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人主张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安乐业
   
   笔者在浏览网页中读到了张朴先生/女士笔下的“达赖喇嘛印象”,此文着重评述了三个问题或不安,依次为如下:

   1,“西藏国旗、国歌与中国公民、老板,犹如水与火的不容。同一个达赖喇嘛给我的感觉,竟然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 其实,明眼人一看非常清楚,也一点也不矛盾,因为,现在达赖喇嘛始终是一位难民,他的难民身份是被占领的西藏国人,其它流亡藏人也如此,所以,至少西藏问题彻底解决之前如此。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有生之年得到解决西藏问题的话,那天就是结束“西藏国歌”以及“国旗降为区旗”,西藏正式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未来中国的一天,反则,西藏国旗不会消失于世界,西藏国歌不会停止每时每刻,因此,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记者,应当撇开传统观念“水与火的不容”去寻找水与火的相容之道。
   
   2, “我深感不安。如此轻率地搞笑,像个无神论者在戏弄宗教。我不知道,当他为加入僧侣行列的人们举行仪式时,或坐在绸缎覆盖的宝座上讲经时,会不会也这样说?总不能为了西方人开心,而损失佛教的尊严吧?...... 曾公开嘲笑身边的高层喇嘛,说这些人居然不承认地球是圆的。他对法国记者说:如果科学证据与佛教经文相冲突,这些经文就必须舍弃。” 只要有些佛教常识,这些言论不仅不违背佛教,更进一步地能够证明西藏文化与时俱进的可行性,因为,「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 這是佛陀決定的。佛教是个可以质疑的宗教,通过质疑可以更新,更新能够提供信佛者以及人类前往快乐的捷径。
   3,“他不断挑战藏传佛教的核心:轮回转世。声称达赖喇嘛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他要举行公投来决定达赖喇嘛有无必要继续存在,或者,他打算直接任命新的达赖喇嘛,简单到就像提拔他的官员一样。 ” 大家知道,“达赖喇嘛”四个字是蒙藏合一的一组词条,它本身是个具有国际背景的一组词条,因此,通过公投决定是古老与现代结合的唯一途径,也是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所以,此举不仅不构成轮回转世理论的挑战,而且巧妙地能够结合于“佛是觉悟了的人,人是没有觉悟了的佛”原意,也就是说从垄断转变为共享的一种举措,此举对佛教本身的伟大贡献以外,还对人类提供了新的思路以及希望。
   
   
   附录:
   
   [博讯论坛] 张朴:达赖喇嘛印象
   
   海纳百川2009年3月号
   
   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数千座位已经坐满,走廊上也站着人。外面,更加热闹。举标语牌的,舞彩旗的,呼口号的,支持的或反对的,人头攒动,正隔街对骂。
   
     2008年初夏。3月14日西藏骚乱与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之后,达赖喇嘛来访,就要在这里登台演讲。
   
     我的位子在音乐厅底层最后一排。刚落座,主持人出现,宣布:全体起立,奏西藏国歌。一群藏族孩子涌上台来,手里挥动着象征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在激昂的乐曲中,我注意到身边藏族女孩眼里有泪光闪烁,一排排肃立的英国绅士淑女们,表情里有着共通的庄严。
   
     昨天我刚读到《泰晤士报》记者写的采访记,标题引用了达赖喇嘛说的话:我急不可耐地要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在不久前的电视里,达赖喇嘛还把胡锦涛称作:我的老板。
   
     西藏国旗、国歌与中国公民、老板,犹如水与火的不容。同一个达赖喇嘛给我的感觉,竟然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二
   
   
     聚光灯下,达赖喇嘛缓步出场。欢呼声,掌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我听见有个女人在尖叫:我爱你,达赖喇嘛!
   
     一如既往的他,身披猩红色长袍,双手合十,脸上堆满温和的笑。只见他坐下后,把手伸进旁边的挎包里,摸索着掏出一顶白色旅游帽,戴到头上。也许是他的动作有些滑稽,观众席爆出笑声。这时,达赖喇嘛开始讲话了:我的英语可有些蹩脚,但愿不会把你们吓跑。于是,人们笑得更厉害。
   
     轻松、随和、讨人喜欢。舞台上的达赖喇嘛尽显独特魅力,与通常宗教领袖的故作威严,形成了鲜明对比。
   
     毕竟在西方游走了几十年,达赖喇嘛很知道西方观众想听什么。比如,如何应对负面情绪?他会告诉你:每天花些时间一个人独处。又如:怎样才能快乐的活着?他的处方是:每年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为了增强演讲的吸引力,达赖喇嘛时不时地会开些玩笑,他甚至拿佛教调侃。谈到转世,他说:我的鼻子大,将来的转世,也会是个大鼻子。连著名的“八字真言”,也成了他逗乐的材料。他边念边问观众:听起来像不像英语的金钱(money)?又念,又问:像不像?
   
     我深感不安。如此轻率地搞笑,像个无神论者在戏弄宗教。我不知道,当他为加入僧侣行列的人们举行仪式时,或坐在绸缎覆盖的宝座上讲经时,会不会也这样说?总不能为了西方人开心,而损失佛教的尊严吧?
   
