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郭罗基作品选编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

   郭罗基

   (四)何人争抢发明权?

   本来,理论家们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一篇常识性的文章。它之所以产生巨大影响,是由于当时人们心往一处想,实践标准的宣扬满足了现实的需要。同时,也因为有人反对,反对的调子越高越引人注意。一篇文章触发一场大讨论,只有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才能得到合理解释。像现在的中国社会,能够引起轰动的是股票,不是文章。一大批坚持实践标准的人们顶住了高压,在论战中取胜,有人就来争抢发明权了。此事喧嚣一时,成了公案一桩。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作者是谁?

   《光明日报》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一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时,署名“本报特约评论员”。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一日,《光明日报》头版发表的“本报举行优秀理论文章作者授奖大会”的消息中公布:“特别奖(一篇)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作者胡福明”。从此胡福明本人也堂而皇之以“作者”自居。在这以前,胡福明的名字并不为人所注意。一九七八年七月,在北京召开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会,胡福明参加了。那时他尚未享有“作者”的尊荣。每天晚上孜孜矻矻准备发言,大会发言没有轮到他,小组发言也没有讲出什么名堂来。一九七九年,江苏省出席理论工作务虚会的名单并没有列入胡福明。《光明日报》何以前后说法不同?时势异也。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首见于五月十日中央党校的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六十期,注明“光明日报供稿,本刊作了些修改”。“光明日报供稿”是何来历?一九七八年四月初,《光明日报》理论部将于四月十一日见报的哲学专刊大样,交新上任的总编辑杨西光审阅。其中有一篇来稿,作者是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胡福明,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后来加“一切”二字,成为《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其实,这是画蛇添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为全称判断,当然包括所有真理、全部真理、一切真理。)。杨西光当即表示,真理标准问题是一个重大题材,这篇文章应当从哲学专刊移到第一版。但文章的内容需要好好修改。胡耀邦在中央党校组织党史讨论时,杨西光是高级班的学员。他对于“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明路线是非的标准”印象深刻,故慧眼独到,一下子就抓住问题的实质。他不但主持文章的修改,还周密地安排文章发表的程序,后来又在重要的会议上多次发言,系统反驳“凡是”派的攻击。杨西光是对真理标准讨论作出重大贡献的不可遗忘的人物。

   杨西光将《光明日报》四月二十四日改定的第八稿,交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并亲自出马,拜访吴江、孙长江,商谈修改、发表事宜。杨西光已经不在了,他没有留下文字材料,作出说明。吴江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杨送来这篇稿件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当时报社内部意见不一,有人反对发表这篇文章;二是,杨西光得悉我们正在写同样主题的文章,他就把文章送来,意在得到《理论动态》的支持”。吴江所说的“我们正在写同样主题的文章”,即孙长江执笔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吴江就将《光明日报》稿交孙长江一并处理,把两个稿子捏在一起,他特别嘱咐“题目还是用我们原定的”。(1)四月二十七日,孙长江交出完稿。他提供了一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比对稿。(2)由于孙长江是将《光明日报》小样中的有用部分剪贴到他的稿纸上的,所以,哪些是吸收《光明日报》稿的文字,哪些是孙长江撰写的文字,哪些又是吴江修改的文字,一清二楚。

    从文字上来考察,电脑统计的结果如下: 完稿全文5821字。吸收《光明日报》修改稿的文字2629,占完稿全文的45%.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吸收了什么。在吸收的文字中,引证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的语录和对语录的解释占了1101字,举例(门德列捷夫周期表,哥白尼学说等)占了654字,两项相加,共1755字,又占了吸收《光明日报》修改稿2629字的66.7%.这些材料本是举手可得,并非一定要取之于该稿。除了语录和举例,属于《光明日报》修改稿中的创作文字,吸收了974字,只占完稿的16.7%.

   具有决定意义的是孙长江所作的如下重大改动:  第一,将题目从《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真理的标准为定论,这里所着重强调的是“唯一标准”。“凡是”派并不直接反对真理的实践标准,而是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是真理的标准”,即语录标准。三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的短评已经指出“标准只有一个”,排除了语录标准。《光明日报》稿的题目不能排除“语录也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这就从论战中已经占领的阵地倒退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比“标准只有一个”更加规范化、命题化。  第二,拟定四个小标题,明确全文的主要论点。  第三,“凡是”派攻击文章的结尾“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成条文上,甚至拿现成公式去限制、宰割、剪裁无限丰富的革命实践……”,就是要“要向马列主义开战,向毛泽东思想开战。”这一段重要的画龙点睛之笔,是《光明日报》修改稿所没有而出自孙长江之手。

   吴江的改动,主要是文字上的修饰,大问题可能他已与孙长江商量过了。

   文章的题目、论点、框架都是孙长江(和吴江)确定的。按照吴江的意见“尽量吸收”的,主要是《光明日报》稿中有关语录和举例的文字。孙长江本人撰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初稿,即使没有《光明日报》的文章,他也必将继续修改,独立地完成定稿。

   总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写作和发表,是两条流水线的汇合,一条是《光明日报》流水线,一条是中央党校流水线。

   《光明日报》流水线的第一道工序是一九七七年九月胡福明的投稿。第二道工序是理论部主任马沛文主持的修改,历时半年多,改至第五稿。第三道工序是重大转折,由杨西光主持修改,与中央党校沟通,部署发表程序。

