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喇嘛在人间,身不由自己
   ──香萨.班智达.洛桑切吉尖参仁波切访谈录
   
   安乐业
   

   
   香萨.班智达.洛桑切吉尖参仁波切,1980年4月15日生于西藏东部
   安多旺什德亥十八部落,是父银却太和母华毛叶之子,俗名为才让扎
   西,年满八岁与哥哥拉毛东主(僧名为若布杰)一起踏入小学之门,
   开始学习藏、中基础文字。
   
   1991年经过达赖喇嘛年仅11岁的才让扎西被认定为香萨.班智达转世
   灵童。1992年,他拜奇桑仁波切为法师成为为僧人。同年,中华人民
   共和国批准转世灵童。这是达赖喇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下产生的
   第三个转世灵童。(第一为噶玛巴仁波切,第二为阿若.旦增格勒旺
   布。)藏历4月15日,西藏六大主寺之一塔尔寺寺主阿嘉仁波切专来
   拉加寺(香萨仁波切的母寺)主持座床典礼。
   
   1997年,年仅17岁的香萨仁波切选择了流亡印度,也惊动了中华人民
   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追至西藏自治区章木口岸,之后无获而归。其
   实,他不在那个路上。
   
   他和两名助手(一名为仁波切的哥哥若布杰)顺利抵达印度后,得到
   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迎接和并且拜见了达赖喇嘛。依达赖喇嘛的旨意,
   他以色拉寺著名格西洛桑巴丹为经师,开始钻研五部大论为主的佛学
   理论。
   
   2001年元月15日,他在达赖喇嘛处接受五近圆戒。
   
   同年8月15日,他以优异成绩考取进入学习格西学位的行列。现今,
   他在印南色拉寺继续深造佛学理论以及其他学科。“香萨”源自藏传
   佛教格鲁派始祖宗客巴.洛桑扎巴之母──香萨.阿切仓,也就是宗
   客巴.洛桑扎巴之母香萨.阿切仓的转世,人们称其为“黄教之
   母”。他现是印南色拉寺地位最高又最年轻的大喇嘛(即活佛)。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感谢香萨仁波切接受我的采访!
   
   ◆采访时间:2006年5月3日。
   ◆采访地点:印南色拉寺香萨宫邸。
   
   (以下安乐业简称“安”,香萨仁波切简称“香”。)
   
   安:自从2000年,我有幸认识仁波切以来,一直怀着与仁波切进行长
     谈一次,又觉得不是在仁波切的宫邸进行采访,既不礼貌更不合
     适。因此,就一直拖到今日。今日有了与仁波切采访的机会,我
     很想知道仁波切什么时候被认定转世灵童的?当时所经历的感觉
     如何?我相信,这也是我的读者非常感兴趣的重要信息之一。
   香:我是于1992年被认定香萨仁波切转世灵童的。之前,有一位前世
     香萨仁波切的管家到印度与色拉.扎西本一起多次拜见过达赖喇
     嘛。两位老人过世之后,又一名僧人前后五次出入印度,向达赖
     喇嘛呈送300余名(属鸡和猴)儿童的简历和照片等详细资料
     后,按着佛教仪规筛选办法认定的。同年,由奇桑仁波切任法师
     为僧,藏历4月15日,西藏六大主寺之一塔尔寺寺主阿嘉仁波切
     专来拉加寺(香萨仁波切的母寺)主持座床典礼。
   
     在拉加寺期间,我有一种佛像式的感觉。在藏人社会中一提起转
     世灵童,他(她)们看得非常特殊,因此,只需听每个人的诉
     苦,没处诉说自己的苦衷。尤其是这种环境所延伸的压力能够制
     做出很多麻烦。当时,虽然我小还是有那种感觉。
   
   安:是啊!中国有句俗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可以把它
     换成“喇嘛在人间,身不由自己”,那么,您选择流亡印度和那
     种身不由己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
   香:当然有。在那种环境下,只因为佛像,就按着人家的意志去行
     事,想说的不能或不敢说,不想说的偏偏要去说。可想而知,那
     样的结果就被迫成为政治的工具。另一方面,无法接触到想学的
     佛教理论,而且,应酬等每次都要耽误学习佛学的时间。因此,
     为了避免这些困难,就选择了去印度求学的道路。
   
   安:在西藏民间,尤其是安多地区,一提起您的流亡过程,有一种传
     奇式的说法。我曾在安多听到过很多次,当时非常羡慕您的那种
     特异功能,因为,那时我有逃离西藏的准备。现在您能否告诉我
     您所经历的流亡过程吗?
   香:(笑)莫非因我生在安多地区而乡亲们想夸耀我与众不同?其
     实,我是依靠人类共同的特异功能,即两条腿走过来的。原始时
     期,人们把第一个行走者视为具有特异功能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些,那也是一种人之常情的,现在恐怕说不过去呀!
   
