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中国中央政治委员会,青海省政府和果洛藏族自治州政府各级领导:
   
   近日,我的寺院、拉加寺正处于中国军警的高度戒备和镇压之下,全寺僧侣遭受着极大的皮肉之苦和精神折磨,特别是三月二十一日,该寺僧人扎西桑波因不堪忍受 当地公安人员的虐待和侮辱跳进黄河被迫自尽,拉加寺现今仍然被恐怖所笼罩,部分僧人被逮捕,在寺院展开的各种会议、搜查和审讯使寺院无法进行正常的佛事活 动,中国军警的非法行为完全剥夺了僧侣们的人生自由,扰乱了僧人们的清净生活,听到此事后我心里极度痛苦和悲哀。
   
   政府有责任平息此类事情的发生,同时需要谨慎面对和应用“分裂分子”和“破坏民族团结”等的言词,因为僧侣们要求的仅仅是法律赋予每个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

   
   天上有太阳和月亮,雪域藏国有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说法深深地扎根于所有藏族人的心里,而且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是所有藏族人的基本上师,没有任何人可以取而代之,藏族人永远也不会违背他们的上师,这是信仰和事实给与的现实,是无可置疑的。
   
   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不准藏人呼叫自己上师的名字,不准供奉和悬挂自己上师的画像,并且强迫藏人辱骂上师,踩踏上师画像,中国当局的这种愚蠢的做法和错误的 政策迫使更多的藏人对政府失去信心,不敢信任,迫使西藏三区民众一次又一次地起来进行和平抗议,中国领导人的这种离心离德的举措不但严重地践踏 了西藏人们的基本人权、伤害了西藏人民的感情,而且也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条款。
   
   中央政府和省政府以及地方政府有责任正确合理地,依事实,依法律处理好此类事件,就在这极端敏感的时刻,西藏境内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成为人人皆知的世界性新闻和事件,政府的错误政策在不断酝酿着此类事件的不断发生。
   
   藏人都渴求着能够过上自由的生活,使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乐业,但是,是谁使这些爱好和平热爱生活的人们不得安宁呢?又是谁使他们不得不走上街头示威 抗议?答案恰恰是政府自1949年到今天在藏区实施的错误政策、以及各种政治运动和伤害藏人感情的言行,也是政府和军警的无情打压与颠倒黑白的远离事实的 行径,这是众所周知的。近日在我的寺院、拉嘉寺所发生的一切也是当地政府和军警的蛮横行为所导致的直接后果。
   
   为此,我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对2008和2009年里,在西藏发生的各种事件向西藏人们和国际社会予以正确的解释;在四川省境内的阿坝藏族自治州格德寺僧人 扎百自焚时被武警开枪击倒之事件,拉加寺的僧人扎西桑波因不堪忍受中国公安人员的残酷虐待而投河自尽等事件向死者家人和寺院给予明确的交代;懇請立即停止 当局增派全副武装的军警严密驻守拉加寺院一事。
   
   为了中国当局自身的利益和西藏人们的合理要求,希望中国政府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以及对世人特别是对广大藏人有个正确的交代,也希望中国政府悬崖 勒马,不要一错再错,如果真的想济身于世界大国行列就必须面对事实。西藏有句谚语:‘谎言和地鼠的尾巴短﹐真理和山溝的後路长’。所以,欺骗世人、愚弄国 人、打压异族的时代已经过去,吁请面对现实吧!
   
   第十一世祥萨仁波切丹增确吉坚参
   
   于2009年3月2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主:这不是一场民族矛盾,只是当局故意将事件处理成民族矛盾而已,同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宣传目的”一样。达赖喇嘛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即便他真 的要独立,教民也只能跟随。这不是打倒几个“农奴主”、分掉“农奴主”的财产就能解决的,也不是要各省拿出大把的钱去“援藏”就能解决的。
   
   看看那些行”五体投地“的大礼行千里路去拉萨礼拜的教民就能明白了,藏传佛教信仰是他们安身立命的理论,而对宗教信仰的虔诚远甚汉族。佛教理论有三生之说,即往生、今生、来生。他们是要修来生的,今生是用来苦修的。
   
   即便国土问题不能让他们自决,那么经济问题、内部政治问题,总是可以的。元、明、清数百年间,西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不是也没有分裂出去吗?难道共产党的自信和治理能力还比不上封建皇朝?也许就是这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