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青林文集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关于江永县政府与消江村土地征用补偿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前言

   横穿江永县城的消江,是湖南著名湘江的一个支流,在消江河水岸边不远的山崖下边,有一个很深的溶洞,洞口有一个巨石,名为红军岩,据说当年中国工农红军失散人员曾在此驻留和隐藏。

   受当地村民代表和村委会集体委托,我和金光鸿律师几年前曾到湖南永州市江永县消江村(已经成为江永县县城所在地城中村)办理一个土地案子,虽然我们费劲周折,在当地法院和政府之间周旋数次,将相关材料多次寄往国土资源部,湖南省政府,当地市县两级政府。此案至今却依然毫无进展,被政府和法院当皮球踢来踢去。

   每每接到老徐(委托人徐建兴)的电话,内心总是不平安,感到自己的无力和愧疚。

   德邦兄安慰我说:“只要尽力了,不一定每个案子都能打赢,我们只要坚持在过程中就不容易了!”。

   针对此案,我们数次提交行政诉状到法院,法官就是不敢受理。他说:“你们写的诉状都有道理,法律意见书写的很好,但是我若接了这个案子,我的饭碗就不保了。”

   我们也找到主管土地的副县长进行协调,多次将法律意见书提交到省、市、县三级政府,无奈都是石沉大海。

    二、事实

   本人和律师接受湖南省江永县潇浦镇消江村的委托,就江永县人民政府与消江村关于土地征用补偿纠纷一案提出如下法律意见:

   一、经过调查取证,认定如下事实:

   1、关于大虎岩土地权属争议一事

   大虎岩土地,东抵白面山,南抵田,西抵北山湾,北抵山顶,共计水田14.4亩,旱地60亩,消江村村民(曾用名徐家生产大队)祖祖辈辈在此开垦生息,1949年后,历经土地改革和农业集体化,该村一起保持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江永县人民政府1962年10月29日颁发的《社员土地使用房产所有证》和1982年2月3日颁发的《山林所有证》确认了消江村对该片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历史上与其他村庄并未发生任何关于该片山地的所有权的争议。

   2001年6月15日,县政府发布《关于土地开发建设凤凰路和凤凰住宅小区》的通告,该项目第二期工程将该片土地规划入内,但是当消江村与工程指挥部协商征地补偿一事时,指挥部却以县人民政府已于1984年8月28日曾作出《关于县山(内含亭山庙陆地)权属问题裁决书》(以下简称裁决书)为据,认为该片土地已于1984年由县政府裁决给蒋家庄并同时征为国有土地,拒不进行合理补偿。此时,消江村才知道有这样一份裁决书,但是距该《裁决书》作出之时已经过去了17年。

   此后,消江村与县政府就该片土地的征地补偿及《裁决书》的合法有效性进行了多次的协商和抗争,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消江村村民多次上州、省乃至北京上访并提起行政复议,仍然没有结果。2002年,村民代表徐建兴因为频繁上访、抗争和控告,以所谓的“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江永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20000元。(见附件四)

   2、关于《社员土地使用房产所有证》

   此证1962年10月29日由江永县人民政府(当时称江永县人民委员会)颁发,确认狮山、马山、白面山、县山至八宝湾山林地归三元宫人民公社徐家生产大队第一、二、三、四生产队所有(见附件一)

   3、关于《山林所有证》

   此证于1982年2月3日由江永县人民政府颁发,确认北湾山、狮山、马湾山、大虎岩(其中“大虎岩一处,面积六十亩,东抵白面山,南抵田,西抵北山湾,北抵山顶”)归消江村所有。(见附件二)

   4、关于《关于县山(内含亭山庙陆地)权属问题裁决书》

   该《裁决书》1984年8月28日由江永县人民政府作出,确认县山东抵玉田界龚姓界,西抵落阳监路二坳路顶(又名北岭路),南面上段抵北山塘、下抵山脚消江村水田,北抵水屋腹归大远乡蒋家庄所有,并同时征得蒋家庄同意以12000元征用为国有土地。(见附件三)

   5、关于大远乡蒋家庄对县山(内含亭山庙陆地)林地权属依据

   蒋家庄唯一能证明其对县山(内含亭山庙陆地)权属的依据是蒋家庄村蒋氏族谱。

   二、律师意见

   第一、关于《裁决书》的合法性和效力问题,律师认为,该《裁决书》不是一个合法有效的裁决书。

   1、裁决程序违法:

   (1)从主体上看,裁决书上所列的在场的双方当事人分别是消江乡和大远乡的干部,而不是林地权属所有人消江村及提出所谓的权属争议的蒋家庄;而这些乡干部也没有得到消江村的委托和授权,因此无权代理处理林地权属的争议,属于主体资格不适格。

   (2)由于主体资格不适格,所以县政府裁决时,就剥夺了消江村参与协商解决争议、听证和质证的权利,也未实地勘验争议现场等。

   (3)裁决作出后,也没有及时送达给消江村,因此,也就剥夺了消江村对县政府的裁决进一步寻求上一级政府或法院解决的权利。

   2、从实体内容上看,裁决的事项与实际发生争议的事项不符。

   (1)蒋家庄与消江村争议的是东抵党校小山山嘴脚,西抵白岭路,南抵去党校新路,北抵老亭山庙旧址,该片土地已经由1988年3月10日江永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消江四、五队与大远乡蒋家庄争执亭山庙下水田、旱土的补充裁决》(见附件五)裁决给消江村了。蒋家庄并未就县山脚下的陆地(大虎岩土地)与消江村发生争议,县政府的裁决中扩大了争议的四至范围,侵犯了消江村对该片土地的合法所有权。

