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
生存与超越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zt]薄熙来、王立军治理下的重庆——一位重庆人的话(2012/04)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zt]吴英集团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201204)
·[zt]十八大后经济面临历史巨变——对十四大以来经济制度与政策的思(201210)
·[zt]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
·[ZT]春节观感:十字路口的中国 (2013/02/17)
·[zt]三大争议困扰 温家宝悲剧根源所在
·[zt]孙立平:散论重庆模式(201305)
·[zt]中国社会普遍蔓延绝望感(201305)
·[zt]《中县干部》:北大博士论文揭密基层官场十四种生态(201306)
·[zt]犀利公:中国将来可能比晚清还不堪(201309)
·[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zt]中国哪里还有“净土”?(201309)
·[zt]薄熙來審判不公不合法的八點說明(201309)
·[zt]死刑面前并非人人平等(201309)
·[zt]是谁害死了夏俊峰和申凯(201309)
·[zt]沈阳夏俊峰死刑复核案辩护词(201309)
·[zt]深圳富士康卖淫“厂妹”再调查(201310)
·[zt]关于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若干共识(牛津共识)
·[zt]一个共和国公民的困惑——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万言书(201310)
·[zt]中國現在有哪七種反對力量?(201311)
·[zt]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201311)
·[zt]2013中国精彩微博选(201401)
·许志永: 为了自由•公义•爱-我的法庭陈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

   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

   6年前曾有幸来加拿大探亲,住在列治文。初来加拿大倍感新奇。从中国大陆来到这里,首先体验到的是真正的蓝天碧水,新鲜空气。从住宅区到街道,无处不花,无处不树。

   那时候的列治文,居住人口稀少,华人所占比例不大。华人中来自香港和内地南方的人居多。不会讲广东话,处处为难。在华人的小超市购物,都会遇到语言的障碍。

   6年後的今天重来加拿大探亲,依然住在列治文。几天来接触周围的人和物,发现一切事物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感觉是移民增加了许多,绝大部分是从大陆来的华人。华人已经不是少数民族了。大量移民的到来,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加拿大的各个方面。

   市场繁荣了,物价降低了。

   6 年前温哥华的大部分商店顾客很少,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特别是一些大型专卖店,更是清静的很。现在不论是本拿比的Metrotown,还是列治文的 Richmond centre mall,平时的顾客已是熙熙攘攘,假日就显得有些拥挤了。穿梭的人群中,60%以上是华人。商场琳琅满目的服装及日用品,信手拈来,几乎都是「Made in China」。便宜一些的服装,过去最少得10几元一件。现在已经降到5、6元了。华人开的1元店,无疑都是中国货。日本人经营的2元店,商品虽然是日本款式,但也都是中国生产。中国产品已经走进加拿大的千家万户。中国成为世界性的加工厂已是不争的事实。

   腰板挺直了,问候消失了。

   6年前在列治文大街上行走,能遇到的人实在很少。华人的脸上常常带着一种无助的神态。走起路来总是低着头,行色匆匆,见人从不打招呼。如果遇到西方人,他们总会面带微笑,首先向你问好,使你立刻感受到一种友好的氛围。

   而今满街都是华人移民和探亲家属,他们总是挺直腰板,旁若无人,有些回到大陆城市的感觉,沿袭了彼此间从不打招呼的习俗。偶然遇到1个西方人,也再没有了微笑和问候。不知道是人太多顾不上问候了,还是他们尊重了华人的习惯。还是他们的脑海里已经产生了一些令华人意想不到的逆反情结。

   汽车跑快了,礼让减少了。

   与6年前相比,街上的汽车显然增加了很多,各种车型在大街上加大油门疯跑。

   上次初来加拿大,曾闹过1次笑话。在住宅区附近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指挥信号,初到异国他乡,更得处处小心以免不测。行至路口,见後方远处有车开过来,按照国内行人让车的惯例,站在人行道上等车通过。谁知汽车行至离路口20米处,便减速慢行,直至缓缓停在距离路口五米的地方,从车内探出1位金发碧眼,摆手示意让我过街。我也显示礼貌,以手相示让车先走,但总未成功。只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快速穿过马路,汽车才缓缓而行。

   现今的情况就不大一样了,可能是车多了,移民们生活节奏快了,就得争分夺秒地赶路了。所以行人在斑马线上行走,也得格外小心,难免有车会从你面前飞过。有时停下来等待行人,常常是高速驶至行人前,来个急刹车,戛然而止,着实让人心惊胆战。从车窗望去,往往是黄皮肤黑眼睛。至於白人们大都保持原有的习惯,可能他们从小造就,难改了。

   密集的烟头废纸多了,完整草坪少了。

   6年前来到加拿大,环境状况无以挑剔。绿草如茵,鲜花吐艳。只感受到加拿大人管理环境的无微不至。人们对环境的爱护和尊重令人敬佩。每天清晨,都可以见到清扫车扫除马路边的垃圾。常常见到身穿红、黄相间颜色马夹的清洁工人,用水狠命冲刷人行道,直至水泥砖缝中的泥土被冲走,留下一厘米多的深沟。

   现今这种清洁模式少见了。我们住的市府附近的Moffatt,位置不算偏僻,但马路边的垃圾、杂物比比皆是,草坪上的废纸、塑料、饮料桶,已不鲜见,从未见过有人捡起来,放到近在咫尺的垃圾桶。

   公共汽车站的座椅旁,废报纸、香烟头随处可见。列治文图书馆是华人聚集的地方,供人们休息的座椅下,纸烟头更是密密麻麻。

   偶然路过列治文公众市场的花坛旁稍事休息。1位推着婴儿车的少妇,3分钟之内,旁若无人地2次将浓痰吐在花丛中。此时,周围尚有许多休憩的老人,嬉戏的父母、儿童,大家相安无事,无动於衷。我不知道华人移民是否已将加拿大进行了彻底的改造。

