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热血男儿不孤寂]
王藏文集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热血男儿不孤寂

前言

   
   近来贵阳的天又冰冷了许多。人心呢,不得而知。用“自由门”突破网络封锁,那么多因强权迫害而造成的冤屈苦难信息层出不穷。又读了一些,呼吸已有些紧凑,无望感持续侵袭。
   
   呆立一段时间后,打开邮箱看了看。自上网以来曾与很多师友有过推心置腹的交流,虽无宏篇大论,实有回顾之价值,至少于世俗的空间还穿梭有温暖的气息。可惜大都未曾用心整理,理由为真情不必张扬,心有灵犀,它自会一点通,默默发光,让我们提起笔来不至于生硬冷漠。

   
   后来一想,整理也好。让其见诸世面,透透光。且不论大言不惭,或是小肚鸡肠,即便鸡毛蒜皮,友朋唱和总属文人意气,多少有些意思。某天邮箱再次被小人盗用或破坏,岂不是可惜了当时的认真。
   
   楚狂者,应算“热血男儿”。与之神交网络一年有余,兄弟之情愈发深刻。今日照录原话,是为留念——
   

发件人 楚狂


发送至 小王子

   
   日期2008年12月24日 上午11:52
   主题送首诗给你,我的兄弟
   邮送域gmail.com
   
   王者的狂与伤
   
    ——献给我的精神兄弟
    自由、高贵、俊美的诗人 小王子
   
   王子,王子,黑夜里被惊醒的孩子,手无寸铁心怀慈悲的赤子
   你是如此地纯真,赤诚,一腔热血,满身义愤
   你是那么地喜欢捡拾苦难的黑玉,呕心沥血琢成大爱大恨之文
   
   你低下,你喜欢住在垃圾箱,只因你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地发现
   这就是个颠倒的世界,卑贱一时卑鄙地颠覆了崇高
   你还发现,垃圾其实就是燃烧的荆棘,你一眼就看见
   乞丐的蹒跚其实是上帝在人间巡行,你还清晰地听见
   妓女的呻吟原来是天使的夜半歌声,歌吟着深深的人世悲情
   
   你爱弹奏自由的六弦琴,啼血中狂啸革命与抗暴的摇滚
   你爱踩踏闪电的凌空步,祭司般敲响良知与人道的雷霆
   你还要吟唱污浊年代的纯情之歌,吁求爱的清音,全身心颤栗
   你更想念诵末法时代的慈语悲咒,祈愿心灵的纯净,澄明
   
   王子啊,王子,愿你不断地,不断精进,不停地超越自身
   远方哪,有那自由的异乡,我们痴心爱恋的美善故土
   兄弟我啊,愿意手持长剑,骑着白马,会心一笑中,与你同行
   
   
    2008-12-24 上午
   
   (此诗后已首发《自由圣火》——小王子注)
   

发件人 小王子


发送至 楚狂

   
   日期2008年12月24日 下午9:59
   主题Re: 送首诗给你,我的兄弟
   邮送域gmail.com
   
   谢谢楚狂兄,我永远的精神兄弟!您这首高贵俊美的诗歌同样适合您,也是您的写照。愿我们在尘世皆获得血泪之中和之后的幸福,这幸福如同虹光,能支撑起一片自由高远的圣洁天穹。
   

发件人 楚狂


发送至 小王子

   
   日期2008年12月14日 下午5:44
   主题听着佛的慈语悲咒,忽然就想给兄写信
   邮送域gmail.com
   
   今天下午冷而且阴,放起佛教歌曲,在那种深沉悲悯的旋律中,一下子就想到了兄。
   
   想来兄在婚礼期间当是累得遂意忙得开心,如今能够心心相印息息相通且能终成眷属的爱情已不多了,再次祝贺兄,祝愿你和格桑能一
   
   直在苦难末世携手共渡苦海终见大欢喜之彼岸。
   
   近一二十天我累得要死忙得要命,老是陪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出去爬山打桌球唱歌逛校园吃夜宵,常常半夜回寝室,只因我自命是个对女孩子的要求基本上不拒绝的绅士。我的一个女友说我这样是不行的,像个狂蜂烂蝶,一个playboy。我说我只是喜欢女孩子,跟她们在一起玩我觉得开心,并非怀着与之做情人的期待,因为我还没碰到令我神往倾心痴情的女子。说到这里真有点伤心,哎,真羡慕兄,有这样真挚的爱情。另外也羡慕兄的是,你长得比我帅,想来兄必曾是花丛中的蝴蝶。
   
