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欢迎跨省追捕》

   这是一个笑料万出的荒唐时代。针对各地的当代文字狱、针对“跨省追捕”的一出出闹剧,广大网友或怒斥、或严批、或冷嘲,奇文万出。下面这段话作为一则帖后声明,最近广传江湖:

   

   “以上内容完全是我亲笔,本人完全明白其意思,故本人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欢迎跨省追捕。要详查请及时联系作者,谢谢!”

   

   东海戏仿之曰:以上内容完全是我亲笔,本人完全明白其意思,故本人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欢迎跨省追捕。要详查请及时联系作者,谢谢!哈哈2009-4-26

   

   

   《天下第一恶书》

   “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将所有力量全部用上”…“整个过程要做到心态平稳,意无杂念,不可慌乱,不要考虑自己是否是相对人的对手,会不会把相对人弄伤了……此时应达到忘我的状态”…

   

   据介绍,以上两段话出自《城管执法操作实务》一书。该书由北京市城管执法局与北京市市政管委培训中心联合成立的城管培训教材课题研发组统一编写,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06年公开出版。南京和北京的新华书店都有售。

   

   难怪各地城管欺压殴打小商小贩的事件层出不穷,原来源头在这里。此书将某些恶人和邪恶势力与民为敌的心态赤裸裸地表露了出来,可谓反人民、反和谐、反文明的《天下第一恶书》。

   

   有网友说,城管属于专业型的黑社会。殊不知盗亦有道,专业型黑社会、略上档次的黑社会是不会与一般平民百姓小商小贩过不去的。古时及民国一些黑社会帮派帮规中常有“不准惹事生非,不准恃强凌弱”之类训戒;又有网友说,这种公开主张用纳粹手段來对付人民大众的言论,露骨地暴露了法西斯本质。其实纳粹法西斯虽凶恶毒辣,却是不与自己的同胞、不与自己的国民为敌的。

   

   不过,某些人某些势力别高兴得太早了。有天门城管揍死魏文华事件,也就难免发生北京小贩捅死催英杰的意外…,与民为敌绝不会有好下场。这不,另一条讯息几乎同时进入枭眼:“浙江台州20多人冲进城管办围殴多名城管队员”(《青年时报供稿》)。礼尚往来啊,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叫报应。

   

   小摊小贩暴力抗恶法、反殴甚至击杀城官的事将会越来越多、愈演愈烈。《城管执法操作实务》传授的“不能轻易放过相对人”、“要使相对人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等重要原则,在摊贩那儿将会倒过来:不能轻易放过没收货品的城管、要使城管脸上见血身上见伤周围见人…。种下仇恨必然收获仇恨,而且仇恨会不断扩散和放大,密集指向纵容城管欺弱欺贫、行凶作恶的官员、政府和制度。

   

   尽管从个人角度看,多数城管队员也属弱势群体,是被利用的,有些也许还很无辜,但是,既然属于这个比黑社会和法西斯还要厉害的城管组织,就有一定的“原责”(从原罪一词化用而来)。2009-4-25

   

   

   《东海式专制》

   一笑天网友在枭文后跟帖:

   

   “依我看,近几年东海一枭著文很多,在网上到处飘落,尽管其打着儒家的旗号,其实他传播的还是西方文化(自由主义),它并不能深刻理解中国文化的核心——‘和’,所以多年来坚持斗争哲学,自认为学问、见地天下第一,就连中共都不放在眼里,这难道不是东海式‘专制’?其结果只能是以东海之‘规则’取代别人的‘规则’。我讲的很尖刻。我也是看东海还有些才气,却用不到正路,难免荒废,心生恻隐,才开此贴。”

   

   这段话很有意思。原来东海反专制主义、反马列文化是“坚持斗争哲学”,是“不能深刻理解中国文化的核心——和”,而“自认为学问、见地天下第一,就连中共都不放在眼里”则属于“东海式专制”。

   

