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革命复兴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革命复兴党]->[论民族问题]
中国革命复兴党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民族问题

中国革命复兴党理论与政策研究小组


    我们通常所说的民族,其实指的是部族。中国50多个“民族” ,其实是中国的50多个部族。民族与部族这两个概念,长期以来混淆不清,往往把部族当成民族,一个不提,一个被滥用, 这是一个绝大的错误,并且是大错而特错的。多少年来,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将错就错,相沿成习,造成了民族认知上的混乱。因此,今天再让这个问题糊涂下去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了。对于民族与部族这两个概念,我们必须要加以澄清和纠正。这样才可以消除由于称呼上的不确切而引起的在种族认知上的错误。
   在这里,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种族、民族与部族这三个概念。种族、民族和部族,这三者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呢?其实,种族与民族这两个概念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前者是人类学的说法,后者是社会学的说法。因此我们称呼一个人种,说种族也行,说民族也行。特殊情况下我们说种族,通常情况下我们一般说民族,种族即是民族;那么民族与部族两者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呢?民族与部族,这是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概念。民族是民族,部族是部族。它们之间的区别,在英文里面表述的尤为准确,民族(种族)是race,部族是ethnic group,彼此界线十分清楚。民族与部族两者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民族是以种性来源和生理特征来划分的,部族则是以一个民族里面依据某些成员的语言、服饰和生活习惯来划分的。简单地说,种性来源是民族划分的依据,语言、服饰和生活习惯是部族划分的依据。民族,是生理的实质性划分;部族,是非实质性的表面特征划分。我们经常看到,一个民族里面,不可能有另外的一个民族;但一个民族里面,可以有不同的部族。一个民族可以由无数个部族组成,民族是他们的整体称谓;无数部族可以组成一个民族,部族是他们的个别称谓。在我们过去的观念里,其错误就在于:民族是民族,部族也是民族;或者不称部族,只称民族。这样就造成了本来是一个民族的不同部族,却说成是许多不同的民族——这样严重的错误。
    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随着科学的发展,到目前为止确定了世界上只有三个大的种族,或者也可以说世界上只有三大民族,即东亚的蒙古人种 (Mongoloid) 、欧洲的高加索人种 (Caucasoid) 和非洲的尼格尔人种 (Negroid) 。中华民族,是指生活在东北亚地区由汉、满、蒙、藏、回、壮等各部族所构成的以蒙古人种为种性来源和生理特征的一个民族。除此之外,广义的中华民族,还包括现在北美地区加拿大和美国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北美洲是中华民族先占的土地。也就是说,在实质意义上,我们的民族只有一个,这个民族都属于东亚蒙古民族。而我国的汉族同其他满蒙藏回壮等各部族一样,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汉满藏回壮以及南方各族和当代的蒙古族都是中华民族一个民族里面的不同部族,而不是不同的民族。准确地讲,汉民族,蒙古民族,藏民族等等,应该称为汉部族,蒙古部族和藏部族。
   在这里,某些人可能会产生一些困惑或者疑问,可能有人觉得,我们汉满蒙藏回壮之间,语言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能是一个民族吗?事实上,任何一个民族都可以有多种语言,一种语言也可以有多种方言。如汉语里面,除了普通话以外,还有广东话、上海话、福建话,这是正常的事情,不能因为语言文字的差别,而造成迷惑来影响我们对整体民族的认识。语言文字相异,种族血统相同,前者是形式,后者才是本质。形式相同,而本质不同,即是不同;形式不同,而本质相同,即是相同。不能以语言文字之小异,而否定种族血统之大同。

