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东海时间精力贫困,加上不会打字,平时与网友们直接交流不多。今承汉网(www.haanen.net.cn/bbs)与汉族网站(http://www.hanzuwang.com/)恳邀,特请打字高手襄助,将于2009、4、22下午3—6时在两网及百家PK乐园群(群号57622928)与网友们进行即时性交流,就儒学以及有关文化、社会、政治及儒家与民主之关系等各种问题进行论述和回答。欢迎广大儒友参加,也欢迎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问难为荷。东海老人顿首2009-4-22汉族网交流处:http://www.hanzuwang.com/viewthread.php?tid=22965&extra=page%3D1汉网交流版块:http://www.haanen.net.cn/bbs/index.asp?boardid=2

   东海老人: 各位同仁,各位来客,大家好,首先介绍一下帮我打字的朋友(我是广西师范学院的学生,很高兴今天和大家进行儒学交流,谢谢)。先发一文(《返本开新,重创辉煌》略),对儒家与民主之关系有所论及,作为本次交流主题或中心吧。

   山鬼: 支持东海师,先提个问。您在《阳明精舍》中写到:“绝学何潭潭,公羊起岭南。真心自精一,王道必通三。”请问后两名是什么意思?“一”和“三”有何指? 东海老人答:此诗题为《题阳明精舍》。陈明兄赠“阳明精舍”一章于蒋庆君,由献诚兄动刀。遂作小诗一首补白。精一,道德精纯之意。取自《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真心精一,内圣也,王道通三,外王也。王道通三,意谓通地通人通天。蒋庆治公羊学,强调王道的三重合法性。

   方叙伦请问东海老师,您对于华夷之辩这个问题是怎么认识的?他在儒学中的意义是什么?东海老人答:华夷之辩是儒家中很重要的一个思想,其实质是进步与落后、文明与野蛮的区分,尤其是政治层面。进步为华,落后为夷,文明为华,野蛮为夷。这一观点对于当代社会和政治,都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

   陈重羽:请问东海老师,你对儒家的的最终目的在于“求道、为学、致用”这一说法怎么理解?请问你现在处于这三个层次的那一个层面?您才四十多岁,为什么连电脑打字都不会?这用儒家的什么理论可以作为依据?谢谢东海老人答:与其它家的“道”相比,儒家特别重视经世致用、开物成务。不过,由于每个人一期生命的时间、精力有限,爱好、追求不同,如何致用,开什么物成什么务都因人而异,不可能面面俱到、事事精到。

   打铁的:东海先生,我有三个问题想要提问。一、刚才看到您的文章中写道“马家造孽法家恶”,我无法认可。马列主义中有很多理论是实用正确的,比如马哲中的对立统一,经济学中的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理论都是非常精辟的理论,怎么说造孽呢?二、您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中重新崛起的条件是什么?三、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其本质是什么。东海老人答:一、所有的学说都有不同程度的合理性和正确性(哪怕是邪教,也不一定是毫无道理的),但是如果将正确度、真理度不够的学说付之与实践,特别是社会政治实践,就很容易出偏,甚至走火入魔。马列主义当然有其局部的正确性,但在根本也有很多错误的认识,比如对人性的认识。它在全球范围内的政治实践的失败,原因就在于其真理度太低。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相当自由的外部环境和传播平台,执政党和各级政府以及广大知识份子要对中华文化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特别是我们儒家要有一种文化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这都是中华文化重新崛起的重要条件。对于传统文化来说—也有一个发展、升级的问题。三、这个问题我谈得很多了,请看《性善论》等枭文(简说两句:本心本性发而中节,就是善念善行,发而不中节,就是恶。善为本性,恶属习性,在人性中,善是更加根本的)。

   侠知大者:东海师,首先向您问好。请问一个问题。众所周知,近现代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建立在严密的形式逻辑和实证主义的基础上的。而儒家的传统经典中,对于这两个方面的讨论都并不充分和严整。作为有志于以儒家思想复兴华夏的学者,您如何看待儒家思想和科学研究整合的问题?东海老人答:儒家经典中本来就蕴含着一定的“开物”、“格物”思想和科学精神,由于历史的局限和后儒理解的偏颇,未能开发出严密的形式逻辑和实证主义。内圣外王,科学研究以及形式逻辑和实证主义,都可以象制度建设和优化一样,列入外王学的范畴。详参东海《大良知学纲要》。

   陈丙正:东海老师好!至你提出大良知论后,在网络引起很大反响,我个人也极赞同你的说法,那你认为今人缺乏良知,是否是儒学没落之故。东海老人答:良知,良是善,知为智,人生、社会、政治种种问题,包括儒学的没落,归根结柢,都是良知的匮乏所致。不过,良知人人皆具、人类共具,尽管会被遮蔽,从长远的、历史的高度看,人类良知总是逐渐开发而灿明的。

   麦冬:东海先生,首先问好。请教一个问题:先儒讲究学说以“经世致用”为上,我个人理解为意识形态服务于政治目的。那么,今时今日,在往圣林林总总的学说流派中,哪家哪派哪些学说对现实中的汉民族主义发生、发展、发扬光大更具有指导意义和实践意义?东海老人答:儒学经世致用,不仅局限于政治层面,不过以政治为主耳。对中华民族发生、发展、发扬光大最具有指导意义和实践意义的当然是儒家了。唯历代儒家各有所偏,有各种历史局限,所以当代儒家需要回归孔子内圣外亡的全面,需要进行一番现代化工作,即升级,不客气地讲,东海仁本主义(大良知主义)就是儒学的升级版及集大成。

