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请为冤民鼓与呼!]
上访维权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就脑与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
·终极论——前言: 
·终极论——前言: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裸露胸膛的女纤夫
·秦永敏: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付月华被西城法院扣押30多小时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1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2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3照片)
·付月华的维权之路何其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3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圣经中关于申诉的话
·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为被关拘留所里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著名民主人高洪明照片
·纪念人民艺术家白玉霜逝世70周年
·被刑拘前的王永红、于艳华在公民聚餐中(图)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放夏俊峰,让中华民族保留一滴优秀男儿的热血!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为美女囚徒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我一个良心犯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望关注
·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访民教会的访民被抓后警察再闯此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圣经非法是当今中国重大人权问题
·为严寒中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为在寒冷中的挨冻受饿、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为冤民鼓与呼!

   请为冤民鼓与呼!
   
   一个未署名者发表在博讯上,原名为《“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我认为《请为冤民鼓与呼》更好。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80多年前中共成立之初,曾被反对者抨击其主张为“公妻共产”。创始人陈独秀此前任职北
   
   大文科学长(相当于文学院院长)时,即因嫖娼狎妓秽行而遭蔡元培校长免职,故1920年12月底刚调任广
   
   东便获此谥号。对此,陈本人及其追随者与继任人自然极力否认,“毛选”中亦不乏与之有关的辩诬,但
   
   着重申明“共产”乃民主革命成功后再过许多年的事,而对“公妻”则采取“清者自清”的态度。
   
   
    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回顾历史,联系现实,人们会发现:“伟、光、正”的“无产阶级
   
   先锋队”确实在神州大地实行“共产”,其高级官员以及部分中级官员今天也已“公妻”化了。
   
   
    关于后者,“与时俱进”的话叫做“包二奶”。其普及程度可从好几个省委的文件中略知端
   
   倪。这些“红头文件”里对处级以上干部有规定:只要在一年内没有“包二奶”,均可于年终考核中加分
   
   ,晋升机会大为增加。(大意)而在刚结束的本次“两会”上,更有政协委员提出立法禁止“包二奶”,
   
   可见其危害已类乎洪水猛兽。
   
   
    另有报道称,高干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有婚外情。若干省部级要员还有“公共情妇”,甚
   
   至其姓名与芳容均在网上曝光,应非捏造。
   
    无论“二奶”、婚外情,和“公共情妇”,本质上不就是“公妻”么?
   
   
    说到“共产”,那就更早了。1953年毛提出“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即所谓社
   
   会主义的“一化三改造”,便是大规模实行“共产”的开始。当时他入主中南海才3年多,而此前他曾信
   
   誓旦旦地一再宣称:社会主义改造至少是15年后的事。如此自食其言,等于撕毁了全国政协首届会议通过
   
   的《共同纲领》,那是各党派协议产生的庄严宪章,曾向全世界公告谓起代行宪法的作用。
   
   
    不过,社会主义改造所剥夺的,只是属于农民小生产者和工商业者私有的生产资料,作为生
   
   活资料的自住居所不在其内。想不到,自上一世纪90年代起,连城市居民私人拥有的住房也沦为非法征收
   
   的对象。由此造成的冤案屡见不鲜。“中国冤民大同盟”遂应运而生。
   
   
    该盟第一次代表大会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日前冒着黄色暴雨,在本港湾仔胜利召开。主席沈
   
   婷主持了大会,并与北京•上海网上连线。多家国际媒体到场进行摄录采访。在主席台就座的有8位
   
   冲破拦截抵港的上海冤民代表,他们和已经转赴美国向联合国申诉的另两名代表,都是“共产”的受害者
   
   。
   
   
    一位代表在发言中称,她家本属小康,生活过得不错。但因住房被强迫拆迁,一下掉进苦海
   
   。由于痛失家园,丈夫惨成植物人,她自己也疾病缠身,目前居无定所,颠沛流离。说到此,她哽咽失声
   
   ,难乎为继。
   
   
    另一位姓冯的代表,在浦东的房子被强行清拆。她报警求助,公安答称无能为力。她要求告
   
   知拆房者的来历,以便上访申诉。得到的回答是:我不能告诉你,否则我有麻烦。
   
   
    就这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同伴的境况大同小异。他们都没找律师,因为律师大多
   
   不会受理;个别如郑恩宠仗义执言,不但没有作用,连郑本人也受牵连遭迫害。
   
   
    中国古语云:安居乐业。居不能安,岂能“做好自己那份工”?少数权贵恣意横行,巧取豪
   
   夺,官商勾结,抢占地皮,共老百姓的产,无权无势的草根小民还怎么活?
   
   
    事实上,近年因抗拒拆迁坚不就范而含冤去世的居民,仅上海一地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以下各
   
   位:黄浦区段惠民,杜荣林,龚宜富,陶興南;虹口区王荣庆;静安区蒋才瑜;卢湾区张秀兰•姚
   
   克俭母子;长宁区蔡新华;徐汇区朱水康•李杏芝夫妇等。斑斑血泪,触目惊心。
   
   
    上述公安不敢透露内情,使人想到肇事者大有来头,基层官员根本惹不起。有报道指,江泽
   
   民的外甥/侄子(?)吴某是上海市政法委员会书记,权倾公检法,会不会就是这位通天的共产党“衙内
   
   ”,在背后操纵一切?
   
   
    自90年代起,黄浦江畔大兴土木,又是“东八块”,又是世界博览会工程,寸金尺土,直逼
   
   香港。前上海首富周正毅与“东八块”的猫腻至今尚未公之于众,受害者怨气难申;世博工程等再增大量
   
   新的冤民,彼等求告无门,以致不得不飘洋过海,远赴欧美向洋人求助,如此不公之事,层出不穷。试问
   
   大陆构建“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该同盟是去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在港注册成立的。它致力于推动中国底层冤民维护合
   
   法的基本权益,是一个独立于政府及任何政党的非政府组织。目前在全国各地已有8万2千人参与其活动,
   
   并不断发展壮大。这里面,相当大的部分属于“共产”受害人。
   
   
    应当指出,冤民并非限于大陆居民。例如祖上旧居在上海•江浙等地的本港市民,其
   
   私人物业一样会遭强迫拆迁。唇亡齿寒,港人对大陆“共产”理应关注,对于上访的冤民理应同情。
   
   
    遗憾的是,上述冤民大同盟的首次代表大会并未受到本地媒体注意,民主党以至泛民主派都
   
   无人出席声援。莫非类似事例不不胜枚举,市民逐渐变得麻木,加以正处金融海啸之际,遂影响到一些政
   
   治人物也实行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为此,有必要重温爱因斯坦的一段话。大意是对于任何有违社会公正的现象,知识分子不应
   
   保持沉默,而应仗义执言。如果说,“公妻”摧毁的是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那么,“共产”摧毁的便是
   
   人心赖以稳定的根本。“无恒产即无恒心”,星斗小民连自己所有的房产都被非法抢占,试问天理何在?
   
    请为冤民鼓与呼!
   
    (09-3-14)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