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藏人主张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事實勝於雄辯,更勝於死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2009/04/08
   米拉鐵子
   

   转自西藏之頁首發
   
    稍微注意2007年至2008年有關西藏局勢的人都會肯定“達賴圖謀所謂“大起義”又一是非顛倒,胡編亂造的“傑作”。因為,達賴喇嘛與“西藏人民大起義”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這一事實,對於全球各媒體來說再清楚不過的事。但對中國媒體,另當別論了。因為,只能按主子意思做事、才是唯一“標準”。
   
    當讀者把這篇文章從頭讀一遍,我們會發現這篇所謂的“達賴圖謀所謂“大起義”,中共當局是怎樣編造謊言的真相就會清晰浮出。而且,更全面地看到中共輿論死賴的厚顏無恥。還有程剛之類前言不對後語的吠影吠聲心態。當然,中共領導人胡、溫說3月西藏發生和平抗議事件是“打砸搶燒事件”,中國的所有媒體必須以這個原則進行瞎編,死賴。中共軍警也必須按最高領導人的話語進行逼供,偽造,暴虐---不懈任何代價的“證明”最高領導人的“英明”。但是,西藏人民?此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
   
    言歸正傳,《達賴圖謀所謂“大起義”》一文次序混亂,前後顛倒,違背事實,牛頭不對馬嘴。
   
    這篇文章,圍繞西藏三月事件,說謊編造。一次又一次地把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拼湊在一起,謊言疊加起來製造“真相”。為了以事實證明該文章的謊言,本人按文章的每一小節一一揭穿謊言。
   
    作者在“同達賴的會面不能被正式記錄”小節中的第一段中有關“西藏青會等5個組織為“西藏人民大起義”搞兩期培訓班時的這些話正是牛頭對不上馬嘴。因為“西藏人民大起義”是2008年1月開始的,是在印度等地的抗議遊行運動,在這樣的培訓會上說什麼“達賴喇嘛沒有捲入此次遊行只是權宜之計”、“必須記住與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關係及聯繫渠道”、“告訴遊行人員達賴喇嘛事實上是此次運動的激勵力量”。腦子有問題?不要說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公務員、大部分流亡藏人沒有參加這一運動。笑話!在印度新德里抗議遊行記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聯繫渠道幹什麼?一看就是個不是事實,流亡社會不管那個非政府組織舉行活動全部由組織者負責,承擔所有的責任。並非中共,抗議法國、日本、美國政府包辦,包括最後的鎮壓。
   
    在第二段中,說“2008年3月14日,小昭寺僧人占堆、繞傑帶領40余名僧人沖出寺廟掀翻警車、襲擊警察,導致事態迅速蔓延,引發了拉薩打砸搶燒事件,而達賴曾在印度親自接見過這兩名僧人。”3月14日後,中共官方發行了真相光碟---[拉薩314打砸搶少暴力事件紀實],其中根本沒有小昭寺僧人占堆、繞傑帶領40余名僧人沖出寺廟掀翻警車、襲擊警察的事,顯然,作者虛構的。主子都沒有虛構出來,這位記者真高明也!另外,還以達賴喇嘛在印度接見過這兩位僧人來添油加醋。事實上,達賴喇嘛會接見每一位從西藏來的藏人,哪怕是中共的特務也一樣會接見。
   
    在第三段中,作者寫道:“3月14日的拉薩暴力事件之後5天,達賴喇嘛特地把“藏青會”、“藏婦會”、“自由西藏學生運動”、“九·十·三運動”、“國際支援西藏網路”等組織的首腦人物召集到他的辦公室,關起門來開了一個會,研究該如何應對藏區局勢。”達賴喇嘛確實召集這些組織的首腦,但這位作者在議題上作了手腳。這次會議是達賴喇嘛就有關“徒步返鄉運動”呼籲組織者必須考慮印度政府的意見。這在當時的各媒體進行了報道的,並不是什麼秘密。瞎編什麼 “研究該如何應對藏區局勢”,如果真的研究藏區局勢也不會與以上這些組織會談,記者大人真是跑到郵電局灌青油去了,這不僅走錯門了,而是大錯特錯。如果這位元作者認為以上消息是正確,那麼,我只能對你說,你的情報人員騙了你,媒體公開的事情都搞不清---快快炒魷魚!
   
