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藏人主张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
   
   十世班禅大师
   
   第十个问题,自治区以外的西藏地区**

   
   
   第一、关於 民族
   第二、关於宗教
   第三、关於群众生活
   
   
   --------------------------------------------------------------------------------
   
   自治区以外的西藏地区**  
   
    在祖国大家庭中 ,藏族地区除了西藏外 ,在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境内尚有一部分藏族地区和不少藏族。由于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民族、一个宗教 ,所以相互情感十分融洽 ,十分关心彼此之间的甘苦。哪一个的幸福美满增长了 ,就象自己的幸福美满增长一样 ,感到十分高兴和自豪。同样 ,哪个遭到不幸、有了困难 ,就象自己遭到不幸、有了困难一样 ,感到十分忧闷和焦虑。我们藏族各个地区工作的好坏 ,会在相互间直接引起深刻而有震荡作用的好坏影响。所以其他兄弟藏族地区工作中取得的任何大小胜利和成绩 ,就等于是我们西藏本身取得的胜利和成绩。其他兄弟藏族地区由于工作中的缺点错误而造成的灾难和损失 ,同样也等于我们西藏本身由于缺点错误而造成的灾难和损失。既然如此 ,我之所以一贯非常注意和关心兄弟四省的兄弟藏族地区的甘苦 ,不仅是出于对我们是一个民族、一个宗教的兄弟人民的热爱 ,而且特别由于象我方才谈的那样 ,其他兄弟藏族地区的情况 ,在我们西藏的工作中有重大干系 ,所以在这次报告西藏情况时 ,连同兄弟四省的兄弟藏族地区工作中的主要的或原则性的一部分缺点错误和为了今後工作中扬善防恶、补缺纠正而提的一些意见一并报告中央。
    这样作绝不是我干涉兄弟省的内政。但是 ,在党中央、毛主席、国务院的统一领导下 ,对全国的大中小工作 ,每个公民都可以关心 ,都必须关心 ,并且有按照各自的知识能力对党和政府的工作为了扬善防恶和补缺纠正而提出意见的义务和权力。据此 ,今天在这里把我所知道的其他藏族地区的甘苦情况和所想到的一些工作意见做直言不讳的报告。
    全国各个兄弟省、市、自治区解放後十二年特别是最近的四年中 ,在党中央、毛主席、国务院的正确领导和集中统一的指挥下 ,全国各民族全体人民获得解放而站了起来 ,打垮了内外敌人。在胜利地进行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同时 ,不但迅速地恢复了国民经济 ,而且圆满地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关于第二个五年计划 ,由于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把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我国实际情况两者的精华正确地结合起来 ,创造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光辉的红旗 ,党把它们交给全国人民 ,人民对党更加百倍信赖 ,人民一心一意地拥护这三面红旗 ,在短时期内三面红旗形成了全国性、人民群众性的力量 ,人民以冲天的干劲 ,为把我国从各个方面建设成现代化的、伟大的、人羡己乐的、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信心百倍增长 ;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条战线上一日千里迅速发展的大跃进运动搞的轰轰烈烈 ,日以继夜 ,因而就使第二个五年计划中的主要部分提前两年圆满完成。这样 ,在过去几年中全国人民高举著党的三面红旗 ,在我国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国防建设等大部分建设战线上取得了世界上空前伟大的胜利和成绩 ,这些胜利和成绩不但自己方面大家都清楚 ,就是帝国主义者们也是不得不承认的。