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意淫还是欺骗?文摘并评论: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淫还是欺骗?文摘并评论: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宪政学者 王天成
   
   3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以《新书--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为标题,报道了最近在香港举行的一次新书发布会, 一部似乎很重要的著作即将在香港出版发行,与此同时,其英、法、日文版也将推出,但不会出简体中文版。
   
   这是一本什么书?为什么如此有派头?又为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出简体中文版?

   
   据发布会介绍,书的标题是《变革与突破──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方案》,作者是中国内地一位叫周天勇的教授。"周天勇的身份特 殊,公开身份为中共中央党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一般认为是历届中共中央最高领导的智囊,实际是不少正在施行和即将推出的国家政策的研究者和倡导者"。他 "高度参与中共最高层的决策,被誉为当代国师。" 发布会还特别强调,周先生此书 "内容涵盖面广,论述宏观严谨",首次在海外正式推出,"被视为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 像这种涉及政治改革的敏感书籍,一定要得到最高领导层批准才可以在海外出版"。
   
   一次新书发布会,如此高调张扬,或许其中有商业炒作的因素。同时,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第一次听说周教授如此重要,乃至被誉 为"当代国师"。不过,看到这个报道,我的确有些兴奋。然而,我兴奋不是因为出现了全面政改的"先兆",而是别有一番滋味,以至于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书 还没有看到就发议论,岂非捕风捉影、荒唐不经?不,我自有依据。而且,事关中共如何拒斥、拖延民主化,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新书乃旧书'海外版'
   
   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其它相关消息,从对本书篇幅和主要内容的介绍看,周天勇这本4月份间将在香港出版的新书,其实是他 2007年在国内出版、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作序的《攻坚--十七大前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报告》(下称《攻坚》)的海外版。只是为了迎合海外读者的口味和 对外宣传的需要,或许在某些方面会有变动。
   
   《攻坚》一书出版在2007年10月,也就是中共17大刚开完之后。起初,它寂寞地躺在书店中。但几个月后,一位西方记者首先发现了它,从此开始引起国际和国内的广泛关注。
   
   默许政改的先兆?
   
   《攻坚》一书特别不寻常的一点在于它提出了一个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从2002年到2010年,重点改革行政管理体制、财 政税收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也进行一些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和司法机构方面的改革;2011年到2016年,重点是进一步改革人大、政协和司法体制,形成 现代的权力制衡机制;2017年到2020年,大力发展民间组织,形成现代公民社会;2020年以后,再用20年时间,即到2040年,形成一个中等发达 的民主和法治国家。至于什么是"中等发达的民主和法治国家",周天勇先生并没有给出解释。
   
   周天勇教授的本行是经济学,他是《攻坚》一书的主编,并不是其唯一的作者,还有专业背景不同的15个人参与撰稿。所以,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涵盖面广而且林林总总、颇有集大成的气象。
   
   它包括10个专门报告,从加强共产党执政能力、建设党内民主开始,接着分别讨论了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协体制改 革与协商民主、立法民主化和法律监督、行政改革、司法体制、财政预算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民间组织与宗教等重大问题,将过去10余年来不同领域学者提出 的一些改革建议汇集到了一起。例如,人大代表专职化、减少全国人大代表人数,减少政权层次、形成三级政府体制,缩小省级区域、加强中央控制,等等。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说,《攻坚》既有改革的时间表又有具体的改革建议,这本书很不错,是难得的重大突破。然而,事情并不这样简单。《攻坚》与其说是一本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书,不如说是一本反民主化的书。它是以貌似具体的改革方案,以渐进改革的名义,延迟政治民主化。
   
   政改为名,拖延民主为实
   
   周天勇全部方案的总前提,是继续坚持共产党一党统治。他说,在未来至少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坚持共产党对新闻媒体、军队、官员、行政机构、人大和法院的控制。
   
   政治民主与一党专制是不可能并存的,这是一个常识,所以,在周的方案中,政治民主化被推迟到了至少30年之后。周的方案中所选择性罗列的全部具体建议,都是现有政体框架下的调整变动,不构成从专制到民主的制度性革命。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周天勇为延长一党统治辩护时所使用的政治逻辑,虽然是老生常谈却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周天勇说,没有共产 党领导就不可能很好地推行政治改革。他认为,从政党格局的改革看,不论是壮大其他现有的党派,还是建立新的党、意图实现多党制,都是行不通的,政治成本都 相当高昂,风险也相当大。
   
