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18)高效率]
万润南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兄弟公司(BROTHER)的M-2024打印机能否引进,关键在于它能否打印中文汉字。而能否打印中文汉字,关键又在于驱动程序。我说,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原因是老沈和我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科学院计算中心的崔铁男。
   
   崔铁男是我跟陈三智学艺时候的同门师弟,哈尔滨靓仔,哈工大毕业,和李玉是校友。小伙子极有灵气,学硬件出身,在陈三智指导下学软件,其汇编编程的水准,比科班学软件的还胜一筹。因为他对硬件熟悉,有时候想出来的点子,我和小童都望尘莫及。
   

   在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们天天在同一个房间里编程。调试程序的时候,就像着了魔似的,一会儿兴奋尖叫,一会儿唉声叹气。多年以后,我在美国学做股市的当日交易(Day Trading),才有过同样的体验。
   
   小崔调试程序的时候,有个习惯,一边要听邓丽君的歌,我们也跟着听。小邓纯情动听的歌声,让我们编程时巧思泉涌。由此落下了一个毛病,如果不听邓丽君,大家就编不了程序。后来在巴黎,我曾有机会当面向邓丽君陈述这一段往事。小邓听了,笑成了一朵花。
   
   老沈在6月24日找到崔铁男,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解决M-2024的驱动程序。成功了,他们小组每人得200元人民币开发费,四人一共800元。如果一个月搞不出来,这事就算作罢。
   
   结果,他们软硬兼施,八天就解决了问题。不仅是改驱动程序,而且在硬件的接线上动了点手脚。这样的解决方案,只有软硬件都通的小崔能想得出来。也难怪北京计算技术研究所历时半年都没有解决,因为他们只有软的一手。
   
   7月2日,我们立即找三井,开始贸易谈判。我们的高效率,把三井震呆了,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是雷到了。那边半年无消息,这边八天解决问题,对比太强烈了。给他们留下的这一深刻印象,给我们带来了另一次重大机会,这也是后话了。
   
   贸易谈判由王安时主谈。观摩老王和日本人谈生意,是一种享受。
   
   当时可参考的24针打印机,是东芝(TOSHIBA)的3070,进口价是1500美元。M-2024,三井的报价是1000美元,听起来好像不错了。但老王大摇其头:“你们这个价格,不行!”
   
   日本人:“为什么?”
   
   老王:“打印机的关键部件是打印头,24针的打印头,成本不会超过X美元。”
   
   日本人:“哈依。”
   
   老王:“其它机械和电子部分,成本不超过Y美元。”
   
   日本人:“哈依。”
   
   老王:“外壳和包装部分,大约是Z美元。”
   
   日本人:“哈依。”
   
   老王的脑子飞快:“X+Y+Z,你们的成本不会超过250美元。”
   
   日本人:“哈依。”
   
   老王:“给你们百分之百的利润!”
   
   日本人:“哈依。”
   
   老王:“所以我们可以接受的价格只能是500美元。”
   
   日本人:“哈依。”
   
   这时候蒋敏美立即出击:“好!那就500美元成交!”
   
   日本人愣了一下:“哈依。”
   
   价格谈妥了,还有一系列难题等着我们:资金、外汇额度、批件、进口渠道……需要我们去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过五关、斩六将,才把一切都搞定。
   
   十四天以后,7月16日,我们按500美元一台的价格,通过外贸公司给三井下了第一份订单。如此的高效率,又把三井雷了一下。
   
   明天给你们讲这两个星期里的故事,我相信许多人会翘首以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