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生存与超越
·[转贴]GDP一定会上去,消费需求却上不去(2008/12)
·[转贴]中国从“罗斯福新政”中学什么(2008/12)
·[转贴]下一个被裁的是谁——中国经济冬天(2009/02)
·[转贴]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2009/03)
·[转帖]中国经济难言“企稳”寒冬还在后面(2009/04)
·[转帖]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国社会(2009/04)
·[转帖]亚洲发展模式破产了(2009/05)
·中国会落入东亚陷阱吗?(2009/05)
·[转帖]2009年中国经济的几大怪象(2009/06)
·[转帖]楼市飙升可能成经济复苏拦路虎(2009/07)
·[转帖]天量信贷势成骑虎,宏调政策一错再错(2009/07)
·[转帖]中国经济已处于通货膨胀通道中(2009/07)
·[转帖]央行货币政策现在已经处于两难状态(2009/08)
·[转帖]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2009/08)
·[转帖]经济增长的巨大环境代价(2009/08)
·[转帖]关于房地产的讨论——转自CCHERE(2009/08)
·[转帖]警惕泡沫式复苏(2009/09)
·[转帖]房价未必一定涨 投资房市也许会倾家荡产(2009/10)
·[转贴]再不涨工资,明年将恶性滞胀(2009/11)
·[转贴]恶性通胀下的投资策略(2009/11)
·房屋涨价背后的逻辑(2010/03)
·对当前经济问题的看法(2010/05)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趋势预测(2010/01)
·[转贴]远离已处破产边缘的中国的银行!(2010/06)
·[转贴]土地增值税,逼开发商大降房价的“核武器”(2010/06)
·[转贴]何新:洗劫没商量!揭秘人民币的炼金魔术(2010/06)
·[转贴]警惕PE腐败愈演愈烈(2010/06)
·[转贴]超级熊市,我们准备好了吗?(2010/06)
·[zt]再算“灰色收入”(2010/07)
·[ZT]中国中产阶层陷通胀焦虑(2010/07)
·[zt]市场从躁狂变为抑郁 中国的经济究竟哪里不对劲?(2010/07)
·[zt]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哭诉:税真是太高了(2010/08)
·[zt]中国经济已走入死路(2010/08)
·[zt]香港不能继续对房地产痴迷(2010/08)
·[zt]不能靠泡沫发展经济(2010/09)
·[zt]温州预警产业空心化(2010/09)
·[zt]中国大陆或最早于2011年发生银行挤兑(2010/09)
·[zt]美国著名基金报告:中国的红色警报(2010/09)
·[zt]美国再三逼迫人民币升值的真正原因(2010/09)
·[zt]中国房地产利益集团正在瓦解(2010/10)
·[zt]加息何为?(2010/10)
·[zt]全球化掠夺:崩溃前夜的暴利时段(2010/11)
·[zt]中国正式进入大通胀时期(2010/11)
·[zt]除了工资,还有什么不涨(2010/11)
·[zt]粮食短缺将导致经济硬着陆并可能停滞多年(2010/11)
·[zt]一把火烧出中国粮库已经空仓(2010/12)
·[zt]2011,奥巴马的东方战役(2010/12)
·[zt]2011年的中国经济冰火两重天(2010/12)
·[zt]2011金价将进入主涨期(2011/01)
·[zt]中国经济泡沫即将破灭 对冲基金建问题基金(2011/01)
·[zt]忐忑,2011中国资本市场主调(2011/01)
·[zt]惠誉:中国2013年将爆发银行业危机(2011/03)
·[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zt]中国房地产的实质是政府坐庄(2011/04)
·[zt]罗杰斯:要等中国股市崩盘了我才会进去(2011/04)
·[zt]中国经济或许大势已去(2011/04)
·[zt]既得利益者希望维持中国的资产泡沫(2011/04)
·[zt]农资价格上涨远大于惠农补贴 多地农民抛荒农田(2011/05)
·[zt]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2011/05)
·[zt]浙江广东等地企业扎堆倒闭 环境比08年差(2011/05)
·[zt]造假丑闻不断 中国概念股血溅美国资本市场(2011/05)
·[zt]疯狂的高利贷:浙江地下融资组织化扩张调查(2011/07)
·关于未来若干年中国形势的个人分析(2011/07)
·[zt]中国房企即将迎来倒闭潮(2011/07)
·[zt]世界工厂遇双重打击 东莞模式被指已走到尽头(2011/07)
·[zt]中国经济自我挽救的最后机会就在未来的十年(201108)
·[zt]危机四伏的中国农业(2011/08)
·[zt]中国的不幸在于有一个出卖国家利益的精英集团(2011/09)
·[zt]我国粮食生产严重透支资源 农业安全存巨大隐患(2011/09)
·[zt]疯狂的高利贷--灾难即将来临?(2011/09)
·[zt]有关温州高利贷的三篇文章(2011/09)
·[zt]我国通货生态险象丛生——试析当前复合型通胀的成因与对策(2011/10)
·[zt]温家宝赴温州能解决中国经济泡沫吗?(2011/10)
·[zt]中国和美国的债务关系(201111)
·[zt]市场的逻辑与政制的张力(201111)
·[zt]冰冷的经济真相(2012/01)
·[zt]为什么我们担心中国经济完了(201202)
·[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zt]卢麒元:伤于财政,毁于金融(节选)
·[ZT]中国式的特里芬两难,2013—2014崩溃从人民币开始(201304)
·[zt]热钱涌入、产能过剩交迫下的经济忧虑 (201305)
·[zt]房地产泡沫何时破裂
·[zt]中国金融危机就在月底(201306)
·[zt]温州炒房团弃房跑路 有夫妻团员半夜跳楼自杀(201309)
·[zt]一线城市高房价掠夺居民203年的储蓄(201310)
·[zt]房地产泡沫必破灭 同时引爆金融危机(201310)
·从日本东南亚和美国的金融危机所想到的(201401)
·2014年中国经济的潜在风险(201401)
·围绕人民币升值的“暗算”(201402)
·[zt]警惕全民套利年代的新兴市场风险(节选)201402
·[zt]中美金融博弈内幕揭秘 (简化普及版)
·[zt]解读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201403)
·[zt]中国经济必须冲出三重断裂带(201404)
·[zt]中国经济面临历史巨变 (201406)
·[zt]金融不良资产未被处理则股市楼市不见底(201408)
·中国股市火爆的隐患(2014 09)
·[zt]中国经济增速渐进下移(2014 09)
·[zt]宗庆后在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的演讲(2014 09)
·[zt]房地产叠加民间高利贷崩盘 邯郸向何处去(2014 09)
·[zt]鄂尔多斯经济崩溃后出现以物易物市场(2014 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 作者:秦晖 我认为,真正要讲保证失业农民工的"退路",那就要分两个方面:一方面,以保障农民地权、制止"圈地运动"(而不是相反地"只许官圈,不许民卖")来保障农民可以"自由地返乡务农";另一方面,为失业但未返乡的在城"待业"农民工提供基本保障。   ——秦晖

