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2009/04/17
   
   桑傑嘉

   
    中共與謊言、屠殺有不解之緣。當時的國民黨一直叫中共為“共匪”並非是空穴來風。想想,一個土匪建黨執政是什麼樣?在努力跟蘇共學了不少,但還是無法改變土匪本質。
   
    遠的不說,就看中共執政後的所謂的民主改革、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學大寨、學大慶、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哪一項不是土匪老大頭腦一發熱,不管老百姓死活,而進行的反人類的運動?稱“匪”真的還抬舉了。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幾千萬人的死亡,這難道不是人類最大的悲劇?中共仍然繼承其“優良”傳統,以謊言欺騙,以屠殺押陣。
   
    大的不說,就看小的。06年開始,中共官方媒體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叫“益多”的作者。長篇大論西藏問題,而且,是中共對西藏問題輿論的“座標”。 “益多”稍有動靜,中共的輿論就會吠影吠聲,開足馬力大造謊言。更特別的是“益多”從字面上看很像藏人名字。西藏人很本能的會想到益西多傑的簡稱“益多”。這樣想你完全錯了,因為,根本沒有這個“益多”。有關“益多”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談過很多,不在這裏重復。
   
    這就是中共,說謊言不算,而且,還造假說謊言的人,真高明!事實上,“益多”是中共某部某所的代名。因此,對他的文章更沒有任何的評論價值。但是,為了拯救很多不明真相讀者。必須要揭露中共謊言,防止繼續欺騙世人。
   
    3月25日,“益多”在新華網上發表文章《達賴喇嘛同封建農奴制度的不解之緣》專門欺騙不太瞭解中共入侵西藏前西藏狀況的讀者。其手段仍然是醜化舊西藏,罵醜達賴喇嘛。其中有個小標題是“當年妄圖“永遠不改””。文中說:“以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封建農奴主上層為了“永遠不改”,最終不惜發動武裝叛亂,圖謀從中國分裂出去。”看樣子中共真是饑不擇食,拿如此“粗造”的謊言度日。真的太丟臉了。事實是頂天立地的,早在中共軍隊還沒有進入西藏中部地區時達賴喇嘛專門在西藏政府成立“改革委員會”規劃了體制改革。從公職人員的工資、政府的土地使用、寺院和貴族的土地問題等規劃改革。但是,中共軍隊進入西藏首都拉薩得知西藏政府的改革計劃後,千方百計地阻礙西藏政府的改革。而且,改革的切入點正是中共所謂的“封建農奴主上層”。所以,“當年妄圖“永遠不改”是多麼荒唐,多麼厚顏無恥?
   
    順便說一句,1959年3月10日發生和平抗暴運動後,一直到3月17日晚達賴喇嘛等離開拉薩之前後,遭到中共武力鎮壓前一直是和平抗暴運動,而且,打傷索朗降措只是一場誤會。更不是3月10日“隨後向駐藏部隊、機關發起武裝進攻。”達賴喇嘛離開拉薩之後,才發生衝突,最後,中共以武力殘暴鎮壓的。更可笑的是,“益多”的文章還帶有嚇唬小孩的語氣,“如果有朝一日達賴喇嘛在西藏重執政教大權,他將理所當然地“充滿快樂的、笑眯眯的”把這一套重加到西藏人民頭上!”。
   
    告訴“益多”們,達賴喇嘛在印度有的是大權,但他千辛萬苦地把權力下放到人民手中。而且,想方設法在削弱和取消達賴喇嘛體系的特殊地位。這些“益多”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說。中國民眾知道了這些事實,中共的傳家之寶----謊言就會失靈的。
   
    最後,我真想把美國林肯總統說的:你可以在某些時候欺騙某些人(中國人),但你絕不能在所有的時候欺騙所有人(世界人民)這句話回敬給“益多”,因為,這句話太適合你們,沒想到,林肯總統還預見了“益多”之輩。
   
   2009年3月25日
   達蘭薩拉
   
   摘自《西藏之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