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王先强著作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1﹞
   

   
    夜晚,香港的尖东,色彩缤纷,声色狗马,热闹非凡。那里的娱乐场所,甚么夜总会、卡拉OK、按摩院、桑拿浴室等等,林林总总,多不胜数,任君选择。──必须说明一点,好多时候最终的选择就是选择女人;在那场所里有无数花枝招展的女人,选中了女人,花上钱,就可以带出去开房,与其痛快上一宵。这是一个自由而又自在的世界! 此刻,在一间规模宏大的夜总会里,于一厢房之中,几个客人正与舞小姐浮萍调情。这几个客人非大富大贵,只是打工一族而已,不过,入得来这样的场所,也是要准备花上几个钱的。这些客人都非常喜欢浮萍,来上了两次,就指定非要浮萍陪席不可。人人都选择浮萍,浮萍就成了抢手货。这原因除了浮萍漂亮之外,还因为她是苏杭妹,别有一番风韵,与本地女人有些儿的不同。浮萍为此也感到欢欣鼓舞。 唱了几首歌,饮了几巡酒,一个年轻好看的客人叫张先生的,就急不及待的要带浮萍出去开房了…… 浮萍嗲声嗲气的说:「我今晚要收八百的了……」 张先生有点讶异,道:「你的价钱不是七百么?以往你是收七百的呀……」 浮萍甜甜美美的笑答:「张先生,价码是时时不同的嘛!我不值得八百么?」 那种声调和那种笑让人动心。说真的,光是那笑意就值得多付一百元了。卖笑嘛,笑就是计钱的。 年纪大的那个李先生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一挥粗手,说:「我给一千,你今夜就跟我好了……张先生,对不起,今夜你就让一让,下次才轮到你。」 大家是朋友,又是逢场作戏,实在没有甚么好计较的。 张先生笑哈哈的道:「你钱多,让给你,让给你……」 几个人都笑哈哈的了。 在于浮萍,如果讲享受讲快乐,她当然要张先生,因为他年轻潇洒,年纪大手脚粗顽的李先生是远远地比不上的;然而,在这种场合,讲的是钱。她拼命要的也是钱!而今晚,李先生则是出得起较多的钱的。
   
    不一会,与夜总会办妥手续后,浮萍就跟着比她大三十岁的李先生去开房了。
   
    原来,李先生昨天赌马,赢了几千元,因而今晚来特别消费,誓要特别享受一番的。他带浮萍来到九龙塘,进入一间颇豪华的小酒店,开了一个上好的房间。当四道墙隔开了外面的世界,只有一对男女默然相处,浸沉在暗淡的灯光之中,面对着一张洁白的床铺时,一种不言而喻的气氛就出来了。
   
    这样的场面,浮萍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了。她明白,她必须施展出浑身解数,服务客人,讨客人欢心。客人满意,除了慷慨的支付服务费用外,或有额外的打赏──这便都是钱!她脉脉含情的瞄了瞄李先生,抛过去一个媚态,随着扑上前去,搂着李先生的颈项,对着李先生的嘴,吻起来。李先生的口臭得很,一股非常恶心的气味,令到她忍不住就要作呕了,但是,她终究没有吐,且将舌头伸到李先生的口里去…… 好一会之后,浮萍温柔的说:「要不要洗个澡,我替你擦背……」 李先生本来有点急不及待的要上床,但听浮萍那么一说,觉得那也是一种情趣,于是改变了主意,道:「好,我们一起来洗个澡。」 于是,两人都脱得精光光赤条条的,一齐的走进浴缸里坐下,灌满了水,便嬉戏起来。
   
