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藏人主张
·袁红冰教授谈《国际藏学史导论》
·曾建元教授撰文蒙藏委員會究竟何時裁撤?
·谈「西藏自古屬於中國論」
·袁紅冰序《國際藏學史導論》
·《國際藏學史導論》出版說明
·为何《藏英詞典》早于《漢英辭典》
·西藏诞生首批女格西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一
·安乐业谈新作《国际藏学史导论》之二
·藏学家史伯岭教授是一位人人都爱戴的学者
·藏人权威学者谈民族教育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
   
   十世班禅大师
   
   第五个问题 , 关于民主集中

   
   
   
   第一、关於民主
   第二、关於集中
    民主集中 ,不但是我国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 ,而且是人民内部一切工作必须遵的一个原则。这是在党的各项政策和国家的各项法规中都一再明确规定了的。
    毛主席在谈到关于我国的政治形势时说 ,要有一个又有集中 ,又有民主 ;又有纪律 ,又有自由 ;又有统一意志 ,又有个人心情舒畅 ,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详细的说 ,那就是既是高度民主基础上的高度集中 ,又是高度集中指导下的高度民主。因而 ,我们的所有路线和政策都是根据人民群众的意志、愿望和经验而制定和将要制定的。因此 ,党经常所说的 ,既然我们过去取得的胜利成就和看到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也是来自人民群众 ,那麽就必须接受群众的意志、愿望和从优缺点的体验中提出的意见 ,以及对工作的监督等 ,以便根据群众的希望和实际情况以及发展规律 ,克服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 ,谋取福利 ,这就是能够保证做好我们的所有工作 ,并使之不断前进的民主。
    为了使这个民主既有始有终又能统一起来也要很好的实行集中等的精神 ,都是特别重要而且绝对正确的。在我们西藏也必须完整的实行民主集中 ,自不用说了。在实行时 ,基本上说是够美的了 ,但是细看一下 ,也有实行的不全面、不普遍、不完善等不少问题 ,对此从民主和集中这两方面来谈 :  
   
   第一、关于民主
   
    在各级负责人和干部中 ,一部分人 ,发生了违背民主的行为 ,对工作的完成和发展 ,造成了不少不利因素。把党的政策和西藏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进行工作 ,这是完成我们的一切事业和任务的根本保证。如果把它只说说而已 ,在工作中就无法发挥党的政策和实际情况结合的作用 ,而一旦脱离了实际情况 ,这就如同对脚病用头药 ,不但不利于真正的病症 ,反而有引起其它病的危险。
    西藏的情况是特点很多 ,而且也很复杂。但是无论任何人 ,也不能轻易了解的 ,那就是摒弃骄傲主观和各界层的人民多商量 ,调查研究 ,多听取意见 ,向了解者询问等 ,力求利用这些办法 ,以了解西藏的实际情况和西藏人民的意志和愿望等 ,要这样作 ,首先就要到各界层人士和群众中去 ,对具有左、中、右思想的人们依其各自的观点、看法和认识而提出的先进、中间和落後的意见 ,不论其受听与否 ,合意与否 ,都要以“肚内可容刀枪箭戟"般的宽宏大量的精神 ,耐心地仔细听取 ,找到好的和坏的 ,把正确的精神汇集起来 ,以使今後党的政策和西藏实际情况以及人民的意志、愿望进一步统一起来 ,克服和防止工作中的缺点错误 ,从各个方面发扬优点 ,不言而喻 ,这是最最重要的。
    但是官僚主义深入下层少 ,对待意见以是否受听和是否合意而大力偏向 ,对讲不受听不合意的意见的人 ,不仅表现出不喜欢的态度 ,并且说 :“你的脑子有毛病 ,没有受到教育"等 ,甚至给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对他们心怀恶意或者加以打击 ,这种情形致使他们处于没有机会提出揭露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和虽然于事有益却缺乏跃进和积极的味道的意见的境地。
    另一方面 ,那些“要干啊"“要搞啊"之类的话 ,受到欢迎信任 ,讲这类话的人得到了进步分子或积极分子的荣誉关照。因此 ,虽在各级召开了许多各种不同形式的会议和对集体或个人进行了许多访问并征求意见 ,但除了大多数人都说 :好极啦 !美极啦 !漂亮极啦 !等花言巧语的好听话而外 ,没有或者很少有人说 ,不是这样而是那样 ;有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 ;要这样那样的纠正。其原因 ,就在于我前面所说的那些。
    那麽采取开会等办法 ,商讨工作事业 ,和收集防恶扬善的意见的意义、好处和效用就缩小了或正在逐渐消失。例如 :把一个问题提出商讨 ,只要到会的人里边 ,个别人略说一下好的道理之後 ,就说“再没有意见了吗 ?"“没有了" ,于是大家就举手或鼓掌通过。这固然会有一些人是出自内心同意而举手或者鼓掌。但是也有不少人虽有不满的意见 ,但由于考虑到不应该因公而牺牲自己的利益 ,也就在表面上表示同意的态度 ,也是多的。
    我们的工作方针、政策和任务 ,都只能在大力向群众解释说服而得到群众的同意後 ,逐渐让他们去做 ;上级切不可有强迫和命令的行为。但是主观主义和命令主义把没有得到群众同意欢迎的事情 ,也强迫他们去作 ,所以就没有完整地实行民主制度。
   
