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人主张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安乐业
   
   笔者在浏览网页中读到了张朴先生/女士笔下的“达赖喇嘛印象”,此文着重评述了三个问题或不安,依次为如下:

   1,“西藏国旗、国歌与中国公民、老板,犹如水与火的不容。同一个达赖喇嘛给我的感觉,竟然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 其实,明眼人一看非常清楚,也一点也不矛盾,因为,现在达赖喇嘛始终是一位难民,他的难民身份是被占领的西藏国人,其它流亡藏人也如此,所以,至少西藏问题彻底解决之前如此。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有生之年得到解决西藏问题的话,那天就是结束“西藏国歌”以及“国旗降为区旗”,西藏正式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未来中国的一天,反则,西藏国旗不会消失于世界,西藏国歌不会停止每时每刻,因此,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记者,应当撇开传统观念“水与火的不容”去寻找水与火的相容之道。
   
   2, “我深感不安。如此轻率地搞笑,像个无神论者在戏弄宗教。我不知道,当他为加入僧侣行列的人们举行仪式时,或坐在绸缎覆盖的宝座上讲经时,会不会也这样说?总不能为了西方人开心,而损失佛教的尊严吧?...... 曾公开嘲笑身边的高层喇嘛,说这些人居然不承认地球是圆的。他对法国记者说:如果科学证据与佛教经文相冲突,这些经文就必须舍弃。” 只要有些佛教常识,这些言论不仅不违背佛教,更进一步地能够证明西藏文化与时俱进的可行性,因为,「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 這是佛陀決定的。佛教是个可以质疑的宗教,通过质疑可以更新,更新能够提供信佛者以及人类前往快乐的捷径。
   3,“他不断挑战藏传佛教的核心:轮回转世。声称达赖喇嘛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他要举行公投来决定达赖喇嘛有无必要继续存在,或者,他打算直接任命新的达赖喇嘛,简单到就像提拔他的官员一样。 ” 大家知道,“达赖喇嘛”四个字是蒙藏合一的一组词条,它本身是个具有国际背景的一组词条,因此,通过公投决定是古老与现代结合的唯一途径,也是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所以,此举不仅不构成轮回转世理论的挑战,而且巧妙地能够结合于“佛是觉悟了的人,人是没有觉悟了的佛”原意,也就是说从垄断转变为共享的一种举措,此举对佛教本身的伟大贡献以外,还对人类提供了新的思路以及希望。
   
   
   附录:
   
   [博讯论坛] 张朴:达赖喇嘛印象
   
   海纳百川2009年3月号
   
   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数千座位已经坐满,走廊上也站着人。外面,更加热闹。举标语牌的,舞彩旗的,呼口号的,支持的或反对的,人头攒动,正隔街对骂。
   
     2008年初夏。3月14日西藏骚乱与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之后,达赖喇嘛来访,就要在这里登台演讲。
   
     我的位子在音乐厅底层最后一排。刚落座,主持人出现,宣布:全体起立,奏西藏国歌。一群藏族孩子涌上台来,手里挥动着象征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在激昂的乐曲中,我注意到身边藏族女孩眼里有泪光闪烁,一排排肃立的英国绅士淑女们,表情里有着共通的庄严。
   
     昨天我刚读到《泰晤士报》记者写的采访记,标题引用了达赖喇嘛说的话:我急不可耐地要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在不久前的电视里,达赖喇嘛还把胡锦涛称作:我的老板。
   
     西藏国旗、国歌与中国公民、老板,犹如水与火的不容。同一个达赖喇嘛给我的感觉,竟然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二
   
   
     聚光灯下,达赖喇嘛缓步出场。欢呼声,掌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我听见有个女人在尖叫:我爱你,达赖喇嘛!
   
     一如既往的他,身披猩红色长袍,双手合十,脸上堆满温和的笑。只见他坐下后,把手伸进旁边的挎包里,摸索着掏出一顶白色旅游帽,戴到头上。也许是他的动作有些滑稽,观众席爆出笑声。这时,达赖喇嘛开始讲话了:我的英语可有些蹩脚,但愿不会把你们吓跑。于是,人们笑得更厉害。
   
     轻松、随和、讨人喜欢。舞台上的达赖喇嘛尽显独特魅力,与通常宗教领袖的故作威严,形成了鲜明对比。
   
     毕竟在西方游走了几十年,达赖喇嘛很知道西方观众想听什么。比如,如何应对负面情绪?他会告诉你:每天花些时间一个人独处。又如:怎样才能快乐的活着?他的处方是:每年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为了增强演讲的吸引力,达赖喇嘛时不时地会开些玩笑,他甚至拿佛教调侃。谈到转世,他说:我的鼻子大,将来的转世,也会是个大鼻子。连著名的“八字真言”,也成了他逗乐的材料。他边念边问观众:听起来像不像英语的金钱(money)?又念,又问:像不像?
   
     我深感不安。如此轻率地搞笑,像个无神论者在戏弄宗教。我不知道,当他为加入僧侣行列的人们举行仪式时,或坐在绸缎覆盖的宝座上讲经时,会不会也这样说?总不能为了西方人开心,而损失佛教的尊严吧?
   
