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藏人主张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达赖喇嘛特使就藏中会谈为题于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演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3日 转载)
   
   
   『国际西藏邮报2009年4月02日达兰萨拉报导』(www.tibet.net )西藏听证会:在藏中会谈破裂后,更新目前西藏情势。2009年3月31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特使-格桑坚赞提交给,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一份声明。敬爱的主席先生与各位委员们,值此西藏的关键时刻,各位一直以来给予达赖喇嘛尊者,与他的努力寻求和平方式解决西藏问题,不变与忠诚的支持,谨向欧洲议会献上我的敬意与谢意。并感谢你们在这个时间点上,召开这次重要的听证会。

   
    在西藏执行非法的戒严
   
    这个听证会的召开,刚好是西藏境内遭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封锁与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的时间点上;没有任何一个外国人,可以进入西藏地区;通信线路-如互联网和移动电话服务-完全的被切断;还有庞大的安全武装部队存在。政治严打运动,在寺院、工作场所和学校展开,进行着恐吓和胁迫的压制行动。每一天,都有藏人遭到逮捕,并且在审讯和拘留期间,惨遭野蛮殴打与酷刑。非法的戒严,遍及西藏所有地区。在这个非常时刻,西藏境内的西藏子民们,正在经历第二次的军事占领,面临着再次失去家园的痛苦,以及最为严酷镇压的洗礼,宛如文化大革命的重现。
   
    中国错误的西藏政策
    由于,缺乏对于西藏独特文化、历史和认同的了解、欣赏与尊重,造成中国的西藏政策一贯严重的错误,在被占领的西藏里,已容不下真相的余地。使用武力和胁迫的手段,迫使西藏人民在恐惧之下而屈服;地方官员隐瞒事实真相,并伪造事件,只为了取悦北京;致使中国对待西藏,继续以鸵鸟心态回避西藏现实状况。这些政策暴露了其种族丑恶的嘴脸、文化的傲慢,沙文主义和高度政治动荡。当然这种做法,是短视近利和反作用的。
   
    斯特拉斯堡建议
    达赖喇嘛尊者所带领的为西藏自由奋斗,以非暴力的路线,透过谈判寻求双方都能够同意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是本着与中国和解共生的精神而作为。于1988年在斯特拉斯堡议会,为了与中国可以进行谈判,达赖喇嘛尊者特别提出一项正式提案。尊者思考谈判的模式,故建议会谈地点应选择在欧洲议会,目的是为了强调,一个真正的联盟,能够自愿担任有关各方的协调,是能有着令人互重、互利的好处。达赖喇嘛尊者认为,欧盟就是如上述的一个明确与鼓舞人心的例子。另一方面,当彼此缺乏互信互利的尊重时,一个国家或社会便会分成两个或更多的实体,而且会使用武力当作手段来制服对方。
   
    中间路线
    这一建言,后来成为众所周知的「斯特拉斯堡建议」,正视整个西藏应成为一个自治与民主的政治实体,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盟。有了这个正式声明,尊者表明,他愿意不寻求独立的西藏。依据斯特拉斯堡建议的指导原则,是本着和解共生的精神,透过谈判以寻求双方均能接受的方法,来解决西藏的问题。本着这精神,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中间路线”办法。中国于1989年3月在西藏,实施戒严法且持续了一年之久。面对着西藏日益恶化的局势,当尊者提出斯特拉斯堡建议后,亦得不到中国任何正面的响应。迫使尊者在1991年,声明「斯特拉斯堡建议」,是完全徒劳无功的。然而,尊者并没有对于致力于以「中间路线」,寻求解决西藏问题,产生任何的怀疑。
   
    同时,在西藏出现了令人震惊的趋势:大量的中国移民来到西藏,利用西藏作为资本主义的开放经济市场。每年,中国在西藏移入的人口,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增加,导致西藏人民在自己家园里,经济、政治和社会边缘化。对于文化、宗教与教育领域,以新措施施加限制,更加上有增无减的华人移民大量涌入,让西藏的文明与种族命脉陷入危机。
   
    显然的是,如果这些问题不尽快以透过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其根本,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中国政府想要改造西藏的事实,将使西藏境内的局势是无法逆势而转。我们一些西方朋友称,这是中国”终结”政策,用来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
   
    在此情况下,达赖喇嘛尊者想尽办法要与中国政府接触。此外,西藏流亡领导方针,也重新定义了「中间路线」的具体特点。放弃在「斯特拉斯堡建议」中的部份论点,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有的政治现况。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采取果断的决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制宪框架下,寻求西藏真正的自治,确保西藏人民能够在取得需本生存的需要,以维护其独特的文化、语言、宗教,明确的身份认同和保护青藏高原珍贵的自然环境。
   
    汉藏对话
    2002年,重新建立与中国领导人直接接触管道。针对对话的进程,西藏流亡政府以我们的方法,制定了明确的政策。噶厦(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在尊者的批准下,在我们与中共领导人的会谈,确定为一个正式的管道和单一的议程。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单一的行政管理框架内,以单一议程寻求西藏真正或有意义的自治。
   
    我很荣幸地成为,由达赖喇嘛尊者委派,与中国领导人代表进行谈判的特使之一。会同我资深同伴洛迪甲日先生,以及三名西藏高级助理,自2002年以来,我们与中国代表共进行了八轮正式会谈,和一次非正式会议。
   
