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徐永海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我是如何写完〈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这本书的
   
   1998年2月3日
   

   1995年5月25日上午十点,在我上班时,几个便衣警察将我带到西城区公安局丰盛派出所,26日下午六点又将我带西城区公安局看守所。这个看守所具有东西两个区,每个区具有三排监室,一个纵的走廊将这三排监室联在一起,组成一个“王”,在这个纵的走廊上有一间特殊的监室,称为“小号”。 在这个看守所里,在这个“小号”里,公安局关了我两年。
   
    这个“小号”是一个特殊的监室, 它具有六平方米,它的墙和门像沙发一样软,在它的墙上和门上先贴了一层很厚的海绵,再包了一层帆布。这里没有暖气,没有水龙头,地是木板地,在这里要想撞死是不可能的。在门的下方有一个十厘米见方的洞,平时吃的饭、喝的热水都要由这里递进来。在地板上有一块木板是可以打开的,在这个木板下有一个便池,这个便池的水龙头开关在“小号”的外边,因此它总是开着的。这个便池除了用于大小便外,平时洗衣服、洗澡都在这里。由于包着海绵的铁门总是关着的,夏天很热,由于没有暖气,冬天很冷。这里没有广播,没有电视,没有报纸, 缺乏阳光,缺乏运动。在这里,看不到“小号”外面的事情。
   
   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万务的,也就是,宇宙的本质是什么,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意识的本质是什么,自我的本质是什么,十多年来,这些一直吸引着我;十多年来,我一直为此学习思考;十多年来,我一直计划写一篇有关的论文(或称为书)。工作忙没有时间,住房困难没有安静看书思考的地方,由于没有这些,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能完成这一篇论文。但是当我被关进“小号”后,我发现这里这些都具有,有时间,有安静的地方。
   
   “小号”的墙包着帆布,帆布涂成绿色,就象一个黑板。肥皂晾干了,画在帆布上是个白道,就像一个粉笔,借着这些我开始写我的论文。墙不大,又怕警察看见,只能在墙上写要点,写好后把它背下来,然后用布擦掉。一方面由于要点越写越多,墙上已经写不下了,另一方面越背越熟,不需要再写了,半年以后,我就用牌来代替要点,一张牌代替一个要点,九张牌代替九个要点,再用一张牌代替这九张牌、这九个要点,如此重复下来,在脑子里写要点、背要点。由于在脑子里越写越熟、越背越熟,一年以后,一方面,我完全用脑子不用牌,也能写要点、背要点,另一方面,我完全用脑子不光能写要点、背要点,而且还能写完整的句子,几天前写的句子,几天以后可以一字不差的背下来。这样在“小号”里,我写了两年的论文,并且完成了论文。
   
   在第一年里,家里给我送过几次书籍,这几本书是我妹妹随便从书柜里拿的,有《新华字典》、《情绪心理学》、《裸猿》、《婚姻革命》、《青年心理咨询》等。没有这几本书,我不可能写出论文。借着《新华字典》,我知道了原子量在 20以上的原子,中子数一定大于质子数。借着《情绪心理学》,我分清了感情、情绪、情感的不同点,我理解了什么是存在主义心理学、现象心理学。借着《裸猿》、《婚姻革命》、《青年心理咨询》,我对心理学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如果没有这些理解,我同样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在这两年里,在这间“小号”里,除了关着我以外,还关着其他或是一个、或是两个人、或是三个人,先后关过其他十几个人,他们经常换,有的被关了一个月,有的被关了快一年,一些是特意看着我的,一些是像杀人犯这样很重的犯人,一些是在其他牢房违反监规的人。在这些人中有很聪明的,也有很愚蠢的,有性格随和的,也有性格古怪的。因为我和他们是每一分钟都在一起,所以我对他们的心理特点有了很深的了解。借着对他们的心理特点的了解,也使我对人的心理特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如果没有这种了解,我同样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1995年5月25日我被抓,1995年9月5日在我接到劳动教养决定书以后,我应该被送到劳教农场去,可是没有。1996年5月2日在我接到上诉判决书以后,我更应该被送到劳教农场去,可是还是没有。在被劳动教养的这两年里,我一直被关在看守所的“小号“里。如果我被判刑两年,也不过如此,可见这决不是对我的宽大与优待。可是人不优待上帝优待,借着“小号”,上帝让我写完了论文。如果这两年我不在“小号”而在劳教农场,我想我很难完成我的论文。
   
   在特殊的环境下,人们很容易患有特殊的疾病。1996年10月20日我突然发高烧,在臀部长了一个很大的疖痈,这个很容易好的疾病,我却总是流脓流水,经久不愈,最终成为皮下瘘管,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手术才好。1997年1月后,我的皮肤长了疥疮,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疾病,奇痒无比,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治疗才好。虽然“小号”的生活很苦,上帝还是让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
   
   我感谢上帝,上帝不仅使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而且使我快乐的度过了这两年。借着信仰,借着上帝给我的工作,我平安的度过了这两年,我快乐的度过了这两年。这种快乐是真实的,这种快乐是我很长时期没有体验过的了。在这两年里,我一直是感到上帝与我同在,我真心的感谢上帝。
   
   徐永海
   
   1998年2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