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藏人主张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武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 武金 达兰萨拉

   
    中共在今年的1月19日制定每年的3月28日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并举行了大型纪念活动,为什么过了50年后的今天才制定这样一个纪念日?我们怎么样来看待这一问题呢?中共无疑是在进行它的“反分裂”斗争;但是中共的这一举措也不可能它所期待的那样,为它的“反分裂”服务,因为西藏问题的本质并非藏人内部的阶级斗争。对于 西藏人民来说,也只有正视历史,吸取教训,才有希望。
   
   
   
    旧西藏是否需要进行变革呢?肯定要。中共对过去它统治之前的西藏历史的定性是“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到底这是不是符合西藏历史的客观结论,还有待于研究。但是西藏人无法回避的历史事实是,旧西藏是很落后的,从政治、经济、教育、科学和文化等各领域都是如此;要使旧西藏强大、繁荣的话,中共怎么能占领西藏、欺负西藏呢?
   
    旧西藏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要从封闭走向开放,要从落后走向进步,但是,在旧西藏并没有出现能够完成这样一个光荣历史使命的社会力量。当时,神权统治下的旧西藏出现这样一个新的社会力量也是不可能的,除了一些极个别的开明人士外。因此,当时西藏社会自身没有一个内部的力量,能够对旧西藏社会进行彻底改革的情况下,意识上,主张无神论——不畏对西藏的神权统治提出挑战;军事上,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完全摧毁旧西藏社会的中共成了改变西藏社会的外部力量。
   
    中共进入西藏的过去60年中,尽管在西藏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摧毁了数千座寺院、屠杀了成千上万名藏人、创下了西藏社会上破纪录的饿死藏人的事件,尽管中共的政治制度仍然是独裁专制,在西藏推行的教育政策也是奴化教育;但是与旧西藏社会相比,中共进入西藏后,西藏社会的许多方面也有一些进步的迹象。中共对西藏社会的生产关系、政治制度、教育制度等方面进行了彻底的改革。中共在西藏的“民主改革”当中,从寺院、贵族和官家手中夺走了土地、牲畜等,对这些生产资料进行了重新分配。作为既得利益的阶级,当时的西藏上层与历史上的任何统治阶级一样,无论是在甘孜地区、迪庆地区、甘南地区,还是在青海和拉萨地区,他们对生产资料的重新分配等旧社会制度的改革上,当然没有表现出乐意和热情,而加以反对。此外,正因为中共的入侵,西藏社会在被迫中从封闭步入了开放;思想上也开始萌发起多元化的苗条。
   
    1840年,英国向中国发动了鸦片战争,从此西方殖民者入侵中国,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865年,英国人在中国国土上修建了第一条铁路;1887年英籍德国人德璀琳(Gustav Derting)在中国创办了第一所大学——今天的天津大学;随着外国人的入侵,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开始享用一些先进的物品,诸如洋火(火柴)洋油、洋皂,因为中国人自己不会制造这些东西,而且连见也没有见过,都是外来的,因此名字前面也加上个“洋”字。类似的事情很多。西方列强者侵略中国以来,虽然他们在中国进行的是掠夺和殖民统治,但是从另一方面讲,殖民者在从事这些活动中,如同中共说它给西藏带来发展和建设一样,对中国的交通、教育、医疗和建筑,乃至对社会的制度等各方面,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发展和变革,尤其是在思想领域。
   
    从思想领域来讲,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入侵,推动了中国思想界的启蒙和解放运动。从此,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不再被孔孟之道等封建思想所束缚,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学习西方上,出现了“第一个放眼看世界的人”、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主张,也开始了既反旧中国的封建思想、封建制度,又反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的救国运动,最终在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彻底地推翻了封建社会——清王朝,也逐步驱逐了外来的入侵者。一些中国人也承认这一事实,他们认为近代的鸦片战争“唤醒了中国人”、“ 打开了中国人的眼界”、“ 社会宽容度进一步提高”、 “推动了旧政治体制的更新”。的确如此。如果没有1840年以来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入侵,中国爆发民主革命、结束清王朝封建统治的时间,还是遥遥无期,绝不可能在1911年,因此西方的入侵加快和推动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同理,当时西藏如果没有遭到外部势力中共的武力侵略、西藏今天仍保持独立的话,到目前为止,在神权统治下的西藏自身绝不可能完成对社会的彻底的变革,而且思想的宽容度比现在还要差,因此,中共对西藏的入侵也加快和推动了西藏社会的发展。
   
