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点评:中共检修宣传机器:借鉴英国处理危机方法]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点评:中共检修宣传机器:借鉴英国处理危机方法

   【英国《卫报》网站3月21日报道】题:中国向英国工党学习舆论导向的秘诀(记者塔妮娅·布兰尼根发自北京)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通过国家控制和媒体审查制度掌握无限权力已达60年之久。所以,当中共决定检修自己的宣传机器时,这个党只能将目光转向一个地方:英国工党的舆论导向策略。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家安妮-玛丽·布雷迪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实现新闻管理现代化的过程中,有关官员深入学习了布莱尔政府当年处理危机的方法。

   
   布雷迪说,在2002年非典爆发后(起初有关官员掩盖非典疫情),中共便着手训练“大批政府舆论导向专家,以处理未来发生的任何政治危机”。布雷迪是研究中国宣传活动的专家。
   
   布雷迪在《中国经济季刊》撰文说,中共官员研究了英国2001年口蹄疫疫情和英国议员菲利普斯提交的有关疯牛病问题的报告。
   
   “政府顾问说,新方法的模式就是布莱尔政府2000年至2001年处理(这些问题引起的)英国舆论的方式。”
   
   布雷迪说,中共采取了西方的做法,以越来越老练的方式影响舆论。
   
   “1989年以后形成的规则是,只能进行正面宣传。非典后来成为证明不能一直这样做的终极证据。”
   
   “口蹄疫发生时,焚烧病牛的场面令人不寒而栗,但同时也有—种宣泄作用。所以,政府顾问的看法是:不要害怕有时出现负面新闻。” 由于中国逐步的改革进程以及最近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有关官员被迫适应新的形势。
   
   去年,一位与宣传部门关系密切的学术界人士对路透社记者说,政府正在鼓励国家媒体主动报道骚乱,这样他们就可以影响公众的反应——“努力通过公布消息来控制消息”。但是,严密的审查制度依然存在,媒体仍然受到严格控制。
   
   博主评论:我还真不明白,共娼裆跟英国人有什么好学的,共娼裆比他们凶一千倍,英国鬼子羡慕死了。
   
   假如说国民是小凤仙,那英国工党撑死算一个龟奴。顶多是委委屈屈地哄着,拍拍马屁,把你哄上床就了事了。共娼裆是凶狠的老鸨子,不上床?一个耳光,服侍客人不好?一顿皮鞭子,无法回款?那还不揍死你?
   
   老鸨子是凶狠的统治者,他不需要讨好小凤仙的,还要树立威信,不听话?那就是“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要坐牢的。英国鬼子不懂咱们中华上国的内情,就你那小样还想教导共娼裆?人家找个借口来公款旅游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