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3 ]
井蛙文集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3

   据《诗人与画家》中 劳伦斯评论塞尚的语言来说,塞尚不是人们常说的他的作品大都是他自己艺术思想的体现。恰恰相反,塞尚却是想脱离这样的思想性的东西,他想让苹果自己活着,像苹果本来的生活那样活着。那就是,苹果有自己的生存状态,精神状态,以及思考或者不思考的状态。或者就是自然的状态。一只苹果的自然状态是什么?只有苹果自己知道,还有理解苹果的人知道。那就是塞尚尝试以及努力去达到的境界。
   那么,怎样才能寻求到物体与物体之间关系的和谐呢?我想,除了它们自身的自然关系之外,颜色能使塞尚达到这个目的。
   (2009/3/27 JINGWA)
   
   

   塞尚把苹果的生存状态都表现出来了,还有什么静物是没有精神的?
   (2009/3/26 JINGWA)
   
   梦见 KELVIN家里有六个孩子,很小很小的一个叫LA, 最大的那个叫DO。我一一抱他们,在哭。我很怕小孩哭,在梦里也是。我很怕不快乐的小孩,浑身心事的小孩基本上不讨我喜欢,我喜欢我自己的缘故吧,据我母亲说,我小时候就像个傻瓜苹果,一味笑。谁抱都笑,大街小巷满街跑,总是笑。少女时代,挨打也不哭。也在笑。那个LA很可怜,我抱他的时候,他满脸泪水。是啊,这六个音符都没有母亲,我心生怜悯,我真的爱世上所有没有母亲的孩子,尽管我不喜欢他们老是悲愁着脸。小孩应该有灿烂的笑容,大人也应该给小孩灿烂的笑容,而不是哭丧着脸。我告诉KELVIN PARTON, 是啊,你为何不安慰他们,告诉他们,所有的音符都将是幸福的音符,尽管失去了一个大音符不是奏不响一首钢琴曲的。最好的音乐是天衣无缝的悲伤。那些貌似幸福的行为其实都是悲剧。可是KELVIN没听我说话,他只是在弹他的钢琴,他的手一直在琴键上流动的音符里起落。(2009-3-25 JINGWA)
   
   
   夜里睡不着。《诗人与画家》太棒了。想起前天晚上,JAMES教授说,他的前学生有一天,莫名其妙地跑到他的跟前,满脸泪水。“我究竟如何才能弄懂塞尚?!”是啊,像JAMES这么厉害的艺术家或者艺术评论家都没教会这个学生如何很好地理解塞尚(Paul Cezanne)是可怕的事情。我在课堂上傻笑了一阵。那个虔诚的学生为何不去好好理解一下一只静物苹果在桌子上的动静呢?如果他弄懂了一只苹果成为静物之前或者之后的心灵需求,或许他就弄懂了为何塞尚之所以成为塞尚了!生活,没有悟性的生活与艺术无关。很美的一句关于艺术的话,艺术就是教你如何生活的一门美学。
   (2009-3-24 JINGWA)
   
   给你买了两本书。在半价书店里,还是原来的位置,还是我所熟悉的时间里。我曾经在那里泡浸过夏天的许多个下午。伯克利,这个最初的城市,最后的足迹还得落在这里。
   我热爱这里的每一个无家可归者,街道上黑人的闲散步履,他们睡在街道上一副无政府主义者的高尚姿态。这些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对生活的执着追求,追求什么呢?那些方砖,木头房子里还不都是欧几里德的空间吗?如果人的精神是可以被救赎的,那么睡在哪里都可以被救赎。立体的平面的都可以。(2009-3-23 JINGWA)
   
   
   去看了一场JULIA ROBERT的 DUPLICITY. 两个各怀鬼胎的老间谍绕城一周,最后为了爱情走在一起。此片基本上是感人的,因为人性理应如此纯洁。而,后天的公共行为很多时候不属于自己。爱情,在物质世界里比两张可怕的游戏图更真实。两张一模一样的构图不是藏宝图,而只是现代笑话。
   (2009-3-22JINGWA)
   
   
   
   
   我正在读关于《诗人与艺术家》。这个书名不好,但它吸引我,像颜料一样吸引。被迫捧起它,在夜里,沙发上,然后在黑暗中冥思。我的心在跳动,多好,玛儿,不管历经过多少人事,我这诗人的心依然跳得那么厉害。你知道吗,我经常因为思考而无端使得自己不快乐。但,很快又恢复平静。由于思考到不快乐的情节便不快乐起来,所以不是每天都不快乐。有快乐的情节,诗人小说家都有。无法想象一个人活着可以停止思考。你说得对,艺术家没什么大不了,甚至可以说也是普通人。很遗憾,金钱名利我都不好,我只能好这味儿了。奥登笔下的凡高不外如此,虽然也写得非常凡高。可我更喜欢欧几里德的几何空间感,神啊,能把这些普通人变得如此智慧,他不是神是什么呢?只有神才能称之为神。有时我闭上眼,能感觉到智慧像一阵风,从柿子树丛穿过,透过窗户缝隙,来到房间里,来到我的摇椅上。哦,我太爱这张椅子了,比那张高的大班椅舒服多了。不是吗,不是什么好的东西都是好的。
   
