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曾节明文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华合众国论坛首发)
   
   

   
    在经济大危机的冲击下,中、俄两国再次共同处在新的历史拐点上:近十年来,两国都分别走着一条“挂羊头卖狗肉”的道路——中共政权异化成伪共法西斯政权,中共国无耻地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实为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国家;叶利钦缔造的俄国民主政权,在普京的篡改下,蜕变成没有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政权,俄罗斯可耻地挂着宪政民主的招牌,实为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国家;十年来,两国专制独裁政权的“合法性”都需要经济发展来维系;如今随着经济增长神化的破产,两国社会的新疾旧患开始总爆发,现政权威信扫地、摇摇欲坠,靠“挂冲突羊头卖狗肉”的小把式是混不下去了。
   
    种种迹象表明:逐渐来临的经济大危机正分别在中、俄两国演变成政治危机。
   
    鼠年收尾,面对经济衰退的冲击,胡、温在“土地流转”、“腾笼换鸟”、产业升级等事关“科学发展观”的问题上爆发公开冲突、针锋相对、不点名地相互否定;牛年春节,胡锦涛重上井冈山,效法毛泽东,向政敌双拳出击,左捅江泽民、右砸温家宝:在胡锦涛的授意和主持下,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等亲江泽民的军委寡头居然在二月二号召开的军委“民主生活会”受到批判,重开党内批斗会打击政敌,“六四”二十年来还是头一次;二月三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新华网、人民报等中共国主要媒体,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胡锦涛为组长)的名义,在显要位置高调公布:去年失业返乡农民在两千万人以上,不点名地公开斥责访英期间的温家宝,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主编巴伯专访时说谎,把失业农民工数字缩小了八百万;二月二日,温家宝在剑桥大学演讲时遭抗议者丢鞋,二月三日晚,连奥巴马就职演讲都要删减的中共头号喉舌媒体——中央电视台,居然将温家宝被丢鞋的视频不加删改、毫不掩饰地播放出来,中共喉舌媒体向来以维护中共领导人形象为己任,如此赤裸裸地出一个在位常委的丑,这在毛泽东“炮打”刘少奇后的四十多年来还是头一回……
   
    这些迹象表明,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中共寡头之间久已积蓄的矛盾和分歧骤然激化和深化,二十年来寡头共治稳定局面,维持不下去了。
   
   
   
    无独有偶,经济危机在俄罗斯同样激起了空前的政权内斗。
   
    遭遇经济危机重创的俄罗斯,油价暴跌、卢布褒贬、失业剧增、物价飞涨、民族工业体系开始瓦解…俄国远东反普京的游行示威正在蔓延,普京的支持率急骤下挫。
   
    八年来,普京,借助国际高油价黄金期创造了所谓“经济奇迹”、营造了似乎牢不可撼的独裁权威,普京一时间俨然俄罗斯民族英雄,歌曲《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一度荣登俄国流行歌排行榜榜首…而如今,随着俄罗斯石油能源经济的破产,普京看似不可动摇的独裁权威,竟然象豆腐渣一样垮塌下来。
   
    俗话说:“墙倒众人推”。眼见普京威权动摇,普京的“亲密战友”、总统梅德韦杰夫不再俯首听命、唯命是从,而是乘机逼宫,向普京抢班夺权。近期,梅德韦杰夫又是公开斥责普京救市不力、又是出台“经济报告”,历数普京经济政策的失误、并且搜罗体制内外普京的反对派,紧锣密鼓地营建自己的权力基础。这个表面上的普京忠实追随者,显然绝不甘心自己的傀儡地位。
   
    面对高涨的反对力量,普京习惯性地挥舞苏共克格勃的老套路,企图武力镇压游行示威、清洗不忠官员,岂料昔非今比、时过境迁,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和纵容下,警察怠工、官员抗命;遭普京撤职的海参崴内政主管尼古拉耶夫正是倚仗着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支持,有恃无恐,拒绝离职,还威胁要揭露普京的贪腐丑闻1,这种地方官员以公开摊牌方式挑战政府领导权力的事件,叶利钦再造俄国以来还从未发生过。
   
    普京为“亲密战友”所背叛也算报应:当年叶利钦一手提拔普京,普京一上台就全面背叛叶利钦,硬将叶利钦时期一只脚已跨入自由国家行列的俄国,重又拖回专制独裁;而今,普京钦点的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背叛行为,比当年普京更绝,普京尚未退休,就乘人之危抢班夺权。 
   
    普京为人自是心毒手狠、其权力体系根深叶茂,但如今却时运不济、有众叛亲离的颓势,而梅德韦杰夫却顺风顺水,因此,俄国总统、总理将上演一场恶斗,如果运筹得当,梅德韦杰夫有望获胜。俄国政坛的此番争斗,随着经济危机的深入发展会进一步升级。
   
   
   
    中、俄两国各自的“府院之争”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胡与温、梅与普,都曾是亲密战友,现在成了对头。
   
    同为总理的温家宝、普京都对本国的经济衰退难辞其咎,但又不应承担所有责任:
   
    温家宝不谙市场经济,包括推出新劳动法在内,他几年当中出台的一系列违背市场规律的“宏观调控”政策,大力把中国制造业推向崩溃、使房地产和金融面临灭顶之灾;但是温家宝的“宏观调控”、出台新劳动法,是得到胡锦涛的大力支持的,而且,胡锦涛六年来大力强化专制——军警、网管、党政系统的开支的大幅增加……种种变本加厉的倒退措施,大大增加了发展经济的成本;因此,胡锦涛对今天的经济危机同样难辞其咎。
   