   中华不败:别出丑了!中国文化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东海老人答:个体成圣,天下大同。

   蔷薇飞雪:那老师如何看待华夏复兴中儒学的作用~此外,请老师讲讲在您眼里,如何看待此次“阎崇年掌掴”事件。东海老人答:儒家对于中华文化的复兴作用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对于中国的现实和政治具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自从我党向传统有所回归、对儒家有所尊重,之后,我国的社会,文化,经济,政治,等等领域所发生的变化是有目公睹的。这就是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的巨大威力。以言论对治言论是现代政治文明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在没有发生既时而重大的危险的情况下,不论政府还是个人,针对不同意见只能根据这一原则来处理。对于掌掴,我不支持,不过,在目前言论还很不自由的特殊情况下,表示理解吧。

   方叙伦:不知道东海老师对我们几条汉民族主义原则的看法是什么?不知道您是否有机会能认同这些原则?这个是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这些原则有任何不妥,请您尽管指教。针对您的观点而言,有几条:第一:满清蒙元等胡夷政权不是中华政权。第二:为满清、蒙元、倭寇这些势力做政治服务的(主要是官员)都是汉奸。包括曾国藩、左宗棠、汪精卫之流。第三:满清蒙元时代的儒家不是真儒家,是腐儒、伪儒,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为殖民者服务的。第四:儒家的大同政治是以华夏宗族血统体系为基础,以华夏文明为基础,用来顺化蛮夷,让蛮夷学会、服从华夏体系的政治思想。东海老人答:一、满清蒙元等不是中华政权,但已经不同程度中国化了。蒙元中国化程度极低,满清则高一些。二、不一定。要看他们当时站在什么立场上,是以人民利益为重、维护文化传统(道统)还是相反。另外,看待历史人物,要有历史眼光,要设身处地,不能用现代人的标准去衡量历史人物。三、不管多少、大小,任何时代都有真儒。满清蒙元时代的儒家比较少而小,也比较腐,但不尽是伪儒。一些清儒如龚自珍的儒学水平和道德内存,很多现代知识分子包括儒家都望尘莫及。四:儒家的大同政治是以华夏文明为基础,但不是以华夏宗族血统体系为基础。以儒家为主流的中华文明,以仁义道德为核心,不重、不强调血统。

   五根清静:总算有机会向真正的儒家请教了.儒家一边说天听自民听,即民意最大,一边又说君子德风,即要教化人民.那么,如果民意最大,为什么君子还要对人民进行教化而不是完全听从民意呢?东海老人答:儒家尊重民意,但不是民粹主义,不是民意至上。儒家尊民更重“道”。天道的合法性立足于民意而又高于民意,所以,儒家主张传道授业解惑,对人民进行教化,以“文”化人。儒家的文化、历史责任重着呢。只有发自文明之民、仁义之民的民意,才是合乎“天意”的。这与现代政治文明血脉相通:对大多数人的意见既尊重、又不绝对唯大多数人的意见是从,而是有一定的制度、法规及道德制约。在相当文明的社会,大多数人的意见未必一定、绝对、永远正确,何况是未开化的民众呢?象文革浩劫,首先当然是专制特权造成的,但在一定层面,也有“民意独大”的责任。那种“民意”多么野蛮可怕!

   汉马不回头:东海先生,看了几篇你关于儒学的文章,感觉到在你心目中的儒学是包含了下面几个方面内容的:一、儒学是可以和民主兼容的。二、儒学是发展的,必需和时代相适应。三、儒学也可以吸收其他学说合理的内涵和精神。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是否符合你的愿意?另外请叫两个问题:你支持百家争鸣或者是独尊儒术?你支持儒学往儒教方向发展吗?支持政教合一的社会政治体制吗?东海老人答:你对儒学三个方面的理解相当正确。一、民主制度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体现儒学的民本思想,儒学不仅与民主兼容,而且还可以进一步对民主制度进行优化,一旦历史条件成熟,可以在法治的基础上实行德治和新王道政治。二、儒学具有发展性,必然与时代相适应。礼,时为大;义者宜也。与时偕进,因时制宜,是“礼”的精神,也是义德题中应有之义。三、儒学充满开放性,当然可以吸收其他学说合理的内涵和精神。另外儒学全体大用,体大用博,“作用”广泛全面。如果由于各种原因和外在条件的局限未能开出一些方面的“作用”,也可以采取拿来主义。我支持百家争鸣,也支持尊儒,这不矛盾,请参看《尊儒不是独尊》。我尊儒是主张以良知主义(涵摄仁义、中庸诸义)指导人生、社会、政治、科学等实践活动。不过“独尊儒术”这句话易滋误解,最好不用。不仅“独”字不好,儒家道器合一,有经有权、亦道亦术,仅称“儒术”,是将儒家狭隘化、低下化了。儒教这个词也易滋误解,最好不用。儒家充满宗教精神,但不是宗教----如果说儒教,儒家乃人文教、道德教,与西方宗教性质大异。在政治层面,儒家良知主义可以也应该作为指导思想,但这与政教合一是两回事。就象西方以自由主义作为意识形态,但不能说它们是政教合一样。由于儒家充满宗教精神,我赞同、支持儒家中的某一派别宗教化、即汲取佛道两教的优胜及基教的某些可取之处,往宗教方向发展,成为“出世法”,但这个儒教只能作为儒家的“分支机构”,而且必须与与政治隔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