   他没有明说的是,之所以出现新的、可以替换共产党的政党是不现实的,是因为共产党不能允许那样的组织性力量出现。所以,他 的逻辑,简单地说,就是因为我们是一党专制,所以我们要坚持一党专制,否则,是不现实的,也是危险的。按照周天勇的方案,30年之后--假如共产党能撑到 那个时候,中国依然是一党制,新的周天勇们可以因此继续主张延迟民主化。
   
   周天勇说,他主张的是渐进改革的道路。他的方案包含了许多颇为具体的建议,还制定了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的确像渐进主义方 案,而且,方案认为应该改革的问题许多确实是需要改革的,我并不反对。但我们完全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问题:那些不触及基本原则的改革,对启动民主化是 否必需?这些改革是民主化之前能否有可能收到预期效果?还是只能是浪费时间、增加摆设?哪些改革在民主化之后进行更好,更有可能成功?
   
   在周天勇方案所提这种那种改革建议中,我发现没有一项是民主化之前必须进行的,或对于民主化是意义重大的。例如,将审计部门划归人大管辖, 这是学者们了多年的呼吁,即使现在实施了,也不见得就更有效,而且并不是民主化的必要条件。
   
   有些改革对于民主化很有价值的,周天勇在书中却顾左右而言它,避而不谈,或涉及却不谈要害。例如,发展民间组织、形成公民 社会,周天勇在书中虽然辟有专章,却闭口不提结社自由,而没有结社自由,恰恰是目前公民社会发展的瓶颈所在。又如开放乡镇、县市选举,有助于为全国选举积 累经验、打下更好的基础,但周天勇在书中丝毫没有提及。
   
   总而言之,凡是可能不利于共产党对各个领域实施控制的,周天勇在书中都回避了。他的专业背景虽然是经济学,但对这些政治学的常识也应该不难弄明白,所以,他或许是太明白哪些变革更有助于民主化,反而避而不谈。
   
   我的结论是,周天勇主编的《攻坚》是在以一种新的、更能迷惑人的方式为中共拖延民主化辩护。它以改革时间表和改革方案来回 避民主化,将民主化延迟到不确定的未来。从此以后,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反民主化,我们不妨称之为"周天勇现象"。这种现象正好符合当今中国红色权贵集团 的利益。
   
   一个月以后,《攻坚》的海外版就要在香港上市了。海外版与国内版有什么区别,很快就会见分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全 面推行人们所期望的政治改革的先兆。它要向海外表示的是,我们要改革了,请对我们友好一些;我们不是不想民主化,但是在民主化之前,我们有许多事情要改 革,所以,请给我们时间,不要给我们压力,等到30年以后再说。
   
   不过,写到这里,我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我错了。
   
   博主评论:通常,远景规划的作用非常有限,因为预测未来尤其是全面预测未来是很不准确,而不可只知变量太多,任何一个模型都不可能精确地模拟十年甚至五年以后的将来。
   
   不说别的,就讲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吧,有谁准确预测了?即便那个末日博士也不过是说准了一两句话而已,至于发生的时间规模和其他细节则完全没有。我能 很清楚地记得危机真正曝露之前还有很多国内国际经济学者的乐观预测,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美国有次级贷款问题。即便在美国有全世界最多最顶尖的经济学者,但 是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注意到一个相当明显的问题。
   
   而周天勇博士,所谓现代国师,居然搞了一个三十年的政治改革规划。他比老邓厉害,老邓死的时候绝对没有预测今天中国的发展状况,老邓只说了一句“摸 着石头过河”。既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就是不知道水下面有什么暗礁?淤泥?污水等等。不说别的,光说互联网吧,十年前就绝对人能预料到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对人 类实体生活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
   
   所以,国师或者是在意淫,就是胡思乱想啦。或者就是在忽悠大众。三十年?中等发达的民主法治国家?即便如执政党般一党独大的家天下,也不可能控制中 国这个庞大的国家的一切因素为他们所用,然后完全控制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发展。要知道共娼裆本身就是一个将死的百足之虫,庞大到令人根本无法控制。老毛、 老邓、老赵、老胡、小江、小胡,光是这些曾经成为国家一二号人物的思想差别就天差地别,难道国师有本事将他们都控制起来?三十年要换好几任班子了,谁知道 他们会怎么想?
   
   何况,你们不可能维持独裁、专制、极权三十年,中国人已经开始觉醒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