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作者按:十七届四中全会未开,然而派系间的较量已经开始,颇有大打出手的架式,为的是三年后的十八大人事布局。军委的民主生活会、周永康的公安部前助理郑少东案、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接受调查、副局长傅政华包庇通缉犯、网监处长于兵落马、武警北京总队军政主官日前双双易人,似乎是胡锦涛准备向军委、政法委左右开弓,双拳出击,欲将国家暴力镇压机器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如此看来,胡锦涛有意要打破十七大与江泽民、曾庆红达成的政治交易妥协,突破在十七大形成的暂时权力均衡势态,为的是在十七届四中全会形成有利于己的新的权力均衡。所以江泽民、曾庆红傻得可怜,幼稚得可笑,竟然轻易相信胡锦涛的“不折腾”。)

   
    象中共这样一个专制党的历史,向来是权力斗争的历史,往往以派系为核心,以路线、反腐败为旗帜,以获取最高权力为目标。十七大前后,反腐败大案、落马的高官层出不穷,有的遭高调暴光,有的讳莫如深。某些案件之所以讳莫如深,是因为并非出于权力斗争,而是已遭民间暴光,不办不行,如果公布出内情,则会损害党的一贯伟、光、正的形象。某些案件之所以高调暴光,是因为要造势,要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更好的接受党内政治对手垮台的事实。
   
   
   
   
   
    图:前公安部长周永康一手提拔的助理郑少东
   
    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案就是胡锦涛控制下的中纪委高调暴光的案件,不仅党内传达,更是党外、国外高调暴光,来龙去脉一清二楚,根本不用民间调查。尤其是3月12日新華社的一篇題為《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長篇通訊稿,一開頭就說黃松有和鄭少東二人涉案被查,此時冠給鄭少東額的銜頭是「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這個「原」字是中央官媒首次用來表述鄭少東,證明部長助理一職已是過去時。
   
    中共的所有高官都贪污都腐败,公安系统更是腐败的重灾区,但为什么胡锦涛的中纪委要高调公开公安部经侦局领导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在2002年至2007年期间,周永康任职
    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公安部部长、党委书记,为了能在自己进常委会后仍把持住公安部这个党的暴力镇压机器,周永康一手提拔了广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郑少东进入公安部,任职经侦局局长。2005年4月更是晋升郑为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专门助理部长周永康,成为未来接班公安部长的明日之星。
   
    郑少东年轻,进入公安部党委时,年仅47岁,有学历,是从基层一步步作起,除了侦破张子强特大暴力犯罪团伙案,还有“东星轮”千万港元大劫案、“长胜轮”特大海上抢劫杀人案等重大刑事案件,是典型的有学历有资历又年轻的理想公安部长接班人选。
   
    然而郑少东犯了个致命的错误,站错队了,他选择站在属于江、曾嫡系阵营中的周永康一边。党内斗争中,军委与政法委历来是当权者们必争的强势要害部门,而公安部又是政法委主要的镇压机器,即用于镇压党外,又可暗中对付党内政治对手。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刘少奇、邓小平就是利用书记处与中办作为党组织的招牌,暗中命令公安部给毛主席若干住处、专列秘密安装了窃听器。不仅窃听毛与中、地方领导人谈话,更是肆无忌惮地窃听录制毛主席与女友们颠鸾倒凤时的做爱情景。这是刘、邓利用公安部进行的,要逼毛退出中共核心决策层之前的特务侦察手段。
   
    军委与政法委是胡锦涛的心腹大患,虽然名义上接班了军委主席的职务,然而军委、政法委一直控制在江泽民、曾庆红的嫡系势力手中,没有这两个专政镇压机器在手,只能是政令不出中南海,随时有被别人架空搞掉的可能。2009年春节,胡锦涛效仿毛主席发动文革前的重上井冈山,下山后就下五洋捉鳖,一是以民主生活会的方式发动军委整风,强迫军委领导班子脱裤子检讨认错,以期为改组江氏军委造势;二是高调宣布双规政法系统下的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
   
    因为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政治局常委会九常委之一,在中共最高决策层中有投票权,以一个常委打倒另一个常委,毕竟要讲究策略,要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更好的接受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犯错下台这一事实,而不是简单地认为这是胡锦涛的权力斗争需要,这就要先从周永康一手提拔的下属们当中作文章,就象毛主席欲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先从刘、邓的几个忠实的追随者下手,这就是书记处中的“彭、罗、陆、杨”四位书记。
   
    要惩办政法委、周永康,最好就是从周永康曾经任职的公安部下手,而公安部中最好的目标就是周永康一手提拔,并直接为周工作过的,欲接班公安部的,部党委成员、部长助理郑少东。下属犯错、犯罪,领导能没责任吗?!从经侦局、郑少东身上打开突破口,找到证据,将火引到周永康身上,到时候通过海外媒体放风公布,再出口转内销,民愤一起来,周永康就会不打自倒,此之谓渐进式“层层剥笋”“剪其羽翼”。大家不是已经看到了吗,锦涛同志在海外的放风新闻机构“夕夕丝佳新闻网”已经大肆造势,高调刊登《公安大批要员被查》的系列文章,要的就是在人民群众中制造那种感觉——周永康领导的公安系统好黑暗喔!很黄很暴力!
   
