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来稿者题记:据中纪委消息,最高法副院长黄松友、广东省高院执行局局长杨贤才等人背靠黄华华(广东省省长)、及中纪委八室副主任张希文、和广东纪检委秘书长蒋乐仪(黄华华的老婆)以各种手段各种机构将很多私有、民营公司财产和股权以法律的名义将其占有,然后再以各种假公章、假执照、假文件等手段将国有资产私分,请看一个拥有二十亿资产的老板是如何被他们“共产”的,请看一个血泪的控诉,通过这个控诉我们就可以知道黄松友等人利用手中的权利是如何圈到四千五百个亿人民币!(博讯编者按:本文内容由来稿者转发博讯首发,博讯对其内容无法核实。)
   
   广东省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我叫郭伟,是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五年来遭受一系列司法迫害,沉默了四年,现不得不公开控诉所见证的阳光下的罪恶,恳请您上呈胡总书记主持正义。
   
   中国华能集团原副总裁刘凤堂、中国信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立武、入籍加拿大的商人王政平为代表的跨境利益集团,利用中纪委八室副主任张希文、广东纪检委秘书长蒋乐仪、广州中院纪检组长杨勇欺上瞒下充当保护伞,串通广东高院执行局长杨贤才和十几名法官,配套律师、评估师有组织、有计划、有部署侵吞特大额国有资产、滥用司法职能,涉嫌集团多种犯罪。
   利益集团串通法官,制定了“请求法院财产保全,查封德裕公司账户、物业、广红厂土地使用权、私人财产;尽早开庭,攻其不备,四处点火,防不胜防,令其无喘息、调整、反击之力”的行动方案,勾结交通部四航局副局长付中川,逼迫德裕公司接受其霸王条款,抢在华能集团重组调整之前,以诸如:减免市政配套费“分成”850万、通过南方设计院支付“策划费”480万的手法,重金3000多万通关,收买法院、工商、税务、建委要员,强行剥夺德裕公司的项目合作方地位,非法卖地,偷逃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市政配套费,由中信华南集团在广东发展银行贷取所需开发资金,“假合作”瓜分广州“中信君庭”国有收益和国家税费12亿。
   利用周立武身兼信达数职便利,由王政平私刻“海南兴隆华侨农场”公章,伪造批文虚假注册“益平”公司,动用国资“控股” 改名同达置地,注入巨资收购天际大厦更名同达大厦,虚假评估其“总资产”为2.3358亿元,玩弄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借出”7750万到王政平的其他公司,表面上看是“海南兴隆”“回购”上市公司股份,掩盖了“假公章”的刑事犯罪事实,空手诈取“同达置地”到王政平的兴隆名下,侵吞上海同达创业大厦10亿国有资产和7750万国有债权。
   中信君庭”纠纷期间,建行毁约终止对德裕公司的支持,既不发放“逸品台”楼盘1000万贷款,又不解除“临江用地”的抵押登记,提前收贷。拉开了法官为虎作伥猎取洗钱平台的序幕,一步步把郭伟逼到绝境。
   第一步,全部查封、轮候全部查封,扼杀一切融资还债可能。法官凭2720万“公证债权”查封了3亿多元的全部财产,连小车也不放过;没有送达执行裁定,以仅20万执行标的设置司法陷阱——轮候“查封逸品台全部”,日后大派用场。
   第二步,伪造法律文书、非法拍卖,涉黑逼卖95%股权。法官一方面不拍卖抵押房产,串同律师、评估师、拍卖行,把案外2亿多元的“临江用地”虚假评估成6876万,设定局外人无法涉足的条件非法拍卖;另一方面,预备捏造事实的裁定书,挑动黑恶势力追杀。最终,迫使我以12000多万出让开发效益8 亿的“临江用地”95%给利益集团,并办理变更德裕公司95%股份的手续。
   第三步,清债不解封、制造轮候全部查封,限制“逸品台”1.5亿房产变现。清偿了所有执行标的,法官只解封临江用地,“司法陷阱”悍然不解除“查封逸品台全部”长达20个月,恶意诱发两笔新诉讼600多万,在不解封的基础上又“轮侯查封全部”。
   与此同时,非法采证裁定,导致包工头伪造证据,以“工程款”以至“质保金”为名诈取了郭伟566万,扣压逸品台“竣工图”不验收,任由逸品台烂尾。
   期间,建行只解押除扣压了690天的临江用地,同样不解押逸品台;利益集团自己则以郭伟的逸品台作为诉讼保全担保来告郭伟,加入查封的行列。
   第四步,三次虚假评估,三次非法拍卖5%股份,为利益集团扫清障碍。法官以包工头诈取566万后不冲抵的253万欠款,不执行四套房产,查封、拍卖价值5000万的5%股份:评估为368万元拍卖了两次,又变为885万,再变为1391万,不顾我方六次异议,不理会更换评估公司的基本权利,强行第三次“拍卖”5%股份到利益集团名下。
   囊括100%股份全过程,法官自始至终用一个评估师5次造假。
   第五步,掩盖罪证转嫁危机,瓜分逸品台。04年清债至今,“逸品台”遭受“法官不解封、包工头不验收、新股东强制清理留守人员出场”三重厄运,人为烂尾,诉讼不断。利益集团作为始作俑者和既得利益者,把持着德裕公司不会举报法官滥用司法职能,不会追究包工头刑事责任,不会追加包工头作为被告承担民事赔偿。 三方相互掩盖,把违约交楼、违约办证的直接赔偿2000多万的责任转嫁给郭伟,瓜分逸品台,令其“有道理没钱”成了当务之急。
   
   郭伟被迫转让德裕公司95%股份之后,净资产尚有1.7亿,但是,仅剩的5%股份,成为利益集团“利益输送模式”必须清除的障碍,因此而带来灭顶之灾。四年来,据不完全统计,直接损失5.084万元/天,已造成三个关联企业破产,63名职工欠薪缺保下岗,小孩失学的严重后果。
   如果“查封全部”时留下一辆车,事情都不会到今天如此地步。
   
   历时五年,《经济日报》(内参)曾呈报案情至肖扬院长、张德江书记、黄华华省长,杨勇欺上瞒下文过饰非,法官受命枉法报复;举报到中纪委何勇副书记,通知我到场的调查又突然取消;控告到全国人大常委会,信访局长狄济洪明查暗访,洞悉内情爱莫能助;也曾专人向蒋乐仪秘书长面陈了省长被蒙蔽的事实,但 “领导有的是办法推卸责任”,至今,“唯有上呈党和国家领导人才能解决的惊天大案”铁幕依然。
   利益集团树大根深,公然叫嚣“下动公检法,上用中纪委”无法无天,为正义而抗争,我日甚一日遭受司法迫害和黑恶势力追杀,已接到“不给活路”的最后通牒,流尽最后一滴血已在所不惜,倘若不测,希望国家能追回我的财产全部用于公益慈善事业。
   此外,公开请求黄华华省长、广东高院原院长吕伯涛、中国信达原总裁朱登山、建行广东分行行长吴建杭回避。
   
   谨此无奈控告,让我们弘扬正义,共同为保护国资,为法制建设,为祖国的明天会更好尽点义务吧!
   
   此致
   敬礼
   
   郭伟
   2008年10月6日
   
   如蒙关注,望复E_mail:guowei20030618@126.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