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怡文集]->[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王怡文集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宇宙中的双城记:电影《凯斯宾王子》
·圣约和国度下的自由:《自由的崛起》译后记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
·日光之下无新事:电影《我在伊朗长大》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沉默》和《深河》
·但爱情如死之坚强:电影《荣耀之子》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电影《选票风波》
·就是不能把头撇过去:电影《全民判决》
·每一次媒体聚焦都在给法院机会
·寡妇的地界:《柠檬树》
·地上的国和地上的义:电影《赤壁》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阳光下的葡萄干》
·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宗教法规:当前的政教冲突及其趋势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万古磐石为我开:《千年敬祈》
·快快的听,慢慢的说:《真相至上》
·人性的落差:《南京南京》
·和散那,和散那:《圣彼得堡的恶魔》
·此刻有谁在世上死:《北逃》
·6月4日(诗两首)
·谁带你来,谁带你回家:《护送钱斯》
·做个聪明的小丑:《周立波笑侃三十年》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饥饿》
·身无彩凤双飞翼:《你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
·众水不能淹没:《难以破碎》
·个人主义的印记:评于歌《现代化的本质》
·什么样的人越来越爱:电影《朗读者》
·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动画版《三国演义》
·王莽谦恭未篡时:《窃听风云》
·灵魂深处闹自由:《金刚狼前传》
·我的微笑还好看吗:《三条窄路》
·筑山上之城:《庐山恋》
·万物的结局近了:《2012》
·论家庭教会传统和城市教会的公开化(上)
·闭上眼睛就是中国的明天:《十月围城》
·我们这个悲惨世界:《背马鞍的男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这个春天来得慢。身边罹患癌症的人,也比往年更多。亲友家里有两位老人,一个93岁,一个71岁,相继离世。但在死亡面前,长寿并不能安慰人。死亡太显赫了,要么它将93年的意义连根拔起,要么它连一个婴孩的永恒都抢夺不走。孙隆基先生说,华人的传统是“从世俗中获得拯救,这使中国成为一个最形而下的民族”。但一生为人,总有几个时刻是形而上的,譬如亲人离去的刹那。
   不久前,讲到在患难中盼望,在美善的事上信靠上帝的主权。也正好举到希特勒的例子。我设问,倘若阿道夫倒下你家门口,快饿死了。救或不救呢。我的回答是,第一,救他的结局如何,我不知道,上帝知道。所以救他导致的历史结局由上帝负责,不由我负责;第二,审判的权柄在有司,也不在我;第三,救人性命永远是美善的事。因为生命有无价值,并不由人的作为来决定。

   所以我会给他饮食,给他衣穿。补充一点,然后报警。
   其实这和施陶芬贝格上校刺杀希特勒,是一样的信念。在某个时刻,我只看他是一个垂危的人类,“希特勒”这个字所代表的人格内涵,不由我负责。而施陶芬贝格上校也只看他是一个种族灭绝的疯子,“元首”这个词所代表的政治内涵,也不由他负责。
   想起20年前,读到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内心激荡,如旗在风中。就像第一次听说德国军人在二战中,曾策划过15次暗杀希特勒的行动一样。世俗生活,总在罪孽中沉浸,难以归正。所以先知型的人物,许多时候看起来都像一个叛国者。第二种忠诚,就是对更高价值的效忠。我们只有假设世俗的目标和事物,也符合这一更高价值时,才持守对低一级事物的忠诚。如忠实于宪法,一定是因为那部宪法符合更高的法则。换言之,吾爱吾师,吾爱吾妻,吾爱吾国。但这些爱都不是绝对的。吾更爱真理,因为永不止息的爱,是从真理中来。不然,吾所爱的,都是自爱。凡吾所爱,都是爱自己,爱到了一个爱屋及乌的地步而已。