   加拿大的街道,除硬化的行车道、人行道外,几乎全被草坪覆盖。西方人为求街面的几何图形美,把人行道总是建得弯弯曲曲。行人往往要多绕几步路。现在许多人行道的拐弯处,已经踩踏出了一条条沙土捷径,与中国城市街道同出一辙,令人心寒。

   嘈杂声音大了,安静空间小了。

   6年前的列治文图书馆,西方人和华人读者,大约各占其半。进馆借书或阅读,安静有序。

   当今重返图书馆,已经是今非昔比。西方人士已经少见了。代之而来的是熙熙攘攘的华人读者。「小皇帝」们到处乱跑,父母们熟视无睹。

   1楼的後方有1间空屋,可能是专门为带小孩母亲设置的寄放婴儿的地方。1天进去,只见停放着10来部婴儿车,小孩在地上乱跑。一些年轻妇女们,怀抱婴儿大声嬉笑交谈。她们不去借书,大概是一些保姆。这样的读书环境叫人费解。

   2楼是报纸杂志阅览室,有时也难得安静。一天晚上去看报,附近2个书桌旁有一批年轻的华人留学生。他们面前放着书本,但好像心不在书上,而在那里高谈阔论。特别是邻桌的2位男女生,更是嘻嘻哈哈,谈笑风生。使得整个阅览室不得安宁。1位金发碧眼的姑娘,大概在履行管理职责,无奈只好走来,低下身子向 2桌的青年劝说一阵,让他们安静。姑娘手指向旁边的玻璃隔墙,大概是敬告他们,如果要大声喧哗,只能请他们到里边了。两位青年男女也还识趣,随後到了玻璃房内。我突然觉得加拿大人想得真周到,竟然早为这些特殊读者设置了隔离室。

   透过玻璃隔墙,看到更让人难堪的一幕,1张书桌旁围坐着4、5个学生模样的青年,喝着饮料,指手划脚 ,更有1位青年学生,有凳子不坐,偏偏坐在桌子上。不粗的桌腿摇摇晃晃。这种粗鲁的行为在图书馆实为罕见。。

   图书馆:

   加拿大图书馆之乱,绝对胜过国内,大概因为国内的图书馆根本就拒绝婴儿入内,管理员随时随地巡视着周围。而我们这个习惯於被人「严格管理」的民族,一旦到了加拿大这样自由度很高,完全靠自我控制的的国度,就变得无所适从了。

   各种姿态多了,规矩行为少了。。

   西方人很注重锻炼身体。他们最常见的锻炼方式是跑步和骑自行车。而今大批华人来加拿大,带来许多中国特有的文化色彩。中国人喜欢球类的不多,跑步的罕见,而在体育场成群结队,散步的人群构成了一道特有的风景线。此外,打太极拳的有了,摔手、扭腰的有了。遗憾的是,在中国人看来也属不太雅观的方式,也带到了加拿大。一些人,不顾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存在,把腿高高举在各种栏杆上、障碍物上,实在有伤大雅。也有人不顾远离草坪的警示标志,践踏青草,还要双手握住树枝,把身体吊在树上。对於加拿大这样爱护树木的民族,他们会怎麽想?在列治文公园,1位华人老太,手抓着草地保龄球场的木栏杆使劲拉扯。2位西方老妇见此情景,面带惊讶和无奈的表情,比比划划议论。

   华人移民来了,西方居民走了。

   加拿大的华人移民越来越多。现在列治文,除了自然环境与国内有天壤之别外,人文环境几乎与中国一模一样。到处是成群结队的华人,几乎无语言障碍。大家无拘无束,喜笑言谈,俨然在自己的家乡。

   我们居住地方,几乎都是华人移民。邻居的2个小孩,经常在院内骑自行车互相追逐,大声喊叫。家长从不提醒他们,这里还住着别的居民。

   相比之下,我的小外孙的胆子要小的多。他们出国较早,曾在新西兰住过2年。有1次休息时间,还是幼儿的外孙和他的妈妈在院里拍了一阵皮球,第2天信箱里便出现了1封信。邻居在信中警告说:居住区是不可以有噪音的,否则按新西兰法律,他们将会起诉至法院。因此,外孙向来小心谨慎,上次我们来探亲,帮助他学自行车,很大的院子里,他不敢骑车,一定要到小广场上学车。相比之下,现在人们的胆子就大多了。

   有天晚上10点半,我们已经睡觉,突然从梦中惊醒,院里吵闹声不绝,还以为是有人吵架。从窗户望去,原来是1家邻居出门送客。4、5个人手提塑料袋,吵吵嚷嚷,家里还没说够,在院子里继续发挥。双方恋恋不舍,只听见流利的汉语:「网上见,不要忘记上网……」。夹杂着:「拜拜!……」等英语单词,一直送到居民区外,吵闹到大街上。

   据说加拿大政府有规定,居民的阳台上只能养花、休息,不准晾晒衣物,现在这个规矩也被移民们打破了。移民们在阳台上晒衣服是屡见不鲜的事。

   听说西方人也学会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列治文的许多西方人,为求个安静的居住环境,迁移到更远的「渔人码头」,或其它海滨区了,这应该是欣慰还是悲哀。

   总之,2次访问加拿大,感觉迥然不同。我们的华人同胞,应该认真学习别人的优良作风,提高自己的人格素质。规定自己的行为准则,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抛弃固有的陋习,尽早融入当地社会,赢得所在国家人民的敬重。否则损害的不仅是个人的形象,还有「中国人」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我真希望在加拿大的华人社团组织,能做一些提高华人移民和探亲访友者个人素养的宣传活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