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22)当倒爷]
万润南
·和共产党“分道扬镳”(2)
·和共产党“分道扬镳”(3)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1)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3)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5)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的门市开张了,干什么?搞“倒卖”,当“倒爷”!
   
   四通的创新是多方面的。不仅是门市装修,还有观念创新、组织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还有一种创新,却一直被人们认为是“倒买倒卖”,这就是经营模式的创新,或者说,服务方式的创新。
   

   什么是经营模式的创新?例如麦当劳、例如星巴克,一个汉堡、一杯咖啡,都不是他们的发明。他们发明的是一种全新的服务方式。这种新的服务方式,改变了这个地球上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
   
   在四通门市开张的时候,王安时专门准备了几个百货公司里常见的玻璃柜台,把成系列的芯片、接插件、各种规格的电阻、电容、小型的数字化测试仪器,摆放在里面,让需要它们的科研人员可以像采买日用百货那样来挑挑拣拣。
   
   这是了不起的经营模式的创新。这种全新的服务方式,改变了相当一部分科研人员的工作方式。其意义十分深远:节省了资源、缩短了科研工作的周期、提高了效率。
   
   是王安时,也只有王安时,才想得出这样的点子。
   
   老王长期在中科院自动化所做器材供应工作,深感原来的器材供应体制的弊病。一个科研人员,研究工作中需要一种芯片、几个电阻,要先打报告到器材处,器材处集中以后,上报到院物资局,统一采购后,分发下来,一拖就是几个月。如果需要进口,还要申请外汇指标,委托外贸谈判,报关进关,这样折腾下来,差不多就是一年。科技进步日新月异,许多器件到手后已时过境迁,黄花菜早就凉了,直接成了废品。科研人员也因为来之不易,生怕短缺,往往需一报三;一个系列的器件,最后需要的可能只是其中一、两个,为了保险,一申请就是整个系列,结果大部分成了废品。资源的浪费惊人,据老王粗略估计,光是科学院,一年得有几千万进了垃圾桶。
   
   巨大的浪费,隐含了巨大的商机。王安时首创把原来漫长、浪费的科研器材采购流程,缩短为零。老王根据自己长期从事科技器材供应的经验,独具慧眼,知道大家需要什么,懂得如何拾零补缺,提前把它们采购下来,直接面对广大科研人员。
   
   这种服务方式大受科研人员的欢迎。后来四通每到一个地方开分公司,就在那里复制一套这样的服务,好比麦当劳开了一个加盟店。而且,东施效颦的山寨店也遍地开花。这样一来,彻底把科研单位的器材供应工作社会化和市场化了。其社会意义和经济意义,怎么估计都不为过。
   
   但却受到相当一部分人的指责:“四通是中关村一条街上最大的倒爷!”
   
   听听科研人员是怎么说的吧。
   
   国家科委主任宋健曾到四通来参观,我们的营业大厅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像王府井百货大楼一样热闹。宋主任随机抓住了一位顾客。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宋:“你是哪个单位的?”
   顾客:“XX研究所的。”
   宋:“来这里做什么?”
   顾客:“买一些科研项目上需要的器件。”一边随手展示了一份长长的采购清单。
   宋关心地:“都能买到吗?”
   顾客:“如果在四通买不到,其它地方就肯定买不到了。”
   宋:“呵,看来四通给你们提供了方便。”
   顾客:“太方便啦!上午我们项目组刚确定方案,然后从财务那里申请了一张支票,中午来四通把这些东西买回去,下午我们就可以开干了。”
   宋深深地点了一下头。
   
   巨大的商机,也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原来要丢进垃圾桶的数千万元,悉数进了四通的腰包。我们的营业额当中,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来源于这种“倒买倒卖”。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回顾王安时这一了不起的服务方式创新,越发觉得意义非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