   
      三
   
     其实,我的不安,由来已久。尊为观音菩萨转世的达赖喇嘛,曾公开嘲笑身边的高层喇嘛,说这些人居然不承认地球是圆的。他对法国记者说:如果科学证据与佛教经文相冲突,这些经文就必须舍弃。他不断挑战藏传佛教的核心:轮回转世。声称达赖喇嘛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他要举行公投来决定达赖喇嘛有无必要继续存在,或者,他打算直接任命新的达赖喇嘛,简单到就像提拔他的官员一样。
   
     不能说他对佛教不够虔诚,造成混乱的,是他的角色的混乱:既做宗教领袖,又当世俗政客。互相干扰,莫衷一是。比如像选择下一代达赖喇嘛,对西藏未来至关重要。达赖喇嘛似乎在为怎样确定接班人焦虑。因为这是政治的需要,看来他已经准备抛弃他无数次声言要维护的“我们的文化”了。
   
     当我越想了解达赖喇嘛,我的困惑就越多。
   
     达赖喇嘛经常在演讲会上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统治。据他的统计,从1950年代后期到文革结束,藏人死于战场43万,死于饥饿34万,死于监狱17万,被枪决16万,被逼自杀或批斗致死10万。
   
     如此滔天大罪,谁是罪魁祸首?妇孺皆知:毛泽东。可我,却从未见过达赖喇嘛谴责毛,连一句温和的批评也没有。
   
     不绝于耳的,是他对毛的赞美,包括:伟大的领袖,真正了不起的人。难道他所说的一百多万藏人的死亡,结果就证明了毛的伟大、了不起?每次他讲到毛,总要重复1955年跟毛的见面:他如何激动得当场要求加入共产党。他对毛时代的评价是:追求意识形态的纯真,以牺牲经济发展为代价。这样的论断恐怕连中国的老百姓都通不过。当问到毛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回答是:“我真的不知道”。
   
   
      四
   
     演讲会之后,我和一些在华人媒体做事的人,应邀去见达赖喇嘛。
   
     好一个国家元首驾临的气势:希尔顿酒店的一整层楼被包下,一队精锐的贴身卫士严密布防。安检做的天衣无缝:翻包、搜身、检查照相机。随后达赖喇嘛露面,身旁紧跟着一支浩荡的幕僚队伍。
   
     在我们与达赖喇嘛的交谈中,幕僚们随时为他提供帮助:或提醒,或纠错,随时地插话,互相用藏语或英语交流。一切都有充分准备和统一口径。完全是正规有序的政府操作。
   
     望着近在咫尺的达赖喇嘛,我忽生感想:通常做政客的,大都会沾些恶名,诸如:虚伪、狡诈、善于作秀或口是心非。藏传佛教领袖专职于政治,能否独善其身,出污泥而不染?
   
     我连续向他提了三个问题。我先问:在与中共谈判时,你提出的名副其实的西藏自治,是可谈判的吗?回答:谈什么都可以。我又问:如果中国政府只同意你住在北京,你接受吗?回答:住哪儿都一样。我再问:你怎样看待与布朗首相的会面?回答:见首相跟见乞丐,没什么两样,因为他们都是人。
   
     我不得不说,这样的回答没多少真诚,倒是像在耍滑头。想起当年他逃往印度时,一面呼吁“不要杀人,不要打仗”,一面频繁接见与中共作战的游击队员,受他们参拜,为他们祝福。如今他又满世界倡导和平、反对暴力,却对鼓动暴力的藏青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这就是达赖喇嘛搞政治的特点吧。
   
   
      五
   
     五十年前的3月28日,在一个叫隆子宗的地方,达赖喇嘛宣布西藏流亡政府成立。他的发言充满自信:无论我和我的政府在哪里,西藏人民都会承认我们是西藏的政府。尽管3年前印度总理尼赫鲁曾警告他:1950年以前没有一个国家正式承认过西藏的独立。但二十天后他与尼赫鲁会面时,仍然相信印度会帮助他重返拉萨。
   
     尼赫鲁的答复异常坚决:我们不会承认你的政府。失望的达赖喇嘛没有失去希望,半年后他面对两千哭泣的藏人发表演讲:西藏的太阳和月亮被遮住了,但总有一天,祖国将回到我们手中。
   
     五十年过去了,布达拉宫依旧遥远,似乎比五十年前还要遥远。
   
     难道是达赖喇嘛不够努力?
   
     为世诟病的1950年前的旧制度,被他改造成“准民主制度”:制定了宪法,由全体流亡藏人选举议会和政府。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藏人有胆量组织反对党,也不见有人在选举中挑战达赖喇嘛的世俗地位。毕竟进了一大步。
   
     多少年来,他辛苦地游说于西方国家之间,因为他明白:唯一能对中共施加压力的,只有西方。他成功地在西方社会赢得广泛同情;他的朋友遍及西方的政界商界文化界。美国好莱坞的影星中,也不乏他的铁杆支持者。
   
     他的立场已从追求西藏独立转变成争取自治。为了取悦于中共,他把他的自治叫作中国宪法框架内的自治,称藏族是中华民族中的少数民族。在跟我们谈论台湾问题时,他一口一个中央政府如何,国民党政府又如何。我听着都肉麻:他是多么的无奈,面对现实的无奈。
   
     据说曾有过一次 “胜利就在眼前”:那是1980年代胡耀邦执政时,达赖喇嘛认为北京就要因流亡藏人的团结,而被迫屈服。他宣布他将考虑在1985年某个时候访问西藏。结果呢,随后的20多年他仍旧徘徊在达兰萨拉。3月14日西藏骚乱后,他又认为北京会来求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凝聚藏人。在没收到任何邀请的情况下,他开始提条件,声称中共必须满足这些条件,他才会去北京。结果呢,除了被中共骂为“披着羊皮的狼”,几乎无所获。
   
   
      六
   
     这次会面达赖喇嘛反复谈到他为什么反对西藏独立。从他的理由中,我却得出了西藏独立的结论。
   
     比如他说:就繁荣经济和生活富裕而言,西藏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谁能带来繁荣富裕,西藏就跟谁。更有画外音: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为了繁荣富裕,才需要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