   第二、关于集中
   
    各级党委会在集中的问题上想来一定会是完善的 ,详细的就说不上了。而以我们各级政府来说 ,只是如彼而已。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是在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直接领导下的西藏的最高行政机关 ,本应行使我国宪法和各项法律、条例中所规定的职权 ,对自己的直属机关和各级政府进行领导 ,布置工作并做好掌握工作方法 ,审查报告 ,表扬成绩 ,纠正缺点错误等 ,以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筹委会的任务 ,这本来很重要 ;但是各直属机关和各专区 ,不仅在思想上把筹委会作为是自己的领导机关的认识不够 ,而且在各自的季度或全年工作报告中 ,尽说些任务完成得好 ,工作成绩大之类的话 ,除基本上和报纸上登出的大半一样外 ,从来不把重大问题做内部明确的报告 ,似有内深外浅之分 ,致使上级不能全面了解下级行政的问题 ,上下级之间不是那样关系密切和互相信任 ,加之我们自己也工作经验不够 ,就难以发挥领导作用。
    由于存在著诸如此类的好多不同情况 ,所以我们行政系统的集中也根本上不能使人满意。
   
   
   
   第六个问题 ,关于专政
   
   
   第一、关于集训
   第二、关于劳动改造等正式关押犯
   
   
    只对那些执迷不悟的叛乱分子、反革命分子、最反动的领主及其代理人实行专政 ,给予管制关押等依照国家法律予以惩处 ,而不冤屈一个无罪的人 ,这是党的一个政策原则。
    但在西藏具体执行中 ,发生的对可捕可不捕的大部分人 ,甚至不少无罪的好人 ,恣意安罪名诬害 ,列入罪犯之中等 ,使正直的人民感到惊讶的情况 ,从我上面已谈了的就可了解 ,没有必要再说明的了。这里稍微谈一下把被捕了的这些人 ,进行管制或关狱後或劳改时所发生的那些情况 :全西藏关押犯的数字达到了总人数的百分之几 ,这是历史上所没有过的。
   
   第一、关于集训
   
    ,在学习党的政策等时 ,由于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思想 ,因而 ,各个人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对那些不太恰当的看法和认识 ,耐心地进行帮助和教育 ,是很重要的 ;但是不但没有那样做 ,而是尖锐的斗争 ,对有些人还以残忍的虐待进行打击。因此 ,当人们一听到“来学习"的叫声 ,心就要悸动 ,正直的人大都心灰意冷 ,忧心忡忡 ,失去了改造自己 ,重新做人的信心 ;有的因憎恨而产生了各种邪念 ;有的只想随机应变的混日子 ,并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 ,学会了一套口和心之间距离很大的手法 ,这样就出现了一定数量巧言奉承、舞弄迎合的水平不低的人 ,以致造成了在实际改造上 ,表面上似乎取得了成绩 ,而内容却完全相反的情况。
   