    郑少东自知落入权力斗争的旋涡,自然是凶多吉少,曾想自杀一了百了,然而谈何容易,他现在已经是胡锦涛的中纪委获得的好宝贝,自然是重中之重的保护对象,想自绝于党,掐断线索,将自己和许多人的秘密都带进坟墓,保护好自己的老领导周永康,办不到!
   
    当然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不能太露骨,不要让大家认为这是直奔主题直奔周永康。还要造势,要遍地开花,要让广大党员与群众看到周永康主管下的政法委、公安部的腐败与黑暗,接受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下台要有一个过程,所以中纪委除了彻查公安部,还有最高法院、北京公安局。最高院副院长黄松有已被查办,北京市局网监处处长于兵已经落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正在接受调查。
   
    郑少东因为级别高,牵连老领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所以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的秘书亲自主管经办。何勇何许人也?康生、周恩来式的人物。如果自己不能成为最高统治者,那就永远与最高统治者结盟,“路线正确我正确,路线错误我错误,可能会犯路线错误,但绝不会犯组织错误”,一切按最高统治者的意思办,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也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永远充当最高统治者的打手,永远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江泽民在位时,就狠办陈希同;江泽民下了,胡锦涛在位,就替胡锦涛狠办江系人马。博讯论坛里有一篇文章,没有署名,虽然不是很准确,但也颇能说明一些问题,对何勇有一段精彩描述,以下是转贴:
   
    ————————————————
    中国新政治势力正寻求掌控金融资本
   
    战争年代,谁拥有军队,谁就拥有天下。而和平年代呢?谁拥有资本,谁就拥有天下。无论是搞两党竞争的美国,还是一党专制的中国,都是一样。中国的官僚集团,在划分了能源、电力、化工、重工业之后,新的一股势力将目标对准金融业,这也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金融业高官纷纷被调查的根本原因。
   
    掌控金融,正在成为中共各派政治力量角逐的重点。目前,一向独善其身的纪监势力,正成为金融资本最有力的争夺者。若纪监势力与金融资本企业家合流,中国会是什麽样?
   
    近年来常有『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大意是指,胡锦涛总书记为了权利佈局,通过大秘书令计划指挥实质掌握中纪委大局的何勇,整肃不听话的中央大员和地方诸侯。这个说法基本所言不虚,但外界不知道的是,何勇在掌握中纪委之后,为了自身的未来,正利用手中权柄,敲开金融资本的大门,为其势力最终掌握中国的金融命脉刻意作为。打击朱志刚,黄光裕这些人,就是何勇势力杀入金融体系内部的开始。
   
    何勇是中共纪委体系建立以来,在纪委系统任职时间最长的高官。从1987年担任监察部副部长到今天,已经22年了,可谓在纪委系统树大根深,到了年龄还不退,就是一个明证。何勇的政治秘技,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先人一步站好队。八九之前,他就牢牢地站在邓家一边。邓小平南巡,何勇看准时机,在江泽民快挺过南巡危机的当口,通过曾庆红向江泽民表示了忠心,成为后来江系培植实力,对太子党连接带打的关键人物。
   
    2000年左右,何勇知道江泽民必退,就开始向令计划暗通款曲,得到令计划的信任,但表面上,他仍然忠于江泽民,迷惑了江泽民,所以十六大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那时大家都以为中纪委主要负责人都是江的人马,其实何勇已经改姓了胡。十六大后期,何勇开始发威,为胡氏天下不遗馀力的充当打手。十七大何勇本该退,但正如『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胡锦涛还要为十八大以及以后进行关键人事佈局,离不开他,而且何勇这个人也很恋权,就借坡上驴地留了下来。
   
    20多年来,何勇在中纪委培植了自己强大的羽翼。何勇的老秘书,空降到中国人寿当办公厅主任,其实就是何勇为未来退休后的生活佈局,谁都知道那是个极有钱的地方,而且其有中纪委背景,哪个金融大佬不巴结他。另一个秘书张志刚,十七大之前,何力主让他到中纪委二室当副主任,吴官正扭不过他,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三十多岁,就直接提拔到中纪委二室。而这个二室管的正是金融系统,两个秘书,一个在钱堆裡躺著,另一个又管差那个钱堆,你说巧不巧。
   
    朱志刚腐败案发,就是何勇让自己的秘书张志刚办的。为什麽办朱志刚?一是为张志刚日后的陞迁积纍政治资本,二是配合前一秘书在金融系统做红脸。朱志刚事刚发时,吴邦国先后找过几次贺国强打招呼,但贺书记刚到中纪委,说了几次,何勇不听,张志刚则亲任朱志刚专案组组长,加紧动手,最后终于翻出陈年旧账,以朱在担任财政部副部长时『低价购买房产』的罪名把他收了监。这种罪名,如果认真算,中纪委的干部,没有几个能过关。
   
    此事一出,何勇实际掌控中纪委的情况,由暗变明。同时,也因为何能力顶两大常委而树了威,现在中纪委大大小小的干部,对贺国强表面上是尊敬有加,私下裡全站到了何勇的一边,只要是何勇交待的事,一个比一个跑地快,办地欢。这倒不是何六亲不认,他只认令计划,有令计划作后靠,既保现在,又保将来。因为现在有胡总书记橕腰,未来令计划也肯定进常委,再加上何勇多年经营的中纪委人马,他和他的秘书们,想怎麽腐败就怎麽腐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