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
藏人主张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聲援藏人自焚抗暴運動口號
·燃燒的西藏在拷問人類的良知
· 华人声援澳大利亚“西藏宣传日”
·深析藏人连续不断自焚的根本原因
·四省藏區紀行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拉薩「網格化」
·中共废劳教仍续压迫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丑陋的藏族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格德寺出版藏人自焚历史档案(图)
·袁红冰台北发表新书纪念自焚藏人
·藏人公开挑战中共底线遭弹压
图伯特正名
·圖伯特正名的最後呼籲
·关于圖伯特正名全文
·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
   
   十世班禅大师
   
   

   第一个问题, 关于平叛
   
   
   --------------------------------------------------------------------------------
   
   
   
    西藏的叛乱,是具有反对党、祖国、人民和民主、社会主义的反革命性质的,罪恶很大。因此,党采取平叛的政策是非常正确的、必要的、应该而适当的;而且党还英明正确的指出:平息叛乱,要始终不分割地执行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三项政策。
    中关于对叛乱分子政治争取方面,对一切投降来归的叛乱分子不分叛首叛众,执行“四不”政策,此其一;对被俘的叛乱分子结合对每个人具体情况的深入审查,既有区别而又尽量宽大处理,给予出路,此其二;揭露内外反动派搞叛乱的阴谋诡计,宣布叛乱的罪恶,检查我们工作中有无可资叛乱分子用于造谣的缺点错误,有则坚决纠正改善,严格掌握今不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以便通过事实逐步消除一个时期以来曾经上过反动派当的各界层人民群众的怀疑顾虑,此其三;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但在执行时
    R (1)对放下武器,歧途知悔而投诚的人,没有完全按“四不”政策办事,对许多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逮捕、关押等,遭到大的打击;
    (2)在处理被俘的叛伍时,干部采取仇恨、歧视和简单草率的做法,对那些叛伍情况的审查不够全面或不深入,从而也就无法进行合理的区别对待了。
    如上所述,由于内外反动派们是打著宗教和民族旗子发动的叛乱,所以叛伍中,有很多是上了反动派当的好人;还有一些人是在上层反动分子的统治权力和武力威胁下,被迫而参加了叛伍的。对前者的大部分和者的不少人戴上了叛乱分子的帽子而处理了,没有得到宽大;
    ( 3) 揭露内外反动分子阴谋诡计和宣布叛乱罪恶方面,本来作的後 但由于反动分子用来欺骗人民的主要是说:“为了挽救宗教和民族利益”。
    所以我们必须保证宗教和民族的利益,使之丝毫不受损後 就显得非常重要。这方面所发生的许多成为敌快亲愁的根源,我将在下面谈。即如此,政治争取就不够完善,致使叛乱规模大、人数多、时间长、立场顽固、叛乱到底等,给平叛增加了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 , 关于民主改革
   
   
   --------------------------------------------------------------------------------
   
   第一:关于农业区的“三反双减"
   第二:关於土地分配
   第三:关於牧区“三反 "“两利"
   第四:关於阶级划分
   第五:关於发动群众和斗争
   第六:关於“七查"
   
