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徐水良文集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我知道了,你们改名用马甲“新中国”,实际上是过去冒充小偷无赖半文盲小特王雍罡,以第一共和马甲不断造谣,制造离奇谣言的那个上海国保特别组。这次你们非要造谣说我第二次入狱是1983年入狱。这有什么意义?你们后面有什么阴谋?本来我可以等你们造谣出比较大的丑以后,再出手反击。但本人实在没有时间同你们这些低档特务纠缠。所以,为了省时间,我也不管你们这一切。我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放在下面,大家看看就知道你们是造谣了。这样,你们也就可以因无法继续造谣,而省点造谣时间了!
   

   顺便说,你们的造谣实在水平太低。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你们上海国保这一类低档特务在造谣。你们这些上海国保特务,怎么就没有一点长进呢?看来你们上海国保,到南京时,连我的起诉书判决书等也没要,否则造谣也会造得像一点。太不专业了。当然,从你们组织正义党开始,你们就没有专业过,因此只能一再暴露,一再失败。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81)宁检二字1293号


   
   
   被告人徐水良,男,37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18号。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经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一年期间,积极与北京的徐文立、广州的王希哲(均因反革命罪在当地被捕)等人进行串连,从事反革命活动。一九八0 年十月,被告人徐水良应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刊登出由其书写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过程》一文,以及为此文所加的《作者按》。在《作者按》中以批判苏联为名,对毛泽东同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借以进行反革命煽动。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叫于卫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叫姚玉琪邮寄给王希哲和青岛的孙维邦(因反革命罪已捕)各100份。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综上所述,被告人徐水良思想反动,书写反动文章,编辑、油印、散发非法刊物,制造反革命舆论,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2条第二项之规定,已构成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本院为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打击反革命的破坏活动,特对被告人徐水良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 致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检 察 员 张积森
    徐立新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廿九日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章)
   
   附:1、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五月十八日经本院批准逮捕,现押于南京市看守所;
   2、卷宗八册。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81)刑一字5269号


   
   
   公诉人: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积森、徐立新。
   
   被告人:徐水良,男,三十七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十八号。现在押。
   
   辨护人:南京市第一法律顾问处律师张绍珍。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由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由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积森、徐立新出庭支持公诉,经本院进行公开审理。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非法刊物,在非法刊物上刊登反动文章,编辑、油印并大量散发非法刊物,制造反革命舆论,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已构成反革命宣传煽动罪
   
   本院为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二项、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处反革命犯徐水良有期徒刑十年(刑期自一九八一年五月四日起至一九九一年五月三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如不服本判决,在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及付本一式四份,由本院移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一九八二年四月十三日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审判庭
   
   
    审 判 长 朱望溪
    人民陪审员 潘清渠
    人民陪审员 樊祥飞
    一九八二年四月艹四日
    书记员 曹南南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印章)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