     农民地权与"民工退路"

     去年10月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并不是在反危机的背景下形成的,但10月后因经济危机引起的农民工失业问题很快成为社会关注的新热点,也给本来并不"明晰"的政策带来了新的变数。最近一些政策发言人强调:必须给失业农民工留出"退路"。我认为这个提法很好也很及时。

     但是关于"退路"的一些问题需要讨论。首先,目前的问题是农民工本来有"退路",而我们不要出台新的改革断了这种"退路"呢,还是本来没有"退路",我们需要改革来开辟这样一条"退路"?

     有人说,土地的官办集体所有制就是农民工的退路,他们找不到工作就可以回去种田,所以千万不要搞什么地权归农,免得农民鼠目寸光、吃喝嫖赌把地卖了就断了自己的"退路"。这还是过去那种"土地保障论"(实际上是"不准农民处置土地"保障论)的重复。目前农民工失业潮的出现似乎使这种说法更时兴了。对这种说法,我过去批评过多次,似乎从来也没有见到像样的回应。现在我也不想重复了。

     这里我只想退一步说。地权归农的意思无非两个:一是农民如果想卖,就可以卖;二是如果他不想卖,就可以不卖。假定你真的关心农民竟然胜过农民关心他自己,担心农民鼠目寸光可能会自断退路,我说农民没你想像的那么傻,也说不服你,那么好吧,你可以管制农民卖地,也就是"农民如果想卖,未必就可以卖"。但你能不能至少把地权归农实行一半,同意"农民如果不想卖,就可以不卖"呢?如果做不到这一条,遏制不住"圈地运动",又何谈什么保证农民的"退路"?如果根本不想做这一条,人们难道不会怀疑你关心农民"退路"是假,关心官府"卖地财政"的钱袋才是真吗?