这一点别说爱国公民 ,而且对全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也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大事 ,在历史上富有光辉意义。当然 ,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四省也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取得了胜利和成绩 ,与此同时由于各项工作的发展速度很高 ,所以也曾发生过一些可以避免和不可避免的缺点错误。对于那些好坏两方面的情况 ,中央曾经先後通过长期的直接间接的认真调查研究而了解到的各类问题 ,是全面而完整、深刻而扼要等 ,犹如汪洋大海 ,而卑职所知道的却象井中之水 ,因而对各兄弟省的总的工作提出意见是没有勇气的 ,所以什麽也不谈了。
    对那些省份的藏族地区工作情况我过去以直接间接的各种办法多少知道一些 ,特别是这次逗留祖国内地半年多期间 ,中共甘肃省委第一书记汪锋、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刘春二人 ,对我原则性的谈过西北各藏族地区的工作情况和发生过哪些缺点错误 ,此其一 ;
    此後当我未去青海参观前 ,在北京的青海餐厅里 ,中共青海省委员会的各位书记特邀我等吃家常饭时 ,王昭书记专门对我简要而原则地介绍了青海从 1958年发生叛乱以来 ,藏族地区的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两方面所发生过的严重的缺点错误 ,此其二 ;
    到青海後 ,青海省人民委员会省长袁仁远把从 1958年至今青海省工作中取得的总的胜利和成就、工作中发生的缺点错误、尤其是民族和宗教工作中发生的左倾缺点错误的情况向我们作了比较全面地内部介绍 ,此其三 ;
    之後 ,亲自到青海的几个地区调查参观 ,听取了各地党政负责人简单的工作汇报 ,同时为了进一步深入调查 ,通过群众路线 ,召集了基层干部和各界层人民群众的代表人物 ,举行座谈会 ,想听取群众有那些甘苦呼声和要求愿望以及对工作的意见等 ,但是 ,由于一个时期这些地区大体上根本没有民主生活 ,对稍讲不如干部心意的意见之人 ,立即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严厉打击 ,因而人们学精灵了 ,在公开的会议上讲话的人非常少。我们向群众介绍了党的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的政策 ,不但对他们讲清 :“你们应该相信党的政策"的道理 ,而且由当地负责人也代表地方的党和政府向群众很好地讲了保证要坚决地表里一致地执行党的“三不"政策 ,叫群众不要顾虑等。之後 ,我又向群众说明 :你们提意见不必有什麽顾虑和恐惧 ,现在党制定了“三不"政策 ,不会有人打击你们 ,我还可以好好嘱托中共青海省委员会 ,大家不必担心。这样才使座谈会活跃了起来 ,当时以基层干部为主的群众代表 ,对一个时期所产生的广大群众不堪忍受的痛苦、工作中存在的缺点错误以及今後的要求和愿望等 ,坦率地、不加粉饰地讲了不少 ,此其四 ;
    在四川经请求中共中央西南局应允 ,在成都由中央西南局书记之一廖志高主持 ,中共四川省委员会书记之一桑吉悦希特向我们简单地介绍了四川省藏族地区的情况和工作情况。之後 ,在云南 ,我向桑吉悦希等提出了几个疑问 ,对此 ,虽作了很多答复 ,但未能接触怀疑 ,可是却了解了不少问题 ,此其五 ;另外 ,不论西藏人、西康人、安多人 ,由于我们都是一个民族、一个宗教 ,所以彼此的真实甘苦情况犹如一句民间谚语说的那样 :“藏水有器 ,藏言无器" ,故可传言相闻。
    由于我在藏族中是一个有名望的人 ,藏族大多对我寄于一定的希望 ,只要有讲述甘苦情况的良好机会或方便 ,就必然能讲出思想深处的话 ,因此通过这些特殊条件 ,听到了许多重要的话 ,此其六 ;把这些相互作了一番认真思考 ,这次打算就三个重要问题 ,进一步作言简意赅的汇报 :兄弟省的藏族地区工作中发生的缺点错误 ,虽然各地严重程度有所不同 ,但从根本上来讲 ,除去在我们西藏发生的缺点错误中西藏本身的特殊的几点外 ,其余不仅全部都有 ,而且比西藏的时间更长、更严重、更左倾。因而 ,现在在这些多数地区、男女老幼人民群众 ,一碰到象我这样藏族中的头儿们 ,就情不自禁地讲述内心的疾苦 ,出现眼中流泪的悲惨景象。从这里 ,凡是明智之人都可看出情况是如何严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