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破戒草之三十五) 东海一枭一、无耻的文章早就想就放弃对日战争赔款一事写一篇东西了。这一事件如一面照妖镜,令与之有关的各方面势力和人物露了原形,令人感慨:国民党真冷(血)、共产党真狠(心)、日本政府真聪明、老蒋(介石)老周(恩来)等辈真“高尚”!同时令人羡慕日本人民真幸福,先后得到咱们蒋总统、周总理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一个高喊以怨报德,因为“发动这场战争的是日本军阀,要求日本人民赔偿战争损失是不公平的。”;一个生怕“如果要求日本对华赔偿,其负担最终将落在广大日本人民头上”,生怕“他们将因此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而中国人民真命苦真老实,一次次被卖还一次次为卖家喝彩、为买卖双方数钱!

   日前在《文摘周报》(2002、7、29)上看到一篇转载自《党史文汇》(2002年第7期,作者王先勇)的文章:《中共党史刊物披露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要求始末》,真为作者的无耻脸红:

   国民党“放弃”了,是“为一党一派之私利出卖民族大义,令每个正直的华夏子孙羞愧”。中国政府放弃了,成了“从大局出发,从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愿望和长远利益出发,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博大襟怀,也代表了一个泱泱大国的宽容大度和长远眼光”。

   这他妈的是什么逻辑?这是婊子逻辑,强盗逻辑,王八羔子王八蛋逻辑!国共两党为了一党私利,争相表演以德报怨的“博大襟怀”,“勒断国民的饥肠,硬充政府的虚胖”(草虾),先后把国家、人民的利益廉价而堂皇地出卖了!一丘之貉,一般又冷(血)又狠(心)、“慷慨”“高尚”(慷人民之慨,高一已之尚)!

   日前在罕见论坛重睹此文,万感填膺,不吐不快!有网友敦请老枭写文,要求日本政府付1800亿美元的国民赔偿。固所愿也,当仁不让。同时,老枭还想借助有关资料,趁机回过头来为大伙算一算历史旧帐呢。

   二、近代中国的战争赔款按国际惯例,在每一份战后签署的和约中都包括战争赔偿的内容。这种由战败国向战胜国缴纳的赔偿,款额往往极大,如1894-1895年甲午战争,战胜的日本就通过《马关条约》以战争赔偿的名义从战败的中国清政府手中掠走白银两亿两。在中国革命博物馆的《近代中国陈列》中,展示着一幅“近代中国战争赔款统计表”。自鸦片战争开始,近代中国的对外赔款计有百余次,战争赔款总值多少?由于计值单位、计值尺度、计值范围的不同,说法有七、八种之多。其中,数值最高者为银19.53亿两,最低者为10余亿两,被史学界广泛采用者为近13亿两。

   不论采取何种统计,数额之巨都是惊人的,这些还不包括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军在定海、厦门、宁波、镇海掠取的官银数,以及在厦门、舟山、宁波、镇海等地抢劫后变卖财产的值银数,不包括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焚掠圆明园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损失。据相瑞花先生《试析近代中国的战争赔款》一文介绍:

   在近代战争史上,中国偿付的赔款有:(1)第一次鸦片战争赔款,含《广州和约》规定的赎城费600万银元,英国商馆损失费62372银元;中英《南京条约》中规定的鸦片烟价600万银元、商欠300万银元、军费1200万银元。(2)第二次鸦片战争赔款关平银1600万两,含中英《北京条约》中规定的英军军费银600万两、商亏银200万两;中法《北京条约》中规定的法军军费银700万两、商亏及抚恤费银100万两。(3)1874年琉球事件赔款库平银50万两,含中日《北京专条》中规定的日本修道筑房费40万两、抚恤费10万两。(4)1876年马嘉理事件赔款关平银20万两,含中英《烟台条约》中规定的军费、商欠、抚恤费。(5)1881年伊犁事件赔款900万银卢布,含中俄《改订条约》中规定的军费、商亏、抚恤费。(6)1895年甲午战争赔款库平银23150万两,含中日《马关条约》中规定的军费2亿两、威海卫驻军费150万两;《辽南条约》中规定的赎辽费3000万两。(7)1901年庚子赔款,含《辛丑各国和约》中规定的偿付诸国赔款关平银4.5亿两;地方赔款16886708两。(8)1906年拉萨事件赔款,含中英《续订藏印条约》中规定的250万银卢比。共计八大笔。

   近代中国战争赔款总值约为库平银956814007两,合关银941375451两,合1326323847银元。相当于1901年清政府财政收入的11倍。巨额战争赔款,犹如套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枷锁,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和深重的灾难,严重地阻碍了近代中国的社会进步。

   甲午战争赔款在中国财政史上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中国为支付日本赔款举借了庞大的债务,列强通过借贷攫取了中国大量利权,控制了中国部分财政主权。近代中国的财政经济自此一蹶不振。庚子赔款又是对中国人民最大的一次勒索,清政府的财政经济陷入全面崩溃。

   光绪二十七年十月二日,湖广总督张之洞等在关于各省分派赔款数额巨大,请减免四成以纾民力电中称:“各省分派赔款为数过巨,筹措万难。方今民生困穷,商业凋弊,经去年之变,各省商民元气大伤,种种筹款之法,历年皆经办过,久已竭泽而渔,若再痛加搜括,民力既不能堪,赔款仍必贻误。”。张之洞等并指出:“无论如何,筹加筹捐,无非取之于民。当此时势,民心为国家第一根本。以民穷财尽之时,倘再尽力搜括追呼,以供外国赔款,必然内怨朝政,外愤洋人,为患不堪设想”、“若百事俱废,专凑赔款,将兴学练兵,农工商务,一切养民治民卫民之自强要政,概行搁置不办,则民心日涣,士气日离,国势日微,外侮日甚,内乱将作,大局亦必难支。”