   一边说我传播的是自由主义,一边斥我专制,不知自由主义是最不利于专制、是与专制水火不容的(倒是儒家在历史上对君主专制有一定程度的许可),何况专制乃政治概念,与权力有关,与个人的思想及态度无关。东海一介文化人,不会、不能、无权、无力强迫任何人接受什么“规则”。如果有朝一日“以东海之规则取代别人的规则”,靠的是真理的内在力量、文化的巨大影响,那只说明“东海之规则”的真理性特别大、正义度特别高。

   

   诸如此类,一笑天网友都在笑熬酱糊,可见其头脑的混乱。东海之道对自由主义既有认可,又有超越,这更非这种混乱的头脑所能理解了。他自以为“讲的很尖刻”,我听来句句都是赞美,特录此共赏。2009-4-25

   

   

   《李泽厚的肤浅》

   有网友转贴东海旧作《四哭谭嗣同》,略予浏览,看到其中引用了李泽厚在香港大学《再说西体中用》演讲中的一段话:

   

   “谭嗣同实际上是中国近现代政治激进派和文化激进派的源头和先行者,是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前驱。尽管由于时代关系,谭嗣同在政治活动中还从属于改良派,在思想上还不能直接责骂孔子,但实际上已开始是"全盘西化"(全盘地否定中国传统政治和传统文化)的思想家了。”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李泽厚对儒家和谭嗣同的理解都很有限。

   

   儒家有经有权,在政治上对体制和改变体制的方式的选择,是因时、因人、因地而制宜的,一切根据当时的现实而定。有改良的可能时不主张革命,但儒家并不绝对反对革命。既使谭嗣同在政治活动中选择了革命,也用不着“直接责骂孔子”。

   

   谭嗣同也绝不会责骂孔子,更不会“全盘地否定中国传统政治和传统文化”,因为谭嗣同《仁学》在根本、源头上与孔学一脉相承。他的改良主义充分体现了儒家优化制度、保障民本的努力,为此而汲取西方制度之优,可以说有“部分西化”的倾向,但绝非全盘地否定中国传统政治和传统文化的“全盘西化”。2009-4-24

   

   《是谁好奇心这么重》

   最近一个月来,hotmail的电邮常被锁定,提醒曰:“帐户暂时无法使用,您尝试登录此帐户的次数太多。暂时的延迟有助于防止有人试图通过猜测来获取您的密码。”

   

   以前碰到这种情况,过一阵子还能登陆,昨日至今,一直登陆不了。是谁好奇心这么重,没完没了的盯着东海的帐户?2009-3-29

   

   

   《不是绝对没有慧眼》

   上世纪九十年代出过三本新诗集,自己虽信心满满,憾在诗坛上毫无影响,也没什么人欣赏。曾《自为新诗鸣不平》曰:“我文章的好,很多人知道;旧诗的好,不少人知道;新诗的好,几乎没有人知道,几乎没有人知道老枭多数新诗意象之出彩、思想之深刻、境界之高远。奈何诗彩为文光所掩,“默默无闻”,屈居第三,缪斯有知,一定会愤愤不平的。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好。不知艺术有相通处。对于大般若智者而言,一通百通。诗文俱佳,诗史思事皆通,并非难事。”

   

   当然也不是绝对没有慧眼。老象、老憨就特别癖爱东海新诗。老憨在《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一文中写道:“逍遥是著名的诗人,最早是新诗起家,完全的诗痴、诗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就正式出版了三本新诗集,艺术质量超高,在我看来,舒婷、北岛、汪国真等名噪一时的新诗过客比之差远了。”

   

   今又有赏音从羊城来。孙齐鲁君读了诗集《剑魂琴心》后写道:“公之诗集《剑魂琴心》雄文劲采,至情至性,真奇男儿之作也。余愚且鲁,不堪与公纵论天下时事,既以当今诗坛而论,某自感绝于高明久矣。于今人白话诗,颇不能领略其风趣高妙者何,每叹其沦为非诗,或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