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26)沙头角]
万润南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这次我们去深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去了沙头角的中英街。这是一条奇妙的街,邓小平的一国两制,陈水扁的一边一国,都可以从这里找到佐证。确切地说,这里是一街两制。这是一条开放式的边界。街道两边都有商铺、食肆和民居。街道的北边是深圳,南边当时是英属香港,现在是香港特区,中间是开放的街道,街道上是熙熙攘攘的游客。
   

   看过日本的资本主义,见识过东京的秋叶原,这里对我没有太多的吸引力。但第一次和资本主义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文俊,相当兴奋。电子表、计算器、折叠伞,几乎是人人都买的“小三件”。大家都满载而归。曾几何时,这些小商品已成为大陆向全世界倾销的保留节目。真是三十年街南,三十年街北。
   
   沙头角中英街给我们的启示,是两种制度可以共存,这就是修正主义鼓吹的和平共处。共处的结果是互相潜移默化,也就是和平演变。如果不特别说明,我们很难看出中英街的街南和街北表面上有什么区别。就像今天的深圳,表面上越来越像香港。另一方面,今天的香港,骨子里越来越像深圳。
   
   当年邓小平同意划出深圳来搞特区,是一着妙棋。我曾经说过,深圳香港化、广东深圳化、沿海广东化、内地沿海化,才是中国四化的必由之路。
   
   这次南下深圳,看到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有自己的LOGO(品牌),觉得四通也应该有一个。我一路上琢磨了好几个方案。最后集思广益,请一位专业的美工按我的构思精心制作。为此我们付了200元设计费。这对当时的四通来说,已经算是大手笔。但和后来美国朗讯公司花2700万美元让人取个名字,外带画一个“巨大的红色零蛋”,我们就太小儿科了。当时,美国公司对无形资产的重视让我印象极为深刻。现在看来,什么事情都是过犹不及,无形到极点,就是一种泡沫。
   
   四通的LOGO是把STONE的第一个字母“S”化为一块既圆通,又有楞角的石头,中间石破天惊,一道闪电,迸出火花,诞生了四通这个商场上的齐天大圣。哈哈,有点创意吧?据说,后来的四通因为还不上银行的钱,银行要拍卖四通的品牌,开价3000万人民币。到这会儿,中国确实和世界接轨了。不过,是福是祸,还不好说。
   
   四通当初和世界接轨,主要通过三类人:日本公司、港商和美籍华人。日本主要是三井物产。港商很多,留下印记的有两位:开头是吴为烈,后来是张璇龙。美籍华人中间,有一位教授赵鉴芳,美国CST公司的总裁,后来我到美国后与他交往密切。关于他们,后面还有专门的篇幅、大段的故事,这里且按下不表。
   
   今天只说吴伟烈。吴先生是香港南华贸易公司的老板,居中介绍的是我们家属在香港的一位长辈。吴先生出手很大方,初见面就送了一份大礼、一份小礼。大礼是给公司的,一台苹果公司当年一月份才发表的MACINTOSH,小礼是给我的,一个十分精致的真皮公文包。南华公司一度成为我们单板机和元器件的主要供货者。后来因为没有竞争优势,就昙花一现,逐渐退出了舞台。
   
   吴先生送的两件礼物,经历也有意思。那台MACINTOSH,在四通也是昙花一现。拿到门市,因为操作人员不小心插错电源,就再也不能给顾客演示了,从此就成了摆设。当初为了这台MACINTOSH,李玉跑细了腿,求叔叔、告阿姨、走关系,化了两天时间,才求得北京海关放行。还是我带着几个小伙子,蹬着平板三轮,从机场拉回来的,唉……
   
   那个公文包,我带到了美国,后来在曼哈顿上城哈林区,经历过一番风险,这是后话了。
   
   对了,我该去美国当访问学者了。毕克茜已经帮我联系好她也在那里读书的学校,位于美国Gainesville的佛罗里达大学,计算机信息科学系。9月5日,我就要启程出发了。
   
   这时候,已经是八月底了。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的LOGO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