍人了。入党手续跟我们大陆入党一样的,也要有介绍人。还有,他们说,要当「闽侨会馆」的那个会长,要有两年的会龄才可以的。我当时还没有加入么,他们就把我入会的时间填在两年前。反正我填的那些表,安全部的都给复印去了,都存了档。
   
   问:加入国民党的日期还记得吗?
   
   赖:日期想不起来了。
   
   问:大概是哪一年?
   
   赖:就是九九年嘛。
   
   问:九九年?就是你出事之前没多久呀?
   
   赖:对呀。那时很乱,我要应付「四二O」,他们来查我的事了么,所以我也没有心情 去重视这些事。
   
   问:我还是有一点弄不明白,香港是九七年回归的,台湾要换国民党在香港的人,那也 应该是九七年前后,不应该是到九九年才动手呀?是不是跟台湾大选有关系?
   
   赖:那我就不知道了,他们在香港找我的时候,宋楚瑜当时在台湾要竞选总统。他们来跟我谈,说要在我的公司找个地方。他们还跟我说,有十万国民党人在香港,这些人将来就要靠我了。我说:我什么也不懂,也不懂得开会呀什么的。他就说:不要紧,还有我们在后面,有我们在后面,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他们说,会在后面支援我的工作。
   
   问:那么你给台湾那边做过什么吗?
   
   赖:没有啦,我加入到他们那边也是国安的意思嘛。而且就在这时,就是「四二O」专 案组来查我了。
   
   问:没有来得及做什么事?
   
   赖:你看多巧,查我的是「四二O」,因为当初罗干签的是四月二十号么。「闽侨会馆」 那边的会长胡仙也正是在四月二十号到期,要我接替。正好是同一天。那时我已经开始忙着 应付「四二O」的事了,所以台湾方面几次来找我;我都忙。。。 。。。
   
   问:看来四二O这个数宁对你很特别,本来说四月二十号要你换胡仙的,却变成了被「四 二O」专案组调查。
   
   赖:对,台湾那时是决定要推我出来给他们做。反正这些事大陆国安部都知道,八局都 知道的。八局不告诉我,告诉了陈主任,陈主任偷偷地告诉了我。包括那时拿到香港移民局 的那些那么重要的东西,对他们怎么怎么重要,都是他告诉我的,他们个个都因为这件事升 了官。
   
   问:香港移民局的文件是你帮着运过去的,可以说,你的功劳很大,给你什么好处了吗?
   
   赖:是我的车运过去的,这没有错,这是最危险的么。什么好处?就是现在来整我喽。
   
   问:那大陆这边在台湾都有什么人,叫你怎么跟他们联系?
   
   赖:没有,他们不会给我知道这些的,他们只是说,我们在台湾有人。只是告诉我这一 点。
   
   问:但是你在做事的时候,总得有人和你配合呀,总应该给你一个内应的人吧,比如说, 如果你在那边有什么问题时……
   
   赖:没有,我这边有什么事他们就叫我及时向他们直接汇报,就是这样,没有那边的人 跟我接触,只有香港这边跟他们接触。他们只说到我的事情,其他没有说。 解放军少将向台湾出卖情报是因我才破获的
   
   问:你带台湾的几个人到大陆见国安部的人是怎么回事?
   
   赖:对,就是叶炳南他们嘛。叶炳南他到现在还关着呢。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当时,这个叶炳南应该是要退了。他跟我说,想要给北京这边做事,要我给他介绍关系,我就给他联系喽。叶炳南拿了一张纸条,写了五样东西,他说:「我不懂怎么谈,你找一个北京跟我级别一样大的,跟我坐下来谈。」但他要求这边保证不会抓他。我跟安全部的说了,这边说,可以保证不抓。我就跟他说:「我给你保证不会抓,一定不会抓的。」
   
   问:大陆国安部相信你的介绍吗?
   
   赖:怎么不信?我跟他们讲过一些情况,这些都是叶炳南告诉我的。像台湾跟江苏当地合搞了一个洗车的,在哪个城市我不记得了,是那种自动洗车的,那是台湾特务点,专门在当地搞情报的,这个钱也是叶炳南他们投资的。还有在厦门的一间饼乾厂,也是食品厂,也是台湾他们搞的特务点。我就先告诉国安这些,让他们重视这件事情。
   
   叶炳南他为了让北京这边相信他真的知道一些很重要的情报,他是有价值的,他就说:我给你举个例子,九六年三月份,中共中央军委开了一个会,很高级别的,在这个会上,与会的人不能作记录,不能录音。他让我去这边问问,有没有这样一个会?他就是要进一步让这边知道他是真的手里有重要的东西,他知道台湾住解放军高层里边有人,他知道是谁。这边一听,知道叶灿南说的是真的,就知道他不简单喽。然后我就把那张写了五样东西的纸条,拿给姓邓的看了,告诉那个姓邓的,叶炳南是什么意思。邓当时已经住在我红楼了么,我就给了他,他们在里面核实出来什么我就不明白了。
   
   问:纸条上的五样东西都是什么?
   
   赖:我就看到他写的一个头儿,其他我就记不清楚了。
   
   问:大概都是些什么事情?
   
