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2009/03)]
生存与超越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2009/03)

   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

   肖武男

   目前经济窘况很难归咎到金融危机,回顾中国经济成长过程,多年来走的是「高投资」、「高增长」、「高耗能」和「低效益」路子,称之「泡沫经济」也不为过。继续这种模式,包括现阶段为就业、稳定的考量去「保八」,将会有更大的麻烦。

   原因无外乎是:中国产业层次和结构存在明显缺陷: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科技进步不足、管理水平、劳动力素质偏低,环境污染、资源浪费更是惊人。也就是说,这次不出问题,下次难逃一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我很赞成广东的做法,腾笼换鸟,利用金融危机,把落后的产业淘汰,把经济的泡沫挤出去。须知中国项目投资和决策存在太多潜规则和盲目性,拉关系、暗箱操作是企业「成功」的法则,各项监督和管理制度的建设要麽没有,要麽形同虚设。固然中国发改委、环保、科技、国土、文物等部门均参与项目规划或审批,但实际操作,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纷纷上马「面子工程」、某些利益集团利用行政程序来「圈钱」或保护其合法性等,决定了很多项目即使从构想、规划、设计、立项到实施「层层有论证、步步有把关」,结果却让人匪夷所思,甚至近乎荒唐。

   如:中国持有如此巨大的美国国债,入主美国黑石基金、摩根斯坦利,全球性的资源投资,及近期併购力拓的案子等,这些主意是怎麽想出来的?决策到底是谁做出来的?「年年失误年年悟」的结果是「年年悟失年年悟」,这对一个开始讲负责任的政府来说,是否真的应该反思了?

   笔者认为,在保证国防和经济安全的前提下,把四万亿的投入及可能拉动地方财政十几万亿乃至于更高的投入,加之现有的外汇储备,甚至整个国家家底,倾力构建社会保障体系是最为明智的选择。创造财富当然重要,但换一个角度看,中国今天的经济成就,是以牺牲许多人民的利益、价值和尊严,包括应该享受各种社会保障权利换来的,这是一笔需要偿还的债务。

   何况,中国的国家财富也不能那样随意被西方(主要指美国)的金融家、政治家卷走,或让一些人「里应外合」用「做局」的手段来耗费掉。人民有资格去监督纳税人的钱如何使用,更有权利分享改革的成果。中国的国民性,决定了中国人容易心安理得去做一良民。政府为什麽不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把问题彻底解决了?

   正确认识金融危机,是正确应对金融危机的基础;用什麽立场去处理金融危机,是当代中国人的基本责任,即:是採用「击鼓传花」的方法延续弊病,还是著眼于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代来开始「刮骨疗毒」?本次金融危机,实质是价值危机,是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价值体系破产的表现,它们主张----人要不断扩展内心对物质的需求,对自然界进行无穷尽地掠夺,并辅以一种社会、经济、法律制度和科技手段为保障,其矛盾就是人与自然的衝突。这种危机是必然、不可抗力的规律。

   而中国文化,讲究「天人合一」,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融,用中国文化重新思考、认识世界和引领人类的未来,是可行的路径。遗憾是,中国对金融危机的认识,仅局限在金融体制、监管和法律漏洞层面,还错误认为是由于出口疲软、内需不足带来的需求问题,採用刺激需求、拉动投资这种缘木求鱼、背道而驰的做法,到头来是饮鸩止渴,还会把经济的泡沫放得更大。

   中国百多年来按照西方的价值观所做「强国梦」,甚至是对自己文化的否定,几乎是一条畸路。任何一个伟大的民族和国家,都不可能在没有文化复兴、道德提升和人格塑造先行下,变得繁荣和强大。改革开放三十年,所依据的是邓小平的三大理论: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就是硬道理。其本质就是释放人的原始贪欲为动力,来实现个人的理想和社会的价值目标,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其结果是有悖于改革开放的初衷,也缺乏国家战略的前瞻性,更有失一个泱泱大国的风范。

   西方的近代科技、社会制度、经济制度和法律制度是仁人志士的心病和千方百计想拿来的「东西」。全球经济苦雨飘摇中,人们突然醒悟:那些「东西」恰是造成今天环境、社会、道德和金融危机的源头。还要害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该做什麽和不该做什麽,这一念之间,可谓上天堂、下地狱。

   这些分析,就是想澄清中国的两个发展目标----近期目标:如何解决心态问题;远景目标:如何解决价值追求,归根结底就是把追求快乐作为社会的终极幸福。这恐怕能解决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弊端:全民都为钱而瞎折腾,但这样国家会充满著祥和,有很强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吗?

   某种程度上说,这次金融危机正是中国的十字路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