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陈破空文集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美中韓達成默契,金正恩時日無多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达兰萨拉,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世界瞩目的焦点。多次萌生前往探访的念头,却又多次放弃。如今才意识到,当初放弃的原因,十分可笑:以为印度是一个危险国度,以为达兰萨拉海拔高,会有高原反应。“畏途巉岩不可攀”,我裹足不前。当我终于鼓起勇气,踏上那片陌生的南亚大地时,却发现,印度远比想象的安全,达兰萨拉更予人意想不到的愉悦和美感。顿觉相见恨晚!
   
   优美山镇,世外桃源
   

   乘飞机抵达印度首都德里(Delhi)后,休整一日,搭上往北的夜行列车。一觉醒来,便是印度北部城镇帕坦科特(Pathankot)。在那里,再换乘汽车,向达兰萨拉(Dharamsala)进发。那是阳春三月的早晨,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奔驰。群山,丛林,小溪,短桥,矮屋,路旁掠过的风景,似曾相识:酷似小时候我穿行的中国川北风光。印度无处不现的绿木碧草,让我惊讶:印度的绿化面积,竟是如此的高!
   
   驱车两个多小时,达兰萨拉在望。汽车爬上崎岖山道,时而起伏,时而盘旋。看似只能通行一部车的窄路,却不时有车辆对面交错。只是,错车时,其中一车几乎需要停驶。于是注意到,车辆大多为迷你型白色轿车,想必是为了适应当地的山间窄道。山路迂回,山势险峻。显见司机都练出不凡身手,才能驾轻就熟,于陡峭与曲折中,游刃有余。
   
   达兰萨拉,有上下两镇之分。高山脚下的下达兰萨拉,主要居民为印度人;高山之巅的上达兰萨拉,才是藏人聚居地。那是一个小镇,数条坡形小街沿山而起,盘桓汇集于山顶。镇中心之外,远近山峦间,星罗棋布的,还有各式建筑,有的是民居,有的是儿童村或各类学校,有的是寺院或庙宇,有的是西藏流亡政府各部办公处。
   是小镇,也称得上是逶迤在海拔1800米高山之间的一个小山城。但见各式房舍,小巧玲珑,层层叠叠,掩映在密林浓荫之间。四面崇山峻岭,古木参天,花草遍野,飞鸟扑鸣。群峰之后,还有更高的雪峰。终年积雪而人迹罕至的巍峨雪峰,构成达兰萨拉的壮观背景。
   
   就是这么一个高山小镇,旅馆、餐馆、茶社、网吧、商铺等,却比比皆是。原来,达兰萨拉早已成为驰名国际的旅游胜地,各国友人,徜徉其间。他们中,有的是志愿工作者,有的是佛教修行者,有的是游客。举如,餐馆在半山上,享用在屋顶上,把酒临风,苍山尽揽;又举如,旅馆在山顶上,卧室在峭壁间,凭窗四顾,满眼碧空青嶂。如此意境,世外桃源,正是国际友人的最爱。
   
   分布在山坳间的流亡政府各部和议会,房舍简朴,却运作自如,在藏人流亡地有效施政。颇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之寓。在流亡途中,藏人已经完成民主改革,包括政府和议会,都由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这一事实,不仅与中共把持的今日西藏形成明暗对照,并戳穿了中共所谓“达赖集团要让西藏回到农奴制”的恶意宣传。而就在这次访问中,笔者查阅大量史料并采访1959年以前曾生活于西藏的藏人,证明,所谓从前西藏是“农奴社会”、甚至“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的说法,本身就是中共精心炮制的弥天大谎。
   
   三一零,藏人盛会
   
   三月九日,依传统,藏人举行为达赖喇嘛祈福的长寿法会,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四大法王、数百僧侣、以及数千民众出席。法会在大昭寺举行,历时三个小时,主要包括祈祷、念经、献经、降神等程序。法号齐奏,法鼓齐鸣,场面恢宏,气氛庄严。许多老外也前往旁观,领略藏传佛教的完整仪式。
   
   我留意到,除僧侣尽披红色袈裟外,普通藏人,大多着传统藏袍。女装,短褂配条纹长裙,花色灿烂,且颜色繁复,各人不一;男装则较为统一,多为银灰色或黑色长袍,内镶白色长巾。第一次领会,藏人传统服饰,原是如此考究,精美耐看,独具民族特征。
   
   三月十日,藏人举行“五十周年抗暴纪念大会”,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西藏流亡议会,以及四千多民众,汇集大乘法苑,以演讲、祈祷、歌声,表达藏人抗暴意志和重返故土的决心。象征自由西藏的雪山狮子旗,如林似海。达赖喇嘛在致词中,重申中间道路,呼吁中共对话,早日解决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也痛责中共:把西藏变成了“人间炼狱”。中共当局在稍后的回应中,虽假惺惺表示“对话大门随时敞开”,但竟又搬出达赖喇嘛于二十多年前、甚至四十多年前的言行立场,续以抨击,避而不提后者的最新立场(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落实西藏的真正自治),显示中共毫无对话诚意。
   
   印象深刻的,是纪念大会的仪式。身着鲜艳传统藏装的青年男女,组成仪仗队,在鼓乐声中,呈献歌舞。歌曲包括西藏国歌、起义歌、悼亡歌等。歌声凄美而激昂,舞姿婉转而有力,神情悲怆而坚韧,展示一个民族在强暴面前的威武不屈。达赖喇嘛和众嘉宾进场或退场时,青年男女们则化成两行缤纷天使,击鼓扬彩,恭敬迎送。
   
