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曾宁
·99%的都是废话
·跪拜日本人的席地而跪
·因为生活困顿参与
·国人读书一曰修身二曰做官三曰完善
·中国文化宏大的话题
·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学到什么
·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大嘴巴特朗普
·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
·脑残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孙中山和毛泽东的符号性意义
·网络舆情员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因为生活困顿才参与政治反对
·关于宗教
·加班加点开动印钞机印钞
·中国之病病在专制文化
·港人的文明素养令人肃然起敬
·猴子穿上中山装
·文化就是能够把猴子打扮成人形的包装
·卡斯特罗挂了
·儒家宪政纯属瞎掰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特朗普一个七十岁的老人
·不要把郑成月拔的过高
·如此大言不惭
·郑成月一声令下重返战场
·雾霾
·有的人死了死得是大快人心
·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事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尊重别人的选择和自由的权利
·以一敌三大陆面临的
·一言不合?涂说是谁?
·《推背图》解析成于猕亡于鹫
·俄罗斯和普京就是个软蛋
·玩忽职守致人以死亡叫犯罪情节轻微
·有了抵制圣诞节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毛的冥诞日
·国人的认知能力令人心惊
·提出了更高的自我要求
·新加坡是威权,中国大陆
·当年的法西斯日本现如今
·网络舆论雷霆之势
·舆论圈的撕扯
·联合国成为了耍嘴皮子的场所
·蒋公这句话谬以千里流传甚广
·警惕基督徒中的极端宗教狂热倾向
·关于宗教
·宗教救国论宗教教主救国论
·猴子穿上中山装仍是猴子
·西人对中国文化怀着美好的感情
·不同凡响的2017年
·可怜的毒裁者
·文化认知的瞎子盲人哑巴咽炎喉癌患者
·文革发生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党主立宪与共产主义
·事实证明也只有皇权专制皇帝老儿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
·如果真的存在外星智慧生命
·2017注定不平凡的一年
·精神鸦片迷魂汤烟雾弹强心针和兴奋剂
·感谢朋友们的新年祝福
·2017年的中国梦
·商人永远是权力的猎物
·十五岁的励志故事
·郭文贵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坏蛋
·肖建华和郭文贵的异同
·民运是成功还是失败?
·王林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
·怎么看王林的空盆来蛇
·金正恩之死
·对于朝鲜问题的解决还真的需要有点耐心
·没有党的领导,后果极其严重
·狡猾而又可怜的郭文贵
·美韩正在朝着军事解决北韩的方向努力
·没有民主群,链接党会死
·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看见美女就喜欢看见金钱就想占有
·第二次朝鲜战争已经进入倒计时
·令人无法忍受
·雄安模式
·川习会上大嘴巴特朗普极具个性与风格
·美韩对北朝鲜的战争取决于两个因素
·美方基本上达成其预想的全球战略
·以人民的名义判处人民死刑
·关于北韩问题答网友的提问
·战争准备就是战争信号
·不是什么好兆头
·推背图46卦象戏说试解
·郭文贵美国之音爆料
·判断微信群的质量的高低
·当郭g文贵这个坏蛋
·郭文贵文化传统和政治制度之下
·信息黑洞信息辐射和信息传播
·郭文贵就是中国特定社会背景下
·徐晓东让陈氏太极现出黑社会原型
·39岁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
·不要和历史作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这是一个涉及到重大的认识是非的问题,厘清这些关系将足以影响到一个族群的价值观。
   

   
   在当今的中国,谈爱国,等于是谈爱共产党的天下。何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在中国,国家即王朝、天下。过去,在中国,国家即皇帝、帝王的王朝、家国。而如今,在中国,国家则是中共、共产党的天下、党国。
   
   
   人与国家的关系是怎样的?人与国家的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在中国,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在中国谈爱国,到底人们应该爱一个什么意义上的国?
   
   
   国家源自人权,人权高于主权!
   
   
   中国,既是一个地理概念,又是一个历史概念,再是一个文化概念,更是一个政治概念。
   
   
   从地理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亚洲东部的一大片土地。从历史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从黄帝开始,历经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再到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个王朝、朝代。从文化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有着共同的中国文化价值观念认同的民族共同体。从政治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皇帝、帝王的家国与皇党即中共的党国。
   
   
   祖国,则是指祖先生活过的国土。
   
   
   如同在秦王朝,如果在那个时代谈爱国,无疑是指爱秦始皇的王朝、家国一样,在中国的历朝历代直到如今,谈爱国,都只能落得个爱皇帝、帝王的王朝、家国,以及爱皇党、中共的天下、党国的下场。
   
   
   那么,在中国谈爱国,人们到底应该爱一个什么意义上的国呢?
   
   
   热爱自己祖先曾生活过的国土即热爱祖国是普天下所有人类共同、正常的情感。然而,在中国,谈论爱国爱中国,人们则更应该爱一个人们理想中的中国,即一个人们、人民拥有人权,人权得到充分保障的中国,一个民主的中国,当然也是一个你可以把它当作是一个目前尚处于理念之中的中国。
   
   
   人权观念的出现,成为了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如果说,人权观念出现之前,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野蛮与黑暗的历史。那么,人权观念从出现到实践,就成为了人类历史从野蛮走向文明、从黑暗走向光明的起点、开始!
   
   
   甚至可以稍微夸张一点说,没有人权,就不会有真正的文明!没有人权,就没有人类文明的一切!
   
   
   怎么说国家源自人权,人权高于主权呢?
   