    特使团的使命具有二项重点:第一,与北京的领导人,重新建立沟通的管道,并为未来定期会谈创造面对面沟通的有利契机。其次,解释达赖喇嘛尊者「中间道路」的办法,目的是为了能够使谈判获取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共识。纵观我们的接触,我们集中精神和努力,以争取建立信任来消除误解和怀疑。
   
    基于这样的精神,在我们首次访华,并于2002年9月进入拉萨期间,内阁总理噶伦赤巴-颡东仁波切,呼吁西藏流亡社会和我们的国际支持者,避免在我们访问期间举行示威游行,尤其是中国政要去访海外时间里,恳请大家的协助让对话会谈于有建设性的氛围内进行。为了我们有限的可能,西藏流亡政府采取了一些诸如建立信任的措施。
   
    对西藏的看法与建议
    从2002年第一轮会谈开始,我们建议双方采取措施,建立互信互重的关系。我们要求中共领导人作出善意的响应,不要诬陷达赖喇嘛,并解禁尊者法照等物品,因为这是西藏人民心中最为重要的依赖,可以创造其和平安适的环境。我们还建议加深彼此的联系,允许境内外藏人互访,并安排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学术、文化、宗教机构,学者和专家的交流访问。当然很明显的在会谈之中,双方在一些问题上有着重大分歧,甚至包括一些基本面的问题,所以我们建议应先集中讨论双方的共同利益,并增加合作会议的次数,两次或三次以上。 2005年,我们甚至要求中国政府,在达赖喇嘛70大寿之际,允许少数5 – 10名僧人访问西藏各个圣地,为尊者进行长寿法会。
   
    双方之间的差异,对当前西藏境内的局势也有着相当程度的冲击。为了双方对于现实状况能够有共识,所以2007年时我们建议,让我们有机会送进一个研究小组,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去看看实际的情况;我们说明这将有助于双方超越彼此的争论。在2008年西藏和平示威后,以及随后的奥运圣火传递事件,此时是适当且必要向西藏人民与国际社会,发出强烈和明确的信号。所以达赖喇嘛尊者和中共领导人,决心认真的进行讨论所有与西藏有关问题,以期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因此,我们建议2008年7月时,完成第七轮的讨论(联合声明草案)后,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此外,2002年4月18日当双方开始接触,我们曾写信给当时的江泽民主席,说明除了对话之外,我们的任务是实践达赖喇嘛尊者与中国领导人面对面的会晤。这样的首脑会晤,是有可能突破现有的僵局,且为西藏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开展新的荣景。因此,在每一轮的会谈,我们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提出请求。达赖喇嘛尊者也曾公开表示,他希望能够在2006年访华,进行朝圣之旅。
   
    中国的态度和立场
   
    对于我们所提出的建议和提案,没有一件是中方接受的,让我们深感失望。中方对于我们建立互信互重的建议,亦不曾有过任何善意的响应;或是提出自己的建议与提案,以致于没有任何的进展。这种单向的会谈自2002年开始以来,中方一直是采取不承认、不对等的立场,也没有任何的承诺、让步和妥协。虽然直至今日,他们仍信口旦旦的说,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但是时至今日,他们一直实行着拖延战术,避免有任何的进展、决议和承诺。中国政体的缺乏政治诚意,清楚地在上一轮,去年11月的会谈中明显的呈现。
   
    去年7月第七轮的谈判中,中方明确欢迎,达赖喇嘛尊者对于西藏的稳定与发展给予建议,并强调他们希望听到与了解我们所寻求的自治形态。因此,2008年10月31日,我们向中国领导人提出,我们的《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 我们提出这份备忘录,说明西藏人民对于自治的具体需要,这份备忘录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内自治细则中的规定而制作。宪法所赋予重要的自由裁量权,以国家机关的决策和运作为准则的自治制度。行使自由裁量权,以促进真正的自治,将可带来西藏独特局势的正面走向。在此基础之上,达赖喇嘛尊者相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西藏人民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自治。
   
    不幸的是,中方断然拒绝我们《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全文所详述的基本需求。在一项我们所讨论的点上,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指出:“即使你们备忘录的标题,也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我们说了多少次了,达赖喇嘛没有权利谈论西藏的情况,或代表西藏人民?“当我们问他为什么把我们提出自主权的观点摆在首位,他的回答是:“这是一个测试,看看你们对于中央政府立场和政策有多少的了解与认知。但是你们未能通过测试,所以只好草草收场。“ (中方拒绝提交备忘录的新闻稿记载)。
   
    中国对西藏问题的立场
    2007年6月29日至7月5日藏中第六轮谈判,中方概述他们的基本立场,如下:
   
    他说:“首先,达赖喇嘛必须承认中央政府的政治主权。接受西藏是中国一直以来不可分割的政治组成部份。与学术性的历史无关,这是政治立场的问题。
   
    其次,必须对中央与达赖喇嘛之间的关联,有一个本质上正确的认识。这关联是与达赖喇嘛和他周围极少数人相关,不能有任何讨论超越此范围。西藏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而西藏人民在西藏是快乐幸福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