    浮萍全身上下白晳无瑕,玲珑浮突,更凸显其美丽,实在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再加上她的娇媚作态和温柔抚摩,令李先生几乎进入一种仙境了。钱,花的值得! 洗完澡,抹干身,李先生一把抱起浮萍,抱到床上去,双双的倒卧在床上。这时,浮萍为了钱,扮成也欲火烧身了。她死死的纒绕住他,面对面,嘴衔嘴,身贴身,下部接下部,那么的磨,那么的擦;他被撩得实在的狂了,翻上她那洁白的身,紧紧的压实,用下部的那武器,插进她的身体里…… 刚刚洗过澡的身体,这时又都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浮萍又闻到了令人作呕的李先生的口臭,再加上他还有的令人作呕的体臭,几乎昏厥了过去;不过,她强忍着,就他,满足他。
   
    完事后,李先生确实的感到有一种特别的轻松,有一种特别的舒畅,有一种特别的满足──这个浮萍果是名不虚传,货真价实,真好,真够功架,真有韵味!他依承诺,给了她一千元,另外再打赏五百元。 浮萍收到了一千五百元,放进手袋里。她对今晚的收入感到满意。至于极力忍受的那恶臭,会不会染上性病,甚至染上艾滋病等等,她就不大的去想了。 半夜,两人走出那间颇豪华的小酒店…… 浮萍的手提电话响起来;非常的好运,她又有客人了。
   
    临别,浮萍不忘嘱托一句:「有好的赌马贴士,记得通知我一声啊!」
   
    李先生笑笑,跟浮萍分了手,走回自己的家去。
   
   
    ﹝2﹞
   
   
    此刻,浮萍的丈夫罗桂棠躺在床上,正痴痴的等待浮萍的归来……
   
    床旁还有一张婴儿床,婴儿床上睡着一个一岁多的女婴,是罗桂棠和浮萍生的,名叫罗娟。 近来,浮萍常常是半夜不归。她到底去了哪里,干了甚么?她说她在酒楼兼职,挣点零钱花;但看来不像。她沾染上了赌习,嗜赌,是去赌了,过澳门去睹了;看来也不至于就天天去了澳门而夜夜半夜不归。莫非她凭着姿色,去做了舞女,与人上床了?罗桂棠就这样胡乱的思索着,猜测着,毫无睡意。 罗桂棠最想不通的是,一个看来纯朴的内地女人,来到了香港,竟然一变至令人不可捉摸的地步,是何缘由呀? 浮萍生于苏杭,也长于苏杭,家境贫穷,但却是美人儿一个。苏杭盛产美女,遐迩驰名,这是不假的。这些美女的共通点在于:脸部棱角分明,眼鼻嘴匀称好看;身体苗条,手脚修长;更加主要的是上下皮肤非常白晳、细嫩,让人看了就想触摸而又担心摸了弄脏了,伤了尤物。男人们见了这些美女,眼睛一亮,随着就是想入非非的。浮萍当然的占了一席位。
   
    女人的姿色是张效力宏大的通行证;因此,少年的浮萍乘着改革开放的松动,便在男人群中穿梭交游,如鱼得水,放荡不覊,占尽便宜。多少精英才俊拜倒在她裙下,都只是被她玩弄而最终抛弃一旁。在二十四岁上,她遇上了一个香港客,事情才起了变化。
   
    这个香港客就是罗桂棠,其时三十五岁,老实人,小本钱从事些小生意,无甚出众无甚特别之处,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香港客」。他一见到浮萍就惊为天人,神魂颠倒,一心想据为己有,于是立即展开热烈而持续的追求。
   
    浮萍本是见过世面之人,除了「香港客」这一点之外,是不怎样把罗桂棠放在眼里的。不过,仅是「香港客」的吸引力也就足够了。在一段时间里,香港客是够吃香的。于是,她与罗桂棠颇是频来密往了。
   
    很快地,罗桂棠赢得美人归,与浮萍结婚了。
   
    很快地,浮萍生了女儿罗娟。
   
    两年后,浮萍带同一岁的罗娟持单程证来港与罗桂棠团聚了。原来到香港定居是浮萍与罗桂棠结婚的一大目的,达到目的之后婚姻就显得不大重要了。她显然的认为,比起内地来,在香港她更可以大展宏图,更有一番大作为,而罗桂棠是不算得甚么的。 夫妻团聚,罗桂棠满心欢喜。然而,他不了解浮萍的心,当然也不透彻了解浮萍的为人。他按照他老实人的逻辑去看浮萍,去想问题。
   