   
   人们、人民或民众、大众,通过选举,把自己、个体意义上的人的私权即私权利,转移、让渡即授予给被选举出来的代理人或代言人,这样就形成了公众或公共权力即公权、公权力,在公权、公权力的基础上,进而形成合法的政府、政权,在合法政府、政权的基础上,进而形成现代意义的主权与国家。可见,个体意义上的人权的保障与实践,是诞生、产生现代文明国家的前提。
   
   
   即:权力源于权利。公权、公权力源于私权、私权利。如果私权、私权利都没有的话,如果私权、私权利都得不到保障的话,又哪里来的,又何来的公权、公权力呢?
   
   
   在旧中国,国家犹如私器,谁抢掠到手上,中国就成为了谁的私产。当然,问题是,鼎之轻重,岂又是谁都能够去问寻的吗?天下,岂又是谁都能够抢掠到手上的吗?所以,这种王朝更迭的过程,又都是在奉天承运、顺天应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等的“神圣”旗号、名义下进行。
   
   
   旧中国及其统一与主权建立在暴力抢掠的基础之上。一统为大,大一统观念被高置于一切观念形态与行为层面之上。试想,假如没有了暴力或暴力对统一与主权的维系,中国的结果又将会是如何?
   
   
   由此,国人又有了“亡国不亡天下”的忧思。亡国可以,亡天下则不行。亡国,不过是新旧王朝的循环、更替而已。亡天下,则大大的不行,天下一亡,国家则荡然无存!
   
   
   “亡国不亡天下”成为了国人的文化自觉,悲呼!哀哉!类似此种文化自觉等等,包括国人维护国家利益、文化观念等等的种种自觉,不就正是中国社会、中国文化、中国人的悲剧根源!
   
   
   如此,中国社会又衍生出了“救亡图存,存亡高于、盖过、压死人权”的迷局。每当国家处于风雨飘摇、生死存亡之际,中国社会必会上演“国家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还奢谈什么自由、人权”等等的闹剧。而这,又正是“五四”之后,专制主义者们之所以能够假借共产主义运动之名,并大行其道最终得逞的重要文化原因与背景。如今,“稳定压倒一切”难道不就是“存亡压倒人权”的变种、翻版、延续、伸展。
   
   
   再此,更有甚者,皇帝、帝王文化,皇党、党国文化,更有被塑造成中国国家核心价值观之事实。皇帝或皇党即中共被塑造成了中国社会的魂魄与肝胆,仿佛、似乎、好像,没有了皇帝或皇党即中共,中国国家就会四分五裂,离开了皇帝或皇党即中共,中国社会就会天下大乱。所谓亡党亡国,党在国前,一旦皇帝或皇党即中共这个中国国家的核心价值没有了,中国国家似乎就要覆灭、消亡、玩完了,亡党亡国动不动就被抬提到足以把国人恐吓、吓唬死的高度,岂不正是皇帝帝王、皇党中共被塑造成为了中国国家核心价值观最生动的写照、最反面的证明。
   
   
   旧中国如此,新中国又如何?
   
   
   只要中国社会一天没有实现宪政民主的转型,中国社会就始终没有脱离旧中国、传统社会的模式、模型。
   
   
   中国社会从清王朝未年开始算起,从古代进入到近代,从近代到如今,中国社会却始终没有完成真正现代意义的即现代社会的转型。
   
   
   找不到正确的原因,也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答案。
   
   
   而中国社会的问题,还就正是一个社会转型即从传统专制社会向现代民主社会转型及文化模式、文化模型现代化的问题!
   
   
   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相当的意义上又可以说,是一个中国民众的心智能不能得到解放,中国民众能不能站立起来,以及心智得到解放并站立起来的国人,如何克服专制心理或去掉帝王心态的问题!
   
   
   中国民众的素质太差,不适宜搞民主?!相对于一系列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地区和人民来说,常常沾沾自喜于四大发明与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某些国人及其领导人,却说中国民众不适宜搞民主,不能进行普选,其所持悲观、消积、猥琐、病态之论调、心理等不知所为何来?是些什么目的?是自我种族劣等论吗?是利益集团奴役国人天然合理永久论吗?还是想反证中国文化反人权?想反证中国文明反民主?
   
   
   自中国旧文明向现代化转型始,无数的志士仁人抱持着救国救民的理想,人们似乎丝毫不应该去怀疑这些志士仁人们主观愿望上为国为民的真诚、诚意,然而客观效果、事实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甚至使国家误入岐途,更有祸国殃民者。中国社会向现代化的转型变得异常的艰难而又漫长,究其原因,其中重要一点无不是相当多的国人对东、西方中外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价值观认识上的偏颇乃至谬误,得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价值观之皮毛,失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价值观之精髓,而自由、人权、博爱、民主、宪政等又正是人类社会最基本、最基础的共同财富、共有理念。很难想象,一个连尊重他人、敬畏生命都不能做到的人,会是一个真正理解并认识了自由、人权、博爱、民主、宪政等价值观念的人。
   
   
   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过程是极其痛苦的,然而却是无法回避、无法逃脱并不得不面对的!
   
   
   综观世界范围历史,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三大文明均已消亡,中国旧文明能否实现其现代转型,是超越民族文化的宿命,重建、重构民族精神自由、人权、仁爱、民主、宪政价值观,走向新生,还是选择一条与世界主流文明抗衡、对抗的绝路,加速自身的覆灭,将取决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自己。
   
   
   2009年3月20日于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