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藏人主张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达赖喇嘛特使就藏中会谈为题于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演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3日 转载)
   
   
   『国际西藏邮报2009年4月02日达兰萨拉报导』(www.tibet.net )西藏听证会:在藏中会谈破裂后,更新目前西藏情势。2009年3月31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特使-格桑坚赞提交给,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一份声明。敬爱的主席先生与各位委员们,值此西藏的关键时刻,各位一直以来给予达赖喇嘛尊者,与他的努力寻求和平方式解决西藏问题,不变与忠诚的支持,谨向欧洲议会献上我的敬意与谢意。并感谢你们在这个时间点上,召开这次重要的听证会。

   
    在西藏执行非法的戒严
   
    这个听证会的召开,刚好是西藏境内遭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封锁与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的时间点上;没有任何一个外国人,可以进入西藏地区;通信线路-如互联网和移动电话服务-完全的被切断;还有庞大的安全武装部队存在。政治严打运动,在寺院、工作场所和学校展开,进行着恐吓和胁迫的压制行动。每一天,都有藏人遭到逮捕,并且在审讯和拘留期间,惨遭野蛮殴打与酷刑。非法的戒严,遍及西藏所有地区。在这个非常时刻,西藏境内的西藏子民们,正在经历第二次的军事占领,面临着再次失去家园的痛苦,以及最为严酷镇压的洗礼,宛如文化大革命的重现。
   
    中国错误的西藏政策
    由于,缺乏对于西藏独特文化、历史和认同的了解、欣赏与尊重,造成中国的西藏政策一贯严重的错误,在被占领的西藏里,已容不下真相的余地。使用武力和胁迫的手段,迫使西藏人民在恐惧之下而屈服;地方官员隐瞒事实真相,并伪造事件,只为了取悦北京;致使中国对待西藏,继续以鸵鸟心态回避西藏现实状况。这些政策暴露了其种族丑恶的嘴脸、文化的傲慢,沙文主义和高度政治动荡。当然这种做法,是短视近利和反作用的。
   
    斯特拉斯堡建议
    达赖喇嘛尊者所带领的为西藏自由奋斗,以非暴力的路线,透过谈判寻求双方都能够同意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是本着与中国和解共生的精神而作为。于1988年在斯特拉斯堡议会,为了与中国可以进行谈判,达赖喇嘛尊者特别提出一项正式提案。尊者思考谈判的模式,故建议会谈地点应选择在欧洲议会,目的是为了强调,一个真正的联盟,能够自愿担任有关各方的协调,是能有着令人互重、互利的好处。达赖喇嘛尊者认为,欧盟就是如上述的一个明确与鼓舞人心的例子。另一方面,当彼此缺乏互信互利的尊重时,一个国家或社会便会分成两个或更多的实体,而且会使用武力当作手段来制服对方。
   
    中间路线
    这一建言,后来成为众所周知的「斯特拉斯堡建议」,正视整个西藏应成为一个自治与民主的政治实体,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盟。有了这个正式声明,尊者表明,他愿意不寻求独立的西藏。依据斯特拉斯堡建议的指导原则,是本着和解共生的精神,透过谈判以寻求双方均能接受的方法,来解决西藏的问题。本着这精神,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中间路线”办法。中国于1989年3月在西藏,实施戒严法且持续了一年之久。面对着西藏日益恶化的局势,当尊者提出斯特拉斯堡建议后,亦得不到中国任何正面的响应。迫使尊者在1991年,声明「斯特拉斯堡建议」,是完全徒劳无功的。然而,尊者并没有对于致力于以「中间路线」,寻求解决西藏问题,产生任何的怀疑。
   
    同时,在西藏出现了令人震惊的趋势:大量的中国移民来到西藏,利用西藏作为资本主义的开放经济市场。每年,中国在西藏移入的人口,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增加,导致西藏人民在自己家园里,经济、政治和社会边缘化。对于文化、宗教与教育领域,以新措施施加限制,更加上有增无减的华人移民大量涌入,让西藏的文明与种族命脉陷入危机。
   
    显然的是,如果这些问题不尽快以透过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其根本,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中国政府想要改造西藏的事实,将使西藏境内的局势是无法逆势而转。我们一些西方朋友称,这是中国”终结”政策,用来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
   
    在此情况下,达赖喇嘛尊者想尽办法要与中国政府接触。此外,西藏流亡领导方针,也重新定义了「中间路线」的具体特点。放弃在「斯特拉斯堡建议」中的部份论点,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有的政治现况。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采取果断的决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制宪框架下,寻求西藏真正的自治,确保西藏人民能够在取得需本生存的需要,以维护其独特的文化、语言、宗教,明确的身份认同和保护青藏高原珍贵的自然环境。
   
    汉藏对话
    2002年,重新建立与中国领导人直接接触管道。针对对话的进程,西藏流亡政府以我们的方法,制定了明确的政策。噶厦(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在尊者的批准下,在我们与中共领导人的会谈,确定为一个正式的管道和单一的议程。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单一的行政管理框架内,以单一议程寻求西藏真正或有意义的自治。
   
    我很荣幸地成为,由达赖喇嘛尊者委派,与中国领导人代表进行谈判的特使之一。会同我资深同伴洛迪甲日先生,以及三名西藏高级助理,自2002年以来,我们与中国代表共进行了八轮正式会谈,和一次非正式会议。
   