    普京上台后抛弃叶利钦的自由经济政策,限制开放和竞争、高筑保护壁垒、并大力加强能源经济领域的国家垄断…这就终止了技术引进的制造业快速发展之路,在普京的领导下,叶利钦时期多元化且生机勃勃的俄罗斯的经济,迅速向单一能源经济演变,越来越依赖石油、天然气的出口;因此,随着去年国际油价的暴跌,俄罗斯经济受到特别沉重的打击。当然,普京也有一点冤,因为冲垮俄国经济的直接因素——国际油价的暴跌,并不是他造成的。
   
    经济的危机,反而成了某些人的机会;现在,同为国家元首的胡锦涛、梅德韦杰夫都乘经济危机之机,大力攻击本国的总理…
   
   
   
    但两国各自的“府院之争”又有重大区别:
   
    俄国梅普之斗,一人乐——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给了梅德韦杰夫撬翻普京取而代之的良机;中国胡温之争,两家愁——因为经济危机,温家宝沦为替罪羊;经济危机很可能引发政治危机,胡锦涛有成为红朝崇祯帝的危险。
   
    论为人,中俄两国各自的“府院”之首刚好颠了个,可以交叉对位:元首胡锦涛对应总理普京,两者都属共产党硬党棍子类人,钟爱专制独裁,思想落后、不学无术;毛共辅导员胡锦涛崇拜毛太祖,心向朝鲜、古巴、克格勃特务普京独好斯大林,追求铁碗独裁;两人都杀人不眨眼——普京暗杀记者不犹豫,“小胡”屠杀喇嘛不动摇;两人上台后,都疯狂倒行逆施——普京将半自由的俄国拖回独裁专制、小胡则欲将邓记残疾经济“自由”社会拽回陈云鸟笼,招招封堵、处处“紧套”,打造金盾新式铁幕社会;两人的作风都充斥着假大空……
   
    总理温家宝对应元首梅德韦杰夫。两人都受开明领导人提携而跻身政坛:温家宝为中共异类赵紫阳提拔,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梅德韦杰夫则为苏共叛逆叶利钦提拔,曾任叶利钦总统办公室主任;两人都具有较强的改革意识:受赵紫阳的影响,温家宝较具政治改革意识,对自由民主的悟性在中共党内相对较好、受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影响,梅德韦杰夫倾向自由经济,其宪政民主的素养远在普京之上;两人均作风务实,较少假大空的言行;两人都深具城府、处事圆滑,因而得以成功攀升至权力高层…当然,温家宝与梅德韦杰夫也有重要的不同:梅氏通晓市场经济,善于经济管理;温家宝却不懂经济,主管经济期间流露出一系列计划经济时代的旧思维。但是,因为中、俄历史发展阶段不同,相对于当前中共党内而言,温家宝算得上开明派,其性质与梅德韦杰夫在俄国的性质相似。
   
   
   
    为什么中、俄现政权头目能够抱团稳定多年,如今却骤然间爆发如此激烈的内讧?这是由中、俄现政权的性质和统治方式决定的:
   
    我在拙文《中共垮台路线图》中已经论述,邓小平死后的中共政权,是一种日趋成熟和精致化的多寡头共治政权,作为党魁国家元首的胡锦涛,相对于其他八常委,只有职权上的优势、毫无威权上的优势——一旦杵逆寡头们的利益,胡锦涛说什么都“算个屁”;叶利钦退休后,普京在俄罗斯成功复辟专制独裁统治,普京虽然凭借铁腕强权和能源经济的暂时繁荣,成功地树立了个人威权,但由于无法倒退回斯大林式的领袖独裁专制模式,因而普京的个人威权只是相对威权,何况,俄罗斯没有儒家传统,俄国人“犯上作乱”远没有中国人那种心理障碍;因此,普京个人权威远非牢不可破,俄罗斯现政权,仍然属于寡头共治的专制政权,普京只是一群权贵寡头中最大的一个而已。
   
    
   
    寡头共治专制统治的稳定是一种“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的稳定,为什么呢?因为寡头统治集团的组成,完全是出自维护共同利益的需要,不再以信仰和思想观念的相同或相近为基础,这就造成组成同一统治集团的寡头之间信仰、思想、习性差别甚大的情况,毛共政治辅导员胡锦涛,与江泽民及其代理、与“赵紫阳余孽”温家宝、克格勃头目普京之于叶利钦管家梅德韦杰夫,皆貌合神离、各怀异志、甚至格格不入。
   
    由于信仰、思想、理念各异,这些完全因利益纠合在一起的寡头们在诸多领域存在分歧,只要现有的统治办法能够维持局势稳定,他们都可以通力合作、“求同存异”,以维护党专制这一共同的根本利益所在;但是,一旦现有的统治办法无法维持局势的稳定,需要新的应对才能化解危机的时候,寡头们之间,就必然会因由于信仰、思想、理念各异产生巨大的分歧,因为应对新危机的措施涉及到自己的根本利益,因此,在应对新危机措施上的分歧,就会导致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而中、俄的专制独裁政权又没有一套服众的、成熟的游戏规则,能够缓冲这样的利益冲突,因此,寡头之间的利益冲突就会随着新危机的深入发展而不断升级,直至翻脸不认人、图穷匕首见。
   
    在经济大危机的冲击下,中、俄两国寡头集团的统治办法都无以为继,而在应对危机的主张上,寡头之间分歧巨大,利益冲突不可调和,遂都爆发出多年来罕见的政权内斗。
   
    胡温之争、梅普之争绝非偶然现象,只要寡头专制的性质不变,经济危机或其他社会危机事件在中俄迟早会引发政治危机;除非经济危机缓解,否则胡温之争、梅普之争还会继续恶化和升级。
   
   
   
    中、俄两国各自的“府院之争”同属政权内部的权力斗争,都是以追究政敌经济政策失败责任的方式呈现,但中、俄各自上演这场内斗,又有着重要的区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