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法祖”与亡党]
曾节明文集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祖”与亡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法祖”与亡党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
   發表時間:2/28/2009
   什么是“法祖”?顾名思义,就是效法祖宗、效法祖制;统治者的“法祖”,就是效法政权的创始人。“法祖”,是专制政权到了末代经常做的事:

   王朝的末代统治者,常有不甘心失败者,大力效法开国皇帝,梦想再创中兴,如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铲除阉党、大杀臣僚,恍然间梦回盛明;载沣效法多尔衮;抑汉兴满,大搞皇族亲贵集权、加强一族专制、重申“留头不留发,留法不留头”的律令,坚持民族压迫不动摇,朦胧中再次“入关”……
   中共红朝传到胡锦涛身上,也出现了强烈的“法祖”现象:胡主席上台伊始,就迫不及待地效法五十年代的毛太祖,再举“延安精神”、重提社会主义、高唱“两个务必”、强调意识形态、叫停经济改革、纵容极左逆流、斥巨资再造马列社教工程,妄图僵尸还魂,下血本扩建国保“镇暴”队伍,构建“和谐社会”;在胡主席的“法祖”政治下,经济滑坡、人权倒退:镇压、截防、禁书、封网、监控、管制…年年新台阶;新闻、出版、影视、文艺、聚会、奥运、出入境…处处“胡紧套”,妄图再建新铁幕,复活毛共洗脑;六年来胡主席聘五毛、培愤青、反法货、护奥运、神七升天、太空行走...高科技愚民洗脑卫星上天,反西方义和团红海洋走向世界,苦心营造假大空,奋力克隆红卫兵的新一代。
   胸怀卓娅舒拉的胡主席,立志要在如秦始皇修建长城一样,在中国创造万里专制永不倒的世界新奇迹。
   只是,“法祖”政治不仅不可能成功,还是一条寻求“痛苦死”的找死之途。
   “法祖”为什么注定失败?因为一个政权在开创之初的状况,和其末期的状况及所处的环境有如天壤之别,政权开创者的成功经验,是适用于政权初创阶段情况的经验,远无法适用于情况已经迥然不同的末期;一个世代已经逝去,昔非今比,时过境迁,这时候再从故纸堆中翻出当年的成功之道,以解决今天面临的危机,无疑是再干荆人寻表夜渡1那样的大蠢事:
   春秋时期楚国攻宋,楚军为了顺利渡过澭水 ,事先派人勘察渡口,并在最适于渡河的地方作了标记,但在楚军实施渡河的当天夜里,澭水已经暴涨,楚军却全然不顾变化了的情况,仍然找到原来的标记处实施强渡,结果被淹得惨不忍睹,“军惊而坏都舍”,还没碰上宋军就崩溃了。
   政治是最现实的事务,特别讲究审时度势、随机应变,解决新问题需要“新思维”,生搬硬套另外一个世代的统治方法来解决当前的问题,其结果往往就是惨不忍睹,历史已经多次提供了例证:
   项羽、王莽的复古都失败了,朱崇祯效法朱洪武以猛治国,结果是自毁长城、吊死煤山。为什么朱元璋大杀功臣行得通,而崇祯刑杀大臣就完蛋了呢?最显著的区别在于:朱元璋大杀功臣之际,天下已经底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有利于巩固皇权;而崇祯以猛治国却赶在政权内忧外患的用人当头,把能做事的人驱尽杀光,有利于吊死煤山。
   载沣效法多尔衮,巩固皇权专制和满族族天下、维持民族压迫,结果贻误了君主立宪保大清以的最后时机,逼反新军万千,幸而能识时务、激流勇退、拱手让贤,得以保全身家性命,若学崇祯负隅顽抗,以满汉之间血海深仇来看,爱新觉罗家族必如末代沙皇同样下场。为什么多尔衮成而载沣败呢?时势大不同矣,多尔衮入主中原之际,得中国大乱极度内虚之天时,手上又有一支强弓硬弩、能征善战的八旗铁军,而载沣有什么呢?
   综上可以断言:胡锦涛效法五十年代泽东毛太祖以图保专制,必将输得很惨:昔非今比,时过境迁,当年毛太祖拥有共运高涨的国际环境、拥有苏联老大哥的大力扶持、拥有新奇亢旺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拥有刚刚武力夺得天下的凛凛淫威、拥有闭关锁国、封闭洗脑的条件…这些东西,如今的中共还有吗?如今的中共,失天时(国际共产阵营崩溃,互联网时代信息难以封锁)、丧人心、无灵魂(意识形态破灭),成为一个行将入墓“三无牌”政党。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的“法祖”,焉能不败?
   “法祖”政治的出现,也是专制政权行将灭亡的标志。因为走到“法祖”这一步,往往意味着统治者到了无牌可出、无计可施的地步,或者统治集团已经丧失了修错能力。这个时候也没有能够保专制的“改革”可改,因为能改的都已改了,不能改的若改,专制就会瓦解,因为统治集团丧失了修错能力,所以任何松懈专制的改革都不能容许,其结果必然是“宁亡中国,也不能亡我大清”、“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之类的荒谬。
   因为无牌可出、无计可施,只有炒旧饭、走老路,强自镇定、自欺欺人,或沉迷于“太祖”时期的文治武功,获取心理满足、期望得到保佑。
   胡锦涛的“法祖”表现,是地地道道的亡党兆头,应该赶紧放弃才是:本来,要救党保家,不是没有“新思维”可用,前波兰、匈牙利的领导人不是通过施行“新思维”放弃了专制、保全了共产党和身家性命吗?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为俄国人挣来了和平演变,也为自己挣到了诺贝尔奖殊荣及荣誉的退休生涯,苏共之所以亡党,并非新思维作孽,而恰恰是苏共强硬派“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倒退政变,妄图“法祖”的结果!
   怎奈,胡主席就是执迷不悟、顽冥不灵,他无路可走,又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愣是站着茅坑不拉屎,死保专制不放松,一副为保专制身死党灭也在所不惜的崇祯架势。
   非但如此,胡锦涛通过对苏东瓦解的邪悟,更是认定了戈尔巴乔夫是葬送“社会主义”的头号叛徒、戈式的“新思维”是欧洲共产阵营祸根,把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当作头号敌人严加防范、“防微杜渐”,高唱“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胡崇祯一心一意要舍弃生路,望自己和中共都“痛苦死”的邪路上走。
   这样下去的结果,必然是“共、胡”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曾节明 作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十四日星期三中午   
   注1:《吕氏春秋•察今》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