   赖:大概是什么,我真的记不起来了。叶炳南就告诉我这个情况,说举个例子,叫我给他们,先给他们提供一个不具体的事情,让他们去核实,他们就知道了。就是看他们有没有在九六年三月份开过一个会,是军委的会,不能记录,不能录音。看有没有这个会。大陆如果确实是有这个会,大陆就知道是有这种事,就会明白这个人确实是重要喽。当时那个事情是五十万美金,给了他五十万美金─就是叶炳南给了大陆这边那个向台湾提供这个情况的 人。 问:叶炳南给了谁?
   
   赖:给大陆军方的这个人,就是被大陆枪毙了的这个人。
   
   问: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刘连昆少将?
   
   赖:九六年时,当时台湾正在举行大选,李登辉要上台,大陆这边不想让他选上嘛,就放飞弹过去,想把他们吓住。就是这个人,他就透露给台湾这个消息,说大陆放的导弹是没有弹头的,是吓他们的。所以台湾知道这个情况了:你放的导弹没有弹头,那不是放空炮吗?还有什么可怕的,对不对?所以李登辉那时讲话的口气就很硬了,后来就选上了嘛。就是这样的。
   
   问:那么叶炳南是怎么被抓的?
   
   赖:我跟国安那边说好了之后,就约叶炳南来,他们来了八个人。四月五号他们住进厦门悦华酒店,我一直以为他们真的不会抓,还很放心。国安的人来了,跟他们谈了。但是,到了十号─好像是十号,他们就动手了,把人抓了。
   
   问:都抓了吗? ;
   
   赖:没有,只抓了叶炳南。《亚洲周刊》那个报导是错的,他们后来有更正。叶炳南给抓了起来两、三个月,那个人就被拉出去枪毙了。
   
   问:刘连昆就被枪毙了?
   
   赖:他就给抓出来枪毙了。就是因为叶炳南被他们抓了以后,把这些事全部都招供了出来。后来他们知道叶炳南在香港当了十年的情报站长,他搞了大陆很多情况过去,什么他都知道。他们就重视喽。但是,叶炳南要退了么,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然后他们就避开我了,把叶炳南抓起来,来硬的,要弄出东西来。
   
   他们真的弄出很多东西。然后他们就给上面汇报说,是他们自己弄到的,根本没有说是我弄到的。
   
   你知道吗?叶炳南供出来的东西都要全部报告给江贼民的,就是刘连昆着件事情气得僵泽 民拍了桌子,江泽民说:没想到我身边怎么会有这种人。没多久刘连昆就给枪毙了。
   
   问:当时,刘连昆被枪毙时,好像不仅一个人被抓?
   
   赖:对,还有一个叫邵正中,是个大校。这些也是我在安全部里的朋友告诉我的,不然 我怎么会知道。
   
   叶炳南被抓后,人人都提了干,升了宫,还有一个是安全部给了八十万盖房子。可是, 如果不是我把叶炳南叫过来,那么大陆这边的很多事还不是会一直卖过去,怎么会这么快就 查出来了。我当时也很气,后来我就想,要想办法让罗干知道这件事。
   
   关于刘连昆案,港台媒体自一九九九年下半年起,都有大量的报导。
   
   报导大部份都确认,中国大陆破获了刘连昆、邵正中台湾特务案。刘连昆原是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少将:邵正中原是总后勤部军械局处长,大校。两人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被以毒针处死。而当时,中共因此案共逮捕了二十多人,其中包括一名台湾居民姚嘉珍,姚嘉珍目前仍被关押在北京南苑看守所。另外有一个重要涉案人,据传是邵正中的女友,曾任解放军军医的沈昌丽,化名沈小丽,案发时人在西班牙,目前仍潜藏在西班牙。
   
   报导称,刘连昆、邵正中于九十年代初就已经成为台湾的间谍。九六年台湾举行首次总统直选之前,中国军方曾经召开高层将领的军事秘密会议,解放军强硬派在会上主张把台湾的西岸从南到北的四百公里范围内,以每三十公里为一个区域,用炮弹攻击,其中几个区域 再配以小型的核弹,把半个台湾炸翻。
   
   在会议上,刘连昆出面阻止,刘发言反对说:我们发动这样的战争势必会引起国际间的 强烈反弹和制裁,而且,如果把台湾炸成了空城,解放军即使拿下了台湾又有什么意义呢? 刘连是的发言得到不少将领的支援。
   
   随后,刘连昆向台湾方面提供了解放军的演习性质、次数、部队调动、飞弹试射次数以 及弹着点的相关位置等,特别是,刘连昆向台湾泄漏,解放军所发射的飞弹是空心的。
   
   李登辉在竞选总统期间为了安抚台湾民众,公开表示,北京只是试射空心弹,是吓唬人 的。有人分析,是因为李登辉的炫耀,使得北京方面觉察到解放军内部被台湾渗透,于是开 始暗中审查。另外,九八年有台湾军情人员向大陆出卖情报,爆出了刘连昆、邵正中案。
   
   现在,赖昌星的说法能否得到进一步的证实呢?
   
   通过歌星董文华递材料给罗干
   
   问:你说,要想办法让罗干知道你做的这些事,那么你向罗干反映了这件事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