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魏紫丹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email protected] to me

   show details 12:37 AM (7 hours ago) Reply
   
   
   紫丹:读了你评“实践论”的文章,觉得写得很好。中国禁锢哲学辩论数十年,是对民族的残害。我对“实践论”有看法,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更不以为然。我是70岁的人了,很愿意与你交换意见。如蒙不弃,请给我来E=MAIL。
   **
   
   这是读者给“魏紫丹”栏目的来信,文坛(博客)给读者发信时并未暴露您的EMAIL地址,回信请慎重,可以用博客的回信,那个不会暴露你的地址
   
   ***
   zidan wei杨先生您好! 我很愿意与您切磋琢磨,过去,甚至直到今天都把“两论”当圣经,是只准信仰,不敢讨论的。我在1952年在教研组政治学会上提出“数学没有阶级性”,受到全校批判,甚至成为57年划右派的远因。
   祝您身体健康!
   魏紫丹
   Feb 26 (5 days ago)
   
   
   shilang yang to me
   show details Feb 27 (4 days ago) Reply
   
   
   魏老师:
   谢谢您给我来信。我是56年才进燕园的,是您的学生辈。我学的是物理,哲学素养差,但长期以来认为统一思想是很反动的,不让百姓讨论哲学史对民族的残害。人类前进的指南车是真实的历史,隐瞒与篡改历史就是蓄意祸害民族,祸害人类。
   我认为对自然界的认识与对人类社会问题的认识不能等同对待。自然界的一切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或意识为转移的。人类社会的现象,人类社会的发展不能认为与人的意志无关。把自然科学的可科学实验归入社会实践是没有道理的。
   实践是什么?是人的作为,或者把人的感觉也包括进去,也是人的意识操纵下的人的感觉与作为。人的实践是受人的主观意识操纵的,受人的能力限制的,也是受客观条件限制的。每个有自由意志的人在把某种认识付诸实行之前就要对其正确性作判断,用社会实践来证明真理的都是暴君的蒙骗裹挟。
   我个人判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应该是1950年前后出台的苏联哲学,这一论断的目的是1)断言苏联的实践或斯大林的实践证明了所谓列宁主义是正确的;2)所谓苏联集体农庄的实践证明罗了斯大林吹捧的“米丘林学派”式正确的。这在尤金等编的“简明哲学词典”中有所表现。1956年中国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俄文翻译过来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一书,中心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论断”似乎比毛的实践论稿了,大概是这个缘故,没有对大众宣传这个论断。然而,用实践来证明毛的正确成为官场守则却是事实。林彪说毛的正确,只有毛正确是中国革命实践证明的。在文革后期人民日报的社论还大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实践证明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英明论断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实际上在毛在世的时候,毛的一切罪过都伪装成证明他正确的实践。
   科学实验的确是检验人对自然认识的正确性的重要手段,但是从来没有“唯一标准”的荒谬说法。科学实验是要充分隔离的,如果隔离不充分就不真实了,实验是受实验者的能力与各种条件限制的,出错的机会多的是。科学工作者首先要对实验本身加以分析判断。科学实验可以尽可能地隔离,可以不断改进,可以重复进行,这与所谓社会实践有根本性的不同。
   以上说的较乱,限于条件我也难以深入研究,未知是否浪费您的宝贵时间。
   今后也许在您的启迪下还会有些思想浪花。
   请保重身体,中华民族需要脊梁骨!
   
   ***
   杨先生您好!
   您可以发挥您的优势,从物理学的原理(例如测不准等),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和批《实践论》。
   我上篇是批第一个特点,即阶级性。下篇批实践性,题目是“《实践论》作者神化了实践,异化了实践"。实践是活动,本身不能作标准,只能被”标准“来评价(事实评价--真和价值评价--善、美)。两者的关系:没有无实践的认识和无认识的实践,即互为基础。同理可证,余皆类推。如互为目的,不能只强调认识的目的是实践,你是搞科学的,科学实验的目的是认识。如果有人说那是直接目的,间接目的仍是实践。那么实践不是还有积累经验教训即认识的间接目的吗?总之他强调”实践“的话,同样也适用于”认识“,故我说”互为“。限于篇幅,举隅至此。等拙文发表后,请予赐教。
   文安!
   魏紫丹
   又及,我们可以直接通信,用这个email adress.:[email protected] 朋友之间有什么秘密!
   