    特使团的使命具有二项重点:第一,与北京的领导人,重新建立沟通的管道,并为未来定期会谈创造面对面沟通的有利契机。其次,解释达赖喇嘛尊者「中间道路」的办法,目的是为了能够使谈判获取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共识。纵观我们的接触,我们集中精神和努力,以争取建立信任来消除误解和怀疑。
   
    基于这样的精神,在我们首次访华,并于2002年9月进入拉萨期间,内阁总理噶伦赤巴-颡东仁波切,呼吁西藏流亡社会和我们的国际支持者,避免在我们访问期间举行示威游行,尤其是中国政要去访海外时间里,恳请大家的协助让对话会谈于有建设性的氛围内进行。为了我们有限的可能,西藏流亡政府采取了一些诸如建立信任的措施。
   
    对西藏的看法与建议
    从2002年第一轮会谈开始,我们建议双方采取措施,建立互信互重的关系。我们要求中共领导人作出善意的响应,不要诬陷达赖喇嘛,并解禁尊者法照等物品,因为这是西藏人民心中最为重要的依赖,可以创造其和平安适的环境。我们还建议加深彼此的联系,允许境内外藏人互访,并安排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学术、文化、宗教机构,学者和专家的交流访问。当然很明显的在会谈之中,双方在一些问题上有着重大分歧,甚至包括一些基本面的问题,所以我们建议应先集中讨论双方的共同利益,并增加合作会议的次数,两次或三次以上。 2005年,我们甚至要求中国政府,在达赖喇嘛70大寿之际,允许少数5 – 10名僧人访问西藏各个圣地,为尊者进行长寿法会。
   
    双方之间的差异,对当前西藏境内的局势也有着相当程度的冲击。为了双方对于现实状况能够有共识,所以2007年时我们建议,让我们有机会送进一个研究小组,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去看看实际的情况;我们说明这将有助于双方超越彼此的争论。在2008年西藏和平示威后,以及随后的奥运圣火传递事件,此时是适当且必要向西藏人民与国际社会,发出强烈和明确的信号。所以达赖喇嘛尊者和中共领导人,决心认真的进行讨论所有与西藏有关问题,以期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因此,我们建议2008年7月时,完成第七轮的讨论(联合声明草案)后,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此外,2002年4月18日当双方开始接触,我们曾写信给当时的江泽民主席,说明除了对话之外,我们的任务是实践达赖喇嘛尊者与中国领导人面对面的会晤。这样的首脑会晤,是有可能突破现有的僵局,且为西藏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开展新的荣景。因此,在每一轮的会谈,我们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提出请求。达赖喇嘛尊者也曾公开表示,他希望能够在2006年访华,进行朝圣之旅。
   
    中国的态度和立场
   
    对于我们所提出的建议和提案,没有一件是中方接受的,让我们深感失望。中方对于我们建立互信互重的建议,亦不曾有过任何善意的响应;或是提出自己的建议与提案,以致于没有任何的进展。这种单向的会谈自2002年开始以来,中方一直是采取不承认、不对等的立场,也没有任何的承诺、让步和妥协。虽然直至今日,他们仍信口旦旦的说,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但是时至今日,他们一直实行着拖延战术,避免有任何的进展、决议和承诺。中国政体的缺乏政治诚意,清楚地在上一轮,去年11月的会谈中明显的呈现。
   
    去年7月第七轮的谈判中,中方明确欢迎,达赖喇嘛尊者对于西藏的稳定与发展给予建议,并强调他们希望听到与了解我们所寻求的自治形态。因此,2008年10月31日,我们向中国领导人提出,我们的《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 我们提出这份备忘录,说明西藏人民对于自治的具体需要,这份备忘录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内自治细则中的规定而制作。宪法所赋予重要的自由裁量权,以国家机关的决策和运作为准则的自治制度。行使自由裁量权,以促进真正的自治,将可带来西藏独特局势的正面走向。在此基础之上,达赖喇嘛尊者相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西藏人民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自治。
   
    不幸的是,中方断然拒绝我们《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全文所详述的基本需求。在一项我们所讨论的点上,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指出:“即使你们备忘录的标题,也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我们说了多少次了,达赖喇嘛没有权利谈论西藏的情况,或代表西藏人民?“当我们问他为什么把我们提出自主权的观点摆在首位,他的回答是:“这是一个测试,看看你们对于中央政府立场和政策有多少的了解与认知。但是你们未能通过测试,所以只好草草收场。“ (中方拒绝提交备忘录的新闻稿记载)。
   
    中国对西藏问题的立场
    2007年6月29日至7月5日藏中第六轮谈判,中方概述他们的基本立场,如下:
   
    他说:“首先,达赖喇嘛必须承认中央政府的政治主权。接受西藏是中国一直以来不可分割的政治组成部份。与学术性的历史无关,这是政治立场的问题。
   
    其次,必须对中央与达赖喇嘛之间的关联,有一个本质上正确的认识。这关联是与达赖喇嘛和他周围极少数人相关,不能有任何讨论超越此范围。西藏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而西藏人民在西藏是快乐幸福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