     要知道,如今还根本没有"农民如果不想卖,就可以不卖"这么一回事。这次三中全会决定承诺缩小政府征地范围,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表态。但我春节回家乡时,问过一位在区"征地拆迁办"任职的朋友:今年征地任务是不是轻松点了?他说:哪里,今年征地指标又比去年大大加码了,不然怎么完得成那些加大投资"刺激经济"的项目?我说:不是说如今征地只限于重大公益项目吗?他说:什么是公益?我们只要想征,那就是公益。我说:有没有讨价还价呢?他说:一亩8万元,一刀切!讨价还价,你想可能吗?我说:不是有的地方搞"土地换保障"吗?他说:换什么还不是从那8万元里出,你当农民是傻子?他们不会算账?我问:农民愿意吗?他说如果愿意,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我默然。

     这就叫保留了农民的"退路"?

     防止"退路"问题上的尺蠖效应

     长期以来,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在城里扫荡棚户区、取缔"贫民窟"、清理城中村、驱赶"外地人"时,从来没有考虑这些进城者的"退路"问题,他们大搞"腾笼换鸟"、挤压民营劳动密集型经济时,也没有考虑这些就业者的"退路"问题。应该说,这些做法近年来还是有所改变、有进步的。例如清理"城中村",过去是一味强制拆迁,如今对城中村原居民(户籍居民)有了一些协商,拆迁补偿大幅度提高了,虽然还不是"市场交易"价,但这些原居民也部分地分享了都市化带来的土地大幅增值(即所谓级差地租)。然而众所周知,今天城中村基本是"外来人口"租住的贫民区,原居民多是收租者,并不在此居住,"改造城中村"涉及的最大的利益相关群体并不是他们,而是为数比他们多得多、也弱势得多的外来租户(主要就是外地农民工)。如今,"改造城中村"相对较多的考虑原居民的利益,较之原来只考虑官家"政绩"和开发商盈利当然是个进步,但这种进步并不涉及租户。"清理城中村"基本上就是对他们的驱逐,而且没有任何补偿,有谁过问这些被驱逐者的"退路"呢?

     而今"退路"问题不能回避了,有人马上想到的却是禁止农民处置自己的土地,同时对官府的圈地却仍然没有有效的约束。似乎农民如果没了"退路"就只是他们鼠目寸光轻易卖地的结果。说实话,我虽然对那些视农民自有其地为洪水猛兽的言论很反感,常常忍不住要反驳,但并不认为土地私有制能包治百病,也并不完全反对对农民卖地进行某些管制,特别是对改变用途的卖地。如果能够做到"农民不想卖,就可以不卖",那么"农民想卖,未必就可以卖"也算是有些理由。但是如果做不到"农民不愿,就可以不卖"("重大公益"的征地另当别论,但如我曾说过的,公益的认定与征地的方式也应该改革),那么"农民愿意也不能卖"恐怕就会有猫腻。这就是我说过的:在涉农问题上的"尺蠖效应"。

     就说保护耕地吧,茅于轼先生出于相信市场调节而反对"18亿亩红线说",我并不太同意他的这个主张(理由另说)。但是我不愿意加入讨论。因为按尺蠖效应的逻辑,如果"保护耕地"之说得势,上面就会更加严禁农民自愿售地,但官府圈地仍然是想圈就圈;如果"无需保护"之说得势呢?那官府就会更加狂圈土地了,但农民却仍然不能自愿售地。

     类似地,现在某甲说小农太低效,只有"规模经营"才代表"先进生产力";某乙说"稳定"要紧,必须保留小农免得"无地则反"。可是他们却都反对地权归农:某甲认为地权归农后,"稳重"的小农将妨碍公司圈地扩大规模;某乙说地权归农后,"轻佻"的小农将急于卖地进城流浪。我就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想想呢?如果规模经营需要发展,农民自愿卖地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不支持他们去与买主讨价还价以争取大、小农各得其所,而要像"蒋巷事件"那样官商联手强圈农民土地?如果保留小农事关"稳定",地权归农他们不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当"钉子户"了吗?假如怕单个农民钉子户力量还不够,就应该支持"农会赶走圈地客"嘛,为什么舍此不为,而要把农民像农奴似地束缚在土地上呢?

     诸如此类的问题很多。我想在"退路"问题上也是如此:土地究竟是不是农民工的"退路"?如果说是,那么保持这种"退路"的主要途径是什么?是明晰农民的产权、限制行政方面的权力,使得那种以"圈地运动"、"动员式交易"或"模糊产权、促进流转"之类方式向农民土地伸手的现象尽量减少呢,还是反过来模糊农民的产权、强化行政方面的权力、限制乃至阻止农民配置要素处理地产,实行"只许官府圈,不许农民卖"的土地政策?这后一种政策真能保住农民的"退路"吗?

