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徐水良文集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短评]

徐水良

2009-3-27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拼命诬蔑和反对革命,更反对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手段,来推翻中共暴政。他们的主要理由有二个:

   第一个主要理由,或者说是主要谎言,就是任意捏造和歪曲历史,抹煞全世界民主国家、绝大多数由革命或战争来建立的事实,尤其是抹煞全世界所有大国、民主制度全部由革命或战争来建立的事实,胡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

   第二个主要理由倒不是谎言,而是事实,这就是中共掌握着中国强大的暴力机器——军队。但是,他们用似是而非的逻辑,以此断定反对派无法推翻中共,只能遥遥无期地等待中共未来的改良。

   他们往往声称,准备等待几十年、一百年甚至几百年,来等待中共的改良。

   我们不来驳斥这些人在二三十年时间内,闭着眼睛一千次一万次捏造历史,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重复的第一个革命只能产生专制的谎言。我们已经无数次驳斥他们的谎言。只是这些人继续从来不脸红地重复他们的谎言。

   我们也不用德国、日本、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由战争建立民主的例子。

   这里,我们主要来评论他们的第二个理由,用由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作例子。

   按这些人的逻辑,东欧苏联菲律宾等等许多国家最终推翻了独裁者的革命,是不可能发生,更不可能成功的。因为上述理由,在这些国家一样存在。

   这些国家,像中国一样,独裁者掌握着国家暴力——军队和警察。但是,为什么这些国家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革命,却成功了呢?

   这些断言独裁者手中握有暴力,反对派和老百姓手中没有暴力,因而革命不会成功的中共地下势力和自由主义者忘记了,暴力是由人来掌握的。一旦革命时机成熟,掌握暴力的军人,完全可能保持中立或站到反对派一边,暴力有可能成为老百姓、成为人民的力量。

   这些军人,或者像开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葡萄牙军人那样,主动起义或政变;也可能像东欧苏联菲律宾那样,一旦人民抗暴或革命来临,倒向人民。

   而且、现在的中国军人,与六四大屠杀时期的中国军人,已经有质的差别。现在的中国军人,与绝大多数中国人,大多数中共党员一样,已经对中共独裁者及中共权贵非常痛恨,一旦全民起义、人民革命的浪潮来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毫无疑问地将倒向人民一边。那时,原来由中共掌握的暴力,大多数将落到人民手里,变成埋葬中共的力量。

   而且,中国军人像葡萄牙军人一样起义,推翻中共统治的可能,也不能排除。

   杨佳事件向全世界表明,90%甚至95%以上的中国网民,至少90%甚至95%以上的中国人,支持用暴力反抗中共。中共连同他们的网评员、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加起来也不足5%。

   所以,中共及其花瓶民运,气急败坏,精心策划了一个花瓶民运发起者拼命定性为“和解的宣言、合作的宣言”、表面字句上似乎没有大错的08宪章。企图阻挡这个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潮流。把它拉回和解合作,联名上书,反对激进抗暴的过去道路。

   虽然不是发起人的中共海外地下势力,一再否认这个目的,把它说成反对派的宣言。但他们在国内的花瓶民运宪章发起人,为了欺骗国内民众的需要,却一次又一次地强调08宪章不是反对派的宣言,而是为了和解合作,为了反对激进,因此一次又一次地揭穿中共海外地下势力的谎言。

   不愿继续当奴隶的中国人,一定要坚定地走抗暴的道路。不要听早已成为沦陷区而被中共控制的狭义民运圈中,中共地下势力的欺骗及谎言。不要听他们散布的和解合作的幻想。即使未来有一天我们迫使中共不得不走上和解合作的道路,那也是我们自己奋起抗暴、准备革命、施加压力的结果,而不是侈谈和解合作的结果。

   中国的民主事业是伟大的事业。但中国狭义反对派民运圈,60%不同程度听命于中共,是地下势力、是花瓶民运,早已成为沦陷区。海内外的中文媒体,包括报纸、中文网络、电视电台、包括西方一些国家的中文广播,为中共严重渗透和控制。剩下30%多甚至更少的真民运人士,因为力量弱小,缺乏有强有力的中文媒体支持,在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打压下,饱受诬蔑、造谣和攻击,暂时无法形成强大的组织力量。

   所以,一切不愿意继续当奴隶的中国人,必须从实际出发,充分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坚定不移地走全民抗暴、全民起义、推翻中共的道路。千万不要听信那些占反对派和民运队伍大多数的花瓶民运的欺骗。

   东欧和苏联,也是在不存在有组织反对派领导的条件下,由分散的没有组织的老百姓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奋起反抗,才产生天鹅绒革命,推翻共产党领导,建立民主制度的。

   当时的东欧苏联老百姓,不仅没有有组织的反对派领导,他们的反对派力量,远远小于中国反对派,人数远远少于中国反对派。他们的手中,也同样没有武器装备。但是,他们用人民抗暴和起义的办法,用基本上是和平的天鹅绒革命,实现了他们的目标,建立起民主制度。

   二十年前,东欧苏联老百姓在中国八九民运鼓舞下做到的事情,二十年后的中国人自己,也一定能够做到。

   附:

