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藏人主张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美国人讨论中国社会的断层线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專訪作家朱瑞: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2009/04/28
   

    移居加拿大的漢人女作家朱瑞對西藏境內和境外的藏人,以及關心西藏命運的華人來說並不陌生。這位曾在西藏工作過數年的作家,以她對西藏的接觸和瞭解,擔當 起一名“見證人”,向世人澄清被遮掩和曲解的真實西藏。為了更進一步瞭解西藏,她於去年11月11日抵達印度北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通過採訪西 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為首的部分政府官員、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以及非官方性組織的代表等,發表過數篇文章。
   
    她的新書《略述達賴喇嘛尊者對西藏文化和人類的貢獻》,由西藏婦女會出版發行,今年2月28日在達蘭薩拉舉行了揭幕儀式。這本書是回應去年9月中共發表的《西藏文化發展與保護白皮書》。
   
    在今年3月12日離開達蘭薩拉返回加拿大之前,朱瑞女士接受挪威西藏之聲的專訪,談及她對達蘭薩拉、達賴喇嘛、西藏傳統文化、藏人以及西藏問題的看法。以下 是專訪內容:
   
   西藏之聲:朱瑞女士,您好!感謝您到本台接受採訪。首先請問,是什麼促使您對西藏產生興趣,從而支援西藏問題,並親訪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
   朱瑞:八十年代,我有幸看到了一些外國人寫的關於西藏的書,如《亞洲腑地旅行記》、《韃靼西藏行》等。才知道西藏不僅不是中共所宣傳的那種最黑暗、最落後的地方,恰恰相反,西藏是一個民風和風景都極為獨特而純美的地方。因此,產生了到西藏旅行的想法。
   那是1997年,我剛到(西藏安多)塔爾寺和青海湖,就感到了一種與中國的截然不同的民俗和地貌,那是一種絕無僅有的蒼涼之美。後來,我在衛藏的後藏見到了 世界上任一個地方都沒有見過的藍天、大山大川、瑪尼堆、經幡,還是拉薩的帕廓街上那些藏人獨有的工藝品。就由對西藏產生了濃烈的興趣。甚至我選擇了到西藏 工作。當我真正地有機會和藏人交談的時候,才從他們那欲言又止和神態緊張中,看到了隱藏在更深處的可怕的現實,尤其在一些傳統宗教節日裏,拉薩的藏人集聚 地帕廓街、林廓路、崩巴布山一帶,遍是警察和便衣。顯然,虔誠在中共的眼裏就是犯罪,而在我的眼裏,卻是世界上最美的事情。
   從那時起,我 開始同情藏人,並對忍辱負重的藏人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產生了根深蒂固的敬仰,並且,有些時候,即使看一眼達賴喇嘛尊者的照片,也會讓我忍不住淚水流淌。自然 的,達賴喇嘛尊者居住的地方,印度的達蘭薩拉就成了我心中的聖地。因此,這次在波士頓和達蘭薩拉之間,我選擇了到達蘭薩拉,也是非常正常的。
   
   西藏之聲:在訪問達蘭薩拉期間,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最吸引您的又是什麼?您對西藏流亡政府和流亡社區的非官方性組織有何看法?
   朱瑞:達蘭薩拉是一片和平的世界。這裏的道路非常狹窄,人和車都擠在一條路上。可是,大家都很謙讓。我從沒有見到吵架的事。在中國,或者今天的拉薩,兩個人因為誰碰了誰就大打出手,是司空見慣的事。
   在這裏,人和人一見面就是朋友,陌生人坐在一起喝茶、吃飯、聊天,是天經地儀的地,彼此像老朋友一樣,甚至可以毫不忌諱地談一切話題,包括個人隱私。這裏即 沒有西方世界的冷漠和客套,也沒有中國式的人與人之間的防備、敵視和爾虞我詐。我理解那些老外,有的一到這裏,就出家了,成了一個藏傳佛教徒,即使不出 家,也一住就是幾年,甚至十幾年。這種人與人之間的親情深深地吸引著我,我也延期了我的行程,儘管無得不為此付出延期罰款。
   在這樣的地 方,我不相信還有會一些恐怖組織存在。因而,我對中共指定為恐怖組織的西藏青年會以及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運動組織產生了興趣。我一個人西藏青年會時, 辦公室裏只有兩個人,都在忙,我翻一翻他們出版的雜誌就出來了。對我這個突然闖入的漢人,有一點可以肯定,沒有任何惡意。在前政治犯九十三運動組織,我的 感受更深一些。辦會室裏,最醒目的是懸挂了達賴喇嘛尊者和甘地的大照片。會長阿旺唯巴先生解釋說,他們崇敬甘地的原因是,他主張非暴力。會長還告訴了我一 些他們日常的運作,比如幫助前政治犯及家屬免費學習電腦、英語等文化課程,盡可能地解決前政治犯的就業、住房等困難。看起來,那裏更像一個慈善機構。
   
