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律师专栏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春到天鹅湖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又到了郭国汀评论时间。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信息,也跟几位来自大陆、香港的法律研究生,及其它专业的研究生有个交谈。有两位学生问我,“中共难道这么穷吗?为什么中共会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也就是说(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问题看来通过网络信息,中共想彻底封锁,已经做不到。

   

   它不像郭飞雄事件,高智晟事件及胡佳事件那样,很多大陆来的留学生,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些轰动海内外的重大事件。但是谈到中共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问题,与他们交谈时发现他们都知道这回事。但是他们都持一种怀疑的态度。这引起我沉思。

   

   第二个方面,我在网络上很早就发现,民运人士中有相当一部份人,对中共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问题,也是持高度怀疑态度。最著名的就是吴弘达,吴曾经在2006年的3月22号给美国国会议员写过一封密信,然后在两个大卫第一份关于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研究调查报告,于2006年7月7日正式发表后大概一周,吴弘达又在《观察》上发表了两篇文章,专门谈这个问题。

   

   一篇是“有关法轮功活摘人体器官之我见”;还有另一篇就是他对活摘人体器官证据方面的质疑,而且也把这份密信公开了。由此在民运,文化界人士中引起很大反响。一个典型就是于杰先生,于在网上跟帖,明确说这个问题他相信吴弘达的说法。

   

   我还注意到一个事实,有许多作家,包括独立笔会的作家,也都或多或少在很多场合表露了这种意思。或者对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问题从来不揭露,也不批判。更让我吃惊的是民运最著名的人物,陈泱朝先生,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到,“法轮功的滑铁卢之一就是苏家屯事件”。

   

   由此我认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实在是让我觉得我有话说。这就是今天我想谈论的主题,苏家屯事件到底是法轮功的滑铁卢?还是中共或者是胡锦涛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滑铁卢?

   

   这个问题,我准备从下面五个方面来谈我个人的看法。我可先说我的结论,非常明确,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暴行,是中共专制暴政的滑铁卢,而不是法轮功的滑铁卢。为什么我敢这样说呢?我想就从下面五个方面,来论证我的论点,当然如果听众朋友觉得我的看法不对,或认为有疑议,欢迎来信讨论。我觉得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首先,我们来看看,中共在盗卖人体器官问题上,长期以来一以贯之谎话连篇。有关这个问题,我曾做过专项研究,这个专项研究,我是用英文写的,在2007年已经公开发表,因为可能是用英文写的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而在该专项研究中,我查阅了从1998年一直到2007年,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一些其它报纸存在的相关信息,查证有关中共对盗卖人体器官的说法。在这项专题研究中,我发现在2006年的11月以前,中共长期以来一直矢口否认曾经利用死刑犯人的人体器官,中共一直强调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都是人们自愿捐助的,绝对没有用死刑犯人的人体器官去做移植。

   

   中共一以贯之在这个问题上长期公然欺骗国际社会,一直到2006年11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杰夫在一个国际会议上才首次公开承认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主要来源于死刑犯人。

   

   那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听众朋友也可以思考,为甚么中共在此之前,从来一贯否认,中共的外交发言人章启月、朱邦肇及秦刚,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全部否认中共利用死刑犯人的人体器官移植。这是我提出的第一个论据。它证明中共在盗卖人体器官这个问题上,长期欺骗做假,这是一。

   

   第二,苏家屯事件最初曝光是在2006年的3月9号,同时由大纪元、看中国等等网站在网络上披露了第一个证人皮特的证词,他是日本一家报社驻中国的记者。他在2003年,调查萨斯的过程中,在沈阳地区偶然发现,在苏家屯的某个医院,关押了近6,000法轮功学员,而且这些学员有去无回。凡是关进去以后,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因此他做了些初步的调查,发现这件事,非常吃惊。

   

   这个事件曝光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就是两个星期之间,始终只有法轮功的媒体报导这种骇人听闻的故事,而国际主流媒体没有一个报导这一重大新闻,所以这件事,似乎是一种编造的谎言,或者是一种哗众取宠的东西,目的是为了给中共脸上或给中国政府脸上抹黑。事实当然不是如此。

   

   当时还没有一个国际媒体报导这件事之前,我接受采访时,提及我认为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西方主流媒体之所以还没有报导,主要原因不是因为这件事是虚假编造的,或者是因没有真凭实据,而是由于媒体的老板,也就是投资者的利益考虑,以及国际主流媒体,或自由媒体比较注重证据来源的可靠性、客观性。

   

   问题是他们忽略了道德问题。任何人,任何媒体基于生存的一种道德,他们忽略了这个根本问题。我断言西方主流媒体报导这件事是时间问题,而不是他们不报导的问题。果然在我发表这番见解后,第二天美国主流媒体的第一份报纸即美国华盛顿时报率先报导了苏家屯事件。

   

   华盛顿时报刘荻称之为“小报”,她要么对美国媒体不了解或故意误导公众。实际上华盛顿时报是美国共和党最主要的报纸。所以这一共和党主要报纸率先报导后,打开了全球媒体关注法轮功人权灾难,关注苏家屯事件这个闸门。

   

