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王藏文集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莲花生大师将密法传入西藏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此期间,仅康藏与安多地区就出现过数以万计的人通过修持大圆满法获得殊胜的成就。
   

    近代,美瓦地区(位于四川省阿坝州红原县)曾有三位修习大圆满法获殊胜果位之大成就者,即:智悲光尊者的化身诺日丹增仁波切、虹身成就者切旺仁真仁波切、无垢光尊者的化身索南贡布仁波切。这里所讲的就是索南贡布仁波切——丹增嘉措活佛之前世,全知无垢光尊者,是西藏公认的三大文殊化身之一。尊者在修学当时的各宗派最重要传承的教法时,成为最有学问、最有辩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师,而被称为“语自在”。
   
    丹增嘉措活佛的前世索南贡布尊者,生于美瓦地区。他不仅是全知显密教法无垢光尊者的化身,也是西藏“实践佛法”的代表米拉日巴尊者的化身。
   
    他在山洞闭关苦修时曾深受米拉日巴尊者的无上加持与感化,几乎变成了米拉日巴尊者瘦骨嶙峋的形象。所以,索南贡布尊者被幼时依止修学显密教法的上师拉拉秋珠称为米拉日巴大师的化身。
   
    尊者依照上师言教,前往竹青寺随学于扬嘎仁波切。因俱生智慧卓绝,显现出非凡的才智学识,因此被金刚道友一致推举为:“若广行著书立传,则可有与全知麦彭仁波切并驾齐驱”的成就。然而,尊者由于非常注重实践佛法,实现了安住于自性光明大乐镜中,无碍通达了甚深密续义境及大小五明等学问,也显现了获证辩才无碍之成就。
   
    有一次,尊者的弟子秋丹喇嘛到赤诚桑波尊者(龙多活佛的前世)面前求《大幻化网》法。赤诚桑波尊者问到:“你曾经有没有得到过此法?”秋丹喇嘛说:“我曾在至尊上师索南贡布面前听授过”。赤诚桑波尊者说:“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于我这里听授。我曾经拜读过尊者为我兄长撰写的一部论著,从中可以看出尊者是一位智慧深广、学识渊博的大成就者,甚是令人敬佩。”
   
    尽管如此,尊者却非常谦恭随和。有一天,格鲁派的一位大格西前来拜见尊者。其人欲顶礼尊者足时,尊者起身阻止道:“不要顶礼!切莫顶礼!”之后,两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尊者诚恳地说:“阁下确实广闻博学,日后我们有机会再相互切磋探讨”。那位格西在返回途中,对弟子说:“索南贡布尊者果然名不虚传,他的确是无与伦比的超人——文殊菩萨的化身”。
   
    尊者在一首道歌中写道:“我先后于十三、二十一、二十三、三十三岁时亲赴铜色吉祥山,面见了与上师拉拉秋珠无二无别的乌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师,并得到莲师的亲自授记。即应于何处修行、施主为谁,如何修持等,一一明示。现在回顾过去,我从未违背过莲师的教言”。
   
    他曾在一首歌中写到:
   
   “住于灭念之禅中,见到离戏之智慧,
   不要束缚任自在,任何事物不执着,
   无性哄骗如阳焰,执着如象沉大海。”
   
   
    尊者依照莲花生大师的授记,舍弃美瓦寺住持的位子,独自一人,于狮子头等山洞,闭关苦修,最后获得了共与不共之成就。有一天,尊者在自性光明境界中,贝玛目扎(即贝玛拉美扎,五大印度祖师之一)上师赐于《四心滴》等并为之灌顶;同时他圆满获得了全部灌顶并通达大圆满一切甚深之窍诀。
   
    “文革”期间,尊者屡次示现不可思议的神变和神通,使众人生起无比的信心,名声远扬。有一次,有些人来到尊者面前气势汹汹地问:“你有什么武器,赶快交出来!”此时,尊者从容不迫的拿出金刚撅说:“我只有这个”。于是,他们将金刚撅扔到了外面,举起上了子弹的枪,对着尊者的胸口开了一枪,谁知道,竟然没有听到枪响,尊者也安然无恙,泰然而坐。而这些人惊疑的望着尊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悻悻的走了。从那天起,这些人再也不敢到尊者住地胡作非为了。
   