     从1993年开始,我就有去印度的想法,但是,五次被人发现,未
     能去成。当时轮转移到了1997年,就有了机会。趁这次机会,在
     罗布桑达杰(之后在青海省水电设备厂去世,被警察打死的。笔
     者注)和若布杰的帮助下雇了一辆大车直奔那曲,那是按着算卦
     的结果行事的。从那曲出发的当天晚上到了萨噶县,绕过边防部
     队的视野开始步行总共走了13天。我们经历了迷路、掉入雪窝、
     越水、脚掌疼痛等之后,才到了駐尼泊尔西藏流亡政府难民接待
     中心。我坚信我们能够顺利到达与达赖喇嘛的护助有一定的联
     系。同时,得到了格德法王的帮助和接待,还拜见了达赖喇嘛。
     由达赖喇嘛亲自指定了我的经师。
   
   安:您作为一名为求学而流亡的大喇嘛,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印南色
     拉寺中所学到的佛学理论和当初流亡时的目标是否相等?
   香:我认为比家乡的话,这里学到的不少;但是,比这里的大佛学家
     的话,恐怕所掌握的只是小菜一碟。因为,有很多客观原因的。
     一方面,名为一名大喇嘛(即活佛)的时候,必须要自己修建宫
     邸。我为此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换了500多万卢布。另一方面,
     这里换一个堪布,就有一条章程,没有固定性的章程。这种行为
     对学习佛学的影响非同小可,又是努力学习的一大障碍。它的摇
     摆使人眼花缭乱。
   
   安:据我所知,西藏流亡社会接受民主的理念不迟,那么,没有“全
     僧公决”之类的路子呢?
   香:现在没有。对此,我们尝试过。尤其是作为大喇嘛,永远架空于
     上面,又是人人努力去寻找不足的对象。当然,这不等于将来没
     有路子。
   
   安:那么,这种现象与西藏境内佛教界的现况有什么不同?
   香:西藏那边注重表象性的过程,主要颂经等仪规性比较多,钻研深
     入佛学的机会少。有时侯,动不动要说些自己不愿意说的话,还
     需要参加一些自己不想参加的会议。这里没有那种现象。
   
   安:2006年元月份,达赖喇嘛讲授时轮法会时,《倶舍论》对世界形
     成的解释提出了质疑,而且,还耐人寻味地对历代达赖喇嘛的转
     世方面也提出了质疑。对此您有何看法?
   香:这是按着科学的角度去考察的观点,本身《倶舍论》对世界形成
     的解释佛教没有产生之前就有,又是佛教四大教派中只有一派传
     承的解释法。不过,现在佛教应当与科学同步前进,不然,难以
     形成气候。至于前世转后世而言,我自己认为,不管从那个方面
     去看,尤其是从历史的角度去看,这是不太科学的一种举措。因
     为,有的转世,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当转世的事情也出现过。所
     以,我不喜欢认定转世灵童。我经常对身边的仁波切们开玩笑地
     说过,我们的前世宁要追到“二胜六严”(即古印度著名的八大
     佛学家。笔者注)不可。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觉悟程度不如一
     名格西。也许,很早以前,西藏佛学家们为了佛教发扬而发明了
     “转世灵童”这个特殊现象。我敢肯定现在的转世灵童中传承前
     世觉悟的不到20%。
   
   §§印南色丹寺
   
   安:西藏的一名大学生向我提出过这样的一道题,“印度的西藏寺院
     内除了佛学有什么其他学科?”现在,我请仁波切向西藏大学生
     回答这个问题。
   香:寺院是佛学专业的场所,主要学的是佛学;同时,也有一些科学
     方面的知识,但是,并不普及。
   
   安:嗯!我以为科学早就普及了。因为,达赖喇嘛不是专门设立了对
     此管理的机构和邀请科学家讲授科学理论、还每年一度地在达赖
     喇嘛宫邸举行佛学和科学比较的会议吗?
   香:是的,我们不缺少达赖喇嘛辛勤的引导。但是,实施当中出现了
     一些问题。你们读过西藏历史,当年13世达赖喇嘛准备建立英语
     学校时的情景与现在基本上没有两样。不过,这需要一种适应的
     过程,再过15年,或许不象现在的这个样子,也可能有些成绩。
     我是从这个角度去支持根本上师(即达赖喇嘛)的,也是对旁人
     这样呼吁的。
   
   安:我读过很多西藏那边的新闻,其中,有一些“科技进入寺庙”的
     内容。如此看来,将来很可能西藏那边的寺院掌握的科学知识多
     些。您是这么认为吗?
   香:如果是那样,我是会祝福的。但是,我不希望完全盲目地用科技
     替代佛学,而是,从比较中取舍优劣。不然,又失去了意义。
   
   安:在此前提下,您认为僧人有怎样的义务和如何去刻苦学习?
   香:在现阶段,佛学和科学处于一种相互讥笑的状态。这主要是懂佛
     学者不懂得科学,懂科学者又不懂得佛学而形成的一种暂时性的
     局面。如果要扭转这个局面的话,需要这样一些步骤:首先向世
     界介绍佛学时,要在与科学的比较中提炼出佛学精华。同时,每
     个寺院建立佛学与科学比较中心,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那样慈
     悲之心能够推广到地球的每个角落,对人类产生前所未有的和谐
     状态。
   
   安:我记得曾经您对我讲过,西藏将来恢复自由之后,不准备参政,
     那是为什么?您认为所有年轻喇嘛(活佛)的想法与您相同吗?
   香:现在西藏处于一种紧急关头,又牵涉到佛学、文化、民族等综合
     性的一种问题。因此,不管是僧人、还是俗人,都有义务去做自
     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将来西藏恢复自由的那天起,僧人不应该参
     与政治。也许会有一些好心肠的僧人,毕竟是政治难免有非议。
     作为出家人不允许有非议的,因为,这个牵涉到藏语为“扎
     尔”,即“越度”。没有越过非议的度,就不称其为真正的僧人
     或出家人。后一个提问,我不知道是否每个喇嘛(活佛)与我同
     感?但是,从佛学的高度去理解这个,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达赖喇嘛也是如此思考这一问题的。
   
   安:我听说您正在担任印南佛教文化协会的总顾问一职,请能否简要
     地介绍一下印南佛教文化协会?
   香:这个协会是去年成立的,主要提升每个藏庄学校的藏语和佛学知
     识,每年召开一次文化论坛会议,邀请一些著名格西去国外或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