   --------------------------------------------------------------------------------
   
   第一 ,关于农业区的“三反双减",
   
    在反对叛乱时 ,宣布叛乱的严重罪恶 ,对广大劳动人民深刻地进行谁是我们的敌人 ,谁是我们的朋友等阶级教育 ,激发人民群众反帝爱国 ,仇恨叛乱分子的情绪 ,以摧毁叛乱的基础 ,这是很正确而且必要的。关于对叛乱分子及同叛乱分子有无勾结进行审查方面 ,各地方发生叛乱的原因、情况和特点 ,以及参加叛乱的每个人参加叛乱的原因、情况和特点 ,肯定有各种不同 ,需要深入调查研究。为此就要充分地发动群众 ,干部要认真仔细的分析 ,进行全面处理 ,就很重要。
    但在执行时 ,把开一两次会和急躁的进行少许学习看成是发动了群众 ,把积极分子所讲的都信以为真 ,在运动中只要搞出很多有关叛乱的问题 ,干部就认为是工作深入细致 ,以致吹起一阵狂风 ,从而没有完全执行党关于既不放过一个罪犯也不冤枉一个无罪之人的正确原则 ,致使未能准确的区分由于思想反动而参加叛乱和受骗参加以及威胁强迫而参加叛乱等三者的界限 ,有些人在叛乱时住在叛乱地方或者去过叛区 ,或者只因路过叛区住了一下 ,就被戴上叛乱分子的帽子。
    关于同叛乱分子的联系方面 ,不分黑白地把在 1957、 1958年同康人和安多人有过新旧往来关系 ,甚至给路过的康人安多人借过宿的也都算作与叛乱分子有勾结的人 ;对出于害怕而给过叛乱分子财务的 ,和被股匪抢劫过的 ,以及奉原西藏地方政府或者宗奚本、地方上的叛乱领主之命 ,不得已而支援过叛伍的 ,也都戴上和自愿支援叛乱者相同的帽子。
    还有严重的是对一些人毫无原因的也被干部或积极分子随意捏造罪恶 ,加上了叛乱分子和反革命分子的罪名。例如对我和与我一样的知名爱国进步人士 ,也竟被无中生有的称为反动派 ,那麽别人就更不用说了。总之 ,对于大部分可戴可不戴叛乱帽子的 ,和不少不应戴帽子的好人 ,都被冤屈地扣上大帽子 ,逮捕关狱 ,没收其占有的财物等 ,同叛乱罪魁一样处理 ,致使人们感到惊讶诧异。
    反对人身依附 ,反对乌拉差役制度 ,进行减租减息 ,使广大的百万农奴和奴隶从封建农奴制度的一切束缚下解放了出来 ,从剥削压迫之下站了起来 ,经济上得到了利益 ,因此劳动人民非常高兴。但是由于“二八"减租政策在有些地区有兑现与不兑现的各种情况,致使群众中形成了要交租和不要交租之分 ;不过在这方面除群众内部和领主内部所得利益不大一致外 ,并没有发生其它大问题。
    废本减息方面,领主和领主代理人在 1958年以前放给劳动人民的债务 ,本息全部废除 ,因此 ,执行时没有发生大的问题。对 1959年放的新债 ,减轻利息而本息都要偿还;劳动人民内部的新旧债务 ,本著团结的原则,按契约规定办事等等政策 ,有些地方执行的不够好。
   
   第二 ,关于土地分配 ,
   
    对农奴主所有的土地和生产资料等等 ,按所有者参叛与否 ,加以没收和赎买 ,分配给农业区所有的人 ,废除了西藏土地的封建农奴主所有制 ,建立了农民所有制 ,从而土地所有制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但是 ,对于没收和赎买 ,是否能使大家心悦诚服感到公正 ,这完全取决于对参叛与否的调查区别是否正确。在调查是否是叛乱分子和对叛乱有无支援勾结时 ,要认真彻底的了解 ,在按实际情况进行处理时若能做到尽量宽大 ,少戴叛乱帽子 ,尽可能缩小打击面 ,争取较多的人 ,这对于壮大自己 ,削弱而孤立敌人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正如我方才在前面所说 ,由于发生了调查不深入、不细致、不符合实情地戴了很多黑帽子 ,打击面过大等 ,从而不少不应该没收的家户遭到了没收。因此 ,使人们对我们产生了怀疑顾虑和失望。
    对于赎买 ,以前我们爱国进步人士的头儿们就表示不需要赎买的意见和态度。这是因为西藏的土地是人民的劳动创造的 ,不应该归少数人占有。现在归劳动人民所有时 ,我们接受国家分期付款的赎买 ,是很不应该的。另一方面 ,考查原土地所有权的来源 ,确定主人 ,这也是一件复杂的事 ,难以作到准确。这些情况虽已反映 ,但是党为了照顾反帝爱国的中上层人士和给未参加叛乱的人士以荣誉 ,仍采取了赎买的政策 ,对此中上层人士表示巨大的感激和拥护。但是由于只热衷于实行“三光" ,而慎重和掌握不够 ,致在反动文件中把许多土地所有权的执照也焚烧了 ,因而发生了对真正的所有者是谁、面积大小、有何牵连等无法查对或者难以查对的情况 ,加之在全区的干部执行的办法也有所不同 ,因而产生了一些赎买不当的情形 ,引起领主内部有些意见。但是这毕竟是总人数中的少数 ,关系不大。
    由于在划分阶级时 ,发生了我在下面将要讲到的把有些农奴列入领主代理人的情况 ,再加上在西藏也稍微刮了一点“五风" ,给中富农奴的土地、生产资料、房屋和余粮带来了一些损失。同时 ,中、富农奴如果在行动和言论上稍不加检点 ,就会立即遭到打击 ,变成人们轻视和侮辱的对象。由于我们对于要团结包括富裕农奴在内的中等农奴做得不够完善致使他们感到恐惧和忧虑。
   