   西藏之聲:去年11月4日和5日在北京舉行第八輪藏中會談期間,達賴喇嘛特使向中方呈交了《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希望中國憲法規定的民族 自治得到落實,來解決藏人的民族自決和自治。但會談結束不久,這份備忘錄被中國政府全盤否定。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朱維群說,從備忘錄可以清楚地看出,達 賴喇嘛一方並沒有放棄一貫的分裂主義主張。他並聲稱所謂“大藏區”在歷史上不存在,更沒有現實根據。對於這一問題,您是怎麼看的?
   朱瑞: 在我看來,中共的領導人包括直接參與對話的朱維群等人,非常清楚達賴喇嘛尊者的真實想法,尤其是這樣一個具體而誠懇的備忘錄所表達的達蘭薩拉方面解決西藏 問題的誠意。但是,中國政府卻在瘋狂地說,這是在變相分裂。這更清楚地說明了,中國只把談判看作一個目的,並採取一貫地嫁禍於人的舊戲,把責任往達賴喇嘛 身上一推了事。尤其是朱維群在接受鳳凰記者採訪時,就像潑婦罵街般的,把美麗的西藏雪山獅子,稱叫尿布。且不說這面旗幟的政治意義,單說它的藝術價值,也 是讓每一個有一點品味的人,都會是一個稱讚作品,同時,對藏人誠心誠意遞交的備忘錄的回答,朱維群則說,“我跟他們說了,你們這是妄想”。把這種即沒有德 又沒有品味的低能人,派來面對西藏問題,西藏問題,永遠都會被曲解,和得不到解決。
   關於大藏區,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在回答華 裔作家李江琳女士採訪時,從歷史的角度,做了詳盡的說明。並且,中國政府劃分出的十一個藏族區域,即青海的六個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四川的兩個藏 族自治州和雲南的迪慶藏族自治州,這十個藏族州加上西藏自治區就是中國政府法定的十一個藏族聚集地,就是對歷史上的大藏區的認可。也是和藏人說的安多,康 和衛藏是一回事。並且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明文規定:“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障各民族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 仰宗教的公民…… ” 這和尊者所說的三區自治是一致的,不承認大藏區的存在,就是在毫不掩飾地串改歷史和否認他們自己的對民族區域的劃分。
   事實上,分裂,不過是中共握在手中的一個棒子,只要他們沒有理可說,又不願解決問題時,就亮出來,恐嚇藏人和西藏的支持者,也是在迷惑那些不明真相的中國人。
   
   西藏之聲: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在去年11月23日向「特別大會」的全體與會者發言時強調,雖然困難重重,但仍要繼續跟中國政府對話,從另一方面,也要跟中 國民眾對話。把我們真實的歷史、文化和現狀,以及政治立場告訴給他們,讓他們瞭解真實情況是極為重要的。西藏流亡政府也在12月10日表示,按照11月 17日召開的「全球藏人特別大會」的討論結果,繼續全面推行達賴喇嘛所提倡的中間道路立場,加強與中國民眾的聯繫、擴大國際活動範圍。作為一位華人作家, 您認為目前通過與中國民眾接觸和溝通,來增進雙方關係、化解彼此誤解的最佳方法是什麼?
   朱瑞:誠摯地告訴境內外中國人西藏真實的歷史、文學、藝術、民俗、宗教,以及從前西藏的真正法律。因為五十年來,中共新聞媒體,有意和無意中,幾乎全方位地遮蔽和歪曲了西藏的各個領域,使中國人在突然之間面對西藏問題時,會為他們的無知而慚愧,而不是驕傲。
   
   西藏之聲:在您寫的有關西藏方面的作品裏面,最令您滿意的是什麼?
   朱瑞:具體地說,移民加拿大之前,我的主要作品是小說、詩和散文。雜文是我在今天三月以後,不得不採取的一種直接的訴說。應該說,我更喜歡我的小說。比如我 在早年發表的中篇小說《頓珠才讓》、《瑪吉溫泉》、《嘎瑪堆巴》、《在拉薩相遇》,還有《蒼古寺阿尼》等,都是以連續不斷的細節,反映了藏、漢兩個民族截 然不同的物質和精神生活,表現了藏人那絕對超越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西藏之聲:您在西藏所接觸的藏人和在境外所接觸的藏人,有何不同?此外,西藏文化與宗教在境內和境外有何區別?
   朱瑞:境內的藏人對我最明顯的感觸就是“膽怯”。和他們說話時,他們常用反諷,來表達憋在心中的沈痛。比如有一次,我說,“我想學藏語。”在最初的一瞬間, 他先是一驚,而後說,“你為什麼要學這個呢?它是落後的。”後來,他和我談到了藏語,在西藏所面臨的,我們到最後都哭了。那是“恐懼”。但是,在這裏,大家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甚至可以說反對流亡政府的話。這就是民主,語言自由,行為自由。
   另外,境內使人變得焦躁、空虛、虛榮,是“畸形”, 缺少腳踏實地。而這裏的人,能平靜地對等生命的起伏,昨天他可以是一個白領,今天他可以是一個幹體力活的藍領,人變得很獨立。苦難使大家什麼艱辛都可以承 受。變得完整。昨天,你可以是西服領帶,在身體和精神上,都得到了完善。
   
   西藏之聲:去年三月以來在各藏區連續數月發生的反中共統治示威活動,遭到中共軍警血腥鎮壓,至今西藏仍處於當局的軍事管制中。您對此是怎麼看的?
   朱瑞:三月事件,就是中國政府殘暴統治的一個結果。也是藏人對多年治藏政策不滿的具體表現,是多年積累的怨恨的爆發。現在,西藏的局勢日益惡化,藏人持續被 抓捕和沒有公正的司法程式下被判刑。失蹤的人仍然下落不明,同時,不僅在寺院,也在基層民眾中霸道地開展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持續要求藏人公開地批判 神聖的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因而,有人說,中共政權,甚至比義大利的黑手黨還要黑暗。
   中國歷史上有幾個朝代,統治不到五十年,秦朝就是其中 之一。其最重要的原因是就是暴政。以暴力統治民眾,必須以暴力被推翻。漢人有句俗話,叫做水能載船,也能把船推翻。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紀,在全世界都崇尚民 主的時候,以極?落後的殘酷暴政來統治一個民族,必然加速了這個政權的瓦解。
   
   西藏之聲:中國政府已經公開宣稱,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政策是圖謀西藏獨立,中方在西藏問題上不會讓步。那?您認?西藏問題在未來還有望獲得解決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