   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有信仰有多好,聆听那些博大深沉的慈语悲咒多有镇定心灵洗涤心智的效果。我有时想,如果可能,我宁愿放弃吟唱魔咒的才华,而去做一个虔诚、坚定、平和的普通人,不喧嚣、不浮躁,默默守护净洁澄澈的心灵之灯。
   
   有时我想过放弃研究生学业,去贵阳那边找个工作,这样逢上空闲时间就可以与兄等在寂寥纷扰的末世豪饮诗酒纵论天下,居于这边没有一个心气相投的人我时感憋闷。
   
   最近出外活动拍了不少照片,发几张给兄吧,至少也让你知道我的样子哈
   
   

发件人 小王子


发送至 楚狂

   
   日期2008年12月20日 下午7:51
   主题Re: 听着佛的慈语悲咒,忽然就想给兄写信
   邮送域gmail.com
   
   楚狂兄,现在才有一个适合给您回信的心境,迟复见谅。
   
   我昨天交了辞职申请,打算离开贵阳。心绪复杂,说来话长。
   
   格桑和我一起读着您赤诚温馨的话语,心中波澜起伏而又倍感欣慰。格桑说,能有这样一个肝胆相照的兄弟,那是莫大的福分。我点头,微笑,轻声嗯了一声,一幅对酒当歌的快意画面逐渐从冷酷的废墟飞旋而上。
   
   爱情呵,要获得真挚的相处与息息相通,那是要经历和付出不知多少倍的创伤和烦闷,又要容忍来自双方和现实曾经几多可怕可悲的冷色时光啊!
   
   不管怎样,只要两个人最终是以精神和理想上的神圣追求为基础而选择在一起白头偕老,且不管是否真能白头偕老(世事无常),那就是真值得珍惜和付出的,同时这份爱也能成为两人在尘世获得幸福的源泉。
   
   追求爱的过程能让人过速成熟,特别对于敏感而有大志的人来说。大学时光不堪回首,我始终也未曾遇上与我心有灵犀的女孩,而自己却在莫名其妙的等待和追寻中饱尝道德的沦丧心灵的腐化,自己那颗纯真质朴的心终究抵当不住蔓延整个社会的残害之毒,也曾变得玩世不恭甚至自虐自残——谢天谢地,我离校以后经过漫长的黑暗隧道终于走出了那份自己营造的魔幻世界,慢慢回归了一种沉重的平静,这种平静是那么难得啊,它能不断清洗我按耐不住的浮躁,把浮躁化为一种对待人生的良性热情(我个人体验到,对人生的热情一过度就容易失去对欲望的控制,贪嗔痴泛滥,苦也汹涌而至)。
   
   "我有时想,如果可能,我宁愿放弃吟唱魔咒的才华,而去做一个虔诚、坚定、平和的普通人,不喧嚣、不浮躁,默默守护净洁澄澈的心灵之灯。"您的这句话让我感动,我们确实是心意相通的。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没有那句话比这句更能形容我此时的心境了。
   
   愿兄再获创作的丰收,届时举杯,那又增添了收获的喜悦。
   
   确实,我们任重道远。
   
   可惜哦,您的照片我多次下载都未成功,烦请再传来一睹芳容,呵呵。
   
   
   

发件人 楚狂


发送至 小王子

   
   日期2007年9月26日 上午9:43
   主题中秋之夜不作美
   邮送域gmail.com
   
   昨晚都写好信了,无奈最后发不出去,现将昨晚的信粘贴如下:
   
   王子兄,现在的我有点醉,因为刚从班级的中秋晚宴上回来。(说到喝酒,我实在不行,这只能怪我的遗传。在酒量方面,我一点脾气没有地承认自己是个小男人。若有机会跟兄对饮,我怎么着也要充回英雄好汉,一洗前耻。)
   