   这是为什么,影片开头,德国军人的效忠誓言听起来那么令人恐惧与战栗。他们说,“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将无条件地效忠元首”。
   无条件的更高价值,成为对有条件的效忠的背书。这就是偶像崇拜的意思。也是尼采所言“上帝死了”的意思。不是上帝不存在,而是上帝的主权被褫夺了,成为对人的作为的担保。但“上帝死了”,并不意味着欧洲的成年,而意味着那些低一级的事物,如国家、民族、宪法、政党、领袖,或者市场、法治和现代化,汇聚成为各种新兴的世俗宗教。
   施陶芬贝格上校的内心如何,已不可知。但好莱坞版本和2004年的德国版相比,在他与妻子的关系上,有迥异的处理。克鲁斯饰演施陶芬贝格,躺在非洲战场的血泊中,说,我若这样死了,留给我孩子的,除了耻辱还有什么呢。刺杀希特勒,救回更多的人,救回德国,甚至挽救欧洲的崩溃。这些美善的动机,都在紧张叙事的推动中被圣化了。影片中,他妻子也认同和顺服丈夫的决定。但在德国版中,妻子却是质疑的。上校说,我是为德国;妻子说,不,你是为自己的名誉,而决意放弃我们。
   或许后者更真实。尽管导演在营造叙事悬念之外,用了一些细节,如穹顶透明的大教堂,来影射施陶芬贝格的内心起伏。甚至用了旧约中上帝答应亚伯拉罕,若所多玛城内有10个义人,就不毁灭这城的故事,来褒扬刺客的义举。又如上校临刑前的呼喊,德国版说,“神圣的德意志万岁”。言下之意,是希特勒背叛了德国。所以刺杀他是对国家的第二种忠诚。好莱坞版却说,“上帝保佑德意志”。言下之意,是希特勒的德国背叛了永恒而普遍的价值。所以刺杀他是对国家的第N种忠诚。
   第N种忠诚,就是被超越死亡、国家和所有低一级事物之上的价值,所校正了的忠诚。
   美国电影的价值观,永远简单而清楚,不怕你说它幼稚。这是我喜欢它们的原因。不过电影也对整个密谋者集团的复杂动机与野心,有适可而止的临摹。一切超验的正义感与世俗利益的混杂,推动着刺杀背后的“瓦尔基里”计划。所以邱吉尔在回忆录中,轻蔑地将这一幕发生在“狼穴”总部的刺杀与政变,称之为“狗咬狗”。
   参与密谋的,其实还有一位思想史上的著名人物、当时已被关押的朋霍费尔牧师。我再读了他在1944年7月20日(刺杀当天)前后的书信。
   之前,朋霍费尔似乎已知道7月20日的计划。作为牧师,他介入密谋的动机和军人和政治家们又有不同。他说,耶稣以痛苦作为他与人类的接触点。耶稣帮助我们,不是靠他的全能,是单单在软弱和受难中与我们同在。这位上帝,以自己的软弱“征服了这个世界的强力和空间”。因此,朋霍费尔以上帝的苦弱,而非以上帝的主权,作为面对信仰与死亡的起点,也是起身刺杀元首的动机。
   7月21日,朋霍费尔得知刺杀失败的消息,写了一封信,提到自己读到的几句“尤其好”的经文:
   《罗马书》的8章31节,“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诗篇》第20篇的第8节,“他们都屈身仆倒;我们却起来,立得正直”。
   以及《诗篇》第23篇的第1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的立场重在基督的受难,而非复活。也就是人的作为,无须在每一秒钟都仰望上帝的恩典与主权。这对战后灵性荒凉的欧洲学界,尤其是存在主义的流行,产生了巨大影响。尽管这不是我所领受的信心,不过他这封信,仍可谓最好的、对这一事件和这部电影的诠释:
   “直到此刻,我继续地发现,只有通过完全彻底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才能学会信仰。我所说的世俗性,是指以自己的步伐去接受生活,连同一切责任与难题,成功与失败,种种经验与孤立无援,正是在这样一种生活中,我们才完全投入上帝的怀抱,参与了他在此世的受难,并在客西马尼园与基督一起警醒守望。这就是信仰,这就是归正。如果我们通过此世而参与了上帝的受难,成功怎么能使我们狂妄自大,失败又怎么能使我们迷失道路呢。……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追求自由,在磨练中,在行动中,在受难中。现在,我们死了,便看到了你,在上帝的脸上看到了你”。
   2009-3-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