   当日下午和晚上,流亡藏人还分别举行了游行和烛光晚会。万人游行队伍,浩浩荡荡,旌旗飘飘,从上达兰萨拉行至下达兰萨拉,蔚为壮观。晚会上,烛光摇曳,鼓乐和鸣,歌声,泪水,如诉如泣,追缅那些为自由和尊严而惨死于中共枪口下或黑狱中的英勇藏人。
   
   音乐,歌声,与哈达
   
   藏人的音乐与歌声,柔美似花,铿锵如鼓,悠扬、深沉、激越,堪称绝世之音,我闻之动容,禁不住潸然泪下。这个民族,不应该领受今日之厄运:家园遭蹂躏,信仰遭强暴,祖宗之庙被捣毁。凭如此优美绝世的音乐与和歌,这不可能是一个次等民族,而堪称优秀民族。
   
   不论是三月九日的长寿法会,还是三月十日的抗暴纪念大会,都展现完美的仪式与排场,谙于宗教传统,也合于高雅世风。尤其令我感动的是,在那里度过六日,竟被敬献哈达七次。藏人待人礼数,远远超过汉人。凭他们行礼如仪,不可能是一个野蛮民族,而称得上文明程度极高的民族。可以想见,被中共污为“野蛮”、“落后”的从前西藏,定是礼仪之邦。
   
   雪白的哈达,体现藏人的礼节,也代表藏人的情谊。其间,我曾不经意地对华人女作家朱瑞感叹:用这么多哈达,要花多少钱啊!后者正色回应:那么,铺在佛像上的金粉呢?又花多少钱?你不能用世俗的价格去度量信仰的价值。我惭愧而顿悟:是啊!中共以从前西藏有众多僧人、尼姑为口实,指责西藏社会落后、民众负担沉重云云,皆是以俗不可耐的鼠目寸光,妄视清净高远的佛教之国,等同无知与玷污。
   
   保存藏传文化,达赖喇嘛的远见卓识
   
   此行,三次见到达赖喇嘛。前两次是在法会或集会上,第三次,是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人士会见。像从前一样,他热情、开朗,谈笑风生,自信而幽默。望着这位慈祥而睿智的尊者,心中感慨万千。
   
   五十年前,这位藏人心目中的至尊活佛,被迫流亡。在身后,追随他的,是数万男女老幼,翻越莽莽雪山,穿越浩浩荒原,历尽千难万险,最后在印度北部安营扎寨。那情景,让我联想到《圣经》中的“出埃及记”:摩西带领众生,走出苦海,脱离奴役;也联想到三国时,刘备携民渡江。仁者大任,古今中外与同。
   
   而当年,年仅二十四岁的达赖喇嘛,一踏上流亡旅途,就清醒地意识到,保存面临灭顶之灾的藏传佛教与文化,是当务之急。他果断行动,首先以办学校和建寺院的方式,全力保存西藏的宗教、文化、语言等传统。
   
   几个大型儿童村在印度各地建立起来,目前容纳藏族孩子一万多名;除此之外,还建立起多家青年接待所、技术学院等。几十个寺院也在印度各地建立,包括大昭寺、哲蚌寺、甘丹寺、沙拉寺等。拉萨的罗布林卡夏宫(曾遭中共炮击),复制于达兰萨兰后,成为西藏文化与艺术中心,集教学、研究和生产于一体。
   
   挽救和保存藏民族的语言、文化、宗教传统,具有远见卓识的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做到了。就在西藏境内的文化、文物、古迹、寺庙遭受空前浩劫之际,藏传佛教文化,却在印度流亡地牢牢生根,乃至宏传世界。在达兰萨拉,我看到,无数外国人前往学习藏传佛教,使这个高山小镇,成为界各地仰慕藏传福音的朝拜圣地。
   
   负如此成就,诺贝尔和平奖,之于达赖喇嘛,当之无愧。世界各大媒体评比最具影响力的百位世界名人榜上,几乎每年,达赖喇嘛都名列前茅。达赖喇嘛,不仅是藏人的精神领袖,也成为世界范围的精神领袖。中共之诅咒,不过是桀犬吠尧。
   
   人性,令强权者无能为力
   
   春光明媚日,青山滴翠时。在夹于山坳间的一个儿童村里,我见到了年龄不等的孩子,从几岁到十几岁,就读于不同年级。他们都是近些年从西藏而来。父母把幼小的孩子托付给人,爬越雪山,渡尽险关;不远万里,就是要把孩子交托给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并留下来接受正统教育。据统计,每年偷渡前往投奔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藏人,多达二至三千人。
   
   远离了父母的这些孩子,实际上等同孤儿。儿童村运作因而采取家庭式,老师与孩子同住,让孩子们觉得,老师就是父母。见到有外人来参观,孩子们都兴奋地扑上来,牵起我们的手,展示他们的家园:校舍整洁,环境幽雅,窗明几净;课室、图书馆、宿舍和厨房等,设施完善,一应俱全。老师介绍一名年龄最小的女孩,才满周岁,是从西藏境内过来的艾滋孤儿。我抱起她,无语凝视,泪湿眼眶。
   
   碰见两位日本女士,她们说,自从来过一次,就惦记上了这里的孩子,忍不住要再来,于是年年都来,带礼物给孩子们。许多外国人都是如此。对孩子的爱,对藏人的同情,汇集成国际社会对西藏人民的坚定支持。中共动辄以“有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指控西藏国际支持者,只能证明,中共并不了解人类的原始基因:同情弱者,蔑视暴政。人性,人情,爱,令强权者无能为力。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9年4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