   (2)县政府仅凭蒋家庄族谱就将该片土地裁决给蒋家庄,是明显的违法行政行为。姑且不论该族谱没有经过消江村质证,而单凭族谱就作出裁决的行为不仅无视县政府1962年10月29颁发给消江村的《社员土地使用房产所有证》和1982年2月3日颁发的《山林所有证》,而且直接违反了相关的法律规定。如:

   国务院批转广西壮族自治区《关于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的情况报告》三(二)规定:“关于证据问题,根据中央和自治区的各项政策、规定、法律、法令,一般应以土改、合作化,四固定时的定论为依据,对于解放后党政机关的处理决定和双方协商的协议,应当维护。

   《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五条:“林业三定时县级人民政府依法核发的山林权属证书所确认的林木、林地权属,应予维护,不得擅自变更”。

   3、县政府在裁决中,既裁决又征用,违反了1982年的《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规定的征用土地权限和审批权限的相关规定。

   第二、正视历史,面对现实,友好协商解决官民纠纷,建立和谐社会

   该起县政府的行政行为,充分证明了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法制建设不完善,法制观念不健全等因素,政府行政行为的不规范性和不合法性,它只是全国大大小小的政府行政行为的违法性和不规范性在江永县的一个缩影。由于江永县县政府的行政行为的不规范性导致了以下一系列的后果,有可能影响江永县的安宁稳定,破坏江永县人民政府在老百姓的威信,损害江永县人民政府在上级政府乃至中央政府中的形象

   1、使消江村丧失了通过正常途径寻求救济的时效。

   由于消江村事先没有得到参与协商处理所谓的林地争议的通知,事后又没有收到县人民政府下达的《裁决书》,一起本来可以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得到解决事件,由于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复议时效和诉讼时效,使得村民们在无通过正常的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来解决消江村与县人民政府关于土地确权纠纷。

   尽管时效的丧失对消江村而言意味着通过正常的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来寻求救济和帮助的程序上的权利的丧失,因此也无法通过正常的司法或行政手段来纠正政府的不当行政行为,但他并不能掩盖政府不当行政行为带给消江村1000多名村民的经济损失和政府对自己不当行政行为的漠视给村民造成巨大的心灵创伤和经济损失,也不能因此就说明江永县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裁决书》是正确的、合法的,因而也不能成为政府坚持自己的错误行为的理由,我们希望江永县人民政府能够正视历史,面对现实,主动依法依职权纠正自己的错误行为,给予丧失土地的消江村村民合理合法的补偿。

   2、由于丧失了通过正常的司法或行政手段来纠正政府的不当行政行为的时效,消江村村民只好一再越级上访。

   由于丧失了通过正常的司法或行政手段来纠正政府的不当行政行为的时效,而且江永县人民政府不愿意依法依职权来纠正政府的不当行政行为,使得消江村村民与政府产生的强烈的对抗情绪,一再越级到北京上访,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直接影响了社会的安宁,不利江永县县人民政府的形象。我们希望此事能引起江永县有关方面的重视,与消江村村民友好协商依法解决这起土地确权和征用纠纷,以遏制越来越严重的上访形势,上为中央分忧,下为百姓解难,以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

   3、由于江永县人民政府征用的该片土地为耕地,(尽管县政府说在1984年就征用了该片土地,事实上,消江村村民一起耕种到2000年政府要开发房地产时才知道该片土地已被裁决给蒋家庄并同时被征用为国有土地。),这就更加剧了消江村人多地少的情况,使得该村村民平均每人只有0.15亩的土地,村民无以为生,只好大批外出打工,希望县政府能本着人民政府为人民着想的精神,依法重新审核该片土地的权属争议并给予丧失土地的消江村村民合理合法的补偿。

   4、由于消江村村民的抗争和进京上访行为长期不得政府回应,积累了很大的民怨。因此,希望江永县人民政府能够高姿态主动依法依职权纠正自己的错误行为,给予失地农民合理合法的补偿,以平民愤,平民怨,将有可能继续恶化或激化的社会矛盾消解。

   三、本人和律师应委托人江永县消江村的授权,提出以下请求:

   希望江永县人民政府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其它相关法律给予消江村村民合理的补偿。

    三、 后记

   我曾答应过湖南的老徐,无论多长时间,不管怎样艰难,我都会帮他把这个案子打到底。我与他天南海北相距数千里,一别就是四年,只能是靠电话联系。不管我自己是否还在从事法律工作,只要老徐的电话我都耐心接听,别的做不到,只能从精神上给他一丝安慰,从方法上给他一些指导,让他体味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关心他的案子,虽然这案子已经持续20年了,几乎丧失法律解决的几率了。反过来,也正是老徐执著劲头和无私的胸怀,使我从这个中国社会最普通、最下层的一个农民身上,看到了一丝人性的光辉。

   从2004年至今,沈阳的姜书香大妈,东北的钱永德大爷等几位访民不时的给我打个电话,其中一个老宋大哥非常朴实的说过一句话:“小陈,我们的案子拖了六七年了,为了几十口村民的利益,为了我自己生命中的一口气,只要不死,我就告到底,人一辈子活着就是为了争个理,我现在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身体衰弱,心烦时候给你打个电话,哪怕听听你的声音,我心里就舒服一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