    在尊者的生平中,有许多令人心碎之事,其中莫过于他妹妹凄惨的死。尊者的妹妹心地善良,是典型的贤妻良母,而她的丈夫性情粗暴,妻子和可爱的女儿,经常受到呵斥和责骂。十多年来,她的每一足迹,都渗透着悲伤的泪水。她从未得到过纯真的爱,有的只是精神上的刺激和肉体上的折磨。她曾经多次想对哥哥诉说自己悲惨的境遇,可她实在不忍心连累自己爱戴的哥哥,更不愿意影响他的精进修行,只好默默忍受这一切痛苦,终于,在绝望挣扎中无法承受命运的残酷,含泪丢下最心爱的女儿,在一根绳索中凄惨地离开了人间。
   
    她的丈夫,在失去了妻子后才体会到妻子的珍贵。他非常心虚和胆怯,不知如何面对尊者,如何向尊者交代。当尊者听到妹妹的悲惨消息时,内心深处充满不可言喻的悲伤,他向前来诚心忏悔的妹夫哽咽地说到:“为什么妹妹会如此狠心的与你决缘?你在我面前苦苦跪地忏悔,求情告饶,难道这是真的吗?……不过,无论怎样,事已至此,你也不要过于伤心,只希望你以后照顾好自己的女儿,这是我对你的唯一的要求”。听到这些宽宏大度的话,尊者的妹夫羞愧交加,感悟到尊者确确实实是一位具德的大成就者。此后,尊者回顾过去的往事,想到他未能关照唯一的妹妹和她的惨死,心中痛入骨髓,情不自禁凄然泪下。为了弥补往昔的过失,他犹如慈母般的关怀失去母亲的苦命的外甥女,温暖着她那思念母亲的心灵。
   
    60 年代,索南贡布尊者被关在监狱里。有一次,他身上生满了虱子。常人难以忍受,而他却把它们视为自己的孩子,以强烈的怜悯心、仁慈心,让他们啖饮自己的血肉。可没有几天,这些小东西竟然全部消于法界了。监狱里的人亲眼目睹这一莫测的情景后,对尊者生起强烈的信心,并为他博大的慈悲心所折服。
   
    多年来,凄风苦雨的生活使尊者完全了解众生的痛苦。离开监狱时,他紧紧握住狱门的铁锁,向狱友们发誓到:“愿正身险牢狱的所有的同胞将要经历的一切痛苦,都落在我身上,由我一个人代受。愿借助我的一雪善,使你们彻底免除惨狱痛苦和苦因,从而获得幸福和无上喜乐,并愿此牢狱片甲不留地消于法界之中”。
   
    尊者出狱后,由于当时的环境缘故,他很难见到他一直牵挂的外甥女。当尊者最后一次和外甥女相见时,脸上露出了悲喜交织的慈悲笑容。外甥女也像见到了母亲一般无比欢喜。在安慰她的同时,尊者也为她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在两人即将分开之即,尊者把自己贴身内衣送给了外甥女,并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相聚的,那时我会让你高兴和快乐的”。
   
    1966年,藏历的十二月二十八日,尊者对侍者说:“麻烦你,请帮我脱掉上衣好吗?”侍者紧张地说:“这怎么可以呢?如此寒冷的季节,您会冻感冒的。”尊者微笑着说:“那么你说石头会被冻感冒吗?”说完,尊者便结金刚珈跌坐,于光明法界中安详如定圆寂。限于当时的历史背景,遗体很快被土葬。80 年代后才取出,取出时丹增活佛在场,亲眼目睹整个过程。虽然遗体已经腐烂,却呈现咖啡色,并散发出芬芳的檀香味。
   
