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4)回忆2003年11月22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5)在萧山看守所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6)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8)在萧山看守所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刘晓波获奖已俩月众肢体依旧不能来教会
·刘晓波诺奖颁奖日我又遭软禁到几时
·耶稣手握宇宙论
·耶稣终极榜样论
·答小平的诗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为那些进入老年的民运朋
·就孔子像在天安门中国异议人士的研讨会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基督徒被带走
·北京被抓被软禁的基督徒的求助信——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请朋友们给予关注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诉书

   上诉书
   
   1996 3 8
   
   原告 徐永海 男性 35岁 汉族 北京市西城区福绥境医院医生 住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被告 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住所地北京市宣武区里仁街4号
   
   被告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于1995年8月25日,以(95)京劳审字第1820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原告徐永海(本人)作出了劳动教养二年的决定。原告徐永海(本人)不服,提出申诉,被告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于1995年10月19日,以(1995)京劳复字第29号申诉复查决定书维持原劳动教养决定。原告徐永海(本人)不服,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1996年2月29日,以(1995)西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书维持被告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原告徐永海(本人)作出的劳动教养二年的决定。现原告徐永海(本人)不服,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书认为,1994年7月,原告徐永海(本人)参与策划起草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捏造事实、污蔑政府机关并向外传播、扰乱社会秩序。1995年5月,原告徐永海(本人)在诋毁、污蔑政府的“呼吁书”上签名,参与煽动闹事、扰乱社会秩序的活动。
   
   劳动教养决定书和复查决定书没有书写具体内容,在本人追问下和从法庭辩论中得知,《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中有“刘焕文在没有任何理由情况下被北京市公安机关拘捕:我们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仍坚持信仰”,这些是捏造事实、污蔑政府机关、扰乱社会秩序。《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中有“我国存在人权问题,人权问题与政府有关,认为‘六•四’是悲剧,要为‘六•四’翻案”,这些是诋毁、污蔑政府,煽动闹事。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本人参与起草,《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本人签名。但本人认为《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中没有诋毁、污蔑政府的言论。
   
   “我们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仍坚持信仰”本人认为这句话不是捏造事实、污蔑政府。就本人而言,环境恶劣是事实,不是捏造。环境恶劣无非是指生活环境恶劣、政治环境恶劣,本人是老百姓,自然重视的是生活环境。本人今年35岁,也算是中级知识分子,在单位是骨干,负责一个有着40余名病人的病区,已为社会工作了十余年,可是至今还没有自己的住房,还和父母住在一间房中,而不能结婚。本人认为这是环境恶劣,在人类历史上,南大当婚,女大当嫁,结婚时有自己的住房,这是人类存在、人类延续至今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本人不具有,我认为说我自己环境恶劣一点不过分。
   
   “我国存在人权问题”,本人认为这句话不是捏造事实、污蔑政府。人权包括人的生存权,这句话李鹏总理说过,生存包括生和存两方面。生是只生儿育女,生的先决条件是一男一女组织家庭,家庭就要有住房,可是现在住房困难,我这个35岁的中级知识分子存在住房困难,没房结婚,没房去组织家庭,没房生儿育女,而且有我这种情况的还有不少人。存是指饮食男女、安全、相爱、自尊、实现人生价值等活动。饮食方面,在我国还存在着贫困县、贫困山区,在这些地方,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安全方面,现在一些老工人,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可是现在生病了,单位没有钱给报销,使得老工人不敢生病,没有安全感。相爱方面,相爱就要爱的归宿、爱的结晶,这些都需要有住房,现在我国还有一部分人存在住房困难,结婚没房。自尊、实现人生价值,首先就要有知识、有文化。十年前上大学不花钱,还给助学金,管吃管住。现在上大学要花钱,一些穷工人、穷农民、穷知识分子的子女上大学成了又高兴、又害怕的事情。证据,《青年心理咨询》 1995年10期,〈一个品学兼优的中学生为何自杀〉,说了一个中学生,因为生活困难而自杀的事情,文中说:“一个山东省实验中学的高材生,一个从贫苦家庭奋斗出来的苦孩子,一个未来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前途对他来说充满了阳光。然而,他却无法承受多种心理压力,匆匆离开了人世。谈起董波涛自杀的原因,董其平(董波涛父亲)归结为孩子被家里的经济情况所累,他平时看电视、看报纸和同学们之间的交谈都流露出这个意思,明年就要毕业参加高考,上大学都要收费,如此昂贵的学费,董波涛在家谈论起来心情便十分沉重,压力比较大。”本人认为这些都是生存权、人权方面的问题。
   
   “人权问题与政府有关”,本人认为这不是捏造事实、污蔑政府。我国的住房制度是国家分配,在住房分配上有不公平现象,和我同样的人,有人就可以分到两居室,两居室目前出租每年可以2—3万,而我就没有分到,也就是说我没有分到这2—3万。出现这一现象自然与住房制度、住房政策有关,而这都与政府有关,因为这都是政府制定的。学校是国家、政府办的,教育是国家、政府的主要工作,以前上大学管吃管住,现在要花很多钱,这些自然与政府有关,因为这些是政府制定的。
   
   我们是老百姓,只能从老百姓自己的角度看问题,只能从这些小事上看问题。从这些角度看问题,认为国家存在一些不公平的现象,应该是允许的。老百姓希望国家好起来,希望更公平一些,接应该是允许的。“六•四”时,很多老百姓出于这种心理,上了街,上了天安门广场,结果出现“六•四”事件,死了人。我们老百姓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从自己原来是希望国家好起来这个角度出发,认为“六•四”是悲剧,这个看法应该是允许的,而且这种看法也是客观存在的一种看法。
   
   我签名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希望国家知道我的住房困难,希望解决我的住房困难;希望国家知道和我一样的人的住房困难,希望解决他们的住房困难;希望我们的国家更加公平起来,这些应该是允许的。证据,签名后我写过《我为什么签名》。
   
   “刘焕文在没有任何理由情况下被公安机关拘捕”,这句话有用词不准确的地方。“拘留”、“拘捕”、“逮捕”,我这个老百姓搞不清这些专业字眼。但是就刘焕文是否应该被劳动教养,就目前来看,这个问题,也应该允许有不同看法,也应该允许有争论。
   
   在一审期间,审判长问过我,我受王丹委托,到房山精神病医院看望王万星这件事,和参加王丹的互助捐款这件事。我认为,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受朋友之托,看望一个住在精神病医院里的人,是正常现象,是应该允许的,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就这个住在精神病医院里的人的精神状态,发表自己的看法,是正常现象,是应该允许的。朋友之间的互助捐款、互相帮助,应该是允许的,而且这是一种好的行为。
   
   总之,我认为我的行为不是违法犯罪行为,不应当被劳动教养。
   
   我请求:取消对本人的劳动教养。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徐永海
   
   1996 3 8
   
   (当时我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东区小号,二筒道与三筒道之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