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特约评论员”再接再厉

   胡耀邦的头上出现一股高压气团。

   六月下旬,在胡乔木的恫吓之下,连胡耀邦都“有点退却之意”。胡乔木跑到胡耀邦家里,说这场争论是党校挑起来的,再争论下去会导致党的分裂。他不同意再争论,要立即停止。《理论动态》不要再发表可能引起争论的文章。胡耀邦同意“暂时冷却一下”。(11)

   胡乔木在别的场合又表现出另一副面孔。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大会上讲:有人说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有分歧,这是造谣!造谣!要分裂党中央。言者声色俱厉,闻者莫明所以。(12)还有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中央机关司局长以上干部会上,又发表同样的论调。他说:我可以负责地讲,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是一致的。谁说中央内部有不同意见,就是分裂党中央。这是胡乔木的两面行为。他对发起和推动真理标准讨论的主导者胡耀邦说,争论会导致党的分裂;他在公众场合又指责别人,谁说中央在真理标准问题上不一致是造谣。造谣者和辟谣者都是他本人。他在胡耀邦面前造谣,是为了吓退真理标准的讨论;他在公众面前辟谣,是为了替“两个凡是”粉饰太平。合二为一,体现了胡乔木的一番苦心。

   正当胡耀邦“有点退却之意”时,站出来一位大将极力支援。他是名副其实的解放军大将,时任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

   吴江和孙长江一直在写作《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孙长江写了初稿,吴江改写后,又讨论、修改了几遍。他们将稿件送胡耀邦审阅,胡让秘书打电话转告:“过三个月再说。”这篇文章已不能刊载《理论动态》,更不能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吴江和孙长江体谅胡耀邦的难处,但又不甘罢休,便绕过胡耀邦,将文章送《解放军报》。《解放军报》送罗瑞卿审阅。罗坚决支持,两次提出修改意见,并与胡耀邦通气。他们之间至少打了六次电话。胡当然求之不得,打消了“退却之意”。他对秘书说:“有办法了,去找罗大将,罗大将说要发。”罗还说,有人(指汪东兴)不是讨厌“特约评论员”吗?我们就是要用“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六月二十四日,《解放军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解放军报》同一天刊登,新华社同一天播发,表明北京的主要新闻机构对“两个凡是”的联合反击。尔后其他报纸也陆续转载。

   罗瑞卿多次打电话给报社,询问版面的安排,叮嘱无论如何不能出差错,一如将军临战之前的谨慎。罗瑞卿去联邦德国治病,上飞机前,他对《解放军报》的负责人说:“那篇文章,可能有人要反对,我负责,打板子找我。” (13)不幸,罗瑞卿死在异国的手术台上。他的一生,虽有缺点错误,但以善举告终,留给人们的是不尽的思念。

   《邓小平年谱》(上)1978年6月24日记:“《解放军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马克思主义的一贯最基本的原则》一文。这篇文章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由罗瑞卿主持修改、定稿的。”(14)说“这篇文章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如何如何,完全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杜撰,根本不提与罗瑞卿密切联系的胡耀邦,又是蓄意抹杀。这是中共党史研究机构的“历史编造学”的惯技。胡绩伟曾撰文痛斥,题为《〈邓小平年谱〉撒谎》。(15)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一一驳斥了“凡是”派的反对意见,进一步指出:“‘两个凡是’是林彪、‘四人帮’的思想体系”。这一洋洋一万七千言的巨篇的发表,才使前一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站住了脚。同时,实践标准和“两个凡是”的对立更为鲜明。后来,胡耀邦评价道:“现在看,一九七八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篇文章,水平并不高。真正有分量的是第二篇《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是罗瑞卿亲自抓的,是吴江他们起草的。当时我的处境有困难,罗挺身而出,这篇文章的影响大。”(16)

   注:(1)它的全称是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看起来是个出版机构,实际上拥有发放毛主席指示、解释毛泽东思想的意识形态指挥大权。文革中,批判陆定一的修正主义,他说:“请你们先出毛泽东全集,然后再来批我。”粉碎“四人帮”后,有人建议出《毛泽东全集》。吴冷西说:“不能出全集,出全集会影响‘高举’。”这就是说,出《毛泽东选集》,选什么、不选什么,关系到由谁来“高举”。“委员会”是虚设,“办公室”才是实体。办公室主任为汪东兴(后为胡乔木),李鑫为第一副主任。这个机构是“凡是”派的阵地,此外还有中央办公厅、中央宣传部、《红旗》杂志社,中央专案办公室也是由汪东兴、李鑫把持的。一九八〇年五月,毛著编办改称中央文献研究室。

   (2)以上引自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66-67页,39页,明镜出版社,1997年。

   (3)胡德平《耀邦同志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前前后后》中篇,《财经》2008年第9期。胡耀邦史料网http://hybsl.cn 2008-05-09

   (4)《孙长江细说“真理”一文刊发幕后》,http://jgjs.qingdao.gov.cn/E_ReadNews.asp?NewsID=1132 (5)同(2),第40页。

   (6)《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增订本)第421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

   (7)引自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40、44页。所谓“砍旗”,是指砍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帜。所谓“丢刀子”,是指丢毛泽东这把刀子。语出毛泽东本人。他反对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说过这样的话:列宁、斯大林是两把刀子。斯大林这把刀子,已经丢了;列宁这把刀子,也丢得差不多了。

   (8)同上,第40-41页。

   (9)《人民日报》1978年6月6日。

   (10)在理论务虚会上,杨西光、胡绩伟、曾涛经核对以后,公布了汪东兴的这个讲话。见胡绩伟《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第42页。

   (11)这是我当时听到的说法。阮铭的《邓小平帝国》(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2年)第35页言之鑿鑿,可为佐证。他说日期是六月二十日,胡耀邦打电话把吴江和他叫到家中。胡耀邦说,胡乔木刚来过。他转述了胡乔木的意见,并告吴江和阮铭:“暂时冷却一下吧。”吴和阮不同意。据跟随胡耀邦多年的警卫秘书李汉平回忆,六月二十日、二十四日(即《解放军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的当天——郭),胡乔木连续到胡耀邦家,说:“你不能再这样写,这样党就分裂了。”(见高瑜《华国锋的下台和胡耀邦的上台》,《动向》2008年9月号,第35页。) (12)《我所了解的胡乔木——郑惠访谈录》(邢小群)2008-02-19 18:15:08 发表于:博客中国 www.vip.bokee.com

   (13)姚远方《与胡福明教授共忆真理标准的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第323页,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年。

   (14)《邓小平年谱》(上)第332页,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

   (15)《开放》2008年10月号。

   (16)王仲方(原罗瑞卿秘书)《耀邦与我的两次谈话》,《炎黄春秋》2005年第7期第17页。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