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藏人主张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匈牙利纪念著名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为纪念欧洲藏学和西藏佛学研究的奠基人、匈牙利藏学家、语言学家和旅行家克勒什·乔马·山多尔诞辰225周年,由匈牙利科学院、匈牙利克勒什·乔马学会和匈牙利罗兰大学西藏学会共同主办的为期三天的系列学术研讨会在匈牙利科学院开幕,三天的研讨主题分别为“克勒什·乔马的精神遗产”、“克勒什·乔马的学术研究”和“克勒什·乔马与藏传佛教”,后两天的活动将分别在罗兰大学人文科学院和孔子学院举行。来自主办单位以及同属罗兰大学的孔子学院、中亚研究所、东方学研究所、远东学研究所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将出席这次研讨会,并交流藏学、佛学和东方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中国驻匈牙利大使馆文化处官员将应邀作为特别嘉宾出席开幕活动,为这次重要的学术会议的召开表示祝贺。
   
    克勒什·乔马·山多尔1784年3月27日出生在当时匈牙利东部地区的克勒什(这一地区1920年后划归罗马尼亚,克勒什现为罗马尼亚的科瓦斯纳县)一个部落的小贵族家庭。1816至1818年间在德意志地区的格丁根大学求学时,乔马接触到东方学。乔马相信匈牙利人最早来自东方,为了探寻民族的起源,他于1819年11月离开家乡,先后经过东欧、地中海地区、北非、西亚和中亚,历经千辛万苦,于1822年7月到达藏传佛教影响的印度西北部地区。在当地英国行政官员的资助下,他开始学习和研究西藏的语言、宗教和典籍,最初目的是希望从语言学的亲缘关系角度在藏语文献中发掘匈牙利人起源的痕迹。乔马不仅会德语、英语、拉丁语、俄语,还在游历过程中学会了阿拉伯语、土耳其语、波斯语等,到达印度后他又学会了藏语、印地语、梵语和孟加拉语,据统计乔马熟悉的语言文字共有20种之多。1831年4月,乔马进入位于印度加尔各达的“亚洲学会”继续研究工作,1834年1月在加尔各达出版《藏英词典》和英文版的《藏语语法》。这期间的1830年3月,乔马成为“英国皇家亚洲学会”会员;1833年11月,他被吸收为当时的“匈牙利科学学会”通讯会员;1834年,他又成为“孟加拉亚洲学会”荣誉会员。通过在语言和文化方面的研究,乔马也完成了他的最初的夙愿——认为匈牙利人的起源就在东方,而且是匈奴王阿提拉的后代。但在印度(包括其中两年在孟加拉)不间断的长达20年的潜心工作中,乔马作为第一个欧洲的学者,进一步深入研究了西藏的文化与佛教,写出了极为丰富的研究笔记和论文,这些成为后来开创欧洲藏学和西藏佛学研究最重要的资料。1842年2月,乔马决定亲赴西藏进行实地研究,不幸途中染上重疾,于4月11日在东西印度中间地带的大吉领(Darjeeling)去世。他的坟墓至今仍保留在那里。

   
    从19世纪下半叶到现在,匈牙利对乔马的纪念和研究活动从未间断。在他的研究成果基础上,匈牙利的佛学、藏学和东方学研究一直在欧洲占有重要的地位。匈牙利最初在1920年就成立了“乔马·乔马学会”;1956年成立了“乔马·乔马佛学研究院”;1982年,为纪念乔马,布达佩斯设立了第一所匈牙利佛教祈福会;1998年,匈牙利乔马·乔马佛教基金会成立了名为“匈牙利佛教大学”的研习机构。
   
    乔马的一部分手稿现收藏在匈牙利科学院图书馆内。每当乔马诞辰和去世周年期间,匈牙利科学院等机构都要组织不同规模的学术研讨活动。今年值克勒什·乔马诞辰225周年由匈牙利科学院等机构举行的研讨会,是匈牙利近年来在这方面较为大型的活动,专家学者们将对新近的研究成果进行交流。这次会议的论文包括《乔马与匈牙利人的起源研究》、《乔马研究的梵文哲学特点》、《乔马时代的西藏》、《乔马的藏学研究》、《佛教及对其研究的开端》、《乔马文献中的西藏人起源》、《乔马的藏语语法》、《乔马论般若波罗蜜多文学》、《哈达:敬意的长巾》等。
   
    匈牙利今年各种纪念乔马的活动将持续一年。4月4日,匈牙利驻印度大使和新德里匈牙利信息与文化中心负责人专程到大吉领,向乔马墓敬献了花圈。在乔马的家乡,人们也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匈牙利驻罗马尼亚大使出席并与参加活动者一起在当地的乔马纪念馆周围植树纪念。
   
   摘自《藏人文化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