    第四段的言詞更是含糊不清,“4月,“國際支援西藏網路”在印度達蘭薩拉開會出臺了一個下一步抗議活動的戰略計劃,達賴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首席噶倫(首席部長)桑東聽取了專題彙報,均表示贊同“---胡編亂造!2008年4月,達賴喇嘛根本沒有出席任何非政府組織的會議,更何談“表示贊同”?還自編自說什麼“會面不能被正式記錄。“批准”一事也絕不能對外泄露。”告訴你,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度,並非中國大陸,不能像中共那樣一手遮天。更何況,“國際支援西藏網路”的活動和計劃絕對不需要達賴喇嘛或西藏流亡政府批准的。
   
    這位元記者真是太可憐了,你所說的“有關部門”也太狠心了,給你這些偽證寫,最後,出醜還不是你---特派記者程剛?
   
    在“3·10、3·14,是早已定好的“起義”時機中第一段的謊言太粗造了,因為,第五屆國際聲援西藏組織大會通過的所有計劃都已公開,並出版有《FIF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IBET SUPPORT GROUPS Brussels,11-14May,2007 A REPORT》書。根本沒有什麼《戰略計劃》,前往西藏拉薩進行“和平遊行”計劃等等。看又是瞎說,3月10日,西藏人家喻戶曉的西藏自由抗暴日,這還需要謀定?五十年前的血腥屠殺,西藏人永遠不會忘記的,全世界的流亡藏人都在這天舉行各種抗議遊行。而且,2008年3月西藏和平抗議事件是3月10日發生的,3月14日只是中共採用種種手段使和平抗議引向暴力,最後採取武力鎮壓的日子。
   
    我在上面已經談到,達賴喇嘛與“西藏人民大起義”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當然,在中共集權統治下的人們很難理解,但是,在自由民主社會中的人們非常清楚政府與非政府,政府與民間等的關係。西藏流亡社會非政府組織舉行任何活動,不必有政府批准同意。同樣,政府不必承擔責任。所以,這些非政府組織舉辦什麼運動,跟達賴喇嘛沒有關係。甚至,這些組織表達反對政府的立場和政策,這是他們的權利。
   
    第三段更是可笑,作者正是搬石頭砸自己主子的腳。既然,2008年1月由三家國際媒體進行了多次廣播,兩個月之後還沒有防禦,這到底是為什麼?很清楚,中共使拉薩和平抗議活動引向暴力後進行武力鎮壓的,且指責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藏人策劃。
   
    第四段,本來沒有任何值得駁批的東西,因為,第一句是彌天大謊,其餘的還需要說麼?請看“66歲的格爾底活佛是達賴集團二號人物桑東的得力助手”。笑掉大牙了!從西藏政府、達賴喇嘛辦公室、流亡社會非政府組織看格爾底仁波切(活佛)絕對不是什麼“二號人物”,更不是桑東仁波切的助手。而且,作者思維混亂到“[今年初],他利用自己的宗教影響力----”,真的糊塗透頂了。
   
    作者在“早就做了大量準備”中的謊言更是層出不窮。看看這位元記者大人,竟然會說出如此荒唐之言:“很多具體的準備都是由流亡政府中負責行動的“安全部”和“藏獨”組織中最擅長實施的“藏青會”來操作的。”還說什麼:“西藏流亡政府的“安全部”基本上就是達賴集團的特務情報機構。”中共有關部門對作者提供真實的情況是如此的荒唐,不然,丟臉也不會丟得如此狼狽。
   
    在西藏流亡政府簡介中是這樣介紹的:“安全部的主要職責是確保達賴喇嘛的安全。其下屬部門還要組織和安排達賴喇嘛與公眾的會面、集會等;同時還要協助印度政府對西藏難民的登記和幫助流亡藏人辦理、延期、更新難民證等工作----”
   
