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法祖”与亡党]
曾节明文集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祖”与亡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法祖”与亡党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
   發表時間:2/28/2009
   什么是“法祖”?顾名思义,就是效法祖宗、效法祖制;统治者的“法祖”,就是效法政权的创始人。“法祖”,是专制政权到了末代经常做的事:

   王朝的末代统治者,常有不甘心失败者,大力效法开国皇帝,梦想再创中兴,如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铲除阉党、大杀臣僚,恍然间梦回盛明;载沣效法多尔衮;抑汉兴满,大搞皇族亲贵集权、加强一族专制、重申“留头不留发,留法不留头”的律令,坚持民族压迫不动摇,朦胧中再次“入关”……
   中共红朝传到胡锦涛身上,也出现了强烈的“法祖”现象:胡主席上台伊始,就迫不及待地效法五十年代的毛太祖,再举“延安精神”、重提社会主义、高唱“两个务必”、强调意识形态、叫停经济改革、纵容极左逆流、斥巨资再造马列社教工程,妄图僵尸还魂,下血本扩建国保“镇暴”队伍,构建“和谐社会”;在胡主席的“法祖”政治下,经济滑坡、人权倒退:镇压、截防、禁书、封网、监控、管制…年年新台阶;新闻、出版、影视、文艺、聚会、奥运、出入境…处处“胡紧套”,妄图再建新铁幕,复活毛共洗脑;六年来胡主席聘五毛、培愤青、反法货、护奥运、神七升天、太空行走...高科技愚民洗脑卫星上天,反西方义和团红海洋走向世界,苦心营造假大空,奋力克隆红卫兵的新一代。
   胸怀卓娅舒拉的胡主席,立志要在如秦始皇修建长城一样,在中国创造万里专制永不倒的世界新奇迹。
   只是,“法祖”政治不仅不可能成功,还是一条寻求“痛苦死”的找死之途。
   “法祖”为什么注定失败?因为一个政权在开创之初的状况,和其末期的状况及所处的环境有如天壤之别,政权开创者的成功经验,是适用于政权初创阶段情况的经验,远无法适用于情况已经迥然不同的末期;一个世代已经逝去,昔非今比,时过境迁,这时候再从故纸堆中翻出当年的成功之道,以解决今天面临的危机,无疑是再干荆人寻表夜渡1那样的大蠢事:
   春秋时期楚国攻宋,楚军为了顺利渡过澭水 ,事先派人勘察渡口,并在最适于渡河的地方作了标记,但在楚军实施渡河的当天夜里,澭水已经暴涨,楚军却全然不顾变化了的情况,仍然找到原来的标记处实施强渡,结果被淹得惨不忍睹,“军惊而坏都舍”,还没碰上宋军就崩溃了。
   政治是最现实的事务,特别讲究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解决新问题需要“新思维”,生搬硬套另外一个世代的统治方法来解决当前的问题,其结果往往就是惨不忍睹,历史已经多次提供了例证:
   项羽、王莽的复古都失败了,朱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结果是自毁长城、吊死煤山。为什么朱元璋大杀功臣行得通,而崇祯刑杀大臣就完蛋了呢?最显著的区别在于:朱元璋大杀功臣之际,天下已经底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有利于巩固皇权;而崇祯以猛治国却赶在政权内忧外患的用人当头,把能做事的人驱尽杀光,有利于吊死煤山。
   载沣效法多尔衮,巩固皇权专制和满族族天下、维持民族压迫,结果贻误了君主立宪保大清以的最后时机,逼反新军万千,幸而能识时务、激流勇退、拱手让贤,得以保全身家性命,若学崇祯负隅顽抗,以满汉之间血海深仇来看,爱新觉罗家族必如末代沙皇同样下场。为什么多尔衮成而载沣败呢?时势大不同矣,多尔衮入主中原之际,得中国大乱极度内虚之天时,手上又有一支强弓硬弩、能征善战的八旗铁军,而载沣有什么呢?
   综上可以断言:胡锦涛效法五十年代泽东毛太祖以图保专制,必将输得很惨:昔非今比,时过境迁,当年毛太祖拥有共运高涨的国际环境、拥有苏联老大哥的大力扶持、拥有新奇亢旺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拥有刚刚武力夺得天下的凛凛淫威、拥有闭关锁国、封闭洗脑的条件…这些东西,如今的中共还有吗?如今的中共,失天时(国际共产阵营崩溃,互联网时代信息难以封锁)、丧人心、无灵魂(意识形态破灭),成为一个行将入墓“三无牌”政党。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的“法祖”,焉能不败?
   “法祖”政治的出现,也是专制政权行将灭亡的标志。因为走到“法祖”这一步,往往意味着统治者到了无牌可出、无计可施的地步,或者统治集团已经丧失了修错能力。这个时候也没有能够保专制的“改革”可改,因为能改的都已改了,不能改的若改,专制就会瓦解,因为统治集团丧失了修错能力,所以任何松懈专制的改革都不能容许,其结果必然是“宁亡中国,也不能亡我大清”、“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之类的荒谬。
   因为无牌可出、无计可施,只有炒旧饭、走老路,强自镇定、自欺欺人,或沉迷于“太祖”时期的文治武功,获取心理满足、期望得到保佑。
   胡锦涛的“法祖”表现,是地地道道的亡党兆头,应该赶紧放弃才是:本来,要救党保家,不是没有“新思维”可用,前波兰、匈牙利的领导人不是通过施行“新思维”放弃了专制、保全了共产党和身家性命吗?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为俄国人挣来了和平演变,也为自己挣到了诺贝尔奖殊荣及荣誉的退休生涯,苏共之所以亡党,并非新思维作孽,而恰恰是苏共强硬派“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倒退政变,妄图“法祖”的结果!
   怎奈,胡主席就是执迷不悟、顽冥不灵,他无路可走,又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愣是站着茅坑不拉屎,死保专制不放松,一副为保专制身死党灭也在所不惜的崇祯架势。
   非但如此,胡锦涛通过对苏东瓦解的邪悟,更是认定了戈尔巴乔夫是葬送“社会主义”的头号叛徒、戈式的“新思维”是欧洲共产阵营祸根,把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当作头号敌人严加防范、“防微杜渐”,高唱“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胡崇祯一心一意要舍弃生路,望自己和中共都“痛苦死”的邪路上走。
   这样下去的结果,必然是“共、胡”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曾节明 作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十四日星期三中午   
   注1:《吕氏春秋•察今》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