   第二、关于劳动改造等正式关押犯 ,
   
    由于关押犯的人数过多 ,有难于管理的情况 ,对这些人的思想改造方面 ,想来不会比集训的好 ;不仅如此 ,在关押犯中 ,除去在西藏军区关押的一部分上层和一般监狱内有少数管理人员能按照党和国家的法律执行外 ,其余大部分监狱中对关押犯的生活和健康等 ,其主管这类问题的负责人或管理人员不关心 ,加之看守员和干部对那些人残酷无情地恶言恫吓 ,恣意毒打 ;并故意把地势高低和寒暖差别很大的南北上下的关押犯 ,迁来迁去 ,以致水土不服 ,衣被不能暖体 ,褥垫不能防潮 ,帐篷、房屋不遮风雨 ,食不饱腹等等 ,生活十分困苦凄惨 ,还让起早抹黑的劳动 ,并由于把最重最苦的劳动活交那些人去干 ,因而使那些人不可抵御地出现体力日衰 ,疾病很多 ,加以休息不充足 ,医疗不完善 ,使大量关押犯遭到非正常的死亡。对年在五六十岁 ,体质衰弱 ,已接近死亡的年老关押犯 ,也让进行十分苦而重的体力劳动。当我来回走动之际 ,看到这种痛苦情景时 ,虽然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悲愁 ,和想“难道不这样不成吗"的怜悯之心 ,但是没有任何办法。
    总而言之 ,在一九五九年毛主席曾向我们指示的 :由于西藏人口少 ,应采取不杀人或只杀极少数人的政策 ,比如叛乱头子拉鲁和罗桑扎西不杀也可以。这不仅是十分正确的、使人感动的英明的伟大想法 ,而且也是完全符合西藏的实际情况的。对真正的首恶分子给予关押劳改等 ,严惩不贷 ,以儆效尤 ,而对其余无罪或仅有小罪的人 ,若能严加控制根本不发生逮捕、关押和判刑的情形 ,做到铲除坏的 ,保护好的 ,就可收到对症下药之效。
    但事实与此相反 ,到处关押著没有好处反而招惹麻烦的犯人 ,和出现了许多不应当得死罪的犯人的尸体 ,这会使千百户人家的父母妻子儿女亲戚朋友十分悲伤 ,眼泪不断这是不用说的 ;加之不管是否有无罪过和罪过大小 ,把那样多的人关押起来 ,并且由于管理不善 ,致使有很多人非正常死亡。 对此 ,西藏广大人民不仅不欢迎 ,并且产生了不喜欢、遗憾、惊慌、怀疑、不满 ,并可怜那些关押犯。
    所以这些缺点错误就成了脱离群众的条件 ,也是逃往国外的叛乱分子和分散在西藏境内的残余叛乱分子对我们更加疑虑、惧怕 ,不但不前来投降 ,而且成为反革命到底的思想更趋坚定的主要因素。
    同时 ,西藏的上层关押犯中 ,原西藏地方政府的许多官吏虽被列入叛乱罪魁的行列 ,但是 ,大多数是 1959年在拉萨叛乱时 ,从 3月 10日在罗布林卡叛乱首领宣布反动的口号以後到 19日之间 ,在罗布林卡等处招集原西藏地方政府僧俗官吏开了各种关于叛乱的会议的参加者 ,其中凡在平叛时被俘的 ,都笼统草率地算作叛乱首领或罪魁而被关押的。但是 ,若问这些人是否全是叛乱首领或罪魁 ?很难说“是 。当时召开叛乱会议时叛乱罪魁说 :“若来就无话可说 ,若不来 ,不问任何人包括家属在内全部杀光"。就如谚语所说“虫不吐油 ,就要杀头"一样 ,由于受到所施加的难以忍受的压力 ,和以恃权强制的方式进行严重的威胁 ,在保全自己的思想支配下 ,为了解救自己和家属的危险 ,不得已而听从敌人的摆布 ,此其一。
    在叛乱首领的宗教和民族利益的借口下 ,对宗教、民族具有深刻的信仰、热爱和自尊心而又不了解实情的好人 ,上了敌人的当 ,此其二。
    由于西藏的封建制度 ,地方政府官吏们从祖先时起 ,受“具喜宫" (原西藏地方政府之名──译注 )之恩惠而生存 ,且自身亦为地方政府之官吏 ,所以差不多人人都有“在那里吃食就在那里当看门狗"的思想 ,因而在“具喜宫"的政权处于存亡关头的当时 ,出于对自己政府的恋念而鲁莽从事 ,此其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