   
      三
   
     其实,我的不安,由来已久。尊为观音菩萨转世的达赖喇嘛,曾公开嘲笑身边的高层喇嘛,说这些人居然不承认地球是圆的。他对法国记者说:如果科学证据与佛教经文相冲突,这些经文就必须舍弃。他不断挑战藏传佛教的核心:轮回转世。声称达赖喇嘛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他要举行公投来决定达赖喇嘛有无必要继续存在,或者,他打算直接任命新的达赖喇嘛,简单到就像提拔他的官员一样。
   
     不能说他对佛教不够虔诚,造成混乱的,是他的角色的混乱:既做宗教领袖,又当世俗政客。互相干扰,莫衷一是。比如像选择下一代达赖喇嘛,对西藏未来至关重要。达赖喇嘛似乎在为怎样确定接班人焦虑。因为这是政治的需要,看来他已经准备抛弃他无数次声言要维护的“我们的文化”了。
   
     当我越想了解达赖喇嘛,我的困惑就越多。
   
     达赖喇嘛经常在演讲会上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统治。据他的统计,从1950年代后期到文革结束,藏人死于战场43万,死于饥饿34万,死于监狱17万,被枪决16万,被逼自杀或批斗致死10万。
   
     如此滔天大罪,谁是罪魁祸首?妇孺皆知:毛泽东。可我,却从未见过达赖喇嘛谴责毛,连一句温和的批评也没有。
   
     不绝于耳的,是他对毛的赞美,包括:伟大的领袖,真正了不起的人。难道他所说的一百多万藏人的死亡,结果就证明了毛的伟大、了不起?每次他讲到毛,总要重复1955年跟毛的见面:他如何激动得当场要求加入共产党。他对毛时代的评价是:追求意识形态的纯真,以牺牲经济发展为代价。这样的论断恐怕连中国的老百姓都通不过。当问到毛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回答是:“我真的不知道”。
   
   
      四
   
     演讲会之后,我和一些在华人媒体做事的人,应邀去见达赖喇嘛。
   
     好一个国家元首驾临的气势:希尔顿酒店的一整层楼被包下,一队精锐的贴身卫士严密布防。安检做的天衣无缝:翻包、搜身、检查照相机。随后达赖喇嘛露面,身旁紧跟着一支浩荡的幕僚队伍。
   
     在我们与达赖喇嘛的交谈中,幕僚们随时为他提供帮助:或提醒,或纠错,随时地插话,互相用藏语或英语交流。一切都有充分准备和统一口径。完全是正规有序的政府操作。
   
     望着近在咫尺的达赖喇嘛,我忽生感想:通常做政客的,大都会沾些恶名,诸如:虚伪、狡诈、善于作秀或口是心非。藏传佛教领袖专职于政治,能否独善其身,出污泥而不染?
   
     我连续向他提了三个问题。我先问:在与中共谈判时,你提出的名副其实的西藏自治,是可谈判的吗?回答:谈什么都可以。我又问:如果中国政府只同意你住在北京,你接受吗?回答:住哪儿都一样。我再问:你怎样看待与布朗首相的会面?回答:见首相跟见乞丐,没什么两样,因为他们都是人。
   
     我不得不说,这样的回答没多少真诚,倒是像在耍滑头。想起当年他逃往印度时,一面呼吁“不要杀人,不要打仗”,一面频繁接见与中共作战的游击队员,受他们参拜,为他们祝福。如今他又满世界倡导和平、反对暴力,却对鼓动暴力的藏青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这就是达赖喇嘛搞政治的特点吧。
   
   
      五
   
     五十年前的3月28日,在一个叫隆子宗的地方,达赖喇嘛宣布西藏流亡政府成立。他的发言充满自信:无论我和我的政府在哪里,西藏人民都会承认我们是西藏的政府。尽管3年前印度总理尼赫鲁曾警告他:1950年以前没有一个国家正式承认过西藏的独立。但二十天后他与尼赫鲁会面时,仍然相信印度会帮助他重返拉萨。
   
     尼赫鲁的答复异常坚决:我们不会承认你的政府。失望的达赖喇嘛没有失去希望,半年后他面对两千哭泣的藏人发表演讲:西藏的太阳和月亮被遮住了,但总有一天,祖国将回到我们手中。
   
     五十年过去了,布达拉宫依旧遥远,似乎比五十年前还要遥远。
   
     难道是达赖喇嘛不够努力?
   
     为世诟病的1950年前的旧制度,被他改造成“准民主制度”:制定了宪法,由全体流亡藏人选举议会和政府。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藏人有胆量组织反对党,也不见有人在选举中挑战达赖喇嘛的世俗地位。毕竟进了一大步。
   
     多少年来,他辛苦地游说于西方国家之间,因为他明白:唯一能对中共施加压力的,只有西方。他成功地在西方社会赢得广泛同情;他的朋友遍及西方的政界商界文化界。美国好莱坞的影星中,也不乏他的铁杆支持者。
   
     他的立场已从追求西藏独立转变成争取自治。为了取悦于中共,他把他的自治叫作中国宪法框架内的自治,称藏族是中华民族中的少数民族。在跟我们谈论台湾问题时,他一口一个中央政府如何,国民党政府又如何。我听着都肉麻:他是多么的无奈,面对现实的无奈。
   
     据说曾有过一次 “胜利就在眼前”:那是1980年代胡耀邦执政时,达赖喇嘛认为北京就要因流亡藏人的团结,而被迫屈服。他宣布他将考虑在1985年某个时候访问西藏。结果呢,随后的20多年他仍旧徘徊在达兰萨拉。3月14日西藏骚乱后,他又认为北京会来求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凝聚藏人。在没收到任何邀请的情况下,他开始提条件,声称中共必须满足这些条件,他才会去北京。结果呢,除了被中共骂为“披着羊皮的狼”,几乎无所获。
   
   
      六
   
     这次会面达赖喇嘛反复谈到他为什么反对西藏独立。从他的理由中,我却得出了西藏独立的结论。
   
     比如他说:就繁荣经济和生活富裕而言,西藏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谁能带来繁荣富裕,西藏就跟谁。更有画外音: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为了繁荣富裕,才需要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