   中央党校流水线始于一九七七年十二月讨论党史上的路线斗争,胡耀邦提出以实践作为辨别路线是非的标准。吴江在提供的讨论文件中确定“应当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明路线是非的标准”。第二道工序是吴江和孙长江商量后,由孙长江为《理论动态》撰写一篇文章,澄清学员中的模糊认识,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初稿写成后,吴江认为不够成熟,需要修改。

   中央党校的第三道工序,修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与《光明日报》的第四道工序,修改《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汇合了。孙长江将两个稿子捏成了一个。这个工序还包括《理论动态》组的讨论,吴江的修改。中央党校流水线的第四道工序,也就是《光明日报》流水线的第五道工序,是胡耀邦的审阅、定稿。中央党校流水线的第五道、即最后一道工序是五月十日由《理论动态》刊载。《光明日报》流水线的第六道工序、即最后一道工序是五月十一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转载《理论动态》的文章。

   这两条流水线的汇合,相得益彰。文章的最后完稿,有赖于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特别是执笔者孙长江。但中央党校的原意只是澄清学员中的模糊认识,文章的发表成为社会上大讨论的引信,主要是由《光明日报》、特别是总编辑杨西光策划的。在这两条流水线上作出贡献的,有一大批人,轮不到胡福明来抢头功。

   当时的事实和事后的描绘

   胡福明在一九九六年发表文章说:“这篇文章(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我在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中,自己选定的题目,自己形成的主题,自己提出的观点,自己寻找的材料,自己拟定的提纲,自己撰写的文章。”(3)这就摆出争抢发明权的架势来了。

   胡福明没有说明,他“自己选定的题目”是什么?同样为他争抢发明权的王强华,不小心透露了真相。原来他的最初的题目是《什么是生产力?》,(4)本是胡福明一九七七年七月在南京的一次讨论会上反对“四人帮”批判“唯生产力论”的发言。参加此次讨论会的《光明日报》理论部哲学专刊编辑王强华向他约稿,才有后续的故事。(5)  胡福明叙述的过程是这样的:“于一九七七年六月到八月,写成了七八千字的文章,并于同年九月及时寄给《光明日报》”。他特别强调:“时间,是个严肃的问题,……国际上评诺贝尔奖,也要审查某项发现或发明的时间,何时何人首先取得某项发现或发明。把时间搞错了,把时间抹掉了,历史就弄不清了,不应模糊‘时间’。”(6)意思是,他最早提出真理标准问题,还以为这是一项类同于评诺贝尔奖的“发现或发明”。仅仅就“时间”而言,胡福明在一九七七年九月交出的稿子是“鲜为人知的故事”。差不多同时,北京大学的教师运用真理的实践标准,反对“两个凡是”的标本,反对“凡是”派控制的中共北京市委,却是广为人知的故事。这本身就是实践问题,不是理论问题,不是字面上的“发现或发明”。也是同时,吴江在中央党校讲哲学课,提到:“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证明路线的正确与否,即它是否具有客观真理性,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它不可能完全在理论范围内解决,而要从社会实践的结果来证明,看它是否对发展生产力有利,是否为社会主义、为人民群众带来了实际利益。实践标准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7)作为哲学课的内容,真理标准问题还在八百学员中进行了讨论。后来又以实践标准检验路线斗争的是非为内容,进行了党史课的讨论。如果说这些仅限于局部范围,那么,吴江的言论公开发表,(8)就有全国性影响了。所以,即使审查胡福明的“发现或发明”的时间,也得不了诺贝尔奖了。

   文章寄到《光明日报》后,在理论部主任马沛文的主持下,讨论、修改数易其稿,送到总编辑杨西光那里,还说不行。四月十三日,趁胡福明到北京的机会,杨西光找来胡福明,召集理论部的马沛文、王强华,也请中央党校的孙长江参加,讨论文章的修改。杨西光讲了许多重要意见,特别提到“两个凡是”。王强华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两个凡是’,就记下来了,后来想想,其实这个会是很重要的一个会。”(9)

   看看胡福明怎么说:“我于一九七七年夏天写作实践标准的文章,有什么特点呢?第一,我于一九七七年六月间抓住了拨乱反正的主要障碍——‘两个凡是’;第二,我找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与‘两个凡是’针锋相对,批判‘两个凡是’;第三,我以马克思恩格斯自觉运用实践标准检验自己的理论,证实、修改自己的某些观点作典范,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导师也不是‘句句是真理’,以此批判、否定‘两个凡是’;…… ”(10)从“我”出发的特点,共有六点,不必一一引述了。另一个地方,他的说法在时间上更为提前:“两报一刊发表了《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我觉得是语录标准,还是实践标准,这是一个关系重大的问题。”“一种责任感驱使着我,决心写一篇文章,破一破‘两个凡是’。”(11)这就不是“一九七七年六月间”,而是一九七七年二月间了。但胡福明事后归纳的“特点”,在他的初稿中和当时的言论中是找不到的。王强华第一次听到“两个凡是”不是来自与他打交道已有八九个月的胡福明,而是刚认识不久的杨西光。他还说:“对‘两个凡是’的批评,……当时都不清楚,所以在胡福明的原稿和我们历次的修改稿中都没有涉及。”(12)胡福明自称的文章的“特点”,连编辑都没有发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