   到今天为止,根据我不完全的查证,至少不下100家以上,全世界各国的报纸、电视台、广播、杂志,对苏家屯事件做了充份多次的报导。所以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国际媒体是否不关注?或者是否报导,是否仅仅是有指控一方的报导,只有法轮功的报导,问题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有关这个问题,特别值得一题的是,张鹤慈先生曾经在2007年的8月份,专门指责质疑我,他提出只有法轮功媒体报导,而国际主流媒体几乎没有报导,说明他是信口开河。当时我给他专门回复,2007年8月份,我正式回答张鹤慈先生。列举了近60家报导该事件的国际媒体的名称。

   

   而张先生居然在2008年的2月份,在自由中国论坛重复提这个话题,只是变换了一种说法,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张先生本身也是一个著名异议人士,他居然会如此武断地说,国际上对这个事件早已消声匿迹。这是我要说的第二方面的证明,问题不是这么回事。

   

   国际上对中共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问题,并没有消声匿迹,而是一直在强烈关注。只不过是由于新闻界总是随时、不停的有各种各样的新闻事件发生。后面的新闻往往会冲击前面的旧闻,使媒体有时似乎已经淡忘了这件事。但事实上根本不可能淡忘。

   

   从我刚才提到的第二方面的证据来看,国际媒体对这个问题的报导、追踪一直没有放松,他们是紧盯着这件事情的发展。这里有必要提及两个大卫。一个叫大卫.乔高,另一位叫大卫.麦塔斯,这两位先生是加拿大的律师,一个是著名国际人权律师,第二个是前外交官、检察官、律师和国会议员。

   

   这两个人的品德、人格具有非常高的国际声誉,他们不是为了名利,来做这项调查研究工作。而纯属出于他们维护正义,支持全球的人权事业,而做的工作之一而已。我知道的大卫.乔高先生,他关注中国问题的精力,如果按他从政近30年的角度来看,充其量放到他在全球人权问题上的精力十分之一还不到。

   

   事实上就是在今天,他仍然重点关注非洲的人权问题,比如像苏丹,达富尔大屠杀,以及全球各地方发生的人权事件,都有他的声音,都有他的身影。至于中共及其御用文人玩命攻击麦塔斯为赖昌星辩护,攻击他反华,是为中国的犯罪份子辩护的律师。试图论证两位大卫的报告是基于偏见而做出。

   

   麦塔斯确实是赖昌星申请政治避难,以及对抗遣返案的主要辩护律师。但是值得一提的是,麦塔斯及另一位著名人权律师安世立自2006年2月开始,就是义务为赖昌星继续辩护。因为赖昌星到这个时候已经破产,付不起他们的律师费了。但是麦塔斯和安世立大律师继续为他辩护。

   

   麦塔斯并不是为赖昌星的犯罪行为辩护,他是为赖昌星的人权辩护。因为赖昌星这种情况,如果引渡回中国必然是死路一条。即使法院不判他死刑,中共也会用千百种手段,置之于死地,这是毫无疑问的。麦塔斯作为人权律师,他根据加拿大及国际社会公认的价值观,履行一个人权律师的义务。所以两位大卫先生的品德,人格,立场都是无可非议的。

   

   据我所知,他们为调查研究所付出的所有时间与精力,都是分文未取,这是我要强调的一点。我认为两位大卫先生,是非常值得全体中国人敬重的人物。绝对不是中共瞎指责的,说他们是被法轮功收买的人物。

   

   既然提到两位大卫,第三个问题,我要谈的是两位大卫的调查研究报告,第一份报告花了约一个半月的时间研究,于2006年的7月7号正式公布了有关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被活体盗卖的专题研究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一共提出了3大类18种证据,谈到18种证据的问题,我先简要介绍一下有关证据学的一些基本常识。

   

   刑事诉讼对证据的要求非常严格,证据要具有排他性,还必需充分确实才会被认定,对一般刑事案件,都是这么要求的。但是对于特殊的案件,却有特殊的规则,比如说像希特勒屠杀600万犹太人这个事件,如果说完全按照普通刑事证据规则要求的话,那么谁也无法追究到希特勒头上。

   

   因为被杀的犹太人,被杀得一乾二净,而参与杀犹太人的纳粹党徒根本不可能出来作证,已经被杀的犹太人,人已经死了,根本无法为自己作证。那600万冤魂最终被纽伦堡国际法庭确认,相关的纳粹党徒党棍全部被依国际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被判刑绞死的10几个人,犹太人对参与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党徒进行全球性的,长期不懈的追捕,追捕直到今天仍未终止。

   

   他们适用证据规则即采用了推理、归纳的、综合证据分析原则,因为直接证据大多被消毁了。而今天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中共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事件,就是一起跟希特勒屠杀600万猷太人性质类似的极端残暴的罪行,只不过是一种人类历史上最新类型的邪恶犯罪行为。

   

   刑事证据分为:原始证据与传来证据;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证人证言分为可信度高(无利害关系人)与可信度低(利害关系人及未成年人或无行为能力人)的证言。物证分为实物证据,书面证据,视听材料证据;还有理证据,及推理证据。证据学与证据规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中国的证据学与证据规则,可以说处在小学阶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