   第三 ,关于牧区的 "三反 "、 "两利 "
   
    ,"三反 "工作执行的情况 ,大体上和前面所说的农业区的情况一样。
    关于 "两利 ",由于牧业生产和牧业经济与农业有较大的不同的特点 ,为了使牲畜不死亡损失 ,稳定地发展牧业 ,党对西藏牧区工作提出在不划阶级、不斗、不分的原则下 ,实行牧主牧奴两利的政策 ,一方面使牧奴变为牧工 ,由牧主付以合理的工资 ,牧工也要有自求解放 ,起来作社会主人的思想 ,好好放牧牲畜 ,另一方面照顾牧主的合法利益 ,以发挥他们经营牧业的积极性等 ,这种比农业区更为缓而宽、慎重、妥善和逐步前进的政策 ,完全适合西藏牧区的实际情况 ,是绝对正确的。
    但是在具体执行中 ,由于我们的干部一般都是刚在农业区搞完激烈的民改斗争 ,头脑正在发热 ,因此一到牧区搞起 "三反两利 "运动 ,就对许多牧主和富裕牧民展开了激烈、尖锐的斗争 ,致使许多牧主和富裕牧民 ,只考虑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 ,无暇顾及牲畜的管理和繁殖 ;在发动牧奴的时候 ,由于只偏重于反对牧主和富裕牧民的教育 ,对“两利"政策 ,缺乏应有的教育 ,因而牧奴虽如数得到了工资 ,却不听从放牧的指使 ,且当牧主或富裕牧民稍加数说时 ,就要受到斗争 ,等等。由于这样看不到全局 ,因而对在“两利"基础上达到人安畜旺造成不利因素。
   
   第四 ,关于划分阶级
   
    党根据西藏的实际情况 ,提出的可以按农奴主阶级和包括奴隶在内的农奴阶级而划分为两大阶级 ;民改时期的阶级路线是依靠贫苦农奴和奴隶 ,不仅团结包括富裕农奴在内的中等农奴 ,并且团结农奴主阶级中的左派、中间派等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孤立和打击叛乱分子、反革命分子和执迷不悟而又最反动的农奴主和农奴主代理人 ,以彻底消灭最黑暗、最残酷的封建农奴主阶级及其制度的政策是正确的。
    而由于这个工作干系大而复杂 ,干部必须抛弃不符合既定政策的一切偏向 ,对各个人的出身、历史、情况和立场认真调查研究 ,实事求是地按实际情况划分阶级 ,并全面地考虑利害 ,从长远著眼 ,尽量宽大处理 ,除了对必须打击者无遗漏地予以打击外 ,其余必须严格控制打击面 ,努力争取尽可能多的人到我们方面来 ,这虽然非常重要 ,但在执行时 ,大部分或者不少地区 ,干部则与此相反 ,对运动是否细致和质量好怀不加考虑 ,一味地追求轰轰烈烈和恐怖尖锐 ,不看打击是否准确 ,而把规模和数量作为主要的 ,在这种狂风中 ,把凡是曾经担任过更保 (相当于村长的小头人 ----译注 )、措本 (相当于乡长的头人 ----译注 )、寺庙执事等的大多数人划为领主或领主代理人。但是如果要问把这些人列入领主和领主代立人是否应该 ,可以说都列进去是不应该的。关于更保和措本 ,各地情况不同 ,有些是有固定的职务和因其职务而得的“食邑"等 ,这一部分可以算作领主代理人。但有些就不是那样 ,而是轮流任职的 ,和由群众自己请求和推选那些合适的人担任的 ,既无利益还要吃亏 ,是被官僚毒打等痛苦的承受者 ,将其列入了领主代理人 ,这是混淆了阶级的划分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