   (2009-3-21 JINGWA)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拥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我曾遭受的任何恶祸,我都忘了;
   认为我曾是同样的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我没感到痛苦;
   当挺起身来,我看见蓝色的海和帆。"
   ---《礼物》
   米沃什交给我的人生一项最具意义的礼物,那就是没有一样东西我想拥有。这,太辽阔了。辽阔使我减轻了极悲极乐所带来的高分贝哭泣和欢笑。这两种极端动作我将不再拥有。宗教能使你平静,博爱那是最好的宗教。如果它使你想到了结,终极,末端,还不如安坐在艺术家的椅子上,点上蜡烛。但我知道,佛教经典博大精深,思想深邃明哲。我是看到了另一种希望在你身上,那正是我所忧虑以及我所欣慰的。
   很多词汇对于我已经丧失了意义:政治、爱情、革命、对抗、挽留、妥协、道歉等,这些词汇对我生活所产生的无作用与酒后胡言、超速驾驶、罚款扣分等所产生的副作用一样不具分量。
   (3/20/2009 JINGWA)
   
   
   
   现在加州还是雨季,因此不能出去露营。每年四月中开始,一到周末我就会与我的帐篷一起。有一次,三更半夜听到狐狸的尖叫,森林里尽管还有别的露营者,我也吓坏了。我就怕那狐狸会从树上跳下来掉到我身上。你知道毛茸茸的,而且它的样子也不好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它不好看。不好看还不是最要紧的,它给人感觉不舒服也不可爱,反正一大串的“不”在一只狐狸身上是可怕的,对,其实就是可怕。“可怕”的东西没人敢触摸,没人敢轻易去领会。
   不希望你成为凡高,因为凡高过得太苦。你不是姓马吗?成为马奈总可以了吧?我在巴黎先人祠里看到:左拉、大仲马、雨果安葬在一个坟墓里,从墙壁上看到他们的名字,我就一阵激动。什么百年孤独?这,还孤独吗?
   (2009-3-19 JINGWA)
   
   
   看透生死轮回了,没有什么好痛,也没有什么好苦。“恋父情结”颇深,一切顺其自然才好。我建议你到郊野写写生,那样你会体验到大自然所带给你的精神力量远远超越来自书本的讲解剖析。艺术家的生命形式是特殊的,只有融入自然,你才是自然本身。既然你是自然本身,何来这么多精神困扰?回到大自然中去吧,你的生命就是调色板。调色板可以用来表达任何情感。我期待着一种全新的精神力量,超越世俗的,如果不能超越自己,那就表现自己吧。
   
   (2009-3-18 JINGWA)
   
   有时间的话,读读井蛙的《阿拉斯加日记》。那是极端体验,一个勇敢的人必定有特殊的经历,至于他们在人生途中摔倒过几次,那只是摔倒过几次而已,没别的,只是摔倒了,爬起来,像谈恋爱,上帝不要求你一生只谈一次恋爱。
   (2009-3-17 JINGWA)
   
   大概是使我难为情的缘故,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了很久,梦中发现自己在做梦但很眷恋这个梦。一大堆鞋子躺在门口,受伤似的。被剁成肉酱似的。被抛弃了似的。我在梦中看见这个景致我很惊讶。那是谁的手笔这么特别?像是波普艺术行为,又像是虚构的小说场景,我自己安排的道具。可惜,我就是醒不来,我多么想快点醒来,结束这个梦。但,我又怕失去这个梦。梦中我不悲伤,我只是感到很特别,一大堆鞋子被剁成肉酱的场景。
   (2009-3-16 JINGWA)
   
   《诗人与哲学之辩》,很罗嗦,罗嗦了很久还没辩完诗与哲学的关系,也没弄清诗人与哲学家的关系。反正苏格拉底、柏拉图的哲学论据一直被引用,用到最后,我还是一头雾水。还不如读英文版。(2009-3-15 JINGWA)
   
   我渴望知道每个周末除了吃喝玩乐,写历史论文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做会是怎样的。我机械地吃啊喝啊,机械地完成一篇又一篇论文,机械地十点前上床睡觉七点十五分起床,也没发现自己变得更加健康,更加世俗,或者更加像个人一样活着。没有。我觉得我很累,这是真话。绝对的真话。有时候也头疼得要命,受不了这么机械。但是,我又很向往这种机械。窝在沙发上看书睡觉很享受,身边放一杯热腾腾的英国红茶。我希望这种习惯能持续一百年。(2009-3-14 JINGWA)
   
   看到过中国人聚集的奥克兰工厂节日里一起趴地,吃烧烤、卡拉OK、抽奖、颁奖等等活动都在同一个晚上完成。我观察了很久,一群人活得真是认真。他们真的很认真地活着,甚至可以说很认真地打算活下去。我感动极了,被这群辛勤劳作的中国工人在美国清苦的生活而感动。诗人在这里是多余之物,是废物。但是,我觉得我站在他们之间很协调,很快乐。我开始也以为我就是他们。二十分钟过去,我就不这么以为了。我忘记了我是干嘛的。我觉得这种区别背后使我更加热爱生命是我一个晚上吃烧烤、听卡拉OK,与他们一起趴地的最大收获。(2009-3-13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