   张之洞等揭示了当时地方各省的财政困境及其后果。清政府的财政已经到了无财可言的地步。但是,为了能够“凑足分派之数,如期汇解”,各省、关仍然不得不倾力搜刮。主要办法是加重旧税、开征新税。计有地丁、杂赋、租息、粮料、耗羡、盐课、常税、厘金、洋税、节扣、续完、粮捐、盐捐、官捐、杂捐、节省和赔款捐等项。在这些名目下,各省的筹款方法虽不尽相同,但沉重的赋税负担,都毫无例外地加在百姓身上。结果,中国的社会经济愈加停滞落后,人民的生活状况愈加贫困不堪。

   近代历史上,列强发动多次侵略性的对华战争,强加给我国一份份掠夺性、强制性、奴役性的不平等条约。每一份条约中都规定了战争赔款。从现代国际法的角度看,一些条约是无效的。然而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清政府事实上依约偿付了列强索要的赔款。后来的中华民国政府、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继续偿付了清政府积欠下来的剩余赔款额。

   当时,列强政府,尤其是日本政府想到中国人民了吗,想到他们“如果要求中国对他们赔偿,其负担最终将落到广大中国人民的头上,这样,为了支付对列强包括日本的赔偿,中国人民将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了吗。(此章资料取自相瑞花先生《试析近代中国的战争赔款》一文)。

   三、争比肚量大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那些受战争破坏远较中国为轻的东南亚国家,都不同程度地获得了赔偿,其中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所得赔款分别为2亿美元、5.5亿美元和2.23亿美元,甚至连当时尚未统一的越南南方吴庭艳政权也获得了赔款3900万美元。此外日本还向老挝、柬埔寨、新加坡等许多受害国家提供了战争赔偿。同时,苏联从德国获得120亿美元的战争赔偿;犹太人从德国获得600亿美元的赔偿…。

   从30年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造成的损失是死伤军民3500万人,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以上。要求战争赔偿,原是合情合理也合国际法的。

   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初,作为当时国民党政府首脑的蒋介石,曾有过对日索赔的打算。后来为得到美国的支持和帮助,在日本赔偿问题上一改原来的积极立场,转而专看美国的脸色行事,对美国对日和约七原则和备忘录采取“无可奈何”的态度———关于赔偿问题,台湾当局表示可酌情核减或全部放弃。最后,为求得一个所谓“中国合法政府”代表的形象,委曲求全,彻底放弃了战争赔偿。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恢复了中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中国成为联合国成员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久,田中角荣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就职后立即宣布把日中邦交正常化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随着邦交正常化时机的成熟,战争赔偿问题又一次摆在中日两国政府的面前。

   日本前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60年代访问中国时,曾与毛泽东谈起过赔偿之事。在田中访华之前,佐佐木把毛主席和周总理后来对这件事的态度告诉了田中后说,我认为对方不会要求赔偿,可是既然去,还是得作好万一对方提出赔偿要求时的准备。对此,田中回答,如果对方提出赔偿,只要数额适当,我打算赔。

   然而,周恩来总理就放弃战争赔偿问题作了下述指示:第一,中日邦交恢复以前,台湾的蒋介石已经先于我们,放弃了赔偿要求,共产党的肚量不能比蒋介石还小。第二:日本为了与我国恢复邦交,必须与台湾断交。中央鉴于日本与台湾的关系,在赔偿问题上采取了宽容态度,有利于使日本靠近我们。第三,如果要求日本对华赔偿,其负担最终将落到广大日本人民的头上,这样,为了支付对中国的赔偿,他们将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这不符合中央提出的与日本人民友好下去的愿望。

   这就是专制之国的历害:如此重大的关系亿万人民历史苦难、惨痛记忆、生命尊严、未来发展的“国家大事”,居然由一两个人在暗室里谈笑间作出了决定,指示一下就搞定了!

   于是,《中日联合声明》有了这一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1978年,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批准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再次以法律文件的形式确认了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要求的决定。

   据说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宇都宫德马说过这样一番话:“假使要日本拿出500亿美元的赔偿,按当时的日本经济能力来说,也需要用50年才能支付清,那肯定会阻碍日本经济的成长发展,结果也不会有今天的日本,这一点是不应忘记的。”

   中国人民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借此达成“与日本人民友好下去的愿望”,值得吗?何况未能达成!

   四、关于以德报怨以直报怨以德报怨是孔子的原话,蒋介石却强奸圣人,歪用其言。1945年8月,蒋委员长发表讲话,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于是,一系列前无古人的怪招出手:

   1、将120万罪恶累累,此时已成为中国俘虏的在华日本军人,和80万其他日本人,在短短几个月中“礼送出境”。

   2、当有人提出,应将日本天皇裕仁,作为头号战犯处以绞刑时,蒋介石在各战胜国领袖中第一个提出反对,且建议美国人保留日本的天皇制。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的元首,希特勒自杀身亡,意大利国王战后经公民投票被废黜,并被永远驱逐出境,只有日本的裕仁不但毫发未损,且继续任君主直至1988年才寿终正寢。裕仁死后有英国报纸说:他早就该下地狱了!

   3、蒋介石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他说:“发动这场战争的是日本军阀,要求日本人民赔偿战争损失是不公平的”

   4、反对分割占领日本。1945年美国要求中国派军队占领日本的九州岛,被蒋介石拒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