    尊者圆寂后,有一位妇女(尊者的亲戚)梦到尊者外出,她问尊者:“堪布老人家,您这是去哪里?”尊者说:“我到四地村秋易家族去”。从睡梦中醒来后,她情不自禁地想:这是否预示着尊者将会转世到秋易家呢?不久,有一个喇嘛也做了一个同样的梦。
   
    丹增活佛的母亲在怀孕期间的一个晚上,曾梦见来到一片茂密的森林,索南尊者出现在她的面前,郑重地将两颗纯白无瑕、晶莹剔透的舍利子交到她手中,她感到欣喜无比。醒后,梦中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她苦思冥想,不知意义何在。后来,她忽然领悟到,这一定意味着我将会得到两个心肝宝贝。不久,她把这件事说给叔公听,叔公也这样认为。
   
    在母胎中,丹增活佛就被美瓦寺的几位高僧大德(秋丹、丹秋上师)根据前世索南贡布尊者的授记,认定为尊者的转世。后来大成就者顶果钦哲仁波切(被认为是大圆满教法的最伟大的导师、莲花生大师精神宝藏的发现者)和萨迦教主达青仁波切也认定他是尊者的转世。有些大德不仅认为丹增活佛是索南贡布尊者的化身,也认为他是诺日丹增堪布的化身(近代美瓦地区修习大圆满法获殊胜果位之大成就者之一),所以诺日丹增家族的人,至今仍与丹增活佛保持着联系。此外,有一位瑜伽士的预言说到:“丹增嘉措仁波切即是莲花生大师二十五位心子中玛垛仁尊者的化身”。
   
    公元1968年藏历一月七日,丹增活佛诞生于美瓦的秋易家族,父亲邓德日(降魔),母亲南噶日(极善,索南贡布尊者的外甥女)。据说他的父亲英俊潇洒,而母亲相貌平平,父亲本不愿意这门婚事,但由于丹增活佛的祖父、祖母对索南贡布尊者具有强烈的信心,所以非常赞同,他的父亲只好尊从父母之命,与南噶日成亲。
   
    丹增活佛从小是祖母抚养长大的。因为他的父亲年纪很轻就离开了人世,祖父也不幸离开了人间。这一切给祖母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从此以后,祖母就把全部的希望和慈爱赋予了孙子。她爱护孙子就象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祖母的这种大慈大悲的博爱,对他幼小的心灵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由此,他懂得了何谓慈悲心的真谛,懂得了如何以爱去报答祖母,去经受苦难的人生。
   
    孩童时,他特别喜欢与小兔子、小狗、小猫等动物玩耍,当然它们也对他唯命是从,并尽力保护他。有一次,他与小朋友跌交时,小猫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并突然扑向对方,不料却扑到了他身上,抓伤了他的肩膀,小猫立刻跑到他的面前,望着他,显出极其难过的样子。他非常感动,觉的小猫比任何时候都懂事。他每次见到宰杀牛羊时,就会流出眼泪,然后跑到很远的地方,不忍心看下去。有时还喊着对大人们说:“你们不要杀它,它会很疼的”。
   
    虽然他的年纪很小,这种感人的举止却让邻居们非常感动。从此以后,邻居们再也不在他的面前宰杀牲畜。
   
    据他的叔公说,他年幼时常常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每次见到空中出现五颜六色的光芒和与佛菩萨形像相似的奇妙景象时,他都要跑到祖母面前,扯着她的衣襟说:“祖母,你快看呀!”祖母试着眼睛说:“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什么也没有看到呀!”而他感到非常奇怪,说:“我看的那么清楚,您怎么什么也没有看到呀!”还有一次,当他玩耍时见到一位奇人,身体比正常人高出 2 — 3 倍。他眨者有神的眼睛看着那位奇人,心里想:这是谁?为什么如此高大?那人很和蔼的对他说:“我的孩儿,你不要因为父亲去世而悲伤,以后我会代表你的父亲,形影不离的保护你”。说完,他就消失于空中了。一位大成就者阿克乐珠说,那位奇人就是丹增活佛的护法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