张轶东:今年3月后民主与专政的战争形势

2009-03-27

   【新世纪特稿2009年3月26日】民主与专政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从杨佳袭警和“08宪章”公布开始的,2009年3月可被看作是这场战争的第一个战役。在整个3月份,在北京(两会)和西藏(三一零和三一四)两地战云密布,表面上是专制一方打盈了,即开成了“平安两会”和办成了“西藏农奴解放日”等。而实际上则是进一步促成了民主一方力量的进一步发展和暴露了专制一方的脆弱。那末从2009年4月份起,这场战争的形势将有些什么特点呢?我大胆地以为,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革命形势已经形成。什么叫革命形势呢?列宁的解释是:当一个国家的上层已经不能用旧的方法统治下去,而下层又不能用旧的方法生活下去时,革命形势就形成了。在北京召开的两会集中地反映出了这个情况: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变成了权贵集团的俱乐部,而全国政协则变成了既得利益者们的清谈馆。对待会场外和全市呼声震天的访民,则出动了近百万人的镇压力量。对于访民们来说,上访维权其实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因为这是在对于“明君贤相和清官”的幻想支配下的行动。但是这个幻想的破灭需要经过一定的过程和付出一定的代价。现在这个代价已经付出了,这个过程已经走完了。人民对于“明君贤相和清官”们不是失望而是绝望了。但也不要以为上访人群在两会之后一无所获。这其实又是一次全国冤民的“大串联”。他们互相认识了,也就互相交流斗争经验了。于是他们不是限于写公开信,讨说法,而是自焚,自爆,撒传单和焚警车,甚至于击毙士兵和抢枪。这已经是“造反有理”了!

   对中共绝望的不仅仅是上访民众,还有知识分子。吴邦国宣称中共绝不搞多党制和三权分立,赵启正宣称关于六四中央早已有定论不会更改。可爱的吴赵二先生,你们的“严正声明”太好了,比体制内外和海内外所有异议人士写一万篇文章还有力量!于是一切上书呼吁,建议和解,要求真相和“党和政府应该如何如何……”都烟消云散了。知识分子与人民群众就汇合成一体,有如汉水在武汉三镇汇入长江,形成滚滚长江东逝水了。

   有人说在当今中国大规模人民反抗是不可能发生的,原因是专政与人民群众在武器方面的对比太悬殊了。其实在秦末和元末,专制政权和人民之间在武器方面的对比是更为悬殊的:秦始皇把天下兵器没收铸成12个铜人放在咸阳,但是并没有妨碍陈胜,吴广,项羽和刘邦的出现。元朝时几家人才能有一把菜刀,但是刘福通,张士诚,陈友谅和朱元璋还是先后出现了。其实人民反抗的暴力程度和使用什麽武器并不取决于人民,而是取决于专制一方的顽固性和残暴性。目前看来中共其实已经“批准”人民暴力反抗和使用武器了。

   二、新一代的革命领袖将出现于失业群体中历史上农民起义的领袖中有落第秀才(黄巢)和下岗工人(李自成,驿卒)。基本群众是无以为生的农民和城市贫民,而为他们出谋划策的则多为失意的知识分子,如“水浒传”中的智多星吴用,李自成军中的李严,牛金星和宋献策等。现在这两个群体都已经具备了。而且现在的农民工是见过世面,有见识的人了。当前具体的问题是:一旦全民性的革命暴发,新一代的革命领袖将出现在哪里呢?我以为,他们应该是出现在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

   有些资深的体制内异议人士连对海内外民运人士都瞧不起,说:“你们这些娃娃懂什麽?”照他这么说,连奥巴马都是娃娃了(历史上美国总统多数是在40--50多岁时当选的)。其实不仅美国,中国历史上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逐旧人”和“自古英雄出少年”。当前失业的大学生累计近千万,这都是20--30岁(当年的六四学生领袖们不也都是这个年龄吗?),正当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年龄。用毛泽东的话说,他们好像是早上八九点钟初升的太阳。有的人可能不只想要一碗饭,而是有鸿鸪之志,想干一番事业的。却不想一出校门,头上却被浇了一盆凉水,报国无门。怎麽办呢?“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穷则思变了!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还有约150万人是中共党员。他们受过中共的洗脑,但有一定的政治眼光和组织能力。谢谢中共!这可是它为民主中国培养的干部呀!

   那么现在国内外,体制内外的民运人士们在即将到来的革命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呢?应该冷静地认识到,他们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充当领导人的时代应该是过去了。他们(包括六四学运领袖们)多数已是50岁上下的人(“昨日今朝,镜里容颜老”)了,且多数人长居国外,脱离国内的现实生活太久。现在的大学生中既然能出一个王千源,就可能出更多国内的男男女女的张千源和李千源。民运人士们应该放心大胆地把指挥棒交给他们,同时满怀热情地扶植他们,帮助他们出谋划策,始终坚持不懈地对人民作启蒙工作。18世纪的启蒙主义者伏尔泰,卢梭和孟德斯鸠等没能和革命领袖丹东和罗伯斯彼尔见面,而今天的民运人士们则可以和未来的革命领袖们一起工作。这是因为历史前进的步伐加快了。这是一种幸运。

   三、中共可能利用国际争端转移矛盾人所共知:中共统治和剥削全中国人民所用的就是“压”和“骗”两手。然而现在看来,它在这两方面可以使用的“招数”却是已经用完了,而人民反抗的力量和浪潮却是有增无减。那末怎麽办呢?最后的一招就是大声疾呼国际纠纷,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甚至制造一种战争气氛来转移矛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