    这样,罗桂棠虽然反反复覆的想着那么些的问题,然而,他当然茫无头绪,无法找出一个答案。 现在,罗桂棠想着想着,天就亮了,浮萍还是没有回来。
   
    罗娟醒了,又是尿,又是屎,又哭着要吃的,搞得罗桂棠手忙脚乱;忙了一阵,他又要赶去上班,而还是不见浮萍踪影,便只好依常的抱罗娟去托人照管了……
   
    经过明查暗访,罗桂棠终于证实了,浮萍确实是瞒着他而去当舞女的。
   
    罗桂棠又在想了,一个内地女人,来到香港投靠丈夫,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睡觉,这本就很不错了呀,怎么可以偷偷的跑到夜总会去,干那卑贱的卖笑营生呢?他百思而不得其解。
   
    不管怎样,罗桂棠对浮萍的行为感到大大的不悦,甚至气愤,他必须立刻阻止她再到那种地方去。
   
    这天傍晚放工回来,罗桂棠看到浮萍在梳妆台前正妆饰,是准备又要外出的了。
   
    罗桂棠在厅中坐下来,一边脱去鞋袜,一边心平气和的说:「又去酒楼兼职吗?」
   
    浮萍笑笑,答道:「是呀,挣得多少是多少!」
   
    罗桂棠想了想,决定揭穿谎言,摊开来说了。他瞪着浮萍,道:「我已清楚知道,你去的不是酒楼,而是夜总会,你编故事来骗我!」
   
    浮萍怔一怔,没有说话。
   
    罗桂棠又说:「是不是?你说老实话来!」
   
    浮萍平静了,道:「是又怎样?这也是一份工作。」
   
    罗桂棠冷冷一笑,说:「还是一份工作?你瞒着我,去与别人上床,这是工作?你与多少个人上床了?」
   
    问得太直接了,浮萍不作答。或许,浮萍也记不得与多少人上床了。
   
    做为一个男人,最大最不快的事,莫过于老婆去与别人上床了;男人是很难吞下这口气的。
   
    停了一会,罗桂棠又说:「你不顾道德,不识羞耻,去挣这种脏钱,又饮又赌,图一时之快,这值得吗?你不要脸可我还要脸呢!我无法理解你,你们内地女人会是这样不可理喻的吗?」
   
    浮萍仍然不说话。 罗桂棠接着再说:「我现在告诉你,我们衣食无忧,你不要出去了,在家好好照顾女儿……你的工作是好好照顾女儿……」
   
    这是在讲道理在劝勉了。
   
    这一回,浮萍答话了,答得十分直率,道:「内地女人又怎样?内地漂亮的有本事的女人,才喜欢做男人的二奶呢!你可知道,有多少女中学生,都在卖淫赚钱了,有多少女大学生,都给权贵包了?你可知道这些?告诉你,我要出去,外面五光十色……你太平凡了,你没有与时俱进,跟不上形势,你太平凡了……」
   
    这说得不错,罗桂棠确实是太平凡了,把内地的女人看得也太单纯了。须知,社会发展了,内地的女人们也向前跨步了;君不见,那里实在是塞着太多的姘妇、二奶,那里流动着千千万万个娼妓,好些还跑到香港来驻淫窦站街边呢,这都是不假的,足以说明问题的。中肯的评论,相比较起来,在某些方面,那里的女人比这里的女人是更开放、更前导、也更败坏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如此这般,罗桂棠始料不及。他想了想,平和的说:「那么,我们离婚吧!」
   
    看来,浮萍也早有准备,爽快的响应道:「好,离婚,各走各路。我比你出息得多,挣的也多得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