    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它有索嘎、比日兩所“政治學院”,建在印度的達蘭薩拉---” 特派記者程剛呀!你不知就別在演小丑了。首先,感謝你太舉索嘎、比日為“政治學院”。不過,你出醜不在這裏,告訴你“比日”學校不在達蘭薩拉。離達蘭薩拉3個小時的車程。不知學校在什麼地方,別再高談闊論學校培養“間諜”的事。這兩所學校的學生都來自西藏,學成後返回西藏,這是公開的秘密,在這上面你不會作出什麼文章的。
   
    之後是更多的無稽之談,去年3月後中共欺騙世人哪些丟在垃圾裏的東西這篇文章再次引用了。請看“使用暗語,如將“達賴”改稱“叔叔”、“雪山獅子旗”改稱“裙子”、“達賴光碟”改稱“餅子”、“闖關入境的境外僧人”稱“客人”、“形勢緊張”稱“身體不好”。
   
    對於每一位流亡藏人來說,這不是情報人員的暗語。因?,你在電話中說“達賴喇嘛”,電話就會立即切斷。只能用“叔叔”等等代替。再說,全世界誰不知中共對電話、郵件、信件的監控的事實。大家不會笨到用電子郵件做情報工具吧。更好笑的是,記者大人真得看慣了中共官僚的生活方式,編造謊言都以中共的做法為藍本,大出笑話!請看:“3月11日,流亡政府“安全部”召開了小範圍慶功會,慶祝活動成功舉行,並向“3·10”事件的組織策劃者頒發了獎金。”不值一提。
   
    2008年3月西藏發生和平抗議事件後,中共指責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策劃了抗議活動。達賴喇嘛當時立即呼籲中國政府派調查人員到達蘭薩拉調查西藏政府各部門和達賴喇嘛辦公室。如果真的有以上證據,何不派代表來?讓全世界看看“達賴集團”是怎樣策劃的。事實告訴我們,那是謊言!
   
    在這篇文章中,最讓人覺得造假登峰造極的是“境外指令境內鬧事”一節。作者找一些竊聽的流亡藏人和境內藏人對話,說成是“指令”。這不可恥?去年3月西藏發生如此大的抗議事件,而且,中共採用強大的武裝力量進行鎮壓。境外藏人打聽境內的父母、兄弟、姐妹、親戚、朋友---作為一個人這是多麼正常的反應。其中,文中提到的很多說成是青年會成員或其他組織成員的說法是編造的。因此,在此不一一駁批。甚至,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都認為是“指令”。再說,中共不是口口聲聲說,人民支援中國共產黨,而且,西藏人民在你們統治下,他們聽的指令應該是中國的指令,怎麼會是千里之的藏人的“指令”?。
   
    要說明一點的是,記者大人從有關部門瞭解到的情況,“藏青會”還擬定了19人的暗殺名單,包括境外愛國藏胞、流亡藏人中的所謂“異己分子”、其他藏傳佛教教派教徒等人員。是天大的謊言,印度是不允許任何暴力事件的製造者留居該國的。如果,真有此事,首先印度政府回驅逐出境的,不管是誰,不管是什麼組織。恰恰,西藏青年會在印度。如有此事最先知道的應該是印度政府,而不是中國政府。印度政府從來沒有認為西藏青年會進行“暗殺”。
   
    文章最後一小節 “3‧14”後成立了“大起義”的總指揮部的說法更是荒唐到了極點。
   
    去年3月西藏發生和平抗議事件,並遭到中共武力鎮壓後,西藏境內局勢非常嚴峻。西藏流亡政府和噶廈決定成立“西藏流亡政府和人民議會應急協調小組”簡稱“西藏應急協調小組”。主要是瞭解西藏境內局勢發展。同時,有效管理西藏境外藏人的活動,主要是與地方協調。以免情緒激昂的流亡藏人和印度等的地方民眾之間發生衝突。而且,“西藏應急協調小組”與“西藏人民大起義運動”沒有關係的。更談不上“總協調方,民族分裂活動的指揮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