   晚宴开始前,给你发过这样一条短信:我越来越热爱袁红冰了,我无法抑制发短信向你倾诉我对他的热爱。在他的比照下,我强烈地觉出自身的卑俗污浊小男人气。跟黄翔一样,他也是天人神子,一种惊心动魄的精神存在。到第二次的信息发送失败,我才知道你手机停机了,真是不巧。
   
   跟你一样,我也有个弟弟。虽然我们在心性气质追求方面不太相同,但我们的感情很好。弟弟是个典型的在某些方面有才能、认识到社会生存的铁律并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出点头地以改善物质生活和荣耀家族的底层少年。我常有这样的私心:如果弟弟成功了,那样我就可以不用在家庭责任感的催逼下要死要活地做我不喜欢的为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的打拼,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 "没出息 "、 "混日子 "。
   
   我也时常觉到内心的污浊,虽然我猜想周围的同学多半以为我自视甚高自以为高尚纯洁得没商量。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个人格上的唯美主义者,而不是道德上的理想主义者。我极端鄙视某位哥们好学权势者的装腔作势,每直斥之浅薄鄙俗,并放话说:你装一斤的逼,我就还你一百万吨的吊。因为这时候我总是痛苦地想起,在这个权力本位的极权社会,有多少人被异化成了卑鄙龌龊委琐的好舔权力大粪的蛆,表现不出一丝一毫人格的优美与香醇。
   
   现在我忽然想起了流浪,并想起自己还写过一首名为" 流浪汉之歌" 的诗,自以为写得还不错。可我何曾有过真正的流浪呢,想起那些以生命作赌注的真正浪客,我真是羞愧难当:我只有学院小书生式的对流浪的诗意幻想,却不拥有流浪汉的热气腾腾的血肉蒸发出的雄悍与野性。
   
   末了,我把我的" 流浪汉之歌" 送给兄吧,自认还不是凡庸之作,望兄笑纳:
   

流浪汉之歌

   
   我流浪天下,四海为家,惯于独自纵横/ 匕首是我忠诚的朋友,诗歌是我坚贞的情人
   我从不嘲笑温暖平和的炉火,亲朋好友围坐/ 却更倾心天光恣肆,傲气磅礴
   
   我惯于在孤寂之夜沉醉,狂饮月光,颓废又唯美/ 而当太阳冲破黑暗的防线,朝霞盛开/ 我如同狮子抖落满身晨露,迎风呼啸,壮怀激烈
   
   我的骄傲如同孤峰,我的谦卑仿佛大海/ 有时像傻子一样微笑,有时像疯子一样忧愁/ 我惯于驰骋荒野,审视人间,纵想天外
   
   我不停地走,不停地走,没有片刻停留/ 不知为何,不知为何,不惧前方无路/ 我是个天生的流浪汉,永恒与瞬间的囚徒/ 命中注定:要走遍天下,无处为家,但有个坟墓在天涯
   
   
   (此诗后已首发《自由圣火》——小王子注)
   
   

发件人 小王子


发送至 楚狂

   
   日期2007年9月29日 上午11:47
   主题Re: 中秋之夜不作美
   邮送域gmail.com
   
   楚狂兄,很感激您的《流浪汉之歌》,非常好。情感真挚、沉郁,从切实的荒芜土地诞生的悲宏身影,大有王者气概!!"拥有流浪汉的热气腾腾的血肉蒸发出的雄悍与野性"。这是我们共同的心声啊!
   
   我们切要博学多思,特立独行,追寻内心的声音,坚强地走下去。为苍凉故土,为无边虚空众生。至于他人,包括我们的弟弟,我们确实不能强求每个人都选择我们一样的道路,也不能苛刻干预,人各有"天命"吧,众生各有因缘,其业历也各不相同。但我们可以尽量以自己的言行不断感化周围的人,劝其行善,独立思考等等。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我时常警醒自己:不要以"救世主"自居,但要时时发菩提心,以点滴的行动增进我们的灵魂生活。我目前多闻思修行,已不像以前那样随意在网上发言了。
   
   如兄这般有思想有抱负的热血男儿坚持下去,必有大成!
   
   很幸运我们相知。愿我们携手共进!有空常联系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