     反过来讲,回家种田真的是失业农民工所选择的惟一"退路"或最好"退路"吗?如果我们怀疑这一点,那当然不是要得出"官府尽管放心大胆圈地"的结论。为了防止土地问题上形成尺蠖效应,如果我们要保障农民的土地"退路",就应当尊重农民的地权,制止愈演愈烈的圈地大潮。而如果农民工自己并不认为回乡种田就是他的退路,国家也应该为他们留下别的可能——但这当然并不能成为官府扩大圈地的理由。

     农民工在什么意义上是"有退路者"?

     事实上,经济危机时期失业农民工究竟有多少人能把回乡种田当成"退路",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已经有不少调查指出,当今返乡农民工只占失业农民工的一部分,有人说只有一半,很多失业农民工仍然滞留在城市等待机会。另一方面,去年因经济萧条而"提前返乡"的农民工也并非一去不回,很多人在过年后又重新外出寻找工作了。

     其实白南生在2007年的调查研究就指出,返乡农民工中表示"不想再出去了"的只有四分之一。而在占调查农户15%的"回流户"中,被大肆宣传的"回乡创业"者只占极少数,绝大多数都是失业后被动回乡。他们回乡后真正去种田的又更少:有11.2%回流后仍然在家乡附近打工(但工资多不如前),2.7%从事非农自由职业(摊贩等),只有1.6%搞种植、养殖。真正把土地当成"退路"的就是这1.6%而已。

     更有甚者,早在民工潮初起的十年前,赵树凯等人就曾经做过调查,指出农民工绝非都是"饱而求富",他们很多人进城实际上是为糊口谋生,而不是满足温饱之后进城淘金。我记得当时已有40%多的被调查农民工表示在经济上他们已经无法以种田为生,另有百分之几因为社会原因(如在家乡得罪了什么人)无法回乡。两者合计已经占到当时农民工的将近一半。

     十年以后这个比例有了什么变化?一方面,当时农民无法以种田为生的一个原因是那时农民税费负担沉重,种田得不偿失。后来税费改革取消了这些负担,加上实行了种粮补贴,这个因素有所缓和。但另一方面,首先,十年后人口增加,耕地减少,人地关系日趋紧张的进程无法逆转。其次,城乡收入差距这些年持续扩大,而农民收入中打工收入的比重也持续扩大。这两个"持续扩大"相叠加,意味着除去打工收入后的农民种田收入与市民收入的差距扩大得就更厉害,绝非税费-补贴因素所能弥补,"种田"这一职业的相对弱势在这十年里总的来说是更加凸显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以回乡种田作为"退路"的农民工比例不可能比十年前更高。何况,十年前许多农民工就仅仅是户籍上的"农民",他们从学校出来就进城打工,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务过农,经过十年再让这些进入中年的人学习种庄稼难度更大,加上这十年"民工子弟"与"第二代农民工"已经从无到有成长起来,将来还会不可逆转地越来越多,这些不仅不会农活、甚至也从未在家乡生活过的"农民"要回乡以种田为生,怕是比我们这些当年的上山下乡知青在农村"扎根"还困难。

     这两方面的因素中,税费改革与补贴政策增加的种田吸引力在2004-2007年间已经基本释放,成为造成前年"民工荒"的原因之一。"民工荒"如今再度变成打工难,意味着这个因素已经不太能够指望。税费既已全免,而补贴在如今农民人口仍占如此大比例的情况下提高的幅度也很难有多大,因此这方面的因素已不太可能继续强化。但另一方面的几个因素都在不可逆地强化着。因此,指望失业农民工都把"回乡种田"作为"退路",无疑是不现实的。

     警惕以"有退路者"为理由的农民工歧视:南非的前车之鉴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预先假定农民工可以把"回乡种田"作为"退路",并以此为前提来设计制度和政策,那还会有强化对农民工歧视的可能。事实上,年前这一波农民工失业过程就显得相当没有规则:很多倒闭的工厂只是事实上"关门停工"而并未经过破产停业的相关程序,一些厂商更是突然"失踪",工人没有得到被解雇的事先通知,没有缓冲期,没有遣散费,甚至有的欠薪都未付。农民工的社会保障机制也不起作用,使得到处排起了"退保"的长队……而虽然很少人明说,实际上把农民工看成"有退路者"确实是一些人对失业农民工的善后工作漫不经心的重要心理原因。我就曾听到一位官员宣称:农民工用不着遣散费,"他们可以回去种田,他们反正是有'退路'的"。还有一位学者,甚至把这当成是我国比西方国家更能经得起经济危机冲击的"成功经验",而且这个"成功经验"更证明我们千万不能把地权交给农民,这真可以说是"低人权优势"的危机版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