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16)王安时]
万润南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葛大爷说: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瓜不长毛。看到老王的这张近照,情不自禁就想到了这两句话。
   

   王安时,绝顶聪明,比我年长十岁,毕业自上海交大,一直在中科院自动化所负责科研器材的供应工作。老王对市场的需求,感觉十分敏锐,天生的生意人。八十年代初,他的几个主意就救活了广东一家濒临倒闭的半导体厂。许厂长因此被提拔为广东省电子局长。许局长一直在拉老王南下。因为家在北京,也因为有一个女儿在华远工作,老王正打算接受华远公司的聘任。
   
   在他即将走马上任的前两天,我们抢先延揽到了这位商界奇才。
   
   1984年6月20日,老沈和我在科学院物资局办事,遇到一位熟人,人称“蒋先生”的杭州美女蒋敏美。当时蒋先生在中科院的发育生物所,和崔铭山一起经营劳动服务公司。因为科学院信息管理系统这个项目,蒋敏美被借调到物资局做数据标准化工作,因此和大家相识。听说我们在办公司,蒋先生立即举荐王安时,她的语速很快,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老王的神机妙算。蒋敏美的热忱催化了我们求才的渴望,决定当晚就去登门拜访。
   
   王安时家住在北京西城区的一个四合院里,自己的产业,独门独户,相当安逸。因为天热,我们就搬了几把椅子,在院子里坐下来聊上了。
   
   说起科研体制的弊病,都是科学院的同人,聊起来有很多共识:国家劳民伤财,科技人员辛辛苦苦,搞出来的是样品、礼品、展品,就是不能成为商品。写了论文、提了职称,就进了仓库成了废品。缺少市场化这个环节,现有的体制很难有出路。我说,办四通,就是想走出把科研成果市场化的新路。对此,老王深表赞同。
   
   在介绍我们近期打算的时候,我提到兄弟公司的新一代24针打印机2024,介绍了它的精巧结构和绝好的性能价格比。这时候,老王就像一头闻到了猎物气息的美洲豹,竖起耳朵、脑门发亮、眼睛放光,准备扑上去了。他对商机的把握,绝对精准;对人生道路的选择,也绝对果断。他当即就表示愿意加盟四通;我也当场就封官许愿,请他当主管贸易的副总。
   
   这时候,一直在旁听的王夫人,冲了出来,大嗓门向老王呛声:“你已经有负于广东,难道现在又要失信于华远?!”
   
   女儿也在一边娇声提醒:“爸......爸......”
   
   老王却大嗓门回应:“我又没有和他们签卖身契!”
   
   因为王安时加盟四通,蒋敏美也一起入伙。留下来的劳动服务公司,本来我们想用承包的办法给发育生物所固定上缴利润。但所里不领这个情,决定把全班人马扫地出门。四通就成建制把他们接管过来,记得他们当中有冯和敏,一个认真做事的胖丫头,后来一直在四通的财务;还有一个小男孩孟海滨,在四通的门市。人小,却长在辈上,比那些自称“老贼”的还老资格。
   
   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是崔铭山,当时正在外地出差。回到北京,发现大本营已经易帜,老窝被人端了。尽管蒋先生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有些不高兴。他径直找到了我,在板井村线路板厂的传达室,一开口,是要求“把公司的章程拿出来让我看看!”
   
   他读了章程,看到了新意;和我聊了几句,感到了诚意。说了一句:“嗯,还行!”
   
   从此,四通得了一员超级战将。在后来的商战中,崔铭山立下了赫赫战功。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