    我们中华民族,在民族的文化方面,历来丰富多彩。秦统一六国,要“车同轨,书同文”,这本身就说明,即使是两千年前的中原地区的汉部族的各部之间,也象我们今天的汉满蒙藏回壮一样,虽然是同一个民族,甚至是同一个部族,而规矩方圆和语言文字也都是不相同的。秦的统一,无疑是一次大的融合,但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二年。而彻底整合燕山山脉以南的中原各部族,是从汉朝建立以后才开始的。并且是在汉武帝以后,中原各部族,才被处于边陲地区的其他部族称呼为 “汉”,也就是说,在汉武帝之前,我们还没有“汉” 这个概念。刘邦的汉王是因为封地处于川内的汉水,而 “汉” 作为部族的称号是从汉武帝才开始的。“汉” 作为中原部族的群体称号,是在汉武帝以后,以陕西关中地区的人文制度为主,而以中原先秦各国文化为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因此,“汉” 实质上是一个文化概念,而不是一个民族概念。“汉”作为一个文化概念,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代表;而作为一个部族概念,仅仅是中华民族中的一个部族,而不是一个民族。另外,在此之后,特别是在隋、唐以后到现在的一千四百多年间,长城以外、大漠南北的匈奴、突厥、鲜卑、蒙古、女真等北方部族曾经多次马踏中原,这样,每一次的战争都是一次部族之间的大融合。北方部族南进,特别是蒙古和满清部族占据中原,统一中国以后,北方各部族的士兵和官吏遍布江南和中原各省,而当这些朝代灭亡的时候,他们大多都融合在中原和江南当地的部族之中。“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 ,这岂止是“车书” 的“混同” ,实为部族的“混同” 。可以说每一次新旧朝代的交替,都是一次南北部族的大融合。最突出的是,中华民族在历史上这个漫长的多次的融合过程中,各个部族之间,早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如果认为成吉思汗不值得你骄傲,他手下远征阿富汗的大将是唐代名将郭子仪的后代郭宝玉;如果认为蒙古灭宋是外族侵略,而元军带兵百万杀至广东的前锋大将是张弘范。再以南方的苗族为例,其踪迹可以追溯到六千年前的河北磁山文化、河南裴李岗文化、一直追溯到一万八千年前的周口店山顶洞人和五十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因此,所谓的“南蛮” 和 “北胡” ,无非是由于过去历史上地域的阻隔和交通不便,所形成的民族的感情疏离,使中原部族对于淮河和秦岭以南的南方部族以及对长城以北的北方部族 (特别是由于其多次南进,使中原饱受战乱之苦) 而造成的情感对立的一种称呼,其本身并没有民族划分上的实质意义。
    但最近我们看到,有些人在网络上发表言论,说什么他不以成吉思汗为荣,不以努尔哈赤为荣,等等,理由是因为他们不是中国人。而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呢?现代的遗传学研究和DNA技术为我们回答这些疑问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依据。上海复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最近完成的汉藏语系东亚蒙古民族的Y-SNP(Y染色体单核苷酸多态位点)分析,同样证明了,我们中华民族都具有一个共同的民族起源。
    在这一点上,即使是抛开以上我们所说的种族起源不谈,如果我们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有更多一点的了解,也同样可以避免以上一些不必要的疑问和误解了。
    为了进一步澄清这个问题,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中华民族相互融合的历史吧。元朝完全由蒙古部族、清朝完全由满部族统治中国,就不用说了。隋朝和唐朝的皇帝都是鲜卑人的后裔,唐朝宰相中有23人、地方最高军事指挥官(节度使)有128人是北方部族,唐太宗的禁军“贞观百骑”全部是北方部族。历史学家称“关陇集团的形成和隋唐王朝的建立,是鲜卑贵族与汉族统治集团合流的标志”。唐代制造“安史之乱”的安禄山,本姓康,并非“胡人”,而是汉部族的血裔;唐末“五胡十六国”时代,居住在塞外的突厥、匈奴、鲜卑和羌人大量迁移到中原地区,建立国家,定居务农,如北魏时代,连皇帝也改姓为元;唐朝时桂林一带戎卒起义,北方的沙陀部族由朱邪赤心率领,平乱后赏赐李姓,世居山西,而后来封为晋王的李克用,是赤心的儿子,建立后唐的李存勖是赤心的孙子;宋太祖赵匡胤也不是中原的汉部族,而是代北燕南(今河北山西交界处)居住的“胡人”的后代;明朝的皇帝自朱元璋以下,都有回族血统;而以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来讲,毛泽东有苗彝血统,周恩来有蒙古血统。由此可见:如果没有南方苗彝和北方匈奴、鲜卑、蒙古、女真等各部族,如果没有隋、唐、宋、北魏、辽、金、元、明、清等各朝代和现在的中国人民共和国,还会有中国和中华民族过去的历史和今天的存在吗?文学家元好问、施耐庵、曹雪芹、蒲松龄、老舍、曹禺和艺术家关山月、程砚秋、侯宝林以及科学家李四光、吴阶平,他们不都是中华民族文化和科学的伟大创造者吗?难道《水浒传》、《红楼梦》、《聊斋志异》、《骆驼祥子》和《雷雨》不入中国文学史,而要入外国文学史吗?
    从以上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这个国家和中华民族这个民族,从一开始,从古到今,都是一个由东方蒙古民族的多个部族所共同组成的国家。中华民族中的满蒙藏回壮以及其它各个部族与汉部族一样,都无一例外地、从始至终地参与了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形成的全部过程。中华民族,无论是汉、满、蒙、藏、回、壮,无论是东、西、南、北、中,自古到今,都是一个整体。所谓中国人,所谓中华民族,都是指黑头发、黄皮肤的东亚蒙古人种。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划分民族的唯一标准的是血脉源流,而不是风俗习惯和语言文字。简单地说,即使是一个美国白人会讲中国话、写中国字,仍然是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会讲美国话、写美国字,仍然是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由此可见,种族起源和民族血统才是划分民族的唯一标准,而绝不是语言、文字、服饰和生活习惯。虽然加入了美国籍的中国人,也可以称为美国人;加入了中国籍的美国人,也可以称为中国人,但这种称谓只具有法律上的意义,而不具有 “美国人” 和 “中国人” 这两个称呼里面所包含的实质涵义。因此,说到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就是指世代居住在北起俄罗斯以东,南至越南之南,西起巴尔克什湖,东到朝鲜半岛这块广袤的土地上的、具有共同祖先和共同血脉源流的蒙古民族。另外,通过千百年来的各部族之间的多次同化和融合,在中华民族这些大融合的过程中,由于历史社会发展水平和地域交通等方面因素的限制,中华民族没有做到完全的整合,从而也就造就了今天这个汉满蒙藏回壮等各部族所共同组成的中华民族的集合体。因此,某些地处偏远地区的部族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风俗、语言和生活习惯,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奇怪。而各部族之间姓氏的不同,是由于地域和语言的不同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人种 (民族) 的不同造成的。我们应当明白,这一点,只是部族之间的不同,而不是民族之间的不同。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是部族融合的不彻底性;而站在民族的角度来看,这是我们文化的多样性。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单一的民族,都是伟大的蒙古人种;同时我们又是一个复合的民族,各部族之间又有各自不同的生活习惯和语言风俗。这种人种的单一性和文化的复合性,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最大的特点。这是历史遗留的现实。这即是我们的困惑,同时又是我们的骄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