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湘灵
   
    昆明大观楼长联,号称天下第一长联,流播之广,弗有伦比。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又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留下: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对联讲究对仗。所谓“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昆明大观楼对联,除对仗工整之外,又别有人文情怀。上联写景,下联抒情。写景,喜山河之美丽;抒情,叹人生之短暂。“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是每个文人面对青春永驻的大自然,由衷而发出的感叹。感叹好发,真能留下警句,超越前人,昭示来者,留名万世,确实不易。大观楼对联的作者孙髯翁(1711?-1773),就以这副长联,名留天下。孙髯翁为清康熙、乾隆年间的落魄文人,名髯,字髯翁,号颐庵,原籍陕西三原县,自幼定居昆明。
   
    上联起势雄伟,以“奔来眼底”的动态,描画五百里滇池突现眼前的壮阔。“披襟岸帻”,书写登临之人敞衣宽帽,豁见洞天大开喜悦之神情。触目所极,东奔金马(山),西飞碧鸡(山),北走蛇山,南翔白鹤(山)。任何一景,足可挑选登临。登山远望,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湖中趁托著似蟹如螺的山岛礁屿,斜风微雾梳裹岛礁上的绿树柔丝,恰如美女头上的蓬鬟薄鬓荡漾水波之中。沟起微风的青苹,引出遐想的蒹葭,连天接地而出,时有绿鸟、红霞点缀其间。奇景之美,没有辜负环湖四周的香稻,碧波万顷的如镜湖光,盛夏的芙蓉竞放,三春杨柳垂岸飘荡。
   
    下联由景过渡人世。山湖依旧在,游人几时同。数千年往事,突涌心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汉武帝曾在长安建昆明池,操习战船,以攻西南;唐太宗的御史唐九征曾伐云南,铁柱铸功,奏凯而还。宋太祖曾将镇纸的玉斧一挥,大渡河西,断绝汉源;元世祖忽必烈,曾皮筏渡金沙,大理归我家。这些丰功伟业,耗尽英雄们的移山心力,如今安在哉?“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犹不及卷起匆匆过客一夕过。那些歌功颂德的墓碑碣石,残露在炊烟落照之中。只留下:寺院的响钟,江上的渔火,秋来的归雁,骚客枕上的清霜。最末四句,隐含张继《枫桥夜泊》诗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