   
   紫丹先生:
   
   当年北大的学生对老师都用“先生”的称谓,这样更亲切些。对于实践,我觉得应该把弄虚造假,蓄意作恶都包括在内的,毛与中共许多大小头头的实践大都是这类的,斯大林的实践也是这样的。一般人通过实践来求知,在实践中认识,但是坏蛋与受蒙蔽,被裹挟的群众的实践本身往往就是造假作恶。对于实践是要分析批判的,不是什么标准。科学实验也是先要过细地检查分析乃至重复的。
   认识不只是感性与理性,真正突破性的认识要“顿悟”,顿悟并不一般的推理了结果,也是人的认识能力的特异所在,机器大概在逻辑推理方面可以高超,但是恐怕难于到达顿悟的境界,一般人的顿悟功能也较低。
   认为认识都是为了实践,是错误的,认为实践的目的就是检验真理更是荒唐的。人的正常实践大多为了生存与发展,为了人的需要。历史上教会要求教士用其一生的时间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和用实践来证明所谓主义为真理全然相同,日本真理教让教徒用实践来证明教主是真理化身,也是同同样的。实践是人的行为受人的主观愿望控制,也受人的能力限制,只有具体的或善或恶或糊涂的实践,绝无抽象的实践。
   认为只有通过自身实践才能认识,或者才能有真知更是谎言。古来多少事都是旁观者清,许多受蒙骗的左冲右撞到死也还稀里糊涂。
   毛的“实践论”不是他写的,有人说很多是周恩来的话,到底是怎么拼凑出来的,是否值得考证?
   以上粗浅的见解或供一笑。顺颂
   大安!
   
   晚辈昭宝敬上
   
   shilang yang to me
   show details Feb 28 (2 days ago) Reply
   
   
   紫丹先生:
   
   我实际上对""互为基础","互为目的"的提法有怀疑.的确人类的一切认识都有其实践之源,但是时间者未必从自己的实践中得到正确的认识,许多认识不时实践过程得到的,而是对真实的实践过程与后果进行分析后才得到的.毛的三段论并不科学.除了最简单的认识过程外,认识过程的第一阶段是收集有关认识对象的信息,这并不一定是感性认识,在收集这些信息的时候就要防伪.不是任何认识都要付诸实践.正常人在把某种主张付诸实践之前就要尽可能对其正确性及利害作认真的判断,而不是蓄意由实践结果来判断.对社会问题用所谓"实践"来判断认识的真理性,根本就是目中无人的恶魔行为.
   一般实践者都有其认识,但其认识可能全然荒谬,而且其所谓实践可能是胡作非为,或者蓄意为恶.说认识是实践的基础似乎不妥. 实践并不一定有认识来启动,许多所谓实践是由并不有认识支配的动机启动的.这种实践固然也是人类认识之源,但归入认识的基础得当吗?
   我觉得对自然规律的认识与对人类社会问题的认识在的方法上应该有很大的不同.人类社会不能隔离,不能重复,人类活动必须受公认的人道精神指导,反人道就是反人类的重罪.
   上面的话或者只是外行话,不过谬误的观点有时能使正确的论述更完美,所以大胆直陈.
   顺颂大安!
   
   晚辈昭宝上
   
   shilang yang to me
   show details Mar 1 (1 day ago) Reply
   
   
   紫丹先生:
   我建议今后在交流见解时直接行文,信首信尾都省掉,好吗?
   我还想说以下对互为基础的怀疑.认识与实践就是知与行.除精神病患者外,行都为受意志支配,然而意志并不就是认识,不就是知.只有在宽松的条件下",圣贤的意志才完全手认识支配.行也不一定是为了实现知,所谓意志更多源于利害与欲望.行的目的更不一定是知了.
   自古以来,支配"英雄"行为的往往不是他们所认识的"真理",而是他们的欲望,甚至是他们知道其为罪恶的欲望.他们的行的目的是享而不是知.芸芸众生的行,很多情况下是受蒙骗裹挟,往往没有知的权利与条件,其行往往是没有知的基础的.
   林彪对毛有很深刻的认识,对毛的"运动"有明确的认识,似乎不能说他的行是以其知为基础的.
   在我们人生数十年中知与行都没有足够的自由,在可以自由抉择的条件下常人的行也未必以知为基础,意志不一定以认识为基础.
   也许我太羅唆了, 请谅.
   
   ***
   人的活动,包括知、情、意、行,都是在需要支配下,以选择为其机制的。自古以来就对此四者有先后、轻重、难易、体用之争,我们大致也是在此框架内进行探讨。我觉得我的立论永远是有懈可击的,但求自己的错误比对方的错误离真理近些。我的标准有二:一是合事实;二是合人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