    由此可见,旧中国和旧西藏有类似之处,都是在处于封闭、贫穷、落后时,国门被入侵者强行打开、社会的变革由外部的力量来推动。
   
    从哲学上来讲,任何事物都要以“一分为二”来看待,要看到事物的两面性。无论是西方殖民者对中国的入侵,还是中共占领和统治西藏,除了带来负面的灾难外,从中我们无可否认地看到一些积极的因素。那么对中国、对西藏,到底带来的正面的影响多于负面的影响,还是负面的影响多于正面的影响呢?世人不难看出, 无论是西方列强者进入中国,还是中共占领西藏,他们的根本的动机都不是为了来解救苦难中的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按自己的利益从事一些掠夺资源等活动、甚至宣扬主权。西方列强者给中国、中共给西藏带来的灾难是众所周知的,所带来的负面的影响远大于正面影响,正面影响不值一提。正因为如此,至今中国人回忆起鸦片战争等近代西方列强者对中国的侵略,就不寒而栗,也没有把鸦片战争制定成“打开国人眼界纪念日”或“唤醒中国人纪念日”等节日来进行欢度,而且在中国人当中,除了极个别人之外,根本不提及西方列强者侵略中国的正面影响。即便中国人自己不把“鸦片战争”当作节日来进行纪念,那么由曾经入侵过中国的那些西方国家来把它制定出节日,让中国人去纪念,以此来感恩他们的话,中国人会接受吗?绝对不可能接受。因此,中共制定“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强行让西藏人去欢度的这一举措,不是设身处地的举措,而且道理上是讲不通的,当然藏人也绝不会接受。
   
    总之,不论是西方列强者对中国的侵略,还是中国对西藏的侵略,从中既有正面的一面,也有负面的一面,但是侵略者的入侵本来不是来解救苦难和落后的人们,当然所带来的负面的影响远大于正面影响,这些正面影响不值一提、不值庆祝,更不能强迫人去庆祝。
   
    2008年3月以来,西藏高原爆发了抗议活动,中共如何应对呢?除了武力镇压和安抚手段外,现在中共为维持它的统治、维持西藏社会的稳定实在没有什么可采纳的方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制定了“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以此作为应对手段之一。近来中国政府通过图片展览、写文章以及向国外派遣宣传队等各种方式,向中国人民,向国际社会,加大了宣传力度,中国的媒体填满了有关这些方面的报道,而且让西藏人民去庆祝。按道理来讲,中共入侵和统治西藏过程中所带来的正面影响,不值得庆祝,从道德和法律上讲,中共无权制定这样的节日;但是把武力作为后盾,不仅强行制定了这一天,而且强行让西藏人民去纪念这一天。那么制定这一“纪念日”,按它所希望的那样,能为它的“反分裂”服务吗?不能的。因为当今西藏问题的本质不是藏人内部的阶级斗争。
   
    一个社会的内部矛盾再尖锐,当一个外来势力入侵的时候,社会的主要矛盾会成为抵抗外来侵略的问题,内部矛盾退居第二。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虽然国共两党的争权矛盾很尖锐,但是面对日本侵华,联合反日成为形势所逼。同理,60年前中共进入西藏时,西藏再落后,西藏的旧统治阶级统治的再残暴、内部矛盾再尖锐,面对外来的中共,团结对外是很自然的,西藏的旧统治阶级仍然有权、也能够举起民族、宗教和国家的旗帜的;更何况现在西藏内部的阶级矛盾已经化解了许多,甚至微不足道。
   
    旧西藏社会落后、封闭、有剥削,因此在进步与落后,剥削与反剥削间当然有阶级的矛盾,矛盾是存在的,只是在神权统治下无法爆发;但是时过60年后的今天,不难发现西藏内部的阶级矛盾变得越来越小。首先,从思想上讲,无论是在西藏境内,还是在境外,变得越来越开放,社会宽容度进一步提高;从生产资料所有制上讲,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在去年提出的《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建议》中一字也没有提及要归还土地、恢复旧的生产关系方面的内容;从政治制度上讲,尽管,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总的来讲境外的西藏流亡政府往民主道路上迈步,与曾在西藏时相比进步的多;而且达赖喇嘛一直强调返回西藏的那天起,他将不担任何政治职务,领导要有民众来选举、甚至称正考虑流亡时期退休。
   
    总之,中共进入西藏60年后的今天再来看西藏社会的话,西藏内部的落后与进步间的阶级矛盾化解了许多,而且这一矛盾在日益变小;相反中共与西藏人民间的矛盾变得越来越尖锐。经济上讲,随着移民的增多,西藏人被边缘化的程度达到了空前,在西藏几乎见不到几家由藏人来经营的稍微有档次和规模的公司和商店,藏人连从八廓街驱逐得也差不多;文化领域来讲,新一代年轻藏人,不说对西藏的历史、文学等深层文化有所了解,就连日常交流当中,也说不出纯藏语,掺杂着汉语词。目前在这些领域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中共统治西藏以来的空前的程度,而且在日益尖锐。这些矛盾的根源是中共的扩张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本性所决定的。60年前,如果对西藏社会的变革是由西藏内部的新生进步力量来完成的话,那无疑是西藏历史上的伟大壮举,与中共对西藏社会的“变革”和“统治”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它不需要在西藏同化藏人、推行奴化教育;从而西藏人也不可能被边缘化、保不住饭碗, 西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不可能面临如此大的挑战。
   
    自称西藏人民救世主的中共政府!——当今西藏问题的本质是侵略与反侵略、殖民统治与反殖民统治的问题,而不是藏人内部的阶级斗争。虽然现在不能说西藏内部的进步与落后间的一切矛盾都销声匿迹、不复存在 ,但是这一矛盾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发展中自然而然地化解了许多,而且还将日益变小;特别是在目前外来殖民统治下,整个西藏民族的生存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的时候,西藏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反殖民统治。因此,纪念和宣传“农奴解放日”的这一